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纏綿過後,張曉伏在皓宸懷裡,轉動著手上的扳指,不停的輕輕摩挲。皓宸看著她的動作,輕撫著她的頭,道:“要是有婚服就更好了,會更喜慶些。”

“我怎麼沒想到呢,”張曉指著帷帳道:“剛剛可以把紗帳扯下來披在身上。”

“虧你想得出。”皓宸失笑,給了她一記爆栗。

“如果當初你告訴我這裡還有這樣的一方院落,這樣一個清靜幽遠的地方,我是不會跟著十四爺離開的。”張曉仔細的環視著房間,語氣裡充滿了遺憾。

“當初總想著留你在身邊,怎麼會讓你一個人生活在這裡呢?倘若讓你住在這裡,要是想見你一面豈不是太難了?十四弟來要你的時候原本可以打發了他,但是十三弟說只有放你出宮才能讓你好好的活下去。如果在我身邊只能讓你喪失對‘生’的渴望,那麼我情願兩人各自天涯,也要你好好活著。”

“四爺,”皓宸的話直抵張曉心中最柔軟的地方,她嚶嚀一聲,不禁伸出手緊緊的抱住了他。他用力的回抱著她,一時間兩人沉浸在彼此帶來的感動與柔情裡。

兩人靜靜相擁了片刻,皓宸看了看喜燭,道:“天色不早了,我先回去了。你再睡一會,晚膳前回去就好,我等你用膳。”

張曉本想和他一起回去,又怕傳出去遭人口實,只好作罷。她服侍他穿戴整齊,忽然想起他說過的還有正事要辦,不由得擔心:“你不是說還有正事要辦嗎?有沒有誤了時辰?”

皓宸笑著輕刮了下她的鼻子,道:“我說的正事就是和你成親。還有……”他趴在她耳邊,放低了音量。聽他說完,張曉不由得羞紅了臉轉過了身。皓宸心情大好,笑著走了出去。

送走了皓宸,張曉已然了無睡意。她起身整理好被褥,這才仔細的打量起整個房間。整個正房由三個相連的小房間組成。最中間的一間很是寬敞,正對著房門,看來應該是日常起居和會客的正廳。除去剛剛和皓宸成親的閨房,另外一件位於正廳右邊的房間被皓宸佈置成了書房。裡邊的書案很大,足夠兩個人並肩書寫了。“舉案齊眉”,張曉的腦子突然就閃現出這個成語。

書案上面整齊的擺放著文房四寶和一摞宣紙。她走上前去,慢慢的研好磨,展開了宣紙。想像著和他並肩書寫的畫面,她微微一笑,略一思索提筆開始書寫。普天之下,或許沒有哪個女子不期盼與相愛之人早日共結連理。所以在經歷了他帶來的驚喜、柔情與感動後,此刻她心中柔軟至極,不由自主的寫下了自己的心聲。“願我如星君如月,夜夜流光相皎潔。”她滿意的看著自己寫下的詩句,輕聲的誦讀出聲,臉上一片幸福柔和的笑容。

她放下紙筆,信步走出房門,站在院子裡輕眯著眼抬頭看向天空。曾幾何時,她一直覺得院子上方的天空是那麼狹小,就像是牢籠,束縛住了渴望自由的靈魂。可是現在,她突然發現,這方院落上的天空是如此浩瀚廣袤,否則怎麼承載的起如此深沉的感情?

可惜的是,在若干年後這裡將被改建的面目全非,再也找不到現在的顏色。這個院子是雍和宮的哪裡呢?她努力的思索,可惜因為對雍和宮並不熟悉,所以實在無法想像出具體的模樣。不過,等回到現代以後,她一定要和皓宸再到雍和宮看一看,看一看屬於她的這方小院落,畢竟這裡是他們成親的地方。這樣想來,似乎要感謝乾隆皇帝把雍親王府改建成雍和宮了。如若不然,恐怕這裡終將會和其他親王貴胄的府邸一樣,不知被哪個有錢人買了去,變成炫耀資本的工具了。

“給四嫂請安。”十三爺戲謔的聲音傳來,打斷了張曉的思緒。

“你又來取笑我!”看著他的神情,張曉一陣臉紅。

“我哪裡有取笑你?我可是誠心誠意的在恭喜你。”十三爺說著,語氣認真起來:“若曦,我看著你和皇兄一路走來,能看到今天的結果我真的很欣慰。我早前跟你說過,你是可以和皇兄交心的人,只不過你的性格太過剛硬,而皇兄也不是個感情外露的人,我真怕你們一不小心會彼此錯過。”

想起曾經失去彼此的痛楚,張曉心裡不由得一疼。這些話十三爺不止一次的和自己說過,可那個時候自己偏偏死鑽牛角尖,不肯走出來多看一看。如果不是上天憐惜,她豈不是要在悔恨中度過一生?

“若曦?”見她兀自出神,十三爺有些擔憂:“你怎麼了?可是身體有哪裡不適?”

“沒有,”張曉回過神來,撲哧一笑:“十三爺,我覺得你快成我和四爺的愛情顧問了。”

“愛情顧問是什麼?”十三爺不解的問道:“又是你的家鄉話?”

“嗯,呵呵。”張曉暗暗吐了吐舌頭,連忙轉移話題:“十三爺,謝謝你。這麼多年以來,你不僅要在朝堂之上替皇上分擔國事,還要費盡心思的替我們說和,真是難為你了。”

“皇兄是我自小敬愛的四哥,你是我生平的知己好友,你們的幸福是我喜聞樂見的。況且因為我失去了綠蕪,所以可以深切的體會那種相愛不能相守的痛苦,不希望這種痛苦在你們身上再出現一次。至於國事,身為大清的親王,為皇兄分憂是我分內之事。”

“得友如此,是我的幸運;有兄弟如你,是皇上的幸運。”

“若曦,問句逾矩的話,為什麼你不願意接受皇兄的冊封呢?”

“早前他不願意冊封我,因為他說一旦我有了封號,就要搬回自己宮中。倘若他想見我,過程很是繁瑣。後來我有孕在身,為了給孩兒一個名分,我們倒是商討過有關冊封的事宜。後來孩子沒了,我覺得沒有受封的必要了。說句不知羞的話,我與皇上好不容易才得以相守,我自然是想與他朝夕相對的。況且,你也知道我的性子和後宮根本是格格不入的。受封之後,恐怕就此難得清靜了。”

十三爺點點頭,道:“你的想法我可以理解。只是在這皇宮之中,沒有身份難免會遭人輕視。”

“宮裡的趨炎附勢、阿諛奉承我見的多了,你更是自小耳濡目染。沒有位分固然會遭人輕視,但是那些宮女太監有多少是欺軟怕硬見風使舵的人?雖然我沒有封號位分,但是我有皇上的心意,這比那些旁的來得重要的多。想必當著我的面他們自然不敢多說什麼,至於背後的議論肯定在所難免,總不過是嫉妒罷了,我又何須計較。況且我長居養心殿,外邊的議論再多,要傳進我耳朵裡想必也是不容易的。”

“你能這麼想我就放心了。你放心,皇兄定會護你周全的。”十三爺讚賞的點點頭,抬頭看了看天色道:“時候不早了,我們該啟程回去。”

張曉點點頭,又回頭不舍的看了看院子,才提步和十三爺一起向外走去。

 

~待續~

===============================================================================

故事轉載於步步驚心百度貼吧,原創作者為煙波畫船_歸思,若有侵犯著作權,請告知,我會馬上刪除。

 

,

曉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