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券、泯恩仇人月兩圓

第一章

尹家大宅。

楚映藍風塵僕僕的回到家時,已經接近晚飯時分了。她回到房間換衣服,尹玄康也跟著走了進來,問道:“你去了香港幫皓宸他們求籤?”

“是的。”楚映藍點點頭:“好在求來支上上簽,也不枉我去一趟。”

“哦?簽文怎麼說?大師又是怎麼解簽的?”尹玄康眼睛一亮,忙不迭的追問。

“你怎麼也相信起這些了?”楚映藍意外的看向丈夫。

“我是不相信,你不是一直也不怎麼相信嗎?現在還不是大老遠跑去香港?為人父母,咱們的心境都是一樣的。現在不管誰說皓宸他們可以平安,都會讓咱們心裡放鬆一分。”

楚映藍點點頭,說道:“不錯,我去也是為了求得一絲安慰。大師說皓宸和曉曉都會平安醒來,現在的經歷不過是他們命中的劫數。對了,他還說那兩個孩子有著幾世的姻緣呢。但願可以讓他一語成真。”

“哦?我倒是滿欣賞張曉那個女孩子的。她不像現在的女孩子們那樣虛榮浮誇,身上有著一股超出年紀的淡然氣質。而且她做事也很有能力,不僅可以成為皓宸生活上的伴侶,在事業上也會對他有很大的幫助。有了她在身邊,我想將來皓宸一定可以把公司發展的更好。”

“你的意思是說想把公司交給皓宸?”

“嗯。”尹玄康點點頭:“我觀察了很久,皓宸是最適合的人選。他眼光敏銳做事果斷,最重要的是他很正直,可以一直堅持自己的原則。另外,他雖然給人感覺有些冷硬,但是在關鍵問題上,他還是會為別人留下一條退路,這也是難得的心胸。你覺得呢?”

楚映藍臉上浮現出一絲驕傲的光彩,她自豪的說:“皓宸是我的親生兒子,我怎麼會不瞭解他呢?只是,”她說著頓了頓,語氣裡有一絲擔憂:“這麼多年來,我也一直把皓楠和晧軒當做自己的親生兒子看待。我不會故意矯情,你能選中皓宸我很高興,但是你也要顧及皓楠他們兄弟倆的感情。我總是不想看到為了公司的繼承權,讓他們四個弄得哥哥不像哥哥,弟弟不像弟弟。”

尹玄康拍拍妻子的手,眼裡一片讚賞。他柔聲說道:“映藍呀,這麼多年來你是怎麼對待皓楠和晧軒的我全都看在眼裡,而且他們兩個心中也有數。所以,我當然知道你說這番話完全是出於真心,沒有故作姿態。公司裡總要有個負責人,曾經我也在皓楠和皓宸之間舉棋不定。不過從這段時間發生的事來看,皓宸已經褪變的更成熟、更有大將風範了。相比之下,皓楠就有些狹隘了。所以綜合起來看,皓宸無疑是最適合的人選。至於皓楠那邊,我打算晚飯後和他好好談一談,這孩子最近有些做法真的讓我很失望。”

“你不要太嚴厲了,他本質上不壞的。有志氣的男人,誰都希望可以在事業上有所成就。他自小就很優秀,一直被眾人捧在手心順風順水的長大,現在遇到了挫折心裡難免苦悶,行事有些過激也是可以理解的。其實在商場的競爭中,誰都會有些上不了檯面的做法。你混跡商場這麼多年,盜竊圖紙、出賣資料這種事你見的還少嗎?皓楠也是一時糊塗罷了,再怎麼說他也沒有打算傷人性命。倒是鳴遠這孩子讓我有些擔心,我實在沒想到他會買凶傷害皓宸。”

“鳴遠的事不會就這麼算了,他做錯了事就一定要付出代價。等到皓宸醒了讓他自己決定怎麼解決。”楚映藍點點頭,和尹玄康一起走向飯廳。

晚餐後,尹玄康把皓楠叫到了自己的書房。

“皓楠,你坐吧。”他指著沙發,語氣看似隨意,可是皓楠的心不由自主的就揪了起來。“皓楠,有幾件事我想問問你。”尹玄康點起雪茄,升騰起的煙霧讓他的表情越發的高深莫測,讓人摸不著頭緒。

“爸,您有什麼事就問吧。”皓楠努力的平復好心情,擠出了招牌式的微笑。

尹玄康以前一直覺得皓楠的笑容很儒雅,讓人如沐春風。可是不知為什麼,現在這笑容卻讓他覺得很是虛假。他厭惡的皺皺眉,開口道:“皓宸和他女朋友現在一直昏迷不醒,全家都籠罩在愁雲慘霧之中,也就是你還笑的出來。我問你,你事先知不知道鳴遠買凶對皓宸下手這件事?”

聽著父親略顯嚴厲的語氣,皓楠心裡一緊。他慌忙收斂起笑容,微微低下頭回答道:“我不知道。”

“真不知道嗎?”尹玄康提高了音量。

“皓宸也是我弟弟,況且平時藍姨對我這麼好,如果我早知道絕不會見死不救的。”

聽到兒子提起楚映藍,尹玄康不由得放柔了語氣:“你還記得你藍姨對你的好就行。我知道為了公司,你們兄弟幾個競爭的很激烈,開始時我可以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但是我決不允許家人互相殘害的事情發生。”

“爸,我沒有。我承認一直在和皓宸競爭,但是絕對沒暗裡傷害他,請您相信我。”

“皓楠呀,傷害除了身體上的,還有其他方式。當初你一而再再而三的對他的設計圖下手,你真以為我不知道嗎?第一次我就肯定,木蘭髮簪的設計是屬於皓宸那組的。我沒有點破,也是為了在董事會上給你和鳴鋒兩個留點顏面。誰知道你更是變本加厲,為了打敗自家兄弟竟然會自掏腰包把商業秘密送給競爭對手。我真的對你很失望!”

聽了父親的話皓楠驚得說不出話來,他愣愣的看著父親,感覺背脊陣陣發涼。

尹玄康越說越激動,他站起身,手指著皓楠痛心疾首:“上次我本想一舉將你和老周趕出董事會,但是皓宸卻替你說了不少好話。他說‘家醜不可外揚’,要是被外邊知道尹氏的大少爺做出這樣的事,你一生的名譽就全毀了。而你呢?是否又對得起他的這份用心?鳴遠設計陷害皓航的公司,你以為我不知道背後給他撐腰的是你嗎?再怎麼說,皓宸和皓航是你的親兄弟,鳴遠是你的姨兄弟,從血緣上你分不清親疏嗎?姑且不說這個,鳴遠的所作所為值得你縱容包庇嗎?主管行政的人多少都會得一些恩惠,這個是大家心照不宣的事。要不是他做的太過分,我怎麼會允許皓宸去徹查他?皓宸做的每一件事都是合情合理的,而且他一直在給你們悔過的機會,給你們留下了退路。而你們,不僅不知懸崖勒馬,還變本加厲想要除掉他,實在是讓我太失望了!買兇殺人的事我會徹底清查,你沒有參與其中最好,否則我一樣不會縱容你!你回去後好好想想你藍姨對你的好,再想想你們兄弟幾個小時候相處的情形,然後再好好反省反省這段時間以來你自己的所作所為。我希望你不要再做讓我失望的事了,你好自為之!出去吧。”

皓楠心裡惶恐不安,衣服已經被冷汗浸透了。他想說些什麼,但是囁嚅了半晌終是什麼都沒有說出來,只好垂頭喪氣的走出了尹玄康的書房。

 

~待續~

================================================================================

故事轉載於步步驚心百度貼吧,原創作者為煙波畫船_歸思,若有侵犯著作權,請告知,我會馬上刪除。

 

,

曉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