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 卷  第 1 章 --- Chapter 2

天鴻可謂是商業界一則傳奇,當年殷祖康憑藉一己之力將小小橡膠廠發展到如今能夠列入遠洋航運前10名,並且橫跨多個行業的超級企業。而殷祖康本人流連花叢,和三位夫人之間愛恨糾葛更成了大家茶餘飯後的談資。

殷祖康目前有兩位夫人。一位是名門之後的正室夫人周美華,她聽從父親的安排嫁給了殷祖康,父也可謂慧眼識珠,捨棄門第之見讓女兒嫁給了他;二夫人郭佳兒則是銀行家的獨生女,在舞會當中結識殷祖康,從此便一發不可收拾,不顧父親的反對做了殷祖康的小妾。

更令外人所道的是他六個兒子,周美華生了長子殷紹雍和最小的兒子殷紹恂;郭佳兒有三子殷少唐、四子殷少夫;還有殷祖康一位早逝的夫人所生的二兒子殷思康和情人在外所生的五子殷昱翔。

殷家一天之中最重要時段是早餐時間。午餐和晚餐多半會有應酬,早餐是全家人能夠見面的時候。如果沒有提前請假,是不可以缺席。

通常最早出現在餐廳的是殷昱翔,每天早晨7點開始晨跑半小時,之後回房間換裝,7點50分下樓走到餐廳。他是萬象百貨的營運經理,每天上午9點30分要負責全國35家門店的視頻會議,也是唯一在外工作的殷家兒子。

其次是殷思康,身為殷家第二個兒子,現任的天鴻集團財務助理總監,合身的白色襯衫和素色領帶,以及別緻的袖扣和適度微笑的表情,讓陌生人見到他頓生一種親切感。

長子殷紹雍則是會在8點整準時出現在餐廳,一秒不多,一秒不差。黑色豎條紋的襯衫,凌銳的邊角是如同他鋒利的光芒一樣。

「少唐和少夫呢?」餐廳門被打開,一身唐裝的殷祖康邁著四方步進來,後面跟著夫人周美華和末子殷紹恂。二夫人郭佳兒和殷少唐新婚的妻子林夏隨後跟來。

「他們昨天晚上應酬喝多了,現在剛剛起」郭佳兒淡淡的開口,今年已經50歲的她,仍然像是不到40歲的模樣。她的兒媳林夏一年前剛剛入門,剛剛獲得俄羅斯電影節的影后,婚後的她已經逐漸減少拍戲數量,專心做少奶奶。

「催一催他們」殷祖康皺皺眉,他不喜歡年輕人貪杯,恰巧自己這個兒子結交廣泛,每日都是紙醉金迷。

殷少夫氣喘吁籲地趕到餐廳,寬鬆的運動服,蓬亂的頭髮,還有隱隱的酒臭,一屁股坐在法國定制的高背​​椅上「爸,早晨好」

「嗯」殷祖康沒有抬眼,繼續等著殷少唐。

「爸爸,早晨好」最後出現的殷少唐則要清新很多,身上傳來微微古龍水的味道,閃著水光的頭髮,告訴大家他也是剛剛精心打理過一番,況且少唐是兄弟幾人之中相貌最為出色的,既有男子的陽光又帶著惑人的邪魅。

管家抓緊時機安排服務早餐的佣人,將早餐擺到他們面前。殷祖康每日早晨必定先是一小杯綠茶,特等的龍井或碧螺春即可,要求溫度不燙不溫入口正好,不失茶的本香。正統的中式早餐也是必不可少,米粥和精緻的麵點搭配不鹹不淡的小菜清口。

少爺們的早餐並不復雜,只要品種豐富、中西搭配、新鮮營養美味即可。

而真正考驗廚師和管家的是正房夫人周美華和二夫人郭佳兒的餐點。

官宦人家出身的周美華講究五行八卦,認為早餐要懷有五行才為上品,五米粥、五色餅、五色菜一如此類,每日不能重複。如果有所差池,她倒也不會說什麼,只將像牙筷子輕輕一放,廚師當日必定要膽戰心驚一番。

銀行家的女兒郭佳兒則是另一番模樣,絕對的標準西式早餐,吐司要烤得剛剛好,略帶金黃一口咬下去,既能有酥脆的感覺也要鬆軟有彈性,兩個煎蛋一個要蛋黃,一個不要,統統要蛋白全熟,蛋黃處於液體狀態,卻不能有生的感覺,配上一份新鮮的蔬菜沙拉,菜絲要切的細緻,切出來要有蓬鬆的感覺,既不能有太多的水分,也不能入口髮乾,再搭配半杯三種水果的綜合果汁,才能算合格。

作為剛剛加入殷家的林夏,為了贏得婆婆的好感。早餐也是同郭佳兒的一樣。

「爸爸」昱翔首先站起來「我吃完了,今天有早會,先走了」

殷祖康讚許點點頭,想到今天長子是作為執行副總裁首日上班,忍不住囑咐了幾句「紹雍,陳副總退休之後就看你的了」

餐桌上的氣氛有種詭異的流動,殷紹雍對父親點點頭「請您放心,我必定盡全力」

其實殷紹雍心裡最是明白,陳副總留下個爛攤子給他。之前各個大區業績不穩,還頻頻出現問題,都和陳副總分不開關係,這讓殷祖康也頗為頭痛。

「爸爸」吃完早餐的思康放下手裡的刀叉,用白色餐巾擦了擦嘴角的油跡「集團的內部競聘就要開始了,您的身邊還少一位機要秘書,是否從這次競聘中選擇」

殷祖康放下了筷子,略微想了一下答「不用了,我自有人選」

晚上10點,殷紹雍沒有在自己的公寓批改文件,而是去了另一個女人的住處。高壓力的工作總是需要紓解緊張的情緒,情人的溫柔鄉是最好的放鬆方式。

年夢涵趴在殷紹雍光裸健實的胸上,像隻小貓一樣磨蹭著他。這時手機響了,她主動拿起來,但看到上面來電的人是沛容,臉上的嬌媚被不著痕跡的嫉妒減淡許多。

「你接嗎」雖然知道他肯定要接,但還忍不住要問。

「你說呢」殷紹雍微微低頭看了她,冷冷的聲音似乎在嫌棄她的多餘。

「沛容」殷紹雍對電話那頭的未婚妻雖說不上溫柔,語氣卻變很暖「這麼晚有事嗎?」

「紹雍,我想提醒你明天是殷叔叔的生日宴會,你不要忙得忘記」那沛容是殷紹雍的未婚妻,在一所大學教西方藝術史,她的父親和殷祖康是好友。

殷紹雍空著的一隻手撥開身上的年夢涵,一邊應了一聲「知道」

「好,時間不早了,你也要注意身體不要熬得太晚」那沛容輕聲囑咐。

「晚安」他舉著手機徑自去了浴室。

殷紹雍在浴室衝了熱水澡,換好了衣服,走回臥室。年夢涵急急跑到他跟前,想抱住他卻被他閃開。

「我已經換好衣服了」眼中是重重的防備,口氣不耐。

「紹雍,能留下嗎?」兩年的親密關係,他從來不會留宿。總是在凌晨時分離開,即使她次次都問。

「早些睡吧」安慰了一下,他就匆匆離開了。

殷紹雍來到地下車庫,坐回了車裡,雙手撫上方向盤,他看到左手無名指的戒圈,卻莫名想到前兩天路上偶遇那個女子的目光,帶著鄙視嘲笑和不屑。

 

~待續~


此步步驚心續集小說轉載於等愛的季節百度貼吧,原創作者為李綾(語法錯誤)。是另一部我個人非常喜歡的現代續。在此轉換成繁體中文分享給台灣的步步迷。若有侵犯著作權,請告知,我會馬上刪除。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我的悄悄話

曉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