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在交輝園的日子,總覺得過的比宮中慢了許多,不知道是自己的心態,還是情感的左右。

連日來,我都沒有再見過十三爺,本想遇見後詢問一下胤禛的近況,可一直都沒有機會。這一日,我故意在院中不停的澆水,知道十三爺晚晚而歸。我連忙走上前:“回來這麼晚啊?”十三爺先是一愣,然後四處看了看,笑著問我:“這是我入園子的必經之路,你不會是專程在這等我吧?”

“不是”我忙像搖波浪鼓似的搖著頭,十三爺卻不依不饒:“你看,還說不是呢,我要是再不回來,就水淹交輝園了。”我低頭一看,地上全部都是水,便不好意思的看了看十三爺,傻傻的笑了。

隨著十三爺到了書房,只見十三爺長長舒了口氣,拍打著自己的肩膀,眉目之間的疲憊,一覽無餘。

我遞上了一杯茶:“很累麼?看你最近都是如此早出晚歸。”

十三爺撅著嘴:“現在是非常時期啊。”其實,看到十三爺的匆忙,和有時候故意躲著我,不願意讓我問話,我便明白,朝中定是發生了一些事,而且這幾日,越發睡的不好,心中總覺得有陰影。

“什麼事?”我急切的問著。十三爺轉過身,不想開口,我卻執意要求。他只好妥協。

“謝濟世批註《大學》時有“拒諫飾非,必至拂人之性,驕泰甚矣”等語,有人告發後,皇兄覺得謝濟世有意誹謗他,遂令九卿等去議罪。還沒幾日,錫保亦就參劾與謝濟世同往阿勒泰軍前效力陸生楠撰《通鑒論》十七篇誹議時政。皇兄看過後,也指出他所論封建為聖人萬世無弊之良規,實屬詆毀郡縣之制;所論建儲之事,乃剌聖祖不能教育太子;所論兵制極贊唐之府兵,乃譏八旗兵志。並說‘陸生楠以泄一己不平之怨怒。’”

我聽到十三爺敘述著這些,開始漸漸明白,這便是滿清的文字獄。心中不禁想起弘曆也耳濡目染,全國範圍內大肆興起文字獄,而錯殺了許多文人雅士,身體開始顫抖。十三爺看到了我的異常,便不再說話。我依稀記得滿清的文字獄,並不起始於胤禛,只是文網之密、文禍之重卻超過愛新覺羅的列祖列宗。胤禛查辦的文字獄就有14起,數量早就超過了聖祖爺在位61年文禍的總和。 

胤禛為何?”我用手捂住了嘴,心裡滿是恐懼。十三爺走到我身邊,讓我坐下,“自古以來,統治者想要統治的,無非就是人心罷了。況且我們滿人跟漢人的思想又不盡一致……皇兄本想在漢人中選賢舉能,誰知卻被鬧成了這個樣子。”我也明白,這些,並不能歸罪於胤禛,更多責任是下屬言官。

“可怕的文字獄啊!”我感慨著,十三爺一驚,睜大眼睛看著我:“若曦,你又如何知道?皇兄定不願意告訴你這些。”

我想到前些日子,看胤禛愁眉不展,便仔細留意了胤禛所批閱過的奏摺,才明白一切。況且關於曾靜投書案和呂留良文字獄這一類的事,早已是震驚全國的一宗大案,從宮女太監的私下議論中,也有所得知。十三爺見我不肯多說,也明白這樣的事,只可意會,便歎了口氣,繼續說著“曾靜、呂留良案發之後,許多地方官員把注意力集中到清查所謂曾靜同黨,才致使文字獄接連發生。如今朝野上下,遍聲哀怨,文人雅士,人人自危,朝廷命官,也不再勤於政事,而是投機取巧,到處找茬。”這樣的局面,比胤禛初即位還更動盪,我心中不禁焦灼,不知道此時此刻的胤禛,又如何披星戴月,朝乾夕惕了。如今,又有誰在他身邊排憂解難,又有誰在他累時帶去一絲溫暖,又有誰不斷地提醒他正常安寢?

“好多事,竟然一起發生了。”

“若曦,其實,我早就想告訴你,這些事早就有,皇兄已經為這些事,費心勞力的幾個月。所以,皇兄前朝如此辛苦,定是會有所忽略你,況且,後宮之事,安撫是最好的手段,你又不理解,皇兄也是夾雜在其中,左右為難。”已經離宮好幾日,我也漸漸的明白自己當時只是負氣,又或者,只是想親自去證明自己在胤禛心裡的位置。

我搖了搖頭,只是淡淡的告訴十三爺:“既然邁出了第一步,就沒有辦法再去挽回了。” 

呵呵,我本來想讓你勸解皇兄的,如今看來,你暫時定是不願意回宮了。”十三爺略顯無奈。

“勸解?”我不解道。

“皇兄通過派人審訊,發現曾靜反清思想是受呂留良提倡的“華夷之辯”影響,同時得到外間對皇兄自己的種種傳說,如改詔篡位,逼死太后,殺兄屠弟等均十宗罪。”

我聽到這,手中的杯子被無意打碎。看到地上破碎一地的茶杯,我心如滴血。十宗罪,我無法想像,一直致力於做明君的胤禛,聽到外間為自己定的罪行,會是什麼樣的心情,又會是如何反應。他前本生的忍辱負重,後半生的勤於理政,都被這樣的話語,鍍上一層黑色的陰影。

“若曦若曦”十三爺把手放在了我的頭上,“沒事吧?”我搖了搖頭,示意十三爺繼續說。“審訊結束後,皇兄下令將論述這個案子的上諭編輯在一起,附上曾靜的口供及其懺悔的《歸仁錄》,集成《大義覺迷錄》一書,意在使受迷惑之人覺悟。並加以刊刻,頒行於全國各府州縣學,要求士子觀覽知悉。”

在上大學期間,我便有聞《大義覺迷錄》這本書,只依稀記得,這是雍正為了堵住天下悠悠之口的自述。卻不料,事與願違,《大義覺迷錄》的頒發,更是給了八爺餘留的黨羽更大的發揮空間,他們就借著這本書,更加肆無忌憚的宣揚著殘君暴吏的言論。

“十三爺也是不贊同嗎?”

“嗯,我跟皇兄提過多次,可是皇兄卻越發堅定。這《大義覺迷錄》一旦頒發,悠悠之口更是難堵,甚至會將本來在暗中的詆毀挪到明處!在眾人看來,解釋等於掩飾,只怕會越描越黑啊。”

我雖然知道,弘曆登基之後,便立刻將《大義覺迷錄》列為禁書。但卻意外的是,十三爺也能分清利害。為何胤禛又一意孤行呢?我明白歷史是不能扭轉的,即使我進宮,也不會有絲毫進展。

“既然十三爺也勸不了,那胤禛便是執意如此了。”

十三爺定定的看著我:“若曦,我們不是皇兄,定體會不到被世人誤解的辛酸苦楚。”

是啊,面對輪番的叫囂和漫天的謾駡,胤禛除了辯解,又能如何?只可惜,一世冤枉,一世荒唐,一世心傷。為君難…… 

忐忑的坐在屋裡,不斷的想著《大義覺迷錄》頒發後,又會是如何的場景。朝野上下必定又是浪潮不斷。那時,會是誰能給你來自心底的安慰?我癡癡的抱著熟睡的弘軒:“兒子,額娘應該進宮勸阿瑪嗎?”剛說出口,便在內心否定了自己的想法,既然是歷史,那就順從的過下去吧,我早已沒有了勇氣再去嘗試。既使有人願意改變歷史,那個人,也絕不是我。

“姑姑,姑姑”承歡一路小跑進來,滿臉淚水。我將食指放在唇邊,做了一個“噓”,示意她正在熟睡的弘軒,承歡點點頭,坐在一旁,無聲的落下眼淚。我把弘軒遞給了奶娘。進來抱住承歡,問詢著到底出了什麼事。承歡委屈到不行, 不斷的抹著大滴大滴的眼淚,支支吾吾,又斷斷續續的說著:“姑姑,我不去蒙古了好不好?”我心中疑惑漸解,許是又和塞布騰吵架生氣了,因為來時聽到巧慧說起他們經常吵鬧,便沒有放在心上,只當做是磨合感情,便端了杯茶,面帶笑容的看著哭泣的承歡。

待到承歡哭夠,抬起頭,看見我面上帶笑,不解的問著:“姑姑,你怎麼還這麼高興啊?”說著還嘟起了嘴。

我摸了摸她的頭:“既然不哭了,心中的不快就讓它過去吧。你呀”我指著承歡的腦袋“不要總是跟人家耍小姐脾氣,人家畢竟也是堂堂的蒙古王子。”

我不說倒好,我一說,承歡又開始掉眼淚了,還在不停的嚷嚷:“我不去,我不道歉,他錯了,我也不要跟他走。我要在姑姑身邊待一輩子。”

我握著她的手:“別這麼說,我可不要耽誤你啊。兩個人相處,是要包容的,一人讓一步才會到白頭啊。”

“難道他看其他女子,我也要包容?”承歡氣呼呼的說出了真正的原因。聽到這話,我心中大驚。我正想繼續追問下去,卻看到承歡不停的偷偷瞟著窗外。

“到底是怎麼回事?承歡?”我開口問著,剛剛的話,在我心裡陰影不斷,我不斷地猜測著。

“算了,姑姑,不說也罷。反正我不跟他回蒙古便是。”這孩子,什麼時候也開始口是心非了呢。

“如果真的下定決心,為何還要一直偷瞟窗外?”承歡被我說中,面帶怒色又加嬌羞。

過了許久,承歡才娓娓道來。今日中午,承歡帶著塞布騰去一家酒樓吃飯,結果卻看見塞布騰一直猛盯著樓下,甚至還跑到露天梯子那張望,承歡遂陪著過去了,本以為是什麼新鮮事惹得塞布騰好奇心打發,卻看見塞布騰一直盯著的是一名妙齡女子。承歡這可不幹,丟下塞布騰,便哭啼啼的跑回了府。我心中雖然不信塞布騰會如此,但是承歡的反應卻讓我也大吃一驚。在這個男人註定有三妻四妾的朝代,哪個女子對於丈夫的喜新忘舊不是滿心的反對,卻不願表現出來。塞布騰定也是接觸過,明白的,他又會如何看待承歡的行為。

“塞布騰呢?”我忽然想起一個重要的問題。

“我沒管他,把他留那看女子去了。”我心中一驚,馬上喊來了府中的管家去找塞布騰。

“不用找他。”承歡賭氣的說。我瞪了承歡一眼:“塞布騰對京城熟悉嗎?如果他出了事,你讓我們怎麼跟蒙古交待?”承歡被我一嚇,倒也顯得驚慌失措。

“承歡?”我看到承歡在窗邊發愣,喊了一聲。承歡回過頭看了我一眼,“承歡,雖然我不知道究竟是怎麼回事,可是姑姑不得不告訴你,男人三心二意,倒也常見。”

“不,不是”承歡一口回絕了我。我有些不知所措。我不知道該如何跟這個情竇初開的孩子,去解釋這一切。承歡又不同於其他女子,她沒有額娘等人去跟她提起這個常見卻不尋常的現象。 

承歡,你看,你皇伯伯跟你阿瑪,都也是有很多女人的。”我雖然極不願的跟承歡提起,但是還是張開了嘴。

“不,是不一樣的。”承歡依舊倔強:“我明白,那是不一樣的。雖然皇伯伯跟阿瑪都是有很多女人,但是皇伯伯對姑姑是不同于其他人的,皇伯伯只愛姑姑,我從看姑姑的眼神都能體會到。我阿瑪也是如此,雖然阿瑪不愛我,但是我卻看見阿瑪經常看著一幅畫像發呆,我問,阿瑪說,那是額娘。他們對待感情都是一往而深的。可是,剛剛塞布騰看那位女子時的眼神是充滿欣喜的。我能感覺的到,我能感覺的到。”

我大吃一驚,我一直把承歡當做一個孩子,可是漸漸長大的她,卻洞察了一切,比我還明瞭。不同?不一樣?真的不同?真的不一樣?

“男人三妻四妾,很正常啊,承歡,你慢慢長大,你以後也要嫁人,你要學著接受。”

承歡抱著我,哭著說,“姑姑,我是喜歡塞布騰的,我本來以為塞布騰也會喜歡我。可是……我沒有勉強,我也沒有不接受。男人可以去娶很多,但是他們不能愛很多。”

承歡最後一句話,震撼住了我,在我心底擲地有聲。在這個女子沒有任何權益的社會,我們無力去改變三妻四妾的現象,但是,他們可以娶很多,但不能愛很多。我突然意識到,承歡真正的長大了,有了自己的思想和處理方法。我們真的可以放心了。

我在心底感慨,原來十三爺還是沒有放下綠蕪,他對綠蕪的點點滴滴思念,自以為是沒人知道,卻被自己的女兒看透了。那麼,胤禛呢?他有沒有愛很多人?如果不是愛,又該如何去解釋我看到的一切?沒想到,承歡的一句話,卻讓我心緒不寧了。以前,我在四宜堂內整日瞎想,想學會隱身術,這樣就可以二十四小時跟著他,如今,我卻想學會讀心術,那樣,我便知道胤禛的心裡,到底有誰?
 

管家派人來報,說是在承歡說的那個酒樓裡,並沒有找到塞布騰,我的心便開始一點一點的揪了起來。如果塞布騰真的丟了,那我該如何跟敏敏和佐鷹去交待?承歡雖然口口聲聲的指責塞布騰定是去找那個女子了,可我看得出,她的內心,還是焦躁著。

我忙遣人喊十三爺,卻被告知,十三爺自從早朝就沒有回來。自我入住了交輝園,不只是胤禛有意,還是十三爺有心,總是下完朝早早的回了園子,有時陪我簡簡單單的說笑,有時是泡上一壺茶,什麼也不說,而今天,早就過了時間,卻不見十三爺,難道發生了什麼事?那塞布騰的事,又該如何?

沒有十三爺的批准,也沒用辦法動用官府的力量,無奈之下,我打發了大半個園子的傭人去街上尋找。時間一點一滴的過去,十三爺和塞布騰都沒有回來,種種事情,都暗示著不尋常。

“娘娘,娘娘。”有人匆匆忙忙的跑了進來,“我們找到了塞布騰王子。”我和承歡都嘗嘗的舒了口氣。

“王子可安好?”我急切的問。

完好無損。”聽到這句話,懸著許久的心,總算是放下了。

“趕緊把王子請到這裡來。”等到用人走後,承歡便又開始了發牢騷:“我就知道沒事,姑姑,你讓他來幹嘛?”

“等會,你不開口就是嘍,姑姑會幫你主持公道的。”我笑著看著承歡,承歡又開始了臉紅。

門外有兩個身影愈見清晰,等到看了清楚,承歡就在一旁咬著牙說:“他身邊的那個女子,就是白天酒樓外面的。”
 

承歡賭氣坐在了床邊,不再去看他們。我也好奇為何會有雙人而歸的情景。

等到他們進了屋,還沒等我開口問,塞布騰便對著身邊的女子說話:“這是若曦姑姑,趕緊行禮。”

我一時摸不到頭腦,但還是面上帶著鎮靜的讓他們起來。

“這位姑娘是?”

既然把女子都帶來了這裡,我不得不問了問。等不及塞布騰說話,旁邊的女子便開了口:“我是蘇完瓜爾佳珍兒。”蘇完瓜爾佳?我聽到這個名字更加好奇了。

塞布騰忙忙拉回了珍兒:“若曦姑姑,這是現在蘇完瓜爾佳王爺的女兒,我的表妹。”

我頓時明白,敏敏的哥哥幾年前當上了蘇完瓜爾佳王爺,如今,眼前的女子,便就是現任的蘇完瓜爾佳格格了。我仔細端詳了珍兒,的確有不同于常人的開朗,像極了多年前的敏敏。

“哦?你為何進京了?沒有人陪著嗎?”我好奇的問著。

“姑姑是不知道我這個表妹。她整日到處走,舅舅也管不住他,她這段時間看我進了京,便自己偷偷跑了來。”塞布騰在一旁解圍。

誰知真性情的珍兒大手一揮,“才不是,整日看表哥信裡寫承歡格格怎麼怎麼樣,我便忍不住好奇心,跑了過來。”聽到如此,塞布騰在一旁無奈的低下了頭。

一聽到是表妹,承歡也從床邊走了過來:“表妹?”

塞布騰看到承歡,立刻上去抓住了她,有些急又有些怒的說著:“你去哪了?讓我好找!我剛剛在酒樓看到了表妹,正疑心是不是她,回頭就見你走了。”

“她啊!”我正想說話,承歡卻先我一步說著:“我剛剛不舒服,所以先回了。”我在一旁笑著承歡的小心思。

“那現在怎麼樣,有沒有好一點?”塞布騰關心的問著。

蘇完瓜爾佳珍兒聽到如此,便開心的笑了:“我說我表哥怎麼一路上都心不在焉呢?”承歡也跟著笑了笑,珍兒拿來了幾串糖葫蘆,遞給承歡。

“給,剛剛我跟我表哥在回來的路上,看到了糖葫蘆,我表哥為了它,可是追了幾條街去買呢!”聽到珍兒的話,塞布騰也有些不好意思了,承歡更是臉紅到了耳根,忙拿了一串給我:“姑姑,你也愛吃,你也吃。”說著便帶著珍兒和塞布騰往外走。

看見一切都是誤會,承歡、珍兒、塞布騰三人開心的說著去哪吃好吃的,我的心才真正放下了。心中默默祝願,這樣的感情是永恆的。看得出他們二人都是真心,也希望塞布騰對承歡能夠永遠的疼愛。看著自己手中的一串糖葫蘆,淚水湧了上來。那個拿糖葫蘆懷念的我的人,如今在幹什麼?

喊了管家,想讓他把珍兒格格來的事稟告十三爺,卻不料十三爺派了人回來,而且說明要見我。從十三爺的隨身僕人手裡,我拿到了十三爺的親筆信,上面只有八個匆忙寫下的大字:“皇兄病重,靜待消息。”

~待續~

=================================================================== 

此步步驚心續集轉載於步步驚心百度貼吧,原創作者為_念念執。本人純粹因為喜歡此文,覺得作者文筆不錯,所以轉換成繁體中文分享給臺灣的步步迷。若有侵犯著作權,請告知,我會馬上刪除。由於原作者從第十八章之後就沒有分章節了,因此之後的章節是本人自行分段。若有覺得不妥、不順,請多包涵!

 

,

曉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