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章

弘軒和雲起早起後,也來到了東配殿吃早餐。之間弘軒的雙眼通紅,周圍腫成了核桃一般,雲起的臉上,也殘留著昨夜哭泣的淚痕,我不用多問,便明白發生了什麼事。雖然,早餐算得上豐盛,可是,我們誰都沒有胃口,草草動了幾筷,更多的是坐在桌子旁,各懷心事。

過了許久,胤禛起身,準備去視察陵寢工程,我有意陪伴,可是胤禛卻堅決不允,許是我昨日的反應,嚇到了他。

“你就安心在這陪著弘軒和雲起吧。”胤禛開口,“這北面是連綿起伏的永寧山,南面是形態端莊的元寶山,東西兩側是九龍山,九鳳山,北邊還有易水河,難得出來一次,你們帶著侍衛,出去走走。”

還未等我開口,弘軒就騰的一聲站了起來:“阿瑪,我隨你視察工程。”他的態度堅決而肯定,胤禛眉頭微皺,還是應允了。

如果不是因為怕我難過,怕我不肯答應他的要求,胤禛也絕不願意把孩子也牽涉其中吧。當初,為何不帶弘曆同行的疑問,在我腦海裡隨之消失。

胤禛和弘軒走後,雲起緊緊的抱住我,乖巧的趴在我的懷裡。我輕柔的撫摸著她通紅的眼,問著:“昨天哭過了?”

她拼命的搖了搖頭:“沒有~”可是說著說著,淚水就滑落了下來,雲起倔強的擦去了淚:“哥哥說,不能讓阿瑪和額娘傷心。”

“乖~”我摸了摸她的頭,內心泛起陣陣酸楚。

孩子,本是天上的仙子,如果不是我,他們也不會來到這俗世,牽扯在皇位權利之間,痛苦在人事分離的邊緣。何況,他們的以後,他們的歸宿,他們的命運,對我來說,一無所知。前方的路,如浮萍一般起落,如蘆葦一般搖擺,胤禛,你又如何放心,將他們交付我一人?
 

額娘~”懷裡的雲起拉著我:“哥哥不肯告訴我,如果我乖乖,不鬧著騎馬,不鬧著出去玩,阿瑪會不會不離開我們?”我苦笑,生死,在雲起的心裡,都是未知的,難道讓胤禛離開的事實,讓她去明白,死,便是徹底的離去?

“告訴我嘛,額娘~雲起會改”她的話裡,慢慢夾雜著哭腔。

“阿瑪不會捨得離開你,因為你就是你,你是他獨一無二的雲起。”我避重就輕,只想讓懷裡的她明白,不管如何,胤禛和我的愛,都會陪伴他們一生一世。

顯然,我的回答,並沒有給雲起一個答案,她似懂非懂的看著我,仿佛是在等著我繼續說下去。我歎了口氣,搖了搖頭,走到了窗邊,外面果然如胤禛所言,群山環繞,流水潺潺,天藍的發亮,就連天上的雲,都比京城的自在飄逸。

“雲起,額娘帶你出去走走吧。”這個地方,有一種壓抑和窒息,我想逃離。

“好啊~”雲起滿臉期待,趴在窗子上搖頭擺腦。孩子果然是孩子,既然,對死亡,沒有明確的概念,便沒有清晰的認識。看到她眼裡消散的悲傷,我的心裡,有點羡慕,人生,難得糊塗。

陵寢外,有一個小山,雲起拉著我,不停的往上跑著,嘴裡還在不停的喊:“額娘,快點,我們馬上就可以摸到白雲了。”

雲起的話,讓我笑出了聲,笑聲,不斷在山周圍蕩漾,愣的雲起猛然停住了步伐。

“額娘,有人在笑。”

“是額娘在笑。”我摸了摸她的頭。

“不是額娘~”她搖著頭,然後跑到了山的側面,拼命的喊著:“你是誰?”

“你是誰?”回音繼續蔓延。

雲起的臉上,卻滿是欣喜:“我是雲起……”

“我是雲起……”雲起聽完後,無措的看著我,不一會,眼淚就下來了。我附身,正要安慰她,卻聽到後面傳來的聲音。 

“那只是回音。”我回頭,看到胤禛和弘軒不知道什麼時候,來到了小山上。

“回音?是不是有一個人,跟我叫同一個名字?”雲起跑到弘軒身邊,一把鼻涕一把淚的問著。

“你怕什麼?真的是回音。就是重複你說的話,不信,你聽。”弘軒走到了面對山谷的地方:“我是弘軒~”

“我是弘軒~”隨著回音的響起,雲起總算是破涕而笑。

“你們如何來了?”我的目光在弘軒和雲起之間遊蕩,卻沒有過多的勇氣對上胤禛的眼神。

“我和阿瑪正在視察龍鳳門,聽到雲起的聲音,便過來了。”

我低頭,在心中默默的念著“龍鳳門……”那是象徵著帝后同穴,永遠合好的琉璃建築。

胤禛極不自然的咳嗽了兩聲,然後抬頭看了看天:“今日天氣甚好,不如,我們就去前面的山坡走走吧。”

“可是,龍鳳門……”

“交給唐大人便好。”見胤禛沒有再去視察的心,弘軒也停下了自己說了一半的話。

“阿瑪,我們去前面放風箏好不好?”雲起有些撒嬌,拽著胤禛便不放。

“風箏?”胤禛一臉疑惑:“如今已是夏初,哪裡能放風箏?況且,我們也沒有風箏啊!”

“我有”雲起狡黠的笑了,然後吩咐一旁的蘭心雲起去西配殿,將她隨身攜帶的箱子打開,取出風箏。我這才明白,雲起為何在出發前,收拾出了兩大口箱子,足足占了一個馬車。

“你究竟帶了多少東西過來啊?”胤禛替我問出了這句話。

“我以為我們出來遊玩,帶了好多玩的呢~”雲起一副無比驕傲的樣子對著弘軒說:“你看,用上了吧。”弘軒對之一笑而過。

等到風箏拿來,的確是讓我和胤禛大吃一驚。

“你那……上面畫的是什麼?”我和胤禛異口同聲,指著風箏上大大小小的圓形,問著雲起。

“這是木蘭啊~”她的話,讓我們大跌眼鏡,然後捧腹大笑。

“木蘭就是這樣的圓圈?”忽就明白了剛剛弘軒眼裡隱匿的笑的涵義。

“是啊,我看額娘的飾品衣服上,好多都是木蘭花,我是照著那個畫的。”雲起看我們不停的笑,邊跺腳,邊說。

“照誰呢?”胤禛低頭,問著我,卻在我正要開口的時候,他搶先說著:“像你,畫木蘭,可是我的強項……”

“如今,我真的明白,畫虎不成反類犬是什麼意思了~”我跟胤禛竊竊私語。

“敢取笑我的雲起格格?”胤禛拼命的忍住笑,對著我做了一個爆栗的動作。

雲起自己許也覺得,讓我們把那一個個圈當做木蘭,太為難我們的想像力了,急急忙忙拿著自己的風箏:“不要管圖案,這是風箏,能飛起來就行。”我剛要上手,替風箏放線,卻被弘軒一把攔下。

“你和阿瑪坐在那裡,看我們放吧。”

“可是,你們……”我正要擔心他們,卻被胤禛拉住:“好,你們放,我們看。”說著,便將我拉到了一旁的草叢邊,鋪上了墊子,直接坐下。

“你攔著我幹嘛?”我一副不講理的樣子,狠狠盯著胤禛。

“我若不攔著你,軒兒和雲起該覺得你煩了~管家婆~”本來是火冒三丈,可是,在聽到管家婆這三個字後,覺得分外溫馨。

“我不跟你爭,我爭不過你~”我對胤禛吐了吐舌頭,扭過頭,看弘軒和雲起,手忙腳亂的纏著繩子。

等到他們終於放好,卻為誰拿風箏,誰放線而爭論不休。

“你拿,你是男的。”雲起指著弘軒,振振有詞。

“你拿,你跑的快。”弘軒也毫不示弱。從小,他倆便是一對歡喜冤家,不管好事壞事,都要先爭一番,不然,都不是他倆的性格。

在爭論無果之後,他倆求助的看著我和胤禛,眼神一個比一個楚楚動人。

“軒兒,你是男子漢,讓著妹妹。”胤禛毫不猶豫的下達指令。雲起則以一個勝利者的姿態,站在原地,好不得瑟。弘軒則是一副,任勞任怨的樣子。

“還好孩子不多,不然非窩裡鬥起來。”我感慨著。

“我倒希望多點孩子,就算是打起來,我看著也高興。”胤禛接著我的話說,我卻不知道如何回答。

弘軒嘗試過很多次,不斷地跑著,可是,風箏卻好似粘著他一般,每每鬆手,便直接落了地。

“哥哥!你倒是跑快點啊~”雲起一邊跑,一邊喊著弘軒。弘軒全身大汗,滿臉通紅,就是為了把這個風箏送上天。

終於,在弘軒鬆手的那一刻,雲起緊緊拉著的風箏,飄然而上,慢慢的沖上了雲霄。

“好棒好棒~”雲起一邊放線,一邊歡呼。

“總算是成功了~”胤禛微笑著。

“是啊,我還以為要到夜裡呢~”我打趣著說。

“有些時候,對孩子,也該放手了。”胤禛好似有言外之意,拋出了這麼一句。

放手?眼前的兩個孩子,都還未經世事,一直在我和胤禛的庇護之下,如果真放了手,他們又會如何面對紛亂的世界?

風箏越來越高,雲起也越發高興,嚷嚷著,讓我和胤禛抬頭看。可不一會,線便放到了頭,雲起開始無措。弘軒卻一把拉過線,然後鬆開了手。就這麼,風箏隨著風,飄向了遠方,還未等雲起發怒,正目視遠方,眉頭緊鎖的弘軒便開了口:“其實,線到盡頭,才發現,原來,遠方,才是最後的歸宿。這是它期待的自由,它也終於自由了。”

我的心咯噔一下,一旁的胤禛,聽完弘軒的話,身體緊緊的繃了起來。

“軒兒……”胤禛張了張嘴,低沉的喊了一聲出來,卻沒有下文。弘軒扭過頭,我才發覺,他的眼角隱匿著淚花,弘軒的心思,我早已猜不透,如今,他的心裡,又在思量著什麼?遠方?自由?

也許朝堂上政事的如魚得水,並不是他心念之事,而他真正渴求的,卻是他一輩子都得不到的東西。可終究,皇室貴胄的身份,此生已定。
“唯一慶倖的是,如此尊貴的身份,也能保證他此生無憂吧。”我在內心,清晰的提醒著自己。

許是發覺自己剛剛的話,破壞了本來愉悅的氣氛,弘軒匆忙的抹去了眼淚:“我是說,再把線收回來,挺麻煩的,所以,就這麼放走吧。”說完,他便慌忙轉身,一副坦然的樣子,目視著前方。這樣的舉措,也讓一旁因風箏離去而有些抱怨的雲起,不知所措。

“不可否認,這孩子,還是最像你。”胤禛低頭在我耳邊喃語。

“是嗎?”我苦笑了一下。如果可以選擇,我情願他是一個尋常的皇子,不懂人事的複雜,不懂既定的別離,更不懂所謂的追求和自由,因為那樣,至少可以保他此生無憂。

“我曾以為,弘軒是胸懷天下的。也以為,他能……”胤禛沒有說下去,我卻明白了他的意思。

過早的涉獵讀書,每日的功課檢查,超前的接觸政事,還有文泰的進京,這些一步一步,一層一層,都能看出,胤禛內心裡,對弘軒的期待。只可惜,他忽略的是,弘軒自己的喜好,這也是最重要的。而且,不管有多少的偏離,都被歷史淹沒在滾滾塵土之中,一切都會按照記載的那樣,一直向前。


在清西陵滯留了三天,該巡視的,該驗收的,都已經徹底完結,可是胤禛,卻沒有半點班師回京的意思,每日照常在東配殿批閱奏摺,進膳休息,好似本就在這裡出行遊玩一般。隨著時間的推移,隨行的唐大人漸漸開始不安,許是擔心胤禛的滯留是因為對工程的不滿意,所以每日更加勤快的在陵寢修築地監督著。

“我們要在這裡停留多久?”我一邊給胤禛沏茶,一邊問著。

正在下筆如飛的胤禛,忽然停下了手中的筆,抬頭問我:“你想回去了?”

“也不是,只是想知道,我們停留,是因為陵寢的修繕不妥還是什麼?”

“沒有不妥,一切都在我的計畫內穩步進行,只是想著難得出來一次,你又不喜愛宮中的約束和紛擾,便不急著回去。”

我點了點頭,的確如此,如今已是六月份,夏日的燥熱越發的明顯,而陵寢周圍,群山環繞,總是多了一份安逸和清爽,給人舒適的感覺。若不是陵寢修繕在這裡,想必我會愛上這個擺脫了紛擾的地方。

“不如,我們隱居在這裡吧?”我半開玩笑。

胤禛愣了愣神,然後瞪大眼睛:“隱居?”

“對啊。”

“若曦,你是在開玩笑吧?”胤禛有些無措,緊緊的握住我的手。我撫了撫他的額頭,看穿了他眼裡的擔憂。

“當然是開玩笑,不然呢?”我風輕雲淡的說著。本是隨心的一提,可是胤禛如此的反應,還是讓我心裡有些酸楚。他聽到我的話,釋然了許多,抿了口茶,繼續批閱著奏摺。

我隱退在他的一側,看著依舊眉頭緊鎖,低首沉思的他,分外不是滋味。一句玩笑話,卻讓我明白,儘管深愛不移,可他,終究還有放不下的東西,譬如大清,譬如抱負……有時候,我倒寧願,他是一個昏君,是一個庸王,如果那樣,他就可以自私的只顧自己,不管黎民……

胤禛,有時候,很多最真最熱切的話,只能被當做笑話一般的說出來;有時候,也只有笑話,才能讓人毫不顧忌的表達真實的情感。可是,笑話,會一笑置之,而,真心話,卻永遠不會煙消雲散。

胤禛,我多希望你能自私一點,哪怕僅僅是自私這麼一次……

~待續~

============================================================

此步步驚心續集轉載於步步驚心百度貼吧,原創作者為_念念執。本人純粹因為喜歡此文,覺得作者文筆不錯,所以轉換成繁體中文分享給臺灣的步步迷。若有侵犯著作權,請告知,我會馬上刪除。由於原作者在第十八章之後就沒有分章節了,因此之後的章節是本人自行分段。若有覺得不妥、不順,請多包涵!

 

,

曉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