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許為,你從銷售的角度看看年獸的設計怎麼樣?”皓宸指著年獸的設計圖問。

許為看著手裡的圖紙點頭說道:“我覺得應該會有市場。第一,水晶屬於半寶石類,價格相對低廉,客戶容易接受;第二,年獸的設計很大膽,他把各色水晶串在一起,很有吸引力。後期再配合好市場宣傳,應該會有不錯的銷量。”

“其實,這個創意還是曉曉想出來的。”年獸被誇獎的有些不好意思,撓了撓頭髮說:“她說每個人都希望自己充滿好運,而不同的水晶又有不同的功效。如果把它們組合在一起,那麼就等於同時把各種運氣帶在身上,一定會吸引人的。”

“其實我的想法也算不上什麼創意,只不過是來自於‘碧璽’給我的靈感。”張曉謙虛的說:“碧璽手鏈每一顆的顏色都不同,組合在一起卻很漂亮。只是‘碧璽’價格昂貴,不是每一個人都消費得起的。水晶雖然不能和‘碧璽’相比,但是其透度卻高於成色一般的‘碧璽’。所以組合在一起,單從美觀程度上來說,並不會輸給‘碧璽’。而大多年輕人選擇飾品最注重的就是樣式,收藏價值不在考慮範圍內。再加上年獸剛說過的,年輕人對好運的渴求,我才會有了這個想法。”

“不錯呀,我哥果然沒看錯你。”皓航由衷的讚歎。

皓宸看了看她,雖然表情依舊是淡淡的,但是眼睛裡透露著暖意。他又看了大家,問道:“沒有不同意見就通過了?”見大家搖頭不語,他繼續說道:“那下面就再看看‘中國古典風’系列。”

程碧卿依次為大家遞上設計圖的影本,眾人低頭看去。圖紙的最上端寫著幾個字:中國古典風之木蘭系列。字的下面是一根髮簪的設計圖,木蘭花含苞待放,溫婉含蓄的躺在紙上。

“樣式不錯,”李琦令人意外的讚美起來,緊接著卻話鋒一轉:“不過,我好像在哪裡見過。”

她話音未落,張曉和皓宸就相互看去,彼此的眼神裡都寫著疑問。

李琦並沒有忽略他們的表情,她得意的笑了笑:“張小姐不解釋一下嗎?你辛苦設計出的圖紙,為什麼會給我似曾相識的感覺?”

作為設計師,做忌諱的事就是剽竊他人作品。而此刻李琦話裡話外正是暗示張曉的作品有剽竊之嫌。除了皓宸,大家都為張曉緊張起來。可張曉卻從容淡定,微笑著應道:“李小姐,雖然我不是專業的設計師,但是我也清楚剽竊他人作品是多麼令人不齒的事。我承認,這個設計並不是我的創意,而是來自我的一個朋友。這是他為我一個人設計的作品,並沒有公之於眾。而我,得到他了的授權。他允許我加以改動,冠上自己的名字,也允許我提交給公司,請問這有什麼不可以嗎?”

“原來張小姐只能靠著朋友的作品從尹氏賺錢!”李琦不屑的說。

“木蘭系列之所以稱為一個系列而不是一件單品,就是因為除了這只髮簪,還有其他設計。”張曉淡然說道:“李小姐何不耐心些,等看到了其他作品後再說話?”

“曉曉,你把木蘭花畫成了淡綠色,說說你打算用什麼材料?”嚴敏看著有些僵冷的氣氛,連忙轉移話題。

“和田玉中的青玉。”張曉笑了笑,不著痕跡的點頭致謝:“翠青玉質地細膩,手感溫潤,顏色鮮嫩,我想應該很適合。”

“嗯,用玉作為主料很符合主題。”皓航點頭說道。

“在今天之前,一組已經討論過了,大家都認同這幅作品,我個人也覺得符合我的設想。單從作品本身來說,你們還有什麼不同意見嗎?”皓宸開口,著重強調了“從作品本身來說”這幾個字。

李琦還想再說什麼,可是皓宸看向她的眼神冰冷的沒有溫度。她只能恨恨的咽下一肚子的不甘,任憑心中翻江倒海的翻湧。

--------------------------------------

“謝謝你送我回來。”張曉下了車,看了看隨後也走出來的皓宸,禮貌的道謝後,轉身準備離開。

“站住。”皓宸一把拉住她的胳膊。

“尹總還有事嗎?”張曉淡淡的問。

“我沒有和李琦說過。”

“這不關我的事。”張曉口是心非的應道。

“如果你真的不在乎,就不會一路上一句話也不說了。”皓宸鬆開手,看著她的眼睛,認真的說道:“我做事一向的原則就是‘用人不疑’。既然那天我相信了你的解釋,就不會再懷疑。”他說完不等張曉回答,轉身上車離去。

張曉定定的看著越來越遠的車子,感覺胸口積聚了整晚的濁氣一點點的飛散了出去,終於消逝的無影無蹤。

 

 

~待續~

==========================================================================

故事轉載於步步驚心百度貼吧,原創作者為煙波畫船_歸思,若有侵犯著作權,請告知,我會馬上刪除。

 

,

曉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