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什麼?”意外之下,皓航提高了音量:“你又做那個夢了?那個紅衣女人在雪裡跳舞的夢?”

“嗯。”皓宸淡淡應聲。

“不是說很久沒有夢到過了嗎?什麼時候又開始的?”

“自從我出國後,就沒再夢到過。四年了,我都快忘了。可是就在剛剛,飛機上我不過睡了十分鐘,就又夢到了她。”

“那這次你有沒有看清她長什麼樣子?”

“還是沒有。”皓宸搖了搖頭:“和以前每次都一樣,我一直努力的看,可就是看不到她的臉。只是看到她穿著紅衣拿著紅梅,不停的旋轉。每次我想走近,可是不管走多久,都沒辦法走到她面前。”

“天啊,這也太玄幻了吧。”皓航難以置信的搖了搖頭,忽然靈感乍現:“哥,你在國外沒有夢到她,可剛一回來她就又出現了,沒准她就是你的桃花。至少這個夢預示著你的另一半是中國女人,不然她怎麼只在國內出現?”

“什麼時候開始你也信這些了?你要是有那閒工夫就想想正經事。”皓宸斜睨了弟弟一眼。

“我這不也是關心你嗎?趕緊解開謎底,省得你再為夢境煩心。”

“行了,這個夢已經跟我不是幾年了,我現在可沒功夫耗在這上邊,隨它去吧。你也知道現在正是爸選繼承人的時候,還是多想想公司的事吧,難道你甘心被他們占盡上風?”

“得,得,你都不急我急什麼?至於公司的事,我早就把咱們的人召集齊了。”皓航說著低頭看了看表,露出得意的笑容:“這個時候,他們應該已經在酒店點好了菜,就等著給你接風順便彙報工作呢。”尹皓宸贊許的點了下頭,便不再理會弟弟,閉起眼睛假寐起來。

-------------------------------------------

張曉這一覺睡的異常安穩,直到恍恍惚惚間聽到有人說話才慢慢轉醒。

“曉曉醒了,她醒了。”是嫂子的聲音。

她睜開眼睛,母親憔悴的臉龐即刻映入眼簾。雖然母親已年過半百,可一直比同齡人顯得年輕。出事前半個月她才回過家,至今不過月餘,母親就像老了十歲。想起自己在清朝時對家人的思念,看著母親寫滿擔憂與心疼的臉,張曉委屈的叫了聲“媽”,心裡一酸,流下淚來。

“別哭呀傻孩子,媽媽不是在這嗎。”張母忍著淚,輕柔的擦拭女兒的淚水,可那淚水卻是越擦越多,怎樣也擦不乾淨。二十幾年的淚,幾近一生,豈是朝夕間可以宣洩乾淨的?

“曉曉,別哭了。你現在身體虛,哭多了可就更傷身了。”嫂子一邊捋著張曉的碎發,一邊勸說:“黃棣都和我們說了。嫂子知道你傷心,但是現在發現總比婚後發現要好呀。這樣的男人,分開了最好!”

“是呀!”站在一邊的哥哥怒氣衝衝的接過話來:“這小子太混帳了!要不是咱媽和你嫂子攔著,我那天就揍他了!”

“行了,這裡是病房,你妹妹需要安靜。”張父瞪了兒子一眼,轉頭看向張曉:“曉曉,人與人之間講的是緣分。這小子還算老實,和我們交代了前因後果,也承認了錯誤。我不是勸你原諒他,這樣的人是絕對不能成為我女婿的!我只是想告訴你,你和黃棣沒有那份緣,強求不來。況且我女兒這麼優秀,將來找什麼樣的找不著!爸爸希望你不要太難過,養好身體,別讓家裡人擔心。”

原來,他們都以為我的眼淚是為了黃棣而流!殊不知從我醒來到現在,根本就沒想起這個人來。在我的意識裡,他似乎是上上輩子出現過的人,早已模糊的面目全非了。他對我來說,就是一個不相干的人。如果非說我對他還有怎樣的感覺,那竟然是感謝。正是和他的吵架,讓我發生了意外,才讓我遇到了四爺,嘗到了真愛的滋味。不管那段愛情是真實的存在,還是南柯一夢,都會留在我記憶裡,不會褪色。”張曉陷入自己的思緒裡,靜靜出神。

 

~待續~

=============================================================

  故事轉載於步步驚心百度貼吧,原創作者為煙波畫船_歸思,若有侵犯著作權,請告知,我會馬上刪除。

 

,

曉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