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錶針即將指向十一點,楚映藍才疲憊不堪的離開醫院回到家中。她剛剛走下車,晧軒的車子隨後也開進了大門。她聽到聲響回頭看去,只見晧軒的車子並沒有駛向車庫,而是在樓前停了下來。她有些疑惑,停住腳步等待著晧軒下車。

“藍姨,您剛回來呀?”晧軒和她打了招呼,又指了指車子說:“我哥他喝多了,我先把他扶進去。”

楚映藍向車內看了看,擔憂的說:“皓楠怎麼喝了這麼多酒?這樣吧,你去停車,讓司機扶他。”她說完吩咐身邊的保姆道:“你和老張把大少爺扶進去,動作輕點,別吵醒了老爺。”

保姆應了一聲,連忙和司機一起扶著皓楠走向他的房間。楚映藍想了想,也跟了過去。她吩咐保姆去熬醒酒湯,自己拿了熱毛巾,仔細的替皓楠擦了擦臉。

晧軒進來時看到的就是這樣的一幕。他靜靜的體會著繼母給他帶來的感動與溫暖,嘴角不禁輕輕的揚了起來:“藍姨,讓我來吧。”

楚映藍微微一笑,起身說道:“我已經幫他擦過手和臉了,也讓人去替他準備醒酒湯了。只是幫他換衣服不太方便,還是你來吧。”

“謝謝藍姨。”晧軒感動於她的慈愛與設想周到,誠懇的說:“我來照顧他吧。您照顧皓宸已經夠辛苦了,不能再讓您分心了。”

“晧軒,你好好勸勸皓楠吧。現在皓宸躺在醫院裡昏迷不醒,如果你們幾個再出什麼問題,你爸爸再也禁不起打擊了。雖然皓航現在接替了皓宸的工作,但是他畢竟有自己的公司,我知道他志不在此。所以你和皓楠就更應該多上上心,多替你們的父親分擔一些工作。”楚映藍微微蹙起眉,擔憂之色溢於言表。她頓了頓,繼續道:“藍姨知道為了公司的繼承權,你們兄弟幾個都在你追我趕,難免有些磕磕碰碰。但是不管怎麼樣,你們始終是親兄弟,千萬不要為這些身外之物傷了感情。”

“我知道的藍姨,您放心吧。”晧軒有些愧疚,訕訕的點頭。

楚映藍心中明白晧軒的心情,她沒再說什麼,只是慈愛的拍了拍他的肩膀,便離開了皓楠的房間。

晧軒恭敬的送她走出房門,然後返回來打算替哥哥換衣服,沒想到皓楠竟然坐起身,倚靠在床頭準備點雪茄。他驚訝的瞪起眼睛,問道:“哥,你什麼時候醒的?”

“車子開到家門口的時候我就醒了。”皓楠點起雪茄,揉了揉額頭:“藍姨的話我都聽到了。”

“是嗎?”晧軒在沙發上坐下,問道:“那你有什麼感觸?”

“晧軒,如果我告訴你我也無意傷害皓宸,你相信嗎?”

“我當然相信。”晧軒毫不猶豫的說:“我還記得咱們小的時候,爸爸從美國帶回來四架一模一樣的遙控飛機。咱們都很開心,可是皓宸的飛機被摔壞了,你毫不猶豫的把自己的讓給了他。我記得你當時說,皓宸是弟弟,做哥哥的要讓著他、愛護他。”

“是呀,我也記得。”皓楠點點頭,臉上浮現出一絲溫暖的笑容:“我還記得藍姨帶咱們出去玩,給咱們買霜淇淋吃。我和皓宸都要吃巧克力霜淇淋,可是那天店家的生意太好,巧克力的只剩下一個了。當時皓宸毫不猶豫的把巧克力的讓給我吃,自己選擇了香草味的。他說,藍姨一直告訴他,兄弟之間一定要相互愛護,做到‘兄友弟恭’。結果那天我和皓宸每人各吃一半,每個人都吃到了兩種不同口味,讓你和皓航很是羡慕。”

“可從什麼時候開始,我們四個明顯的分為兩派了呢?難道一個公司繼承權就把這麼多年的兄弟情分全部抹煞了嗎?其實,公司的繼承權和遙控飛機、霜淇淋都是一樣的。說句心裡話,皓宸比你更適合接手公司,畢竟咱們尹氏是以珠寶設計為主業的。”

“我只是不甘心。”皓楠閉上了眼睛。

看到哥哥略顯疲憊的表情,晧軒站起身:“你早點睡吧,睡醒了好好想一想,別再做讓自己後悔的事了。”他說完離開了皓楠的房間。

-------------------------

兩更天,養心殿。

“今兒你打算看到什麼時辰?”張曉端著參茶走向皓宸,看著他面前堆積如山的奏摺無奈的搖搖頭:“前兒看到三更,昨兒熬了個通宵,這樣下去鐵打的身子也會熬不住的。”

“‘恐年歲之不吾與’。”皓宸放下奏摺,活動了一下肩膀,繼續道:“你要是累了就先去歇著吧,我再看一會。否則的話,明天會堆積的更多。”

“真不知道為什麼這麼多人都渴望做皇上。”張曉搖搖頭,感慨道:“依我看這普天之下最辛苦的差事莫過於皇上了。即便是沿街乞討的乞丐,就算食不果腹,至少每天還有個齊整覺睡。你可倒好,自從繼位以來,什麼時候安安穩穩的睡過一覺?”

皓宸隨手給了她一記爆栗,啼笑皆非:“也就你敢說這些大不敬的話。哪有人敢把乞丐與皇上相提並論的?”說著,他拉著她在自己身邊坐下。

“我說的是實話。”張曉撇撇嘴,隨手抓起他的辮梢,道:“四爺,我既然不曾受封,是不是可以出宮去呀?”

“你想要出宮?”皓宸面色一緊,立刻抓住她的手,緊張的問:“怎麼了?難道你又想要離開我?”

“沒有。”張曉反拉住他的手,柔聲道:“我只是想出去走走。”

“你覺得很悶嗎?”皓宸依舊緊張不已。

“我不覺得悶,只是想去你原來的府邸看一看,畢竟那裡是你曾經生活了很久的地方。你也知道,那裡終究會變得面目全非。”

皓宸長籲了口氣,放鬆下來。他想了想,說道:“這件事我准了,但是我要安排一下。”

張曉開心的在他臉上一吻,隨即起身道:“謝謝四爺了。”

“好了,你快去歇著吧。我把這些看完就去睡了,你放心吧。”皓宸寵溺的看著她。

“那我陪你。”張曉溫柔的回視著他,拿起本書坐在一旁靜靜的讀了起來。

---------------------------- 

啟稟皇上,怡親王到。”高無庸恭敬的通傳。

“傳。”皓宸放下手裡的筆,等待著十三爺入內。

“見過皇兄。”十三爺躬身行禮。

“免了。”皓宸開口道:“十三弟,朕請你來是有一事相商。”

“皇兄請講。”十三爺面色一緊,連忙抬頭看去。

“你不用驚慌,非關國事。”皓宸虛禮一讓,示意十三爺坐下才又開口道:“昨日若曦和朕說起想要去朕以前的府邸走走,朕已經准了她。”

“皇兄的意思是想讓我陪她前往?”

“要你相陪是肯定的,只不過朕也打算同往。而且朕不想驚動旁人。”

“皇兄想要出宮?”十三爺有些驚訝,他略一思索,繼續道:“此事非同小可。不管怎麼說,御前侍衛是絕對不能少的。”

皓宸點點頭,說道:“這件事就由你來安排吧,要儘早。”

“臣弟明白。”

“還有一件事,也要委託十三弟去辦。……”皓宸輕聲的交待著,只見十三爺的臉上浮現出欣喜的笑容。

“請皇兄放心,臣弟定不辱命。”十三爺說完躬身退了出去。

這天下了早朝,皓宸便急匆匆的來到張曉屋內。張曉放下手裡的書,詫異的問道:“今兒怎麼這麼早?瞧你這滿臉的汗。”她說著拿出娟帕替他擦了擦。

皓宸握住她替他擦汗的手,笑著說:“前幾日你不是說想去我以前的府裡走走嗎,我已經安排好了。你現在就可以動身了。”

“真的?”張曉驚喜之情溢於言表:“那我先去了,掌燈前回來。”

“你一個人去我怎麼能放心呢?再說,沒有權杖那可不是什麼人都進得去的地方。”皓宸滿臉的笑容。

“拿來。”張曉歪頭笑著,伸出手找皓宸索要權杖。

皓宸輕輕的拍打她的手心,笑著說:“我讓十三弟陪你去。他對我府裡很是熟悉,有他陪你我也放心。他此刻正在殿外候著。”

張曉踮起腳飛快的在他唇邊留下一吻,隨即跑了出去。看著她的背影,皓宸神秘的一笑,隨即走回了自己的屋子。

“雍和宮的變化可真大!”繞過影壁,看著眼前的深宅大院,張曉不禁感概萬分。

“你說什麼?”十三爺不解的問。

意識到自己說漏了嘴,張曉假笑著搪塞道:“呵呵,沒說什麼。我想說不愧是潛龍之地,果然氣派,果然氣派。”

十三爺好笑的搖搖頭:“這裡再氣派也不過是座王府,還能比過紫禁城不成?你在紫禁城裡住了這麼久,怎麼還是一副沒見過世面的樣子?”

“紫禁城雍容氣派是情理之中之事,我只是沒想到一個親王府也會有此等氣勢。”張曉努力的應付著。

“我說若曦,你好歹也是從八哥府上出來的。要不是我去過八哥府上,肯定以為那裡破敗不堪呢。”

張曉暗自咧咧嘴,責怪自己剛才搪塞了這樣一句話。好在十三爺並沒有圍著這個話題打轉,他指了指院子,道:“走吧,我帶你轉轉。”

張曉暗暗鬆了口氣,連忙跟了過去。走到第三進院門口,十三爺開口道:“若曦,我去更衣。你對這裡不熟悉,不要亂走,留在這裡等我。”

“哦,我知道了。你快去把。”張曉點點頭。

“不許亂走,如果出了什麼意外,我可沒辦法向皇兄交代。”十三爺說完便向旁邊的小屋子走去。

張曉抬起頭,仔細的看著院裡的景象。她用力的看著,用力的記著,用力的呼吸著這裡的空氣,好像這樣就可以離四爺更近一些。突然,她的手被人從身後握住,身體不由自主的被帶著轉了個圈。她驚叫出聲,卻在看清眼前出現的人影時驚喜的瞪大眼睛:“四爺,你怎麼在這裡?”

皓宸微微笑著說:“十三弟對這裡再熟悉,也總沒有我熟悉。走吧,跟我來。”

張曉開心的點點頭,跟著皓宸向裡走去。走進院門,她突然停住腳步,若有所思的看著院裡的空地幽幽的問:“皇后娘娘告訴我,當年我為十三爺求情被聖祖爺罰跪在御花園裡時,你曾在府裡陪著我一起淋雨,你可曾還記得當時你站在哪裡?”

皓宸注視著她,半晌後才拉著她向斜前方走了幾步,而後站定腳步,道:“就在這裡。那個時候我看到你在御花園裡瑟瑟發抖的樣子委實心痛不已,可是我只能眼睜睜的看著,絲毫沒有能力為你求情,甚至連留在你身邊為你遮風擋雨都不能。我只好站在這裡陪你一起接受風雨,我不能化解你的痛苦,至少也要感同身受。若曦,那個時候,我似乎只能做這些沒有意義的事。”

“怎麼會沒有意義呢?”張曉濕了眼眶,溫柔的看著他說:“正是因為你當初的舉動,才讓我徹底的向你敞開心胸。你不知道,當皇后娘娘告訴我這些的時候我有多感動。所以,我才想來這裡看一看,看一看你曾經生活過的地方。”

“如果今天我沒有來呢?你要怎樣尋找這個地方?”

“如果你沒有來,我就一寸一寸的去感受。我想既然我們心意相通,我總會找到這個地方的。”她唇邊溢出輕柔的笑,眼淚卻流了下來。

看著她含淚而笑的模樣,皓宸忍不住把她擁在懷裡。他俯下頭,一寸一寸的靠近她,嘴唇慢慢貼近她的。她舉起手,輕輕擋住了他的唇,輕笑著道:“你可是皇上,如今這樣可不像話。”

“侍衛們都在門口守著,高無庸也被我留在了前院裡。這裡沒有旁人,我和自己心愛的女子親近有什麼不像話的?”

張曉輕笑出聲,像在現代時那樣挽住皓宸的胳膊,說道:“你私下出宮本來就不妥,我們一定要在掌燈前回去。走吧,帶我去裡邊瞧瞧。”

“也好,不要耽誤了正事。”皓宸邊說邊帶著張曉走上臺階,向屋裡走去。

“怎麼,你這次出宮還有其他事嗎?”張曉疑惑的問。

“一會你就知道了。”皓宸賣了個關子。

張曉白了他一眼,然後看向室內的陳設。她抬眼四下打量一番,指著書案問道:“這裡是你的書房嗎?你給我的詩句就是在這裡寫的?”

“嗯,”皓宸點點頭,收斂了笑容:“我總是做一些沒有意義的事。當年你為了我被皇阿瑪貶至浣衣局,我依舊什麼也不能做。我只能每天晚上在這裡多停留幾個時辰,站在書案前不斷的猜想著你過的好不好,生活的辛不辛苦,有沒有人欺負你。”

“都過去了不是嗎?”張曉輕撫著他蹙起的眉頭,安慰道:“那六年的等待是值得的,我從來不覺得辛苦,你也不要再責怪自己了。現在,我不是在你身邊嗎?”

“好在我沒有讓你白等。”皓宸點點頭,拉著她的手道:“我帶你到我的臥房去看看。”張曉點點頭,隨著皓宸一起向臥房走去。  

 

~待續~

============================================================================

故事轉載於步步驚心百度貼吧,原創作者為煙波畫船_歸思,若有侵犯著作權,請告知,我會馬上刪除。

 

,

曉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