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來到二樓主臥房內,皓宸輕輕把張曉放到了床上,然後蹲在床邊說道:“我知道你累了一天,可是帶著妝休息對皮膚不好。我先去洗澡,你利用這段時間把妝卸掉,等一下再洗好不好?”

張曉點點頭,看著皓宸迅速的閃進浴室,心中不免有些詫異。平時皓宸習慣讓她先洗澡的,偶爾也會逗她幾句,說是希望來個鴛鴦浴什麼的。今天是他們結婚的日子,按道理他應該會逗她幾句,可是現在不僅他一本正經,而且還改變習慣,自己先跑去洗澡了。不過她本來就有點累了,況且這也不是什麼大事,所以就沒再多想什麼,起身來到梳粧檯前開始卸妝。

皓宸洗的很快,張曉剛剛卸了妝換下家宴上穿的旗袍,他已經擦著頭髮走出來了。他看著張曉詫異的表情,笑了笑道:“我洗完了,你去洗吧。你今天不是累了嗎?我幫你放了熱水加了精油,你好好泡一泡,這樣可以緩解掉一些疲勞。”

“我說今天你怎麼搶著去洗澡呢?原來是為了幫我準備熱水。謝謝。”張曉心裡一陣甜蜜,親了親皓宸的臉頰,便拿著睡衣向浴室走去。聽著浴室裡傳來的水流聲,皓宸連忙拿起手機走到房門外,撥了一個號碼低聲說了幾句。然後才走回房間,調暗了臥室的燈光。

張曉在撒滿薰衣草精油的熱水裡泡了很久,直到水溫漸漸轉涼才起身離開。不得不說皓宸對自己真的很細心,經過熱水的沖泡自己身上的疲憊感果然減輕了很多。她輕哼著歌換好睡衣,腳步輕快的走了出來。

房間裡的燈光昏暗,應該是皓宸特意製造的氣氛吧。張曉笑了笑,可是卻發現皓宸並不在房間裡。

“皓宸?皓宸?”她疑惑的叫了幾聲,閉起眼睛努力的適應光線,可是當她再睜開眼睛時,床上那件平鋪著的清裝讓她難以置信的捂住了嘴,險些驚叫出聲。她在清宮生活了近二十年,雖然沒有親歷帝后大婚,但是她卻見過大婚時皇后要穿的吉服。此刻在她眼前鋪著的正是龍鳳同和袍。

她在床邊坐下,調亮了燈光,像撫摸稀世珍寶一樣雙手輕輕劃過龍鳳同和袍,眼睛慢慢的濕潤了起來。一陣敲門聲傳來,她吸了吸鼻子,等待著皓宸進門。可是等了很久也不見有人進來,她正在疑惑,敲門聲再次響了起來。她定了定神,高聲道:“門沒有鎖,你進來吧。”

隨著她的話音,房門被輕輕緩緩的推開了。喬惠一身清宮裝扮,雙手托著一個託盤,裡邊放著一雙花盆底鞋和一條紅色的喜帕,笑意吟吟的站在那裡。

“喬惠,”張曉傻愣愣的看著她:“這是怎麼回事?”

“二小姐吉祥,巧慧恭喜二小姐。”喬惠依照清朝禮節屈身福了福,然後慢慢的走了過來,放下手裡的東西,拿起床上的吉服笑道:“皇上在‘禛曦閣’等著二小姐,現在吩咐奴才為二小姐更衣。”

張曉完全傻住了,她一邊抬頭看著門外樓梯的方向,一邊任由喬惠為她穿衣梳頭。

“好了,就這樣吧。”喬惠手腳麻利,不一會就幫張曉換好了衣服梳好了頭。張曉呆呆的看了看她,然後看向鏡子。鏡子裡的自己頭髮被挽起,墨黑色的髮髻裡,斜斜的插著一根玉簪。

“木蘭玉簪?”她驚歎一聲,雙手不由自主的撫了上去。

喬惠笑著點點頭,道:“就是二小姐原來的玉簪,還有項鍊和耳墜子呢。可惜你的頭髮太短,沒辦法梳成旗頭。不過皇上自己連辮子都沒有,所以你們只要換上衣服應應景就好了。”

張曉聽聞又仔細看向鏡子,這才發現自己不只是戴了木蘭玉簪,木蘭耳環和木蘭項鍊也都被喬惠戴在了她身上。她張了張嘴,還未發出聲音,喬惠已揮了揮手,笑著把喜帕蓋在她頭上,說道:“你的一切疑問皇上自會給你答案。時候不早了,估計他已經等得不耐煩了,我送你上去吧。”

張曉沒有說話,穿上了花盆底鞋,任由喬惠攙扶著她向樓上走去。跨上樓梯,她只覺得一陣花香襲來。那花香清新怡人,無比熟悉。她心裡微微一動,難道是木蘭?她思索著繼續向上走去,每走一步花香就濃郁幾分。行至樓梯轉角處,那花香幾乎將她包圍。她透過喜帕的縫隙看去,只見樓梯的兩邊擺滿了雪白的木蘭花,層層疊疊的堆積在一起,向上蔓延著,直至“禛曦閣”的門外。她的心快速的跳動著,她仿佛可以聽到砰砰的心跳聲,和著花盆底鞋敲擊地面的聲音,在安靜的空間裡清脆的響著。她的手心裡竟然微微沁出了汗水。

“皇上,奴才把二小姐帶來了。”喬惠對著皓宸盈盈一拜,然後把張曉的手交到了皓宸手中。

“謝謝你。”皓宸對著喬惠笑了笑,然後拉著張曉走到了床榻邊,拿過一邊放著的喜杖,挑下了蓋在她頭上的喜帕。

張曉抬眼看去,皓宸身穿一身明黃色的皇帝吉服,正深情款款的看著自己。收到她的目光,皓宸眼裡的笑意又加深了幾分,柔聲說道:“我知道你今天很累了,本該讓你好好休息。可是我知道白天的婚禮在你看來有太多的應酬成分,所以我想給你一個只屬於我們的婚禮。”

張曉面無表情的注視著他,半晌後收回目光看向四周。整個“禛曦閣”幾乎要被木蘭覆蓋,每個角落裡都疊放著許多,幽幽的吐露著香氣。這裡沒有安裝電燈,此刻紅燭熱烈的燃燒著,映得整個房間溫暖寧靜。她伸出手,輕輕的撫了撫榻上懸掛著的大紅色帷帳,又撫了撫散落著的花生、紅棗和栗子,眼淚一滴一滴的掉了下來。

皓宸見狀大驚失色,慌忙問道:“怎麼了曉曉?你不喜歡我的安排嗎?是我不好,你明明已經很累了,我還不讓你休息。對不起,你別哭,我們這就回房間去。”他邊說便站起身,拉著張曉就要下樓。 

張曉的眼淚越掉越凶,終於撲進皓宸懷裡,緊緊抱著他“哇”的哭出聲來。皓宸更加緊張,只好抱著她又坐了下來,一遍又一遍的柔聲哄著:“乖,是我不好,不哭了啊。”

張曉抬起頭,抽抽噎噎的說:“皓宸,你太讓我意外了,這真是你給我最好的結婚禮物。你沒有不好,你太好了,這樣會把我寵得無法無天的。”

皓宸這才鬆了口氣放下心來。他輕輕的幫她拭去淚水,用額頭抵住她的,寵溺的說:“傻丫頭,好端端的哭什麼?真是嚇我一跳!至於把你寵得無法無天,那可不是今天才開始的事,早在三百年前,你就已經無法無天了。試問中國這麼多個皇帝,有那個像我一樣,寵倖個妃子還要膽戰心驚看別人臉色的?又有哪個皇帝會由著別人抓著自己的辮子、把自己支使的團團轉還不停陪著笑臉的?”

張曉回想起他說的場景不由“撲哧”一笑,揚起頭看向他。她的臉上還有未乾的淚水,配上唇邊極深的笑意,在燭火的照耀下無限嬌媚,惹人憐惜。

皓宸忍不住在她唇邊輕輕一吻,然後盤坐在榻上,說道:“我沒辦法做足帝后大婚的禮節,但是我的心意你應該明白。在皓宸心裡,曉曉是他唯一的妻子;在胤禛心裡,若曦是他唯一的皇后。雖然那次回去我們在王府行過一次禮,可是我還是想在屬於皓宸和曉曉的這一天,給胤禛和若曦一個圓滿。這樣一來,不管你想做若曦還是曉曉,想起今天都會是美好的回憶。現在我們就把可以完成的禮節都完成,好不好?”

張曉滿心感動,她壓制著淚水點了點頭,學著皓宸的樣子盤坐在了他身邊。

喬惠揉了揉眼睛,走上前放下了帷帳,說道:“請新人行‘坐帳禮’。”說著轉身走到一邊的桌子前,拿起了上邊放著的碗,又轉身走了回來。

皓宸看見她的動靜,欠起身往旁邊挪了挪,坐到了張曉的左側。張曉詫異的看著他,剛想開口詢問,喬惠卻挽起了帷帳。她笑了笑,夾起碗裡的餃子送到皓宸嘴邊,高聲道:“請新人吃‘子孫餑餑’。”

皓宸淺淺的咬了一口,不動聲色的含在嘴裡。喬惠又夾起一個送到張曉嘴邊:“二小姐,快吃吧。”

張曉雖然在清朝生活了很久,但是她畢竟不是滿人,對一些細節不是很清楚。此刻,她看著飽滿的餃子,一口咬了半個,並用力的嚼了起來。喬惠驚慌的看著她,欲言又止,只好求助的看向皓宸。

皓宸忍不住抿嘴笑了起來,示意喬惠趕緊問話。喬惠慌忙點頭,然後問道:“生不生?”

就在她說話的同時,張曉已經察覺到了不對,她吐出嘴裡的餃子,皺著眉道:“生的?”

像是提前安排好的一樣,張曉的那句疑問正好跟在喬惠的問話之後,惹來皓宸一陣大笑。他就著喬惠端來的碗吐出嘴裡含著的餃子皮,連著說了兩個“生”字後,才看向張曉:“可是你自己說生的,沒人逼你。”

張曉沒好氣的瞪了他一眼,埋怨道:“你早知道也不提醒我一句,害我差點咽下去。”

皓宸做出一副委屈的表情,說:“這個習俗很多人都知道,我以為你應該也聽說過。況且誰讓你自己一見到吃的就兩眼放光的?”

張曉撇撇嘴,又把目光瞪向了喬惠。喬惠連忙堆起笑臉,訕訕的笑了幾聲,連忙轉移話題道:“下面請新人行‘合巹禮’。”

皓宸點點頭,起身把張曉扶下床,拉著她在床前席地而坐,然後開口解釋道:“本來這個時候你應該換衣服的,可是我沒辦法一一按照那會的規矩來,一切就圖個心意吧。行了‘合巹禮’之後,大婚之禮基本就完成了。”

張曉點點頭,好奇的看著喬惠拉過一邊放著幾樣小菜和一壺酒的小桌。喬惠斟了兩杯酒分別遞了過去,笑著說了一連串的吉祥話,然後道:“請新人喝下合巹酒。”皓宸伸過手臂,繞過張曉的手,眼睛注視著她的,與她再一次一起飲下了交杯酒。

張曉放下酒杯,指著桌上的小菜問道:“這些不會也是生的吧?”

“放心吧,這些不是生的。這是‘合巹宴’,咱們象徵性的吃些就好。”

“哦。”張曉點點頭,一樣吃了一口。皓宸也一樣吃了一些,然後示意喬惠撤掉了桌子。

喬惠點點頭,搬走了桌子後,又把榻上的花生、紅棗和栗子收攏到一邊,這才開口道:“大婚之禮已成,請新人早些歇息。奴才告退了。”她說著屈身福了福,轉身就向外走。

張曉連忙叫住她,關心的問:“這麼晚了你自己回去行不行?我看還是我們送你好了。”

喬惠指著他們大笑起來,道:“你們倆這樣出去不怕會嚇到別人嗎?放心吧,皇上早就安排好了。奴才今天住在茶樓,一會從後院走過去,不會有事的。”

皓宸站起身誠摯的說道:“喬惠,今天謝謝你的幫忙。咱們不是早就說好了,只有行禮時才這麼稱呼的?現在禮已成,你不要再叫我皇上了,更不要自稱奴才了。”

喬惠笑了笑,說道:“我知道了,只是一時改不過來。不過,看到你們終於可以長相廝守我真的很高興,祝福你們以後可以一直這樣幸福下去。”

“謝謝你喬惠,我們一定會的。”張曉感動的抱了抱她。

“好了,良辰吉日,我就不在這打擾了,你們就放心的歇息去吧。”喬惠笑嘻嘻的說完,轉身走下了樓梯。

目送著喬惠離開後,皓宸牽著張曉走到榻前。他慵慵懶懶的坐下,抬起手,用手背輕輕的摩挲著張曉的臉頰,目光卻似海一樣深沉幽暗。張曉被他看的一陣臉紅,站在床榻前羞澀的低著頭,逃避他的目光。他沒有理會她,一邊不疾不徐的繼續摩挲著她,一邊欣賞著她嬌羞無措的模樣。她終於忍耐不住,咬著嘴唇抬頭瞪著他,本想問他這樣吊著幹什麼,可是當接觸到他磨人的目光時,立刻沒了氣勢,語氣軟綿綿的問道:“這衣服是哪裡找來的?還有這裡是什麼時候佈置的?”

皓宸差點笑出聲,用了好大力氣才忍住笑意,道:“衣服是我拜託安漪做的,這裡是昨晚你睡著後安漪、碧卿和喬惠趕過來幫我一起準備的。”

“安安手工做的衣服?你什麼時候和她商量的?她們一點口風都沒漏!”張曉瞪大眼睛,難以置信的說:“還有,木蘭玉簪、耳環和項鍊也是你早就準備好的吧?這些不是我設計的那些,和在清朝時你送給我的樣式一樣。你什麼時候安排的?”

“那些是我們從清朝回來後我交代工廠特別訂制的,裡邊都刻了‘禛曦’兩個字。是我送你的結婚禮物。”

“是嗎?”張曉一邊說著一邊摘下項鍊看去,嘴裡還不住的嘀咕:“我天天跟在你身邊竟然沒發現!對了,你要安安做這樣的兩套衣服她不奇怪嗎?她有沒有追問你做這些衣服幹什麼用?”

皓宸無奈的在心裡低歎一聲,一隻手握住她的手,一隻手又撫上了她的臉頰,再次輕輕摩挲起來。他的動作很輕,卻讓張曉全身酥軟了起來,臉上那好不容易褪去的紅潮又暈染開來。皓宸的眼神又幽深了幾分,聲音暗啞語氣痞痞的問道:“你打算把今夜浪費在和我討論這些問題上嗎?”他說著,握住她的那只手一個用力,她便跌進他懷裡。

他邪邪的一笑,伸手摘掉她頭上的簪子,嘴唇輕劃過她的耳朵,在她耳邊說道:“屬於我們的夜開始了。”

張曉渾身輕輕一顫,好像一陣電流劃過全身。皓宸滿意的勾起了嘴角,一顆顆的解開了她的盤扣,而後一個轉身,把她壓在身下。她早已軟綿無力,剪水雙眸盈盈的望著他,雙手輕輕的攬住了他的脖頸。他低下頭凝望著她,深深的、癡癡的,慢慢的在她額頭上印上一吻,柔聲的說:“老婆,我愛你。”而後他那微涼的雙唇便覆蓋在她的唇上。

張曉緊緊擁著她,熱情的回應著他,享受著他的愛與親吻。她深深的知道,不僅屬於他們的夜開始了,屬於他們的幸福生活也在這一刻華麗麗的拉開了序幕。她在心裡笑了,甜甜的、沉醉的,笑了。

 

【全文完】

=============================================================================

故事轉載於步步驚心百度貼吧,原創作者為煙波畫船_歸思,若有侵犯著作權,請告知,我會馬上刪除。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我的悄悄話

曉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