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自從昨天中午見過玉檀,張曉就一直心不在焉。她等著玉檀找她,她有太多的疑問要問清楚。

“曉曉,你冷靜些。”喬惠看著坐立不安的張曉,無奈的說:“這才過去一天,你耐心些。”

“可是她已經不認識我了,說不定不會找我呢。”張曉懊惱道:“我應該留下她的聯絡方式才對,她一定就是玉檀。”

“依照你說的情形,她自己也弄不清楚這件事,她肯定會找你的,或許是被什麼事耽擱了也不一定。你再耐心等等。”

“對了,她是九爺的女朋友,我去問九爺,他一定可以聯絡上她。”張曉拍了拍自己的額頭。

“你先別衝動,”喬惠攔住翻看電話號碼的張曉:“九爺根本不記得以前的一切,你要怎麼說?”

“難道只能在這裡等呀?”張曉苦著臉,不情願的說:“真是急人,也不知道她什麼時候會打電話來。”

像是回應她的話,手機適時的響了起來。她看過去,見是一串陌生的號碼,連忙接起:“喂,是玉檀嗎?”

“張小姐是嗎?”電話裡傳來念棠的聲音:“我是于念棠。我想我們是需要好好聊聊。”

“好,我們見面再談。你在哪裡?”張曉焦急的問。

“你們公司附近有家叫‘念久’的酒吧,我在那裡等你。你和服務員說是我的客人就可以了。”

“好,我這就過去。”張曉掛斷電話,拿起包就往外跑。她跑到門邊,想了想,對喬惠說道:“你和我一起去吧巧慧。雖然你們不曾見過面,但是都是我在清朝的好姐妹。況且你去了,還可以證明我說的話。”

“好,我陪你去。”喬惠點點頭,和張曉一起離開了家。

----------------------------------

“玉檀,你真的是玉檀?”念久酒吧的包廂裡,張曉拉著念棠的手,淚眼摩挲:“我以為再也見不到你了。”

“對不起,我不認識你。”念棠抽回手,她還不能習慣張曉的親近。

“你叫玉檀,因為九爺收留了你,幫助了你的家人,所以你對他由感激變成了癡情。他把你送入宮中,要你幫他留意皇上的一切。我說的對嗎?”張曉流著淚,再次抓住念棠的手。

“張小姐,你能不能告訴我,你是怎麼知道這些的?”念棠驚疑的看著她。

“你真的不認識我了?你好好想想,我是若曦呀。你既然記得九爺,為什麼不記得我了?”

“事實上,除了九爺我誰也不記得。”念棠苦笑一聲:“我的記憶裡只有他。”

 “那你記得自己是怎麼認識他的嗎?”張曉一點點的啟發她:“還有,你在清朝時是做什麼的,還記得嗎?”

“我只記得自己是奉茶宮女。”念棠有些歉意的說:“而和九爺有關的事,我一點不差的記得。”

“唉,真是可惜了。”張曉歎了口氣:“曾經我們是最好的姐妹,都是康熙的奉茶女官。我們彼此扶持,彼此關心,一起走過了十幾年的深宮歲月。”

“我們一起?難道你也保留著對前世的記憶?”念棠吃驚的問道。

“不是。”張曉搖搖頭:“我和你不一樣,我是穿越了。”

“穿越?”念棠瞪大了眼睛:“難道真會有這種事存在?”

“既然你可以保留前世記憶,這種事也沒什麼稀奇了。”張曉看著她,不解的問道:“可是為什麼你只記得九爺呢?”

念棠的表情變得悲切:“你知道我為了換取這點記憶,付出了多大的代價嗎?”她喝了口酒,陷入回憶。

“其實閻羅殿並非只是傳說,那裡是真實存在的地方。我只記得自己過了奈何橋,然後孟婆就站在那裡等著我。我不捨得九爺,不捨得忘記自己傾注一生的愛,所以我不願意喝孟婆湯。可是孟婆哪裡是這麼好說話的,她死死的拉住我,就要給我灌湯。我苦苦哀求,苦苦掙脫,直到失足落入忘川河水中。那水中有數不盡的惡靈,他們翻湧著,幾乎把我吞噬。可是這個時候,孟婆卻告訴我,只要我可以在這河水中捱足七七四十九天,她就允許我保留記憶。只是,我只可以選擇記住一個人。我不願忘記九爺,不願忘記這個讓我愛了一生的男人,所以我咬牙煎熬著,足足撐過了四十九天。第五十天的時候,我重新站到了孟婆面前,那時的我已經被撕咬的體無完膚了。孟婆給了我一碗湯讓我喝下,她說這湯不僅可以治療我的傷,也會抹去我所有與九爺無關的記憶。我接過碗,一飲而盡。然後所有在我生命中出現過的人都煙消雲散了。”

張曉聽著她的講述,早已淚流滿面。她一把抱住念棠,心疼的說:“玉檀,苦了你了。為了他你不值得。”

“沒辦法,值不值得我都做不了主,我的心說了才算。”念棠平靜的笑著,為張曉擦去眼淚。

“然後呢?你是怎麼找到九爺的?”張曉追問。

“然後我就終日遊蕩在奈何橋邊,日復一日,等著他出現。終於有一天,我看到了日夜思念的身影。他見到我很意外,待他得知我是受了怎樣的苦楚才換來和他的相遇時,他哭了。他和我說對不起,告訴我來世他會娶我。我滿心歡喜,準備和他一起進入輪回,可是孟婆卻告訴我,我已經放棄了輪回的資格,若再想輪回,必須要等三百年。”

“三百年?”張曉難以置信的問:“難道你真的等足了三百年?”

“是,我等足了三百年。”念棠溫柔的笑笑,好像談論的並不是自己經受過的苦難:“我徘徊在奈何橋邊,一天又一天,一年又一年。看著他一次又一次的從我面前經過,直到再次擁有了輪回的資格。或許是上天憐我,孟婆悄悄的告訴我有關九爺這一世的一切。於是,我來了這裡,在這裡開了這間‘念久’酒吧。只是為了等他回到我身邊。”

“玉檀,你真是癡傻。”張曉無奈的歎口氣:“好在,你付出的一切都有了回報,看上去他對你很好呢。”

“好有什麼用?”念棠臉色暗了下去:“我們這一世還是無緣的。”

“怎麼這麼說?”張曉驚訝的問。

“因為因果迴圈。那一世他欠了我太多,這一世他必須償還。這一世我們仍舊不會有圓滿結果的。”念棠無奈:“我只想能陪他多久是多久,多一天也是好的。”

“玉檀,你真是癡傻。”張曉看著她,又開始流起淚來。

念棠安慰的拍拍她的肩膀,指著喬惠轉移話題道:“你剛剛說她也是清朝的人?”

張曉點點頭,開始講述起發生在自己身上的一切。她們這一聊就聊了好久,念棠送她們出來時,夜已經很深了。街上變得靜逸,人影也不見幾個。她們依依不捨的道別,說好相互保守秘密,並約定有空時常見見面。各自沉浸在震驚中無限唏噓的她們,誰也沒有發現牆邊漆黑的角落裡,李琦的手機拍下了她們把手惜別的一幕。

 

待續~

==========================================================================

故事轉載於步步驚心百度貼吧,原創作者為煙波畫船_歸思,若有侵犯著作權,請告知,我會馬上刪除。

 

 

,

曉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