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好了,”安漪放下梳子,退後兩步看了看張曉,讚歎道:“真的好漂亮!一會皓宸準看傻眼。”

碧卿不住的點頭道:“曉曉的底子好,安安的技術也厲害。曉曉,你是我見過最美的新娘呢。”

張曉看向鏡子中的自己,過肩的頭髮被安漪做成了大波浪,鬆鬆垮垮的在腦後綰成一個低低的髮髻。一條珍珠鏈子從發間穿過,水滴型的墜子垂在額頭前,充滿了異域風情。今天安漪為她化的依然是裸妝,整個妝容妝感不強,卻乾淨純粹美的讓人驚豔。她的眼睛本來就很亮,經過安漪的打造更是如水如霧,好像蘊含著訴不盡的深情;安漪並沒有為她塗抹唇膏,只用透明唇彩勾勒,便讓她本來就粉嫩的雙唇越發的飽滿誘人。

她佩戴的飾品也很簡單,她並沒有選擇奢華的鑽石,而是選擇了低調的珍珠。水滴型的耳墜子在臉頰邊晃動著,越發把她的溫婉氣質襯托的淋漓盡致。項鍊和耳墜子、頭飾是一套的,也是水滴的式樣,柔柔的伏在胸前,柔美中的那一絲小小的性感,宣示著她新娘的身份。

她微笑著看向安漪,誠懇的道謝:“安安,謝謝你把我打扮的這麼美。”

安漪笑著搖搖頭,道:“不謝不謝,碧卿不是說了嗎,也要你自身條件好呀。否則我就是再厲害,也不能化腐朽為神奇。好了,時間不早了,你快點換婚紗吧。我迫不及待的想看看義大利名設計師為你量身定制的婚紗穿在你身上是怎樣的驚為天人呢。”

“曉曉,你要不要再去個衛生間什麼的?換好婚紗後你就不能下床了,只能坐在床上等著皓宸帶著婚鞋來接你了。”碧卿一邊準備拿下掛在牆上的婚紗,一邊不忘出言提醒。

張曉搖搖頭,說道:“不用了,我都準備好了,現在就可以換上了。”

“好。”碧卿點點頭,和安漪一起捧過了婚紗。

雖然這件婚紗一周前就到了,可是到現在張曉看到它還會覺得驚歎。這件衣服實在太美了,樣式雖然簡單,但是穿在身上就是可以把她全部的優點都展現出來。婚紗是平口的抹胸設計,緊緊的包裹在身上,把她的身材展現的凹凸有致。腰線下開始,裙子一點點的散開,幾米長的大拖尾採用輕紗設計,莊重華貴間透露著一絲絲飄逸靈動,真是如夢如幻。

“曉曉,”喬惠看著換好婚紗的張曉,想起她和皓宸的經歷,眼淚不受控制的流了下來。她慌忙擦去眼淚,道:“我終於可以送你出嫁了。曉曉,我很開心很欣慰。祝你和皓宸幸福,你們一定會幸福的。”

張曉被她感染,心裡一熱眼眶也潮濕起來。安漪見狀,連忙大聲呼喊:“我的大小姐,你可千萬別哭呀。你要是把妝哭花了,我可來不及再幫你化了。”

碧卿也連忙打趣:“我說喬惠呀,你可是搶了阿姨的臺詞哦。皓宸還沒來接新娘呢,現在距離新娘感動落淚那一幕還早呢。”

“對不起對不起,我不是有意要惹曉曉哭的。我只是看到她這麼漂亮太感動了。”喬惠連忙道歉。

安漪笑著說:“我教你個方法吧,你不是說自己太感動了嗎?那就把淚水化成動力,一會好好擋住門,不要讓皓宸他們這麼容易就進來。”

“對,要紅包。999塊,少一分都不行。”碧卿附和道。

張曉被她們的笑鬧沖散了感動的情緒,也隨著她們一起笑了起來。

“曉曉,你收拾好了嗎?”張母敲了敲房門,高聲詢問道。

“好了好了,”喬惠一邊應聲一邊跑去打開門:“阿姨,您看曉曉多漂亮。”

張母上上下下仔細的打量了女兒一番,驕傲的點點頭:“嗯,是挺漂亮的,終於有個要出嫁的樣了。”

碧卿她們知道這母女倆要說說體己話,藉口要到門口準備退出了房間。張母在床邊坐下,一邊幫張曉拉了拉裙擺,一邊正色說道:“曉曉呀,這結了婚可就是大人了。雖然我已經說了很多次了,但是我還是要再說一次,以後不比在家做小姐,凡事不能任性了。你別嫌媽囉嗦,這婚姻生活說容易也容易,說難也難。你不要仗著皓宸寵你就什麼都不在乎,做人家妻子一定要懂得尊重他和他的家人。”

“我知道的媽,您不用擔心我了。皓宸對我很好,他的家人也很好相處。我會過得很好的。”張曉靠在母親肩上,緩緩說道:“媽,我原來並沒想過自己會嫁得這麼遠,總以為在外邊打拼幾年後還是會回到您和我爸身邊,可是沒想到會在這邊定了下來。以後我不能經常在您和爸身邊,你們要好好照顧自己。好在嫂子是個孝順的好兒媳婦,有她在你們身邊我放心很多呢。”

“嗯,你嫂子懂事。你要多學學她,也做個讓婆家稱讚的好兒媳婦。你就別惦記家裡了,你過得好我和你爸就放心了。”

張曉還要再說些什麼,安漪興奮的聲音傳了過來:“曉曉,皓宸他們來了。”

張母聽見後立刻綻開了滿臉的笑容,她又幫張曉理了理婚紗,然後打開房門走了出去。張曉苦於無法下床,只能用力的探著身子,去聽門口的動靜。

“喂,快點開門。”晧軒把門拍的咚咚響。

“喂什麼喂,我們沒有名字的嗎?”安漪道:“快點喊幾句好聽的,我們心情一好或許就開門了呢。”

“什麼是好聽的?”晧軒問道:“安大小姐?安大美女?”

“安大美女?這個還差不多。”安漪笑道:“大美女?有多美呀?”

“沉魚落雁閉月羞花風流倜儻玉樹臨風修橋補路一笑傾城再笑傾國美過李嘉欣氣死範冰冰……”晧軒氣也不喘的掰道。

安漪笑的上氣不接下氣:“你,哎呦,你就瞎掰吧。”她說著拉過碧卿,自己閃到了一邊。

碧卿斜睨了她一眼,說道:“這麼快就投降了?虧了我們這麼信任你,派你打頭陣!”

安漪揉了揉笑疼的肚子,雙手合十拜了拜。碧卿又白了她一眼,開口道:“這裡就安安一個大美女嗎?我們伴娘可是有三個人,你只哄好一個也沒有用呀。”

晧軒一邊“嗯,嗯”的應聲,一邊拉過皓航,高聲道:“老四,我已經贏了一陣了。既然那邊派了你家碧卿出馬,我看這邊還是由你來應戰吧。”

皓航點了點頭,清了清嗓子,開口道:“碧卿,開門吧。你可以不讓我哥進來,你就放我進去好不好?我決定臨陣倒戈了,我進去幫你們擋門。”

碧卿笑道:“別和我來這套,我才不信呢。你肯定是假降的,想進來做臥底沒門。”

“碧卿,我的寶貝,我好想你。難道你不想看看我今天有多帥嗎?我可是迫不及待的想看看你今天打扮的有多漂亮呢。”皓航“深情”的說。

“不是吧?你也太肉麻了吧?”晧軒道:“老三這個新郎都沒說這麼肉麻的話。”

碧卿明知皓航是故意的,可還是紅了臉。她拉過喬惠道:“我投降了,喬惠還是你來吧。你一定要頂住。”

安漪幸災樂禍的指著碧卿,嘲笑道:“還說我呢!你自己還不是一上去就敗了?喬惠,我們的希望都在你身上了。”

喬惠鄭重的點了點頭,對著門外大聲道:“我什麼好話都不愛聽,你們別費力氣了。”

許為是皓宸的第三個伴郎,他清清嗓子走上前,開口道:“喬惠小姐是吧?咱們談談。你可以把你的條件告訴我,只要在我能力範圍之內,為了促成合作,我肯定答應你的要求。”

安漪瞪大了眼睛,問道:“這是誰呀?這麼有意思,好像是在和客戶談生意呢。”

碧卿點點頭,挑了挑大拇指,歎道:“安安你厲害!這位是尹氏的銷售總監,談生意一流!”她說完便和安漪笑成了一團。

喬惠瞪了她們一眼,嚴肅的說道:“我們條件很簡單,紅包拿來。999塊,一分都不能少。”

“成交!”許為乾脆的答道。

“一手交錢一手交人。”喬惠故意板起了臉。

“好,”許為從晧軒那裡接過紅包,在門鏡前晃了晃:“錢在這裡,你們開門吧。”

安漪指了指張曉的房間,低聲對碧卿說:“等我進去你再讓喬惠開門。”

碧卿點了點頭,看到安漪已經跑進了張曉的房間後,才示意喬惠打開了門。

門外的人一擁而進,碧卿一把搶過許為手裡的紅包扔給喬惠,然後連忙往張曉的房間門口跑去。

皓航和晧軒一邊擁著皓宸往裡走,一邊和張曉的父母兄嫂道著“恭喜”。張父張母看著鬧在一起的年輕人,笑得合不攏嘴。

皓宸一手抱著新娘捧花一手拎著新娘婚鞋來到張曉的房間門口,他看了看緊閉的房門,開口道:“曉曉我來了,快點開門吧。”

安漪的聲音傳了出來:“你們進來的太容易了,這道門可不是這麼容易敲開的。”

“不是吧?要是耽誤了時間可就不好了。”晧軒慵慵懶懶的開口。

“你閉嘴!”安漪高聲呼道:“這道門是專門為皓宸準備的,誰也不能幫他。”她說著頓了頓,才又繼續道:“尹董事長,聽說你唱歌很好聽,可惜我沒聽到過。你想要接到新娘子就請先唱首歌吧。這歌可不能隨便唱哦,歌詞要體現出你對曉曉的感情,要能感動她。”

“不是吧?這麼多人要我唱歌?我晚上單獨唱給曉曉吧。”皓宸央求。

“不行!你想娶走我們曉曉可不是容易的事!”安漪叉著腰,笑道:“再說你這麼聰明,應該看得出我不會輕易放過你。我看你就別浪費時間了,快點唱吧。”

皓宸想了想,然後清了清嗓子,真的開口唱了起來。開始的時候他還是本著開玩笑的心思,可是他一邊唱著,一邊回想起他們兩世的情感經歷,慢慢的卻也沒了玩鬧的情緒。他越唱越鄭重,深情的聲音不僅感動了張曉,也讓眾人屏息凝神的聽了起來。

“冬去春來幾時,緣分人不知
悲歡離合,只盼與你相知
若有命運恩賜,自有重逢時
再續前生,不變相思
夢已長,你我相守兩不忘
任時光,消失成空再回想
你為我註定,尋山萬水而來
我為你等待,一生去愛
夢醒之後的黑夜,你不在我身邊
我情願住在,為你心碎的世界
因為與你的承諾
我從來沒忘記過
生死註定我要愛你”

一曲唱罷,張曉已是眼含熱淚了。安漪無奈的看了看她,收起了再玩的心思。她不情不願的說道:“你的歌唱得真是太好了,把新娘子都唱哭了。我為了自己辛苦了幾小時才化好的新娘妝也只好放過你了!你再對曉曉深情表白一次吧,然後我准開門。”

皓宸微微一笑,緩緩的開口道:“曉曉,我來迎你回家。”

安漪沒想到皓宸只說了這一句話,她愣愣的回頭看向張曉,卻發現她早已淚流滿面。

 

~待續~

======================================================================================

故事轉載於步步驚心百度貼吧,原創作者為煙波畫船_歸思,若有侵犯著作權,請告知,我會馬上刪除。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我的悄悄話

曉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