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當張曉挽著身穿黑色襯衫黑色西褲的皓宸再次走進宴會廳時,安漪她們滿意的看到了眾人眼中驚豔的神彩。雖然張曉的氣質屬於優雅溫婉型的,但是偶然出現的性感裝扮並不會讓人感覺突兀,相反卻給人眼前一亮的感覺。記者們免不了又是一陣猛拍,用鏡頭記錄著尹氏新一代女主人的曼妙身姿。

張曉是個很大方的人,從來學不會忸捏矯情的一套。開始時的那一點點擔心和不適應很快就被她拋之腦後,很快她就從容的對著鏡頭笑了起來,然後則姿態優雅的端著紅酒杯,跟著皓宸一路寒暄致謝。酒會上的嘉賓除了自家親友之外,全都是尹氏商場上合作了很久的老朋友。大家彼此熟悉,又見慣了大場面,所以玩的都很盡興。歡樂輕鬆的時光總是走的很快,轉眼間已經過了下午四點。皓宸帶著張曉和眾人說了聲抱歉失陪,便再一次回到了休息室。

皓宸端了杯水喝了幾口,然後遞給了張曉,道:“曉曉,你喝點水休息一下就換衣服吧。家宴六點鐘開始,不過在此之前我們可能需要應對一下媒體,接受一個簡短的訪問。”

張曉靠在沙發上,揉了揉酸痛的小腿,哀怨的歎道:“沒想到婚禮會這麼累。穿了一整天高跟鞋,我感覺腿都快斷了。”

皓宸在她身邊坐下,一邊輕柔的幫她按摩,一邊安撫:“今天你辛苦了,好在婚禮一輩子只有一次,而現在剩下的只是家宴了。家宴沒有邀請不相干的人,不過是和家人朋友吃頓飯,不用再這麼緊張了。”

“是呀,我覺得一會的晚宴才是真正屬於我們的婚禮呢。”張曉輕靠在皓宸肩上,微微嘟著嘴道:“剛剛的酒會就像是在應酬,也不知道我的表現可以被打多少分。”

皓宸輕笑著拍了拍她的臉頰,等她直起身後才站起身道:“別胡思亂想了,你一定是最完美的新娘。我告訴你,一會晚宴的菜色很好。你餓了一天,一會可以好好大吃一頓了。”

張曉聽了果然來了精神,立刻笑眯眯的叫道:“不知道我的伴娘們跑到哪裡去了!我要讓安安立刻幫我換衣服。”

皓宸寵溺的看著她,說:“她們不想進來打擾咱們,現在應該就在門外。我去確認一下待會訪問的事情,順便叫她們進來。”張曉點點頭,笑意吟吟的看著皓宸走了出去。

能夠進入內場採訪並且獲邀參加酒會的記者都來自正規媒體,而且一直和尹氏關係良好。所以在他們得知晚上的婚宴只是尹氏的私人家宴後,並不會強人所難的要求留下,更不會無良的躲在角落裡偷拍。相反他們還不住的感謝尹氏的公關部安排妥當細心,還願意安排新人接受訪問,並且同意他們拍攝新娘的最後一套裝扮。因此,當張曉身著一襲紅色改良短板旗袍、一雙平底紅色繡鞋高紮著馬尾挽著皓宸的手出現在他們面前時,他們紛紛笑著送上了最誠懇的祝福。

張曉一邊心情愉悅的接受著祝福,一邊不斷的道謝,並一一送上尹氏為記者們準備的紅包和喜糖。

“張小姐,哦,對不起,應該是尹太太。”一個年輕的女記者問道:“尹太太,今天的婚禮浪漫奢華,我想請問,這場婚禮是不是您夢想中的婚禮呢?”

張曉微微笑著回答道:“婚禮的奢華與否並不重要,重要的只是身邊站著的這個人。如果不是他,哪怕婚禮再隆重奢華也不過是另一種形式的枷鎖。很幸運,我身邊站著的是我心裡的他。感謝他,給了我如此唯美的一場婚禮。”她說完看向皓宸,正迎上他含情脈脈的眼光。

“尹先生,”另一位記者發問:“據說今天尹太太的裝扮總價值超過二百萬,禮服、鞋子均出自歐洲名設計師之手,請問這個消息是否屬實?”

“不是吧?你來參加我們的婚禮,不關心我們夫妻感情,只關注我太太的裝扮?”皓宸開起了玩笑:“衣服的價值不在花費多少錢,而是襯不襯這個人。你覺得這些衣服襯不襯我太太呢?”

大家聽了他的話一片笑聲,另一個記者趁空問道:“尹先生,聽說您婚後會搬離尹家老宅,入住尹氏總部附近的豪華別墅,請問您這樣做是不是打算開創尹氏的新時代呢?”

“請問你買了新房子搬了新家就算是開創新時代嗎?”皓宸笑著答道:“尹家老宅已經有很長久的歷史了,所以才會被大家成為‘老宅’。這個宅子是我們尹氏的起點,更是我祖輩辛苦開創事業的成就,所以我當然不會搬離。另外,我的新別墅叫‘珍惜苑’,我覺得這個名字要比‘豪華別墅’來的好聽。大家都知道我太太是我的助理,這樣一來我們夫妻勢必工作忙碌,搬到新宅只是為了減少些路上的奔波,工作清閒時、週末和假期我們還是會回到老宅居住的。至於開創尹氏的新時代這是肯定的,但是我自己恐怕沒有這樣的能力,還需要我的兩個哥哥和尹氏骨幹們的協助。我相信在我們大家的努力下,尹氏肯定會攀上信的高峰。”

記者們還想再問什麼,翔飛看了看表,道:“不好意思各位,尹先生尹太太還要參加家宴,今天我們的存取時間只能到這裡了。”記者們點點頭,再次紛紛送上祝福後,心滿意足的離開了尹氏酒店。

相較於白天的婚禮,家宴上張曉放鬆了很多。除了要認識一下皓宸的其他親戚並收了一些紅包之外,她的任務只有一個,那就是填飽餓了一天的肚子。皓宸沒有騙她,家宴上的菜色果然很好。粵菜師傅做的點心樣式精緻,味道鮮美;川菜師傅做的川菜味道正宗,唇齒留香。酒足飯飽後,皓宸不理會強烈要求跟去新房的伴郎伴娘,擁著張曉走上車一路開回了家。他輕哼著歌,忍不住嘴角的笑意,停好了車。他正要走下來,隨意瞥了瞥後視鏡,卻無奈的歎了口氣。

張曉差異的問:“怎麼了?怎麼突然歎氣了?”

皓宸長歎一聲,沖著後視鏡努了努嘴,道:“我就說他們怎麼會這麼輕易就放了咱們,果不其然還是跟來了。”

張曉順著他的目光看去,他們的伴郎伴娘們和翔飛嚴敏夫妻一字排開,正笑意吟吟的站在他家房子門口看著他們。

“等我去打發了他們。”皓宸邊說邊走下了車。

“好了,他們既然來了恐怕是很難打發的。”張曉也跟著走下來:“反正現在還早,就讓他們進來喝杯茶吧,否則他們是不會放過咱們的。”

“唉,也只好這樣了。”皓宸又是無奈的一歎,一邊牽著張曉往前走,一邊道:“讓他們等著,除非他們不結婚,否則我一定還回去。”

“施主,”張曉調皮的眨了眨眼:“種惡因得惡果,我看這都是‘一枚易開罐戒指’惹的禍。冤冤相報何時了,我看就隨他們去吧。”

皓宸哭笑不得,抬手給了她一記爆栗:“要幸災樂禍也要分清敵我,看好時候。現在咱倆可是在一條船上,我不想讓他們來鬧也是怕你臉皮薄。你倒好,不僅不領情,反倒在一邊等著看好戲。”

張曉吐了吐舌頭,輕輕揉著額頭,道:“相信他們不會玩的太過分。就像你說的,畢竟除了翔飛和小敏,剩下的六個可都是未婚,我想他們會為自己留下一條生路的。”皓宸輕笑出聲,擁住張曉的肩膀,緊緊的攬著她向等在房門前的一眾好友走去。

 

~待續~

=============================================================================

故事轉載於步步驚心百度貼吧,原創作者為煙波畫船_歸思,若有侵犯著作權,請告知,我會馬上刪除。

 

, ,

曉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