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


除卻弘曆的事,日子倒還過的平靜如水,時時揪心文泰的一切,也經常旁敲側擊的問著胤禛,一直被安慰平安無事後,我的心,也慢慢的放了下來。

這幾日,西暖閣忽然熱鬧了許多。打從裕妃來過之後,寧妃,懋嬪,等人接踵而至,連平日裡最沒有交情的齊妃,雖然面帶不悅,還是來西暖閣了。平日裡從不走動,如今突然都來了,我本就心裡頓生疑惑,何況,儘管如此,熹妃都一直沒有露面,更讓我覺得疑惑重重。

“熹貴妃,如今怎麼樣?”

一日,剛剛送走安貴人等,得了閒暇,我問著一旁正在收拾的蘭心。

“熹貴妃娘娘?”蘭心身上一顫,讓我忽覺得有些不對勁。

“怎麼了?難道出了什麼事?”平日裡,我素不愛過問後宮的事,估摸著胤禛吩咐過,西暖閣裡的太監宮女,也從來沒有嚼過舌根,如此一來,我倒有些與世隔絕了。 

熹妃娘娘被皇上禁足了。”蘭心低頭回答著。我正在喝水的動作,突然之間,僵在了空中。

“禁足?”

胤禛對後宮一向仁慈,熹妃究竟做了什麼樣的事,竟然被禁足,況且熹妃掌管六宮,如今禁足,怪不得後宮開始有些動盪。

“據說是前幾日,去看了四阿哥,皇上發現後,就禁足了熹妃娘娘。”

一向淡然的熹妃,如今為何如此沉不住氣?既然胤禛有意將弘曆移至圓明園,便是想讓他遠離前朝後宮,熹妃如此做,豈不是和胤禛相悖?也難怪被禁足。我輕輕的歎了一口氣,可憐天下額娘心啊,自己也是母親,能體會那種滋味。熹妃定是久日沒有見到弘曆,分外擔心,才冒險前去的吧。

“而且,皇上還下旨,以後,無論是誰隨意進出圓明園,都從嚴處理。”蘭心接著跟我說。

這又是為何?為了保護弘曆?如此這般,也太過於嚴了。我不停的擺弄著手上的戒指,心裡不斷的琢磨著。蘭心跟了我幾年,也是能猜中我的心思的,她走了過來:

“娘娘不要亂想什麼了,後宮的事,錯綜複雜,我們只需要過好自己的日子便罷。”明白蘭心的意思,我對著她莞爾一笑,隨口問著:

“那麼,最近後宮,可否有事?”不知道為什麼,心裡總是不安,估摸著是這幾日見到了這麼多人,恍惚的吧。

“熹妃娘娘禁足後,倒安生了不少。”蘭心的意思是禁足前,後宮不安生?

“繼續說”我急忙問著。

蘭心站在我的身邊,將聲音壓到最低:“最近,都在傳言,說四阿哥並不是熹貴妃親生的,而是漢人的血統。” 

蘭心的話,讓我大驚,手一哆嗦,端起的茶,墜落,滿地碎片,我的衣服也被撒上了滾燙的熱水。

“娘娘,沒燙著吧?”蘭心一邊手忙腳亂的幫我擦著衣服,一邊驚慌失措的問著我。我木然的搖了搖頭。

“這些,從哪裡傳出來的?”我抓住蘭心,有些失控。

“奴婢不知,好似四阿哥去了圓明園之後,忽然,就這麼傳出來了。”蘭心被我問的戰戰兢兢。

“皇上,有沒有什麼反應?”

“杖斃了許多多嘴的太監和宮女,然後就沒有什麼反應了。”我揮了揮手,讓蘭心下去了。

如今的弘曆,實則是被軟禁在長春仙館,如此非常時期,為何,忽然之間,傳出了弘曆並非熹妃之子的傳言呢?而且,還被說成了是漢人血統?難道是因為皇位?雖然,擁有漢人血統的皇子繼位,無可厚非,可是,卻造成了無限大的輿論壓力。究竟是誰,散發如此謠言去中傷弘曆和熹妃,如此落井下石,到底是怎樣的目的呢?

怪不得,熹妃無論如何,哪怕觸怒胤禛,也要去見上弘曆一面。不知道,熹妃是否跟弘曆談及此事,如果談及,身在長春仙館弘曆,得知了這樣的事情後,會不會對自己的身世產生疑問,他會如何看待這樣的事,又會有怎樣的反應?會不會在一波未平的情況下,再掀起什麼風波?

而胤禛的態度,卻也讓我生疑。一向鐵腕的胤禛,難道僅僅是杖斃太監宮女草草了事嗎?不解釋?不查處?又在這樣的緊要關頭,禁足了熹妃?到底是為何?況且這幾日,胤禛的行為並沒有任何異常,面對這樣的事,胤禛又為何如此漫不經心?
 

那麼,最近這幾日,西暖閣的熱鬧,也可以被合理的解釋了吧。弘曆軟禁,又被質疑著出生,弘曕早就在滿月時,過繼給了十七爺果親王,如此一來,便剩下弘晝和弘軒兩兄弟了,如今弘軒正得寵,又加上掌管後宮的熹貴妃被禁足,於是,後宮便紛紛倒戈到我和弘軒身邊了吧。這幾日的走動,便是示好的開始吧。

為何事情,竟然發展到了這番田地?如果,真的是按照歷史,弘曆繼承皇位,那麼這些鬧劇,又該如何收場?如何掩飾成從未發生過那般?

內心惴惴不安,手心裡不停的冒著冷汗。這一次,我和弘軒又被無辜的牽涉到其中了,不知道接下來,又該面對一些什麼了。心中痛恨著,這始作俑者,究竟還有怎樣的手段,又會是怎樣的目的呢?

世事紛雜,暗潮湧動,看不清旁人,弄不懂胤禛,思緒淩亂的結成了一張網,越想便越網越緊,直達心臟。

昏昏沉沉,竟然睡了過去。迷迷糊糊之中,覺得有人輕輕的走了進來,然後又輕輕的推門出去。睡夢中的我,犯著迷糊,是我的胤禛嗎?

第二日,陽光剛剛射進屋內,我便睜開了眼。頭有些沉重,喝了一杯茶,不敢回憶昨日的種種,生怕擾了自己的心緒。
 

娘娘……”紫月手足無措的闖進屋裡,神色慌張,滿臉淚水,上氣不接下氣。

“如今越發沒有了規矩。”我訓斥她,一向對她們仁慈,總是不願意讓西暖閣的人被規矩束縛,可是,如今這般,我也需要提醒提醒她們了,於我倒不礙,若是胤禛在,定會治個大不敬之罪吧。

“娘娘”紫月直接跪在了地上,“雲起格格,找不到了。”我手中的茶猛然落地。

“你說什麼??”驚慌的問著。待紫月又一次重複後,我忙抓住紫月的手:“什麼時候的事??”

“奴才準備了早點,去側房的時候,就發現雲起格格不在,奴才本以為格格早起,忙吩咐了大家一起找,可是……”我已經目瞪口呆,眼裡是即將湧出的淚水,“可是,哪裡都沒有格格,娘娘……”

紫月不停的磕著頭,待我回過神後,見她額頭,已然有了點點血絲,拉起了她。

“其他地方找了沒??”

“沒有……西暖閣找不到,奴才就馬上來告訴娘娘了。”紫月支支吾吾。抬頭看看天,通紅的太陽高懸空中,如今已是正午,雲起能去哪?

“紫月,你趕緊派人去御花園,養心殿附近到處找找,快快……”紫月馬上起身。

“等等,先不要驚動皇上……”

慌亂的我,內心夾雜了唯一一點理智。雲起一向喜愛賴床,從來不肯早起,如今,為何突然不見了?也許御花園的景色吸引了她?還是遇到了玩伴?我內心揣測著,幻想出千萬個可能性,然後一一否定。如今,後宮雖然表面上風平浪靜,可是私底下卻暗潮洶湧,對於單純童稚,手無縛雞之力的孩子來說,只怕到處都是危機。雲起的突然不見,又會不會有任何意外。可是,也許這只是我過度緊張了,還沒有確定的情況下,不願讓胤禛得知這種事,不願讓本就不安的後宮,再添上陰暗。
 

時間一點點的過去,我在西暖閣裡,坐立不安,可是我一旦出去,那後宮便是人人得知了,不想引起騷亂,更怕任何風吹草動,會讓雲起陷入險境,於是便隱忍著。

“怎麼樣?怎麼樣?有什麼消息嗎?”一看到蘭心和紫月,我就抓住她們。她們神色黯然的搖了搖頭,讓我的心,頓時陷入萬丈玄冰。

“御花園,養心殿附近,到處都找了,可是卻沒有。”

我開始嚎聲痛哭,內心好似壓著重物一般,連呼吸都是困難的。

“去喊皇上”我吩咐著。

沒過多久,胤禛便黑著臉的小跑了過來,臉上是絲絲點點的汗水,後面還跟著大驚失色的高無庸。

“若曦,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他一過來,便抱緊了我。冰冷的軀體,忽然之間,感受到了一陣熱量,我將頭深深埋進了他的懷裡,滿臉淚水。

“我找不到雲起了,我找不到雲起了。”

“怎麼回事?”

我感覺的胤禛身體沉重的一顫。我抬起頭,跟胤禛語無倫次的敘述著一切,然後看到胤禛眼裡的驚慌一點一滴的明顯。他坐在一旁的椅子上,沒有言語,只是眉頭越發的緊鎖。

“你們最後見格格,是什麼時候?”故作平靜,卻萬分嘶啞,聲音裡是隱瞞不住的震顫。

“昨天夜裡,格格上床前。”蘭心驚恐的回答著。只見,西暖閣裡所有的奴才,跪滿一地。

“六阿哥呢?”胤禛的語氣,越發沉重,而我,依舊淚珠漣漣,不停的哽咽。

“六阿哥很早就去尚書房了。”

等到蘭心回答完後,胤禛喊著:“高無庸,吩咐下去,宮門緊閉,九門戒嚴,讓李衛帶著御林軍找格格,哪怕是把整個皇宮都翻一邊。”正當高無庸準備出去的時候,胤禛加了一句:“去尚書房,把六阿哥給我帶過來。” 

等到高無庸退下後,胤禛滿臉冷清的揮了揮手,只見門外一大隊的侍衛沖了進來,只聽胤禛說著:“把西暖閣的人全部看管起來,一個都不能少。”

最後一句話,在偌大的西暖閣裡,擲地有聲。雖然不願意牽扯無辜,可是雲起的事,已經徹底攪亂了我的心扉,任由著胤禛的命令。

等到所有無關的人,都退下後,胤禛緊緊的抱住我,不斷的安慰著說:“有我在。”可是,我卻能感受到,他顫抖的身體,比我更加緊張的神情。

“如果雲起出了事,我……”我張嘴,卻被胤禛的手堵住了。

“傻丫頭,不許傻說,我不允許你和孩子有任何差池。”隱隱約約,看到胤禛眼裡的淚光。

看到胤禛如此嚴肅,看到事情如此嚴重,我的身子不停的顫抖,如今的局勢,究竟是怎樣的?

高無庸匆匆而來,後面是一個熟悉的身影。

“皇上,娘娘,六阿哥來了。”只見弘軒一直奇怪的低著頭。

“軒兒”胤禛剛剛喊出他的名字,就看到他猛然的跪在地上:“阿瑪,額娘……”

聲音不似往日般洪厚,有了一些女子般的細長,身影也比往日削瘦,難道……

胤禛好似也明白了,他往前走了幾步,一手摘掉了套在弘軒頭上的帽子,一瞬間,一頭烏黑的頭髮散落下來,“雲起……”我吃驚的喊出了聲。
 

原來,一直讓我們找不到的雲起,竟然穿著弘軒的衣服,戴著一頂帶辮子的帽子,假冒弘軒去尚書房去了。知道了雲起的去向,我微微的鬆了口氣,懸著的心,也暫且放了下來。

雲起滿臉通紅的抬起頭,心虛和不安的看了看我,又看了看胤禛。我忙走上前,想要把她扶起來,卻聽到胤禛厲聲喊著:“讓她繼續跪著。”

我回頭,一臉疑惑的看了看胤禛,他穩坐在一旁的椅子上,氣場很強的看著雲起。也難怪胤禛生氣,本就不安寧的宮裡,因為他們如此玩弄,又掀起了一陣風波,還害得我和他擔心至此。本欲起身的雲起,聽到胤禛的話,又乖乖的低下了頭,安分的跪在了地上。

“弘軒呢?”胤禛的語氣裡帶著怒氣。

胤禛的話,好似提醒了我,雲起為何大費周章的假扮弘軒?難道只是為了貪玩?那弘軒又身處何地?

本就不安的雲起,被胤禛如此一問,更是有點大驚失色。

“我……我……他……”雲起支支吾吾的,不願意正面回答。

“說!”胤禛又將聲音提高了,伴隨著怒吼,雲起一副委屈的樣子,眼淚吧嗒吧嗒的落了下來。

胤禛的語氣幾乎失控,我卻深深明白他的內心。孩子,一直都是我們的底線,他們一絲一毫的差錯,都會是我們一生一世的心痛。
 

我也急切的死死盯著雲起,不知道他們葫蘆裡究竟賣的是什麼藥。

“哥哥,出宮了?”雲起訕訕的回答。

“出宮了?”我用比胤禛更高的聲音喊了出來。看了胤禛一眼,他的臉上,卻沒有絲毫的驚訝,反倒好似一切都在意料之中一般。

“去哪了?”我問著。

“圓明園”雲起回答著。

聽到圓明園三個字,本以為弘軒遠走的心,稍稍鬆了口氣,可是冷靜了一會後,心又生生的懸了起來。去圓明園幹嘛?難道是為了他的四哥?這孩子,獨自行動,根本沒有跟我們做任何交流,行動前,也沒有任何蛛絲馬跡。難道這是他計畫好的?他為何要獨自一人偷偷地去?他又知不知道弘曆的內心?

腦子裡忽然閃現出弘曆面對塞布騰事情,而發狠的一幕,心抖了抖,弘曆會不會對弘軒做些什麼?

“什麼時候去的?”胤禛長長的歎了口氣,然後有些疲憊的揉著自己的頭,問著。

“昨天夜裡去的。”雲起開始哭訴:“哥哥走之前交代我,讓我清晨穿著他的衣服去尚書房,他不想讓人知道這件事……哥哥明明說,正午之前一定會來,明明跟我保證,不會有任何人知道的,可是……”

正午?我抬頭看了看天,如今,已接近傍晚,為何弘軒還沒有身影和任何消息?難道是出了什麼狀況?
 

忽然,高無庸匆匆過來了,然後稟告著:“皇上,昨日輪班的午門侍衛回憶,說是三更天的時候,六阿哥匆匆出了宮。”胤禛頷首,示意自己知道了。

我卻疑惑了。皇子一般不能隨意出宮,即便是弘軒有著親王的爵位,也只能是白天可以任由自己出宮,他又是如何做到深夜隨意出宮的呢?

我看著胤禛,迷茫的問著:“為什麼軒兒可以隨意出宮?”

胤禛看著我,捏緊了手,咬著嘴唇回答著:“軒兒手中有我給的權杖。”頓時,疑惑盡釋。原來是御賜權杖,不然這一切也不會如此順利吧。

“你為何?”

我正要質問胤禛,他卻好似明白我的疑問,接著說:“許久之前的事了。”

淡淡的一句,草草的回答,想必胤禛也是出於自己的考慮,我不願意再繼續追問。

“派人去圓明園,確認六阿哥是不是還在,但不要驚動他,暗中保護便可,吩咐宮門侍衛,六阿哥一踏入宮門,就立刻彙報我。”高無庸聽後,福了福身,然後匆匆而去。

“胤禛,弘軒他……”

我本想為弘軒說上幾句,胤禛卻對我揮了揮手,凝視了窗外許久之後,緩慢起身。

“若曦,養心殿還有事,我要先走了。”

神色疲憊的胤禛努力的躲著我問詢的眼神,我沒有說話,只是木然的點了點頭。

~待續~

================================================================ 

此步步驚心續集轉載於步步驚心百度貼吧,原創作者為_念念執。本人純粹因為喜歡此文,覺得作者文筆不錯,所以轉換成繁體中文分享給臺灣的步步迷。若有侵犯著作權,請告知,我會馬上刪除。由於原作者在第十八章之後就沒有分章節了,因此之後的章節是本人自行分段。若有覺得不妥、不順,請多包涵!

 

,

曉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