目前分類:再盼木蘭還 (107)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胤禛後篇:轉世為人】


所有的疼痛瞬間消失,身體漸漸騰空。原來,褪去所有塵世的喜悲,竟是如此的輕鬆。原來,一生的追求,竟也可以變得如此輕。這一次,天下蒼生,真的與我無關了吧,這一次,我真的可以道一句,此生不負天下了吧。

只是,落在我掌心裡的那滴淚,為什麼變得重如泰山?只是,淚滴裡倒映的她,為什麼變得支離破碎?我想走到若曦身邊,用手拭去她臉頰的淚,因為她的淚珠,我視若珍寶。我想走到若曦身旁,用肩膀緊緊抱住她抽泣的身子,因為她的痛苦,我放大萬倍。可是,為什麼,我的腳不聽使喚?可是,為什麼,我的身體在一點點的遠離?可是,為什麼,我什麼都做不了?

,

曉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番外之李貴人:你做的一切,我都接受】


屋外的熱鬧,驚擾了晨曦。在院子裡的我,慢慢睜開了雙眼:“什麼事,如此熱鬧?”

“小主,是皇上回來了。”紫凝的話,讓所有的喧囂和沉默全部凝結。他,回來了。我的眼睛,目視著遠方,被漸漸擱淺的感情,忽然感受到漲潮一般的衝擊。曾經,為他築起重重心牆,可是,僅僅一句他來了,便讓我潰不成軍,也許,假意的決然,只是因為更深的眷戀吧。低頭,看了看自己的素衣白裳,不禁皺了皺眉頭。這樣的打扮,興許太素了吧……

“紫凝,給我梳妝吧。”雖然紫凝眼睛裡流露出一絲質疑,卻沒有多問,只是按照我的吩咐去做。我的心裡,是存在一絲僥倖的,從沁皇貴妃來的那一刻,便存在。也許,沁皇貴妃會跟他提起我們的會面,也許,我的不爭,會讓他想起角落裡的我,也許,我的退讓,會讓他因為孩子而眷顧我,也許,我所做的一切,我悉聽尊便的態度,會讓我的孩子擁有阿瑪,哪怕,我依舊沒有良人。哪怕,我緊張的拽了拽自己的衣角,看著銅鏡中有幾分遙遠的自己,莞爾一笑,卻不敢繼續想下去。哪怕,他不會來,我也要為他梳洗打扮,因為,有他,我的世界,才會是彩色的。

,

曉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番外之李貴人:如果說,那只是一個意外】


時光幡然離去,那日之後,我的日子,如一條直線般,沒有起伏,找不到沒有起點,亦沒有終點。

“蕊兒~”秋菊姐看到我癡傻犯楞在坐在窗前,便將大衣披在了我的身上。

“夜冷,你也要顧慮自己的身子。”

,

曉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番外之李貴人】【下】

雍正十年。

入宮已逾六年,皇上涉足的次數,寥寥不多,只是,每一次的情景,我都清晰可憶。這是我的回憶,也是我後半生唯一的動力。也不僅僅是我,整個後宮,自皇后離去後,便再也無皇上的蹤跡,滿宮的傾城佳麗,變成了滿宮的深閨怨婦,每每相見,都是相互哭訴著如何的孤枕難眠,或是眼紅於那些育有子嗣的妃嬪。

,

曉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番外之李貴人】【上】

雍正五年,雍正年間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選秀,儲秀宮內。

我是李蕊,管領李滿之女,芳齡十四,面容姣好。今天是我平生第一次入宮,選秀而來,帶著幾分驚恐,帶著幾分憧憬。表姐秋菊,也在宮裡,是皇后的陪嫁丫頭,在後宮也有著一席之地,這樣的緣故,更堅定了家裡人將我送入皇宮,以求飛黃騰達,振興家族。當然,這樣宏偉的期望,我卻從不放在心上。我只知道,也許我便在皇宮裡度過餘生,我只知道,這偌大卻沒有安全感的皇宮,有著我此生的良人。

,

曉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番外之高無庸:同葬】


黑暗之夜,孤寂之中,月光灑落,燭光搖曳。高無庸如往日那般,在雍和宮的大殿內,放上可口的飯菜,剪一剪耗盡的燭心。朦朧的光線,映照出,殿中央,那樽厚重的棺槨。

時間易逝,高無庸來雍和宮守靈,已經一年有餘。高無庸每日都會在殿內長跪,靜靜的傾訴著,朝堂之上的變幻,西北戰事的近況,只是,絕口不提,弘曆在守孝滿四十九日後,下的第一道聖旨,便是為八爺九爺平反,更將伊等子孫重歸玉牒;絕口不提,弘曆在守孝滿四十九日後,更是不顧皇考曾經意願,執意孤行,將曾靜等人追捕歸案 ,將《大義覺迷錄》回收焚毀。

,

曉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番外之高無庸:黑暗】【下】

自那日之後,熹妃再也沒有來過,而若曦,卻也一直沒有醒,只是靠著每日進食湯藥,維繫著基本需求。何太醫不停的感慨著,若曦肚內那個生命的頑強,並沒有因為母體的孱弱,而受到影響。每每聽聞,高無庸都鼻子一酸,然後一字一句,轉述給沉睡的胤禛。

高無庸的內心,不斷的揣測著弘曆的心意。他明白,胤禛定是早已為若曦姑姑準備了全身而退之法,但是,如今,這個意外的小生命,又會不會產生其他影響?而若曦姑姑如今的身體,若不是在養尊處優的皇宮,又會不會有任何意外?一想到弘軒和雲起,如今只剩下跟額娘相依為命,還有那個未出生的遺腹子,高無庸就不敢再繼續想下去。

,

曉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番外之高無庸:黑暗】【上】


“文泰,一定要留在京城。”桌案上的胤禛將奏摺重重的扔在了桌子上,高無庸瞥了一眼,看到又是軍機處關於出兵將帥的擬折,而瑪爾泰文泰的名字,依舊在上面。這已經是這個月,對文泰的第四次提名,也是胤禛第四次壓下。若說,以前,不願意讓文泰出征,是為著若曦的心意,那麼,如今,他的決然駁回,卻是為了若曦和弘軒雲起的以後。

“高無庸,傳旨下去,四川右江鎮總兵潘紹周負責苗疆用兵。”

,

曉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番外之高無庸:七夕】


桌案之上,胤禛凝神批閱著,一旁的奏摺,眉目緊鎖,比往日多了一份焦急。

“高無庸,幾時了?”胤禛將筆放下,揉了揉肩膀。

“皇上,申時了。”高無庸看到胤禛有些不安定,不明所以。胤禛長歎,看著身旁依舊摞成堆的奏摺,輕輕搖了搖頭,今日是七夕,他一早就埋身於政務,只為了能在處理完日漸緊張的苗疆事宜後,陪若曦過七夕,只是,哪怕再不停息,今日的奏摺,也要批閱到深夜。

,

曉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番外之高無庸:清西陵】


“嘶”隨著一聲揪心的喊叫,殷紅的鮮血,從胤禛的背部漸漸溢出,而床榻上的他,卻是眉頭緊皺,身體,早已因疼痛而僵直,冒出絲絲的冷汗。

高無庸站在一旁,刻意的別過臉,不願再去看,更不願去感知任何。這已經是這個月第四次放血了。高無庸在心裡,默默念著。從最初的兩個月一次,到如今的一個月四次,頻率的增加,伴隨著的是胤禛身體越發的虛弱、精神越發的不濟。

,

曉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番外之高無庸:只羨鴛鴦不羨仙】

 

“弘曆回宮了嗎?”胤禛將一摞奏摺打開,剛要抬頭,卻感覺到一股濃烈的血腥卡在了嗓子,慌忙的拿起一旁的帕子,捂在了嘴上,只是,那溢出的鮮血,絹染了潔白的帕子,順著一角,一點一點的滴在了奏摺上……而那點點鮮豔的殷紅,滴在了奏摺上,落紙成殤,在胤禛的瞳孔裡無限的放大。

“皇上……皇上……要不要傳太醫?”高無庸本欲回答胤禛的話,卻看見桌子上點點的血跡,伴隨著一股血腥,驚恐萬分。嘴一點點的抿住,回想起這段時間,皇上因為《樂善堂文鈔》而牽連出來的事情,操勞不堪,夜不能眠,更甚的是,也曾因此狠心買醉。想不到,竟把身體拖成了這般。高無庸的眼底濕潤,眼瞅著胤禛的臉色一點點的紅暈全部褪變成了蒼白,可胤禛卻依舊是固執的搖了搖頭。

,

曉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番外之高無庸:爭】

雍正十二年

新年的跡象,還未完全消散,便被籠上了一層陰霾。

,

曉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番外之高無庸:局中局】

“皇上,何太醫來了。”高無庸提醒著正在專心批閱奏摺的胤禛,身後跟著的便是何太醫。

“微臣叩見皇上。”何太醫將頭深深的低了下去,內心卻在揣摩著聖意。

“這段時間,長春宮的龍嗣如何?”何太醫一愣,從未聽到過皇上如此提及一個人,美貌、個性、舉止,任何一個與李貴人相關的詞語,都沒有存留在皇上心中,唯有,那留下的子嗣,只怕,這也是女子最大的悲哀了。

,

曉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番外之高無庸:釋心結】【下】

 

清晨的陽光散射入室,胤禛掙扎的睜開雙眼,看到的,卻是人來人往。

“我這是怎麼了?”胤禛以為自己還沉浸在夢裡,大聲的喊著:“高無庸……”聽到的聲音,卻是那般嘶啞,連自己都覺得陌生。

“皇上,靜臥。”一旁的人說著,胤禛定了定神,方才看清,身邊的是趙太醫。

,

曉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番外之高無庸:釋心結】【中】

第二日趕到遵化時,已日漸黃昏。弘曆早已安排好行程,于明天祭祖。胤禛一邊聽著弘曆關於謁陵大典的安排,一邊滿意的點著頭。雍正年間大大小小的祭祖活動,都是弘歷代辦,經過了這麼多的訓練,弘曆早已頭頭是道的摸清楚,所以這次謁陵大典的安排,讓他在胤禛面前好好展現了一次。

“阿瑪可覺得有不妥?”弘曆敘述完一切後,虛心的問著,其實他的內心,早已是自信滿滿。

“恩,一切妥當。”可是,接下來的胤禛的話,卻弘曆懸起了心:“不過,祭祖的時候,加上弘軒。”弘曆微微一愣,神色有了些許的慌張。按照歷代的祖制,除非皇太子,否則,未到束髮之年的阿哥並不能祭祖,所以,弘曆只是安排弘軒在一旁觀禮。如果按照胤禛所說,豈不是對外宣告弘軒是他心中的皇太子人選麼……

,

曉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番外之高無庸:釋心結】【上】

自從那日胤禛離開後,西暖閣便成了他心靈的禁地。日子便是這樣一天天的過去,讓高無庸好奇不已的是,自那日之後,皇上再也沒有去過西暖閣,只是更加的忙碌。高無庸自然是明白,皇上內心的放不下,可是,既然無法捨棄,又為何不去爭取?雖然若曦姑姑的言語之間全是刺,可是,就連他都能看出來,那內心深處的一抹不捨,皇上為何裝作毫不知曉,再也不踏足呢?君王心莫測,果然如此。

高無庸站在書案的一側,小心翼翼的伺候著正在批閱奏摺的胤禛,時不時的抬起頭,看到那日日緊鎖的眉,還有最近新添的白髮,總是心酸不已。以往無論朝中多少繁瑣的事,一旦踏入西暖閣,皇上便是身心的放鬆,也會因為顧忌著若曦姑姑的監督,而一天餐餐俱全,可是,如今的皇上,好似早已把自己的身體棄之不顧,一天除了忙碌就是忙碌,好似忘掉了時間,每日連兩個時辰都休息不上。儘管如此超負荷,但是,皇上的精力,卻好似一天比一天的旺盛,只是,每日越來越濃的茶,在他口中,卻是越發的淡了。這樣的情況,讓高無庸更加擔心,他早已看出,這些都是表面的假像,用內心的掏空去掩蓋自己的疲憊不堪,用捨命的忙碌去埋葬自己世界的空白。高無庸多麼希望,皇上能夠放慢腳步,善待自己啊。

,

曉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番外之高無庸:局】

雍正十年

“高無庸,高無庸……”屋裡的男子,半倚在龍榻上,眼圈發黑,眼睛裡充滿了血絲,而原本整潔的頭髮,也絲絲縷縷的垂落在身上,身上更是滿是酒氣,他不停的喊著。

,

曉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番外之高無庸:底線】

雍正七年

接近年末,胤禛越發的忙碌。前段時間張廣泗進兵古州,有岑梗、梅得兩寨抗拒,副將趙文英領兵以剿,後其餘各寨均繳械投誠。不久,清軍又以武力迫使上、中、下三保苗就撫,古州平。於是,趁著新年將至,胤禛便以新開苗疆,特于此設古州廳,並置理苗同知一員,隸黎平府。苗疆的事,還未徹底的安頓,十三爺允祥又奏請將北運河青龍灣修築減水壩並挑浚引河工程事宜交與侍郎何國宗督理監修,事情大大小小的都擺在了胤禛眼前,為了能在封筆前將事情都處理好,安心過年,他已然四五日沒有安生,哪怕是片刻的休息,也都極為難得。高無庸看在眼裡,幾次相勸,都是被胤禛一笑置之,顯然是不拿自己的身體當一回事。

,

曉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番外之高無庸:離殤】

胤禛在不斷的擺弄著身上的龍袍,不知道是因為承歡出嫁帶來的離殤,還是許久不見若曦之後再次相見時心裡的異動。

高無庸看著皇上微微緊張和抽搐的神情,回憶起若曦姑姑離開時的那一幕。他始終不知道,那日之前,皇上和若曦姑姑之間到底發生了什麼,可是當宮門的侍衛來報沁皇貴妃出宮的那一霎那,皇上手握的朱筆,狠狠的掉落在了青石板上。那一瞬間,仿佛所有的一切,都已黯然,唯留皇上一人苦苦支撐著光明。

,

曉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番外之高無庸:宿命】

這幾日,胤禛的神情,越發的疲憊,也常常看著手中的奏摺,心不在焉,默默無語。高無庸用心的觀察,卻不知道究竟是什麼事,直到皇上下了旨,命弘曆娶富察氏為妻,高無庸才漸漸明白。聖旨一下,滿朝舉贊,贊皇上的決策英明,贊富察氏小姐和弘曆郎才女貌。

弘曆是最有儲君希望的阿哥,而高無庸也知道,四阿哥的名字,早在雍正元年,便藏在了正大光明匾後的小黑匣子裡,而如今他要娶的富察氏,便是,滿州鑲黃旗,康熙前期著名大臣米思翰的孫女、察哈爾總管李榮保的女兒。天造地設的一對,實至名歸。

,

曉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