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已然幾日沒有看到弘軒,心中倍感想念。本想讓蘭心和紫月傳話給弘軒,可是,又想著最近苗疆事務的繁瑣,便忍住心頭的那份牽掛。

“額娘……”一日,我正在漸漸長大的葡萄藤旁,回憶著那日他們父子倆的揮汗如雨,忽的聽見耳邊的一陣呼喊。難道是幻覺?

待我看清眼前的確是弘軒後,便緊緊的抱住:“讓額娘想死了!”

“軒兒,也時刻掛念著額娘。”

“最近還好嗎?一切都順利嗎?吃飯足量嗎?”我一直不停的問著,弘軒倒有些不耐煩:“好好好,一切都好。”然後笑眯眯的看著我,從身後,拿出一份食盒。

“這是什麼?”我好奇的問著。弘軒故作神秘,掀起了蓋子,我才看到是一些甜點。

“是你做的?”我問著。

因為這甜點的造型,的確是不能夠入眼,定不會是禦膳房裡的,除此之外,便是做的了,而且,跟這形狀,也甚為相符。

“不是兒臣,額娘先嘗嘗。”

不是弘軒?那又會是誰?雖然,看著沒有食欲,可是不想讓弘軒失落,便拿起一小塊,仿佛口中。進口的一霎那,滿嘴的清爽,入口即化,沒有絲毫膩感。

“恩,手藝不錯。”我由衷的讚賞著。

“那可不,”弘軒隨即拿了一大塊,放入口中:“四嫂的手藝的確不錯。”

四嫂?我的心,漸漸起了疑問。難道這些是弘曆安排的?難道是為了讓我釋然以前種種的不愉快?心,有了一絲愉悅。 

我說要來看額娘,四哥便讓我把四嫂剛剛送的小點心,帶了過來,說是讓額娘嘗嘗。”然後弘軒故意放低聲音:“四嫂每天都送好多好吃的給四哥,都是親手做的呢,雖然樣子差點,可是味道都是絕佳的。”

“每天?”我重複著。

“恩”弘軒嘴裡已經全是糕點,“四嫂是在討好四哥呢。”

如此,倒是為難富察氏了。本就是名門之後,大家閨秀之身,能這樣甘心下廚,真是難得。

“那你四哥可是有口福嘍。”我感慨著。

“其實,大多數,都是讓我給吃了,四哥很少吃。”弘軒說著。

這樣,又代表了什麼?

“那你四哥平日裡對四嫂,又如何?”我的心裡有了一些想法。

“這……”弘軒有些糾結:“就那樣吧。四哥很忙,很少跟四嫂見面說話。”

我的心,好似落在了地上。剛剛的猜想,也被證實。

弘曆的心裡,只有承歡。哪怕他早已是幾個女子的夫婿,也再沒有其他任何一個女子,能住在他的心裡。如今,富察氏這般討好,用盡心思去迎合弘曆,只是為了得到丈夫的愛,哪怕是被弘曆正眼看看,我仿佛看到了富察氏,小心翼翼,卻又癡心不改的做著糕點的畫面。只可惜,再靈巧的女子,再賢慧的女子,都入不了弘曆的眼了,更取代不了他心中的承歡。

忽然想起弘曆曾經言之鑿鑿的對我說,剩下的大半輩子,他都會在對承歡的愛中,慢慢熬盡。如今的弘曆,掙扎於各色女子的殷勤獻媚之中,卻是終夜孤寂,何等悲涼。

又入口一塊糕點,卻品出了絲絲苦澀。這是弘曆的傷痛,是承歡的悲劇,更是在弘曆身邊苦守著,費盡心思討好著的一干女子的悲哀。 

吃完之後,我又親自做了一些清淡小菜,讓弘軒帶了回去。弘軒聞了聞菜香,然後含著醋意 說:“額娘對我,都沒有如此盡心。”

“趕緊回去吧,不然天就黑了。”我笑著,不理弘軒剛剛的話。

他福了福,美滋滋的走了。看著他漸去的背影,祈求一切都能向好的方向發展。

晚膳的時候,等了胤禛很久,卻沒有看到他的身影,索然無味的吃了一些,然後就讓蘭心紫月把飯菜撤下。

出屋侍弄了許久的葡萄幼苗,看著它們一天天的攀爬到架子上,心中總是無限欣喜。也許,有一天,胤禛可以美美的吃上我種下的西北葡萄。

已經秋初,夜裡,寒風襲人,遙遙的看著勤政殿燈火通明,心想著胤禛定還在忙於政務,暖了暖手,便早早入床休息,很快便入了眠。

不知道是不是最近如此多的幸福發生,讓我有了不切實際的感覺,夢中,錯亂交叉,讓我不知道自己究竟身在何地。

忽然之間,感到身上一股暖流,拼命拼命的睜開眼睛,卻看到了胤禛默默的坐在床頭,我使勁的捏了捏自己,卻被胤禛一手攔下:“吵醒你了?”

我卻癡癡的看著他:“是夢嗎?”

他對我莞爾一笑,然後拉我入懷:“傻丫頭,是夢嗎?” 

靠在他溫熱的胸膛之上,竟然是如此的心安。

不是夢,不是夢……”

你做夢了?什麼夢讓你如此不安?”

不安?”我不知道胤禛為何會這麼說。

我來了許久,你一直翻來覆去,眉頭緊鎖。可是我不在,你連睡覺都不安生?”胤禛後面一句,略帶了一些玩笑的意思。

你既然知道,就好嘍,對了,現在幾更了?你怎麼突然過來了?”我問著。

已過四更。”然後他吻了吻我:“忽然好想你,所以就過來了。”胤禛的回答,讓我笑靨如花。

如今,你為何百般寵我?”我內心裡,隱隱的擔憂。

向來如此,你倒是後知後覺。”胤禛哼了一聲,裝作不高興般。

只是,這種幸福感,忽然很強烈。”我乖乖的伏在胤禛身上。

若曦,”胤禛微微歎口氣:“前段時間,你說,我們一起走。”胤禛以一種奇怪的語氣說著,我心中開始懊悔,不知道自己無心之言,究竟有沒有對胤禛造成影響。

我是開玩笑的。”我解釋著。

胤禛微微搖了搖頭:“我明白,那是你心中所想,也明白,你在深宮之中陪著我,是你的退讓。回頭想想,你已然陪我委屈了無數個日夜,可我,卻不能帶給你想要的生活,也只能,在自己力所能及的範圍內,為你做著一切。”胤禛的語氣裡,飽含了無奈和愧疚,讓我更加不安。我剛要開口說著什麼,卻聽見胤禛繼續:“如今,才感到,就算為王為帝,還是有做不到的事。”

我已經很滿足了。有你,有弘軒和雲起,就夠了。”我緊緊的抱著胤禛。 

對了”我轉換著話題:“今天傍晚的時候,軒兒過來了,還帶來了弘曆送的糕點。”

胤禛聽後,有些微微驚訝:“弘曆送的糕點?”

恩,是他福晉富察氏做的。”

富察氏……”胤禛好似回憶什麼,然後恍然大悟的說著:“那孩子,我一直都覺得她是秀外慧中,惹人愛憐。沒想到,身體不好的她,竟然還親自做糕點。”

身體不好?”我納悶的問著。

恩,自從生了永璉之後,身體就越發的差。”

永璉,我依稀記得,他便是歷史上,被弘曆第一個放入正大光明匾之後的後備儲君,是真正的嫡長子,只可惜,命運衰薄,早早離開了人世。

如今的弘曆,倒是學會了掩蓋鋒芒。”胤禛前言不搭後語的說出了這一句話,讓我一時之間不知道如何回答。胤禛看了看我:“我該去上朝了。”我欲起身相送,胤禛卻再三囑咐我繼續休息,為了不讓他擔心,我便躺了下來,直到他的身影消失許久,我才緩緩的起身。

再過幾日,便是中秋。中秋,月圓之夜,團圓之時。特意向胤禛求了旨意,讓軒兒到院子裡共度佳節,胤禛卻打趣我是一副慈母心腸,兒子離了幾日,便不行了。我明白,宮中的阿哥,自打出生,就是被奶娘抱去阿哥所,逢年過節才能與額娘相見,祖制如此,只因,要孩子和額娘不相親近,斷絕孩子和母系勢力的相連,而胤禛讓我自幼撫養兩個孩子,已經是額外恩典了,所以,面對胤禛的打趣,我只是恍如未聞。

次日,高無庸手捧一個精美的禮盒,匆匆而來,打斷了正在侍弄花草的我。

娘娘”

高公公,有何事?皇上有吩咐?”

這是蒙古王爺覲見時送上的袍服,皇上命我送來給雲起格格。”

哦?”蒙古袍服?勾起了我極大的興趣。 

吩咐高無庸退下後,便帶著禮盒,進了房。打開一開,頓感精美奢華,果然不是常人的服侍。只見,上衣下裳相連,衣式寬緊、下裳較短,下擺中間開衩,腰間有許多褶皺花紋,雙肩縫有大珠,袖端呈馬蹄袖。這身裝扮,到更適合騎馬,我暗自思忖,待看到頭飾之後,更是驚異萬分。

頭飾包以紅絹金帛,輔以珊瑚五彩帛,最突出的特點是兩側的大發棒和穿有瑪瑙、翡翠等粒寶石珠的鏈墜,微微一動,便迎著光線靚麗飛動,給人視覺上巨大的衝擊。

配套的靴子,也是一直到膝下,上面繡著鳳又配以藍天白雲,讓人有了對草原點點滴滴的幻想。

一直對服飾甚不感興趣的我,也不得不為之炫麗讚歎。幻想著,這身絕美之服,穿在雲起身上,該是多麼美豔。然後暗自歎息,自己不曾有如此機會。

忽然靈機一動,在心裡,有了一些出其不意的計畫,想著想著,便癡癡的笑了出來。

幾日過後,便是中秋宴會。因為蒙古的四大王爺覲見,仍在京中,本來準備家宴的胤禛,不得不換成隆重的宴會,改在萬方安和舉行。

萬方安和的建築形式很奇特主建築位於湖中,外觀為卍字形,共33間殿宇,東西南北,室室相通。回廊間柱為綠色,柱間上有掛相,下有坐凳。房屋外簷下部是坎牆,上部安開合窗,窗框為紅色。萬方安和是一座具有著南方園林“戶外室”特點的大型殿堂樓宇,精巧綺麗,外形美觀,在通風、保暖和採光等方面都有獨到的講究之處,具有冬暖夏涼之妙,因此胤禛每到酷暑寒冬時,都喜愛在此久居。
 

此次中秋宴會,在這裡舉行,也是因為這裡意寓四海承平、國家統一、天下太平,與眾王爺覲見相符相稱。

因為整體建築都在湖中,所以胤禛在湖邊碼頭處,準備了多艘遊船,既能讓人觀賞湖中美景,又能眺望遠方山脈。受邀的王爺大臣,無不稱讚建築之奇妙,佈局之新穎。

胤禛一直坐在偏殿「四方寧靜」與王爺大臣商議事務,而我則在殿額「萬方安和」的主殿裡,忙來忙去,準備宴席。雖然此事該歸熹妃一手承辦,可是我卻硬是把宴席之事,攬在了自己身上,只為了完成心中的計畫。胤禛雖然略有微詞,但在我的堅持之下,還是做了一些讓步。

我在正殿上下拉起了彩色帶幅,然後在臨湖一面,搭起了一個戲臺,外有珠簾相掩,給人隱隱約約的朦朧之感。

月色漸漸朦朧,胤禛他們依次就座,我居於胤禛一側。南面是眾阿哥王爺,北面則是朝中重臣。胤禛微微頷首,示意我,可以開始。

我吩咐了一旁佇立著的蘭心,事先安排好的宮女們,依次上來,在每人前方的小桌上放好茶點和酒菜,然後點上兩根搖曳著的蠟燭,便退下了。

胤禛微笑,頭偏了過來,低聲喃語:“一輪圓月燭光映,好似海上明珠,意境不錯。”

“等等,好戲在後頭。”我對著胤禛狡黠一笑。回頭的一瞬間,對視上熹妃,卻見她比往日消瘦了好多,而且目色清幽,見我看著她,她微微漏齒一笑,然後目光移去了舞臺之上。 

燭光散射,古箏突然響起。雲起身著前幾日蒙古王爺送來的袍服,出現在了舞臺。借由燭光,我看見一眾王爺,萬分驚喜,然後不停的議論著,臉上是揮之不去的喜悅。再看胤禛,正饒有興趣的看著我,好似明白了我要求承辦宴會的意圖,又好似想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我得意的對他笑了笑,示意他繼續看下去。

雲起身著蒙古袍服,戴蒙古頭飾,穿蒙古大靴,可是,卻出乎意料的跳起了江南婉約之舞,雖然沒有長袖相輔,卻又發棒和頭上的墜飾相稱,多了一份豪放之美。伴著風,伴著月,舞素手,步玉盤,腳尖輕挪,如點如盤,伴著古箏、玉笛、木琴、管笙,意境悠遠。因為將全部的開合窗打開,屋內的燈火,映照在湖面之上,湖面的微風,也另燭光搖曳,湖面起的水霧,更是讓一切都朦朧起來。

皎潔的圓月,可口的餐點,朦朧的舞姿,嘹遠的配樂,胤禛讚歎的看了我一眼,然後由衷的為雲起拍手,眾人也都附和著。弘軒也對著我不停的點頭,一旁的弘曆、弘晝和弘軒一邊癡癡的看著雲起,一邊竊竊私語,分外熱鬧。

我暗自得意,然後用眼神給著雲起肯定。為了編這支舞,我好幾日都無法安睡,雲起也是不分晝夜的排練著,一向爭強好勝的她,盡力把每個動作都詮釋到完美。

一曲罷,眾人都還在戛然而止的樂聲中回味時,雲起從一旁端起一杯酒,然後緩步下臺,面帶笑容的走到了胤禛一旁,屈膝獻上:“湖中升明月,大清共此時,美酒盈手舉,國運榮且勝。”所有的人都站了起來,高呼“國運榮且勝”。此情此景,讓胤禛大喜不已,然後將雲起獻上的美酒,一干而盡。雖然耳邊是獻媚之詞,可是,卻是胤禛內心最真誠的願望,為了這個願望,他傾盡一生。
 

我又一次拍了拍手,一對對宮女長袖飄舞而現,手持銀盤,上面是我讓禦膳房幾日連著加班趕製成的月餅,所有的月餅正面都印著一輪明月,背面是一個大大的福字,與往年只是酥皮的月餅,迥然不同。好多人都拿在手中,仔細觀賞,許久都不捨得下口。

除了造型別致之外,做的六十個月餅,個個餡都不相同,芝麻、綠豆、玫瑰花瓣、菊花落英……可是我費足了腦筋。

特地為胤禛準備了蛋黃餡和菊花落英餡的月餅,自己也曾親口嘗試過,蛋黃油而不膩,陪著酥香的皮,讓人滿口回味,而菊花落英餡,清淡卻不失口感,入口沒有很大感受,卻在吞咽之後,能清晰的感受到滿嘴的餘味……抬頭看了看胤禛,只見他一手托起月餅,反復思量,遲遲不肯入口,難道是以前加鹽加醋的,讓他有了戒備之心?看著胤禛糾結的表情,我捂住嘴,偷偷的笑了。

不一會,在胤禛一側獨坐的蒙古王爺,起身,將手放在臂上,對胤禛深深鞠躬:“感謝皇上如此費心的準備,讓我們倍感榮幸。”隨即,在他的帶領下,蒙古部落的其他王爺都起身表示自己的感謝。

耳邊傳來了胤禛清爽的笑聲,他揮了揮手:“我大清地大物博,人才輩出”說到這個詞的時候,胤禛意味深長的看了我一眼,然後繼續:“如此,只是為了各位王爺盡興,以後時常往來才好。”

隨著胤禛的聲音漸落,萬方安和殿的四周,放了許許多多木蘭造型的水燈,乍一看起來,好似一顆顆明珠,遺落在湖面之上。眾人一邊繼續欣賞著歌舞,一邊滿嘴溢美之詞。

獨坐在大殿前方的胤禛,滿臉通紅,不知是喝了酒,還是燭光映照的原因。他一邊喝著酒,一邊與一旁端坐的王爺攀談著,舉手投足之間,好似指點江山,霸氣英氣一覽無餘。

我死死的盯著胤禛,想要把他所有的模樣,都映在自己的腦海裡。想要把所有的過往,都刻在自己的心裡。

月色照在屋簷之上,安靜的起身,低頭看著人影交錯的地面,這樣的熱鬧非凡,這樣的悠然時光,卻讓我有了一種黯然神傷的感覺,緩步走出大殿。已經是中秋,雍正十二年,也漸漸步入尾聲,不知明年的中秋,又會是何人何景何情?

也許,明年之後,我們再也無法中秋團圓了吧。看著弘軒,看著雲起,心中一陣陣呼喚,悲痛至極。緊緊的閉上眼睛,倔強的留下一滴滴淚。

曲終人散,所有的人,餘興未盡的乘著遊船,離開了萬方安和,我吩咐了宮女太監清場後,便回到了映水蘭香。

揉了揉自己的雙肩,這幾日,為了這個宴會,盡心盡力,既要監督雲起的排練,又要準備大殿的佈置,還要時時去禦膳房催促膳食,生怕有任何差錯,如今,已經完美落幕,也獲得好評,總算可以長長的緩口氣了。連日的勞累,已讓我感覺全身疲乏,沒有任何力氣,我靠在床榻上,癡癡的看著大門。

其實,內心明白,那些覲見的王爺,明日便要啟程回蒙古,所以,今晚的胤禛,定是不得安生,更沒有時間來映水蘭香。可不知道為什麼,還是想看到胤禛的身影,也許,一眼,便可以緩解所有的疲憊。 
 

哈哈·~”一陣笑聲,讓我頓時提起了神。

還未看到人,便聽到了胤禛清朗的笑聲。我不顧勞累,沖了上去。

“今日的月色,可是照到了你的心裡?”見他臉上是抹不去的笑意,我打趣著胤禛。

“今晚,真是精彩極了。”胤禛吻了吻我的額頭,然後緩步牽著我的手,走進了屋。

“你如何來了?明日眾王爺啟程,你難道不要安排?”我提醒著胤禛。

“我是來討月餅吃的。”胤禛隨即坐在了椅子上,伸出雙手。

“沒有~”我坐在一旁,針鋒相對的看著他。

“沒有?”

“真的沒有,一共就六十塊,分完了。”

“就六十塊?也沒有存貨?”胤禛不相信的看了看我。

“你以為很好做麼?每一塊都是一種味道呢!”我有些得意的說。

“那我不是更虧了,只吃到了兩種味道。”

“好吃麼?”我迫不及待的問著。

“恩……很好,很難得,是味道很正常的月餅……”胤禛的話,讓我如泄了氣的皮球。

“我以為你又會加鹽呢,你總是突然襲擊,有防備的時候,你卻不折騰了。”胤禛笑著。

“那麼多王爺在,我怎麼敢?”我裝作一副可憐的樣子,胤禛卻給了我一擊爆栗:“你自己說說,哪次不是在人前整我?”哈哈,不是人前,你又如何能乖乖讓我整?心裡美美的想著。

“你是不知道,雲起的那段獻舞,讓諸位王爺回味無窮啊,剛剛在勤政殿,他們還讚不絕口。”本就心裡美,胤禛這麼添油加醋的一誇,更是讓我得意到不行。

“我一邊跟他們說:‘那是朕的雲起格格。’一邊內心裡還在質疑:真的是我的雲起格格麼?明明是如假包換的蒙古格格!”

“哈哈~~”胤禛如此一說,讓我笑到肚子疼。

“蘭心,紫月,去把格格喊來。”我吩咐著,然後回頭對胤禛說:“你好好看看,是不是你的雲起格格。”等到雲起走來,卻讓我和胤禛大吃一驚。
 

剛剛還神采飛揚的雲起,再次出現在我們面前時,卻是頭飾盡散,衣著和靴子上滿是泥點。雲起看到我們目瞪口呆的樣子,小聲的解釋:“剛剛我去池邊散步……”

“這麼一看,果然是我的雲起格格!”

胤禛哈哈笑了起來,打斷了雲起的話。她聽到後,又是無比的開心,在胤禛身邊不停的蹦躂,問著自己的表現究竟好不好。一旁的我,只有無奈點頭的份了,明明一件雍容華貴的蒙古袍服,竟然被雲起折騰成這個樣子,果然,大清第一泥公主,只是不知道何時的雲起,才會如正常的格格那般,注重自己的行為舉止呢!

“阿瑪,給我什麼獎勵才好呢?”胤禛的稱讚,讓雲起好不得意。

“那你想要什麼?”

“學騎馬!”雲起似乎早就準備好了。胤禛神色一愣,我也忙忙搖頭,“不行不行,太危險了。”

“額娘”雲起開始了拿手好戲—撒嬌。她拽著我和胤禛的手,不停的晃著:“剛剛哥哥還嘲笑我,說我是個雖然穿上了蒙古的衣服,卻沒有蒙古女子精湛的騎術。”

這個弘軒!又在潑雲起的冷水!

“你還記弘軒曾經摔得腿瘸麼?”我提醒雲起,然後掃視了她:“況且,不騎馬,全身都已是泥,再許你騎馬,那以後還不得去泥窩裡找你?”雲起聽到我的話,猶如沒了氣的皮球,在一旁坐著,什麼話都不說。

“此時既然是軒兒提起,那等過段時間,他閑下來,讓他教你便罷。”胤禛說著,前一秒還垂頭喪氣,後一秒聽了這話,就開始歡呼雀躍了,抱著胤禛,一口一個好阿瑪,謝謝阿瑪……

雲起鬧騰久了,就開始困意連連,我便讓蘭心和紫月服侍她睡覺去了,還不忘叮囑她們,把這句蒙古袍服細心清理乾淨。

“你真是慣著她!”等到雲起的身影,消失在門外,我忍不住抱怨胤禛:“她那麼小,騎馬多危險啊,而且,園子裡,畢竟不如草原遼闊無際,這裡地形複雜,萬一有閃失……”

“你還不知道雲起麼?”胤禛笑吟吟的看著我:“她是得了你的真傳,是一個小拼命十三妹,就算你我不許,她也會背地裡尋了機會去學的,與其那樣,不如讓她正大光明的去學。” 

仔細想想胤禛的話,也不無道理,慢慢認同了。

“你當初,不也是暗地裡奉承,讓皇考同意你學騎馬麼~~”

胤禛悠閒的喝了一口茶,然後提起了往事。是啊,我也曾經為了學騎馬,而去費盡心思的討賞,原來胤禛早就識破了,被他這麼一說,我反倒有些不好意思了。

“行行,你就慣著吧……”我帶著不屑的語氣,回擊著胤禛。

“剛剛科爾沁草原的王爺,對雲起倒是十分上心,半真半假的要跟我結兒女親家。”

胤禛喝著茶,似無意提起此事一般。我卻內心一晃,歷數大清的公主,大多數都是遠嫁蒙古,難道雲起也會如此?這樣的一句話,硬生生的勾起了我痛苦的回憶。承歡的笑容,活生生的展現在我的腦海裡,我回憶起,她離去前,眼角隱去的淚水,還有心上點點滴滴的傷痕;我忘不了,我們給她的所謂的自由,卻是一個只能用死去逃離的牢籠。

我的腦海裡,有一個異常清晰的聲音,告訴我,這樣的悲劇,不能再發生。

“若曦……”胤禛似看我走了神,喊著我。

“雲起還那麼小!而且,我不能讓她去蒙古,決不能。”我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兩行淚,也流了下來,死命的拽著胤禛。

“你別擔心,”胤禛用手捂住了我的嘴,抱我入懷:“我斷然不會這麼做的。放心放心。”胤禛不停保證著,可是,我的內心還在不停的震顫著。

“若曦”我靠在胤禛的胸口許久,他喚著我:“我們出去吧。”

“這都三更半夜了,出去?”我疑惑不解。

“中秋之日,月圓之月,哪能在屋子裡度過?”說著,他便拉起我的手,一直往池子走去。 

外面早也夜深人靜,微風拂過,在池子裡的水面上,吹起圈圈漣漪。一輪明月好似真真切切的存在於水底一般,偶爾的漣漪波及,才讓人明白,那不是真的圓月。鼻子嗅到了桂花淡淡的芬芳,一切,都那麼靜,靜到不願意去打擾,一切,又都那麼美好,美好如童話一般。

自己沉溺于美景之中無法自拔,回過神後,才發現,胤禛早已手拿一盞木蘭水燈,然後坐在池邊,笑意漣漣的看著我。

“這燈?”凝視了許久,才看到胤禛手中的,正是剛剛在萬方安和釋放的水燈。

“宴會散了之後,我回到勤政殿,卻毫無心思看奏摺,只想跟你共度團圓之日。”胤禛微笑著:“如此美燈,我們怎能錯過?”

難得胤禛如此有心,特地尋來了木蘭水燈。聽到胤禛的話後,我也屈身坐在了他的一側,跟他一起手握燈盤,然後伸臂,一起將它放於水池之中。看著它,隨著微風,漂向遠方,燈裡微弱的燭光,與明月相互照應,渾然天成。

“許個願吧。”

“好。”

“那你許的什麼願望啊?”

“就不告訴你。”

“如果是我,我肯定會許願,讓時間靜止,我們永遠這麼幸福下去。”

“……”

胤禛語塞,背部卻突然緊繃了,窩在他懷裡的我,抬頭,凝視著他表情沉重的側臉,甜蜜的味道,忽然變得苦澀。

其實,我自己在內心許了一個美好的願望,我希望自己可以留住稍瞬即逝的光陰,與你白頭到老;我渴望自己能留得住快樂,把幸福全部給你;我希望,我們之間,沒有無奈的人事分離;我希望如今的一切,都永恆的如這萬古不變的圓月一般……
 


=================
畫外音之四爺================

看著遠去的水燈,我在心裡許著:

只願,執子之手,共赴一世情長;

只想,傾盡全力,護你和孩子一生周全;

只望,大清,永遠繁榮昌盛。

===============畫外音之四爺(完)=============

~待續~

============================================================================== 

此步步驚心續集轉載於步步驚心百度貼吧,原創作者為_念念執。本人純粹因為喜歡此文,覺得作者文筆不錯,所以轉換成繁體中文分享給臺灣的步步迷。若有侵犯著作權,請告知,我會馬上刪除。由於原作者在第十八章之後就沒有分章節了,因此之後的章節是本人自行分段。若有覺得不妥、不順,請多包涵!

pix43  

,

曉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