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此情永遠成追憶 只是當時人不知

滿月禮這日,承歡早早的就進了宮,在西暖閣鬧騰時,我正在麻利的幫弘軒和雲起換衣服。從剛開始的手足無措,到現在的手到擒來。看著承歡糾結著自己衣服上的裙帶是系在中央還是系在側邊,我拍了拍她的頭:“夠美了啦!”

“姑姑,姑姑,你快幫我看看哪種好看啊~”

我放下手中的髮簪,把承歡的裙帶打成蝴蝶結,放在中間。她立刻兩眼放光“姑姑,這身裝扮真好。竟然和姑姑一樣”她調皮的鬧著,“剛開始皇伯伯說穿常服出席的時候,我還在糾結哪件衣服呢,還是姑姑好,為承歡想到了。”

常服出席?我心中納悶,為何沒有聽胤禛提起過?歷來,宮中的宴會,大都是穿吉服,如今為何改了。想到前幾日,胤禛帶來皇貴妃的吉服給我,一眼看去,雍容華貴,一點都不喜歡,遂自己改了主意,想要自製親子裝。便向胤禛求了恩典,在一比三的顯著劣勢下,胤禛只好無奈的答應。殊不知,胤禛為了我,竟然改了往日的制度。心中滿是感動。又想著,本來就是家庭之間的聚會,何必那麼尊卑有別呢?

正在發愣,高無庸忙跑過來。“皇貴妃娘娘,皇上特地派奴才來接您和小阿哥小格格們去太和殿。”我微微點了點頭,看著自己梳妝了一辦的旗頭,歎口氣,讓高無庸在外面候著去了。
 

太和殿裡的大臣早已退去。取而代之的是,張燈結綵的場面。因為是大封六宮,兩側坐滿了喜悅的說著閒話的眾多妃嬪。我深深的歎了口氣,牽著承歡的手,踏進了太和殿的大門,我身後跟著的兩位乳母,分別抱著今天剛剛滿月的弘軒和雲起,他們似乎不知道今日的主角是他們自己,憨穩的睡著。我執意不去看各宮的妃嬪,也不願去尋找剛剛選入的秀女,只是一步一步踏著自己的路。

周圍的聲音,越發的小了。最後只剩下清晰的驚訝聲和歎息聲。這是我意料之中的,我無心與你們爭奇鬥豔,也不願濃妝豔抹,我只是用自己的方式。見慣了華麗富貴的她們,看見如此清淡卻雅致的服裝,難免會有唏噓。聽到周圍細細討論著我和孩子如此相稱的衣服,我笑了笑,覺得她們如此見識短淺,徑直向前走去。瞬間,抬起頭,看著胤禛,我的笑被死死的定格了。我明白了為何眾多嬪妃議論紛紛了,我也明白胤禛為何下旨常服赴宴了。眼前,坐在龍椅上的胤禛,身著與我一樣的淡紫色繡著點點潔白木蘭的衣服,唯一不同的是,他的衣服上用金線繡了邊。我一下子愣在了原地,正如坐在胤禛旁邊的皇后一樣,眼裡除了驚異還是驚異。胤禛,你是如何得知我做這套衣服的?你又如何有一套一樣的衣服?心中有千般疑問,想要他萬般解釋,可到最後,都化為了內心深深地感動。他是明白我想法的,他是瞭解我一切的。他用他最大的尺度去配合著我。承歡拉了拉我的手,我才回過神,對他莞爾一笑,輕輕地點點頭。他示意我坐在他左側的位置上。我看得清,多少人的羡慕,多少人的嫉妒,多少人的憎恨,都伴隨著我。
 

我轉過頭看著胤禛,仔細打量著他的衣服。胤禛平靜的對我挑了一下眉,我噗的一聲,笑了。你是在炫耀麼?炫耀我不管做什麼,都逃不出你的掌心。為怕失宜,我對他只是眨了眨眼,他就驕傲的抿起了嘴。定神一想,他倒是全然不在意,光明正大的穿成這樣,不知下面的嬪妃該如何說我妖媚惑主了。又看了看下面就坐著的妃嬪,一個個趾高氣昂的等著我,唯有幾個清新的面孔,我思索著定是剛剛選入的秀女,一臉稚氣,只是不出幾月,這樣的童稚便會被後宮的爾虞我詐,爭寵奪幸而泯滅。不禁輕輕地歎了口氣。胤禛見我如此,緩緩起身,走到我身邊,握住我的手,用眼神示意是不是有事,我微笑著搖了搖頭。隨即,高無庸宣讀了孩子賜名和大封後宮的聖旨。皇子皇女取名歷來都是私下定,而胤禛卻在如此場合賜名,他的心意,我捉摸不透。立刻看了眼熹妃,瞧她眼裡是一如既往的隨和,便放了心。

隨著宴會的開始,各王爺及其女眷也都入了太和殿,太監宮女們利索的撤下靠椅,將宴席所需的桌子擺上。我看著這樣俗套的宴會,儘管是為了我和孩子,也提不起分毫的興趣。本想向胤禛提出,有我籌畫的,但無奈坐月子等一系列事,又加上還有其他妃嬪和王爺。我也就打消了這個念頭。眼睛微微一掃,定定的停在了一個似與喜慶隔絕的角落,那裡黯然的坐著十爺和十四爺,他們身旁沒有女眷,孤身挺直的坐著,相互說些什麼。十爺再也不像曾經那般衝動和稚趣,儼然是被殘酷的現實磨平了所有的棱角。十四爺,這是時隔兩年之久的我們,第一次見面。我只能遠遠的看著。他眉宇間還是夾雜著不羈和無奈,舉手投足間,一如既往的灑脫和自然,全然不像被現實打敗。
 

如此喜慶的時光,他們卻黯然。他們好似感受到了一股熱切的目光追隨著他們,抬頭看了看我,露出絲絲笑意。我心中不禁一酸。舉起手上的酒,遙遙的祝了他們一杯。他們也回應著我。收回目光,看到胤禛默默注視著剛剛的一切,我坦然的盯著胤禛。胤禛無奈的歎口氣,然後也隨即舉起手中的酒杯,往著十爺十四爺的方向淡淡的看去。十爺傻傻一愣,十四爺倒是坦然的接受,隨即一杯下肚,然後背過身,不再看胤禛。我心中歎息著,本想借著他的禮物和這次相聚,能緩解他們親兄弟之間的隔閡,看來,我是低估了他們心中對彼此的憤恨。

胤禛今日許是高興,酒過三旬之後微微紅了臉,與皇后言語之間,透著視弘軒為第一次的涵義。我忙想上前提醒他。但又看到十四爺單獨從側門出了太和殿。我想著,這可能是我這輩子唯一與他相見的機會了,我便裝作不舒服的樣子,想從側門出去,可十三爺卻從身旁拉住了我,他用眼睛看了看胤禛,壓低聲音:“若曦,不可。”我抬頭看著他,急著要出去“十三爺,你是知道我的。”他頓了頓,輕輕地放開我“快去快回。這我幫你擋著。”我謝了謝十三爺,便連忙偷偷出去。

走過一個小道,我看著十四爺偉岸的身子背向我,擦靠在一棵樹上,嘴裡柔聲的說著:“這樣,便是最好。”我本以為十四爺是不喜這種場合,可一見他這幅場面,我有點不知所措的喊了聲“十四爺~”他回頭,愣愣的看著我。我這才看清,他手中握著的是,我以前和敏敏賽馬插在馬屁股上的那個簪子……
 

我一時愕然,那個簪子讓我想到了自己捨命陪敏敏賽馬時的真情,那個如月亮一般閃爍在草原的女子,可是,簪子不是被我隨手扔了嗎?為何又在十四爺那裡。我一臉疑惑。十四爺許是覺得不妥,便隨手把簪子塞進了袖子裡。沒人開口說話。十四爺笑著看著我,“若曦,你過得好嗎?他對你好嗎?”多年前,也正是這個男子,柔聲細語的問著我同樣的問題,只是那時的他,意氣風發。我笑著,我該拿什麼樣的話去回答。好?可是世事哪能那麼如意。不好?可是在他身邊,我卻有著前所未有的安心。

“聖旨……”我剛開口,十四打斷了我的話,“這個簪子”他又從袖子裡小心翼翼的拿了出來,“是我偷偷收藏的。因為從那時起,我就想等你。”我被他的話深深地震撼,他苦笑了一聲“我一直想著,也許有一天,你會清空身邊的位置,然後回頭,看見我。”

“十四爺,我……”

“若曦,等我把話說完吧,如果錯過了這次,就再也沒有機會了”他仿佛鼓足了勇氣,“你托十三哥帶話‘你願意’的時候,我以為,我等到了。儘管,你離開他,是不得已,可我總以為,時間會讓你分一點心給我,哪怕是一點點。”

我忍不住自己的淚水,想到十四爺從我進浣衣局後一直的守護,到不惜觸怒胤禛拿聖旨帶走我,過往種種,在我內心重播著。可我,一直都以為,十四所做的一切都是出於敏敏那次我的捨生賽馬,浣衣局他也曾說過,他想向十三爺一樣對我。我一直以為,我們之間,無關風月,只為真心。

“就連你再次回來之後,告訴我,你要入京,我都以為,那只是你放不下一些東西,而我,我還是有機會的。”

“所以,你留下了聖旨?既不讓我帶走,也不肯交給胤禛?”我問著他。

“是啊,我以為,等你清空了一切,你就會回來。皇上找我要聖旨時,我也不肯給,因為我知道,那是你最後一道護身符。如果有一天,你在宮裡待不下去,我會用同樣的方式,把你帶回來。”想到十四爺一次次觸怒胤禛,都是因為保全我,我更是心若刀割。 

曾經還因為和八爺的事,怒斥十四爺不懂愛情。可如今,我卻好想對他道一句謝。話道嘴邊,卻不願開口,對於過往的一切,一句謝太過蒼白無力,但我還是開口了:“十四爺,謝謝你做的一切,更謝謝你把賜婚的聖旨送給了我們。”

“若曦,把聖旨歸還,是我能為你做的最後一件事了。”他苦笑著,“聽到弘軒和雲起的出生,對我來說,是喜也是悲。我知道,這樣一來,你再也不會離開他了。我這樣做,皇上也會對你更加放心的。以後,你會幸福的。”他的聲音變得極小,是說給我聽的,也是說給他自己聽的。

抬頭看著午後的陽光,剛剛春天,陽光照得人憊懶。一切已成定局。我長長的歎了一口氣,準備轉身回去。“若曦”十四開口叫住我“你難道一直沒有感覺到我的存在嗎?”我最怕的一句話,終被十四問了出來。我剛剛也在問自己,難道真的沒有感受到這一切嗎?還是自己不願感受這一切呢?我怎麼會沒有感覺?只是這些,卻讓我逃避。

“我曾問過你,為何在不知情的情況下,三次請聖祖爺賜婚,那時,你說你想如十三爺一般待我。我心中的以為便就此打消了。”

“是啊,你問過我。我也掙扎過,要不要像今天一樣說出一切,可是,我不敢賭。在那個時刻,我如果坦明心跡,便是壓上了所有的砝碼。我根本不求得能得到你的任何回應,卻怕全盤皆輸,賠進去了你我之間所有的情誼。見過你和八哥的恩怨糾葛,見識到你一旦心中有了決定,便是不可挽回的決絕。”十四爺這些話,句句在我心裡擲地有聲,他雖不如十三爺般瞭解我,卻也算懂我。

“當我最後得知,你帶我走的砝碼是聖祖爺賜婚的聖旨時,我心裡鎮靜。我真的不能想像,你當時如何會這樣做。你難道不怕因此失去八爺的支持嗎?”

“我是顧念與八哥的情誼,卻也不願你在浣衣局受罪。”十四爺斬釘截鐵的說著:“我這點是不如老四,他可以撇開你做富貴閒人,我卻不能讓你一直受苦。” 

胤禛沒有”我對著十四爺搖了搖頭:“他也是有自己的苦衷和無奈。”

也許,最後幾年,他們之間的爭鬥會愈加明顯,而我身處浣衣局,也是上蒼對我的恩賜了。十四爺看著我“剛剛我或多或少的聽到妃嬪們議論著皇上對你的好,而今天,也有所見”他頓了頓,從上至下掃了眼我的衣服,輕哼了一聲,“如此,便好。”曾經我以為什麼都不懂的大孩子,如今眼裡卻藏著剛毅和執著。

十四爺緩緩上前,眼睛直直的看著我,然後掛上一絲微笑,伸手,慢慢的,輕輕地把簪子插在了我的旗頭上。我的心略微放心。我明白,如今他這麼做,即使為了成全我,讓我放心,也是為了他自己能夠徹徹底底的放下我。他端詳著我:“還是物歸原主的好。我現在終於可以以正視自己的感情了。”我用力的點點頭。十四爺轉過身,留給我個背影,道著:“若曦,後會無期了。”,如此風輕雲淡,正如多年前,八爺的那句“去吧”,充滿暖意。我欣喜著,為了在這權利熏天的紫禁城,還能有人真正為我著想,而不計較自己的得失。沖著十四爺漸去的背影,我喊著:“十四爺,人生一世,浮華若夢,總有一人,會視你如命。”十四停住了腳步,卻不再回頭,只是緩緩舉起右手,示意著。
 

看著十四爺遠去的身影,我默默的愣了神。這是我們最後一面了,他的背影在我的眼眸中不斷的縮小。還好,此時此刻,我唯一能安慰自己的便是,我是知道的,我知道十四爺將活到乾隆盛世,也知道,在不遠的將來,他會受到弘曆的禮遇和提拔,只是,那時的他,空有豪情壯志,卻無法身體力行了。

回神之後,方覺得時間已過了好久。怕胤禛找不到我而追究。急忙整理了下心情,轉身回了太和殿。殿中的富麗堂皇和熱鬧非凡,與剛剛的冷清暗淡形成了鮮明的對比。胤禛看到我,帶著酒意的走了過來,“剛剛還有人誇弘軒天庭飽滿,誇雲起可愛非凡,哈哈哈……”他帶著笑意的臉,如突然冰凍般,聲音也好似被他硬生生的吞進肚子裡。我吃驚的看著他,不知到底發生了什麼。他抬起手,狠狠的拔掉了我頭上的簪子。他轉過身,看了一眼十四的位置,那裡空無一人。
 

雖然胤禛反應如此,但我心中仍有不解,為何他單單看到了簪子,就如此異常。我朝十三爺看了一眼,只見他更是臉色鐵青,眉頭緊鎖,以不可見的微小動作輕輕地對我搖搖頭。我一時不知所措,剛剛明明確定了,周圍沒有人,回來的時候也甚為仔細的與十四爺隔開。眼前的胤禛,身子在不停的發抖,與剛剛神采飛揚的樣子互為極端。他就在我身前,一步不移,死死的看著我。我剛想發出點聲音,卻好似被封喉似的。我深深地明白,剛剛與十四爺的談話,不管我和十四爺如何坦蕩,都不能讓胤禛知道內容,八爺就是一個例子,我不能,讓十四爺也如此,這次,我定要護他周全。深深的呼了口氣,似鼓起勇氣,反過來,也定定的看著胤禛。周邊一切的熱鬧,都被我們之間的冰冷氣氛阻隔在了外面。他不肯說話,我也不敢擅自說著什麼……

忽然之間,一聲響亮的啼哭驚擾了所有的熱鬧和我們之間的對峙。我立刻收了收心,走到皇后那,輕輕地抱著弘軒,這孩子,不知是餓了還是為何,竟然啼哭起來。我連忙輕輕地哄著他,不經意之間,瞥了胤禛一眼,他滿臉的疲憊,看著孩子,一聲不吭。所有人都沒有發現,我跟胤禛之間的變化,只有十三爺。趁著我哄孩子的間隔,十三爺連忙走到我跟胤禛之間,然後尷尬的笑著:“許是孩子困了,皇兄,讓皇貴妃帶著孩子先去耳房吧。”胤禛一言不發,也沒有絲毫表情,我被這樣的他,狠狠的嚇到了。連忙跟著十三爺顫顫抖抖的走去耳房。臨走之前,我還在朝著十四空空的位置看去,不知道他為何還沒有返回?難道是被胤禛知道了嗎?此時此刻,我緊緊的抱著弘軒,已經全然顧不得其他人了。
 

剛到一旁的耳房,我輕輕地抱著弘軒坐下,十三爺隨後關上了門,一副無奈的樣子:“若曦啊,你如今為何如此糊塗?”我心中更是滿腹委屈,根本不知道胤禛怎會無緣無故因為一個簪子而如此氣憤。難道是他看到剛剛的一幕了嗎?我頓時傻眼,那十四爺是不是會因此……

不敢繼續想下去,連忙問十三爺:“十四爺呢?”

十三爺看著我,“若曦,你還顧得上別人嗎?”說完,又搖了搖頭,“十四弟一直沒有回來,估計是走了吧,他本就不願來,我估摸著,也是因為你,才肯答應過來的,他就是如此,越在公共場合,越是讓皇兄下不了臺。”

我聽到十三爺的回答,並不是我所關心的,忙追問:“皇上剛剛出去了嗎?”

他不解的看著我:“沒有啊,我一直在皇兄身邊陪著。盡職盡責的幫你!!”我緩了口氣,想著最好的就是胤禛不知道剛剛發生的一切,可是他生氣的原因又是什麼?

我苦思冥想,十三爺卻在我身邊渡來渡去,時不時歎息著。我熬不住,不得不問:“十三爺,這到底是為什麼?胤禛看見一個簪子就……”

“哎,我這不是正幫你想辦法呢?”

“辦法?我現在都還不清楚起因。”

十三抓住我的胳膊,死盯著我:“你跟十四弟說了什麼?”我如當頭一棒,緩不過神,怎麼辦?我能跟十三爺說嗎?我一時糾結著。

“算了,你不願意說,我也不勉強。如今,關鍵就是,這簪子……”簪子,為什麼所有的一切,都與這簪子有關,剛剛胤禛狠拔下我的簪子時,眼裡也是摩擦著火花。

“十三爺,為什麼,你跟胤禛一看到這個簪子,就會如此?”十三爺坐在我身邊,玩弄著手上的扳指,緩緩道著。 

雍正三年,皇兄得知你歿了之後,便身著便衣,打扮成我隨從的樣子,跟我一起去了遵化。”十三爺抬頭看了看我,見我沒有太大的起伏,繼續說著:“當時皇兄和十四弟因為你的東西而相爭,最後巧慧的一席話,勸解了十四弟,他把你的一切,都交還給了皇兄。”我心中暗暗明白了些許,“只是,當我跟皇兄要出發的時候,卻看著十四弟傻傻的在院子裡盯著一個簪子,當我們問他時,他才開口說,這是你與敏敏賽馬留下的。”十三爺看著我,似乎想看出我心中是否有任何波瀾,我卻默默的繼續聽著。“皇兄一聽,便要奪下那簪子,只是十四弟拼死也不願意相給,只是口口聲聲的說,那是屬於他的。若曦,可是你給他的?”

我趕忙搖搖頭,“原來是這樣,怪不得胤禛一看見簪子,就好像變了個人似的。”

“若曦,皇兄現在必定猜到你跟十四弟見面的事了。你要想好啊。”

想好?我要想好什麼?我又能想好什麼?我歎息著,當時只顧著如何打消十四爺的念頭,卻不知,這簪子竟能被胤禛認出來。如果他問到,我如何和十四爺見面?為何見面?見面又談了些什麼?我該如何回答。剛剛的事,我若坦誠的告訴十三爺,十三爺也未必相信,更何況是胤禛呢?本來他就質疑著我跟十四爺的點點滴滴,現在,自然更不會相信。我揉著自己的太陽穴,不知如何是好。十三爺也是有些焦急,我抓住走來走去的他,晃了晃:“十三爺,不管如何,都要護十四爺周全啊,我不能再充當他們兄弟反目的兇手。”想到多年前,曾因為我的一句話,連累了那麼多人,我如今,實在不願意,這樣的事再次發生。
 

十三爺點了點頭,“我們還是先出去吧,拖久了,皇兄會不高興,那些妃嬪們也會看笑話的。”我實在不願意面對那樣的胤禛,可是畢竟是滿月禮,我還是打開了門,徑直的走出去了。胤禛還在高高在上的坐著,只是眼睛定在一個地方,就在也不動。連一旁的皇后娘娘都不知怎麼了,也是直挺挺的坐在旁邊。宴席之中,還是一如既往的熱鬧,卻聽起來分外刺耳。我也在一旁魂不守舍的坐著,眼裡在弘軒和雲起之間掃來掃去。胤禛表面越發平靜,我越不安。我不知道,自己接下來面對的,是不是又是一場暴風雨。

等回到西暖閣,我已經身心俱疲,本想著,趁著滿月宴,跟胤禛提出搬回院子去住的,可這時,我也不願再多提什麼。夜色降臨,我脫下身上的親子裝,放在手上仔細的看著,想著出現時,胤禛給我帶來的諸多驚喜和感動,心中更是難受不已。心中一遍遍的問著自己,今晚,他會來嗎?

弘軒和雲起已經睡下,白天受到了折騰的他們,早早進入夢鄉,呼吸均勻而沉穩。如此靜謐的夜晚,卻讓我無法安然入睡。聽到門吱呀的響了,我心跳開始加速。他來了。可是,門響之後,卻再無動靜。我經不住內心的掙扎,起身披了一件外套,推開半開的門,看見胤禛一身龍袍站在月色下,閃爍著點點的光。屹立著的背影,越發高大。我多想上前去擁抱著這樣的他。緩緩的走進院子,故意發出了響聲,只為讓他知道我的存在。他肩膀動了動,然後我們之間又是沉默。
 

夜裡更深露重,站在這裡傷身體。進屋去吧。”

我嘗試著開口,卻聽見自己的聲音在顫抖著。胤禛慢慢的轉過頭,走上前幾步,狠狠的看著我,那眼神分外冰冷,好似想看清楚,這句話中到底幾分真幾分假。他盯了我許久,讓我快要呼吸不了,他又從背後拿出中午從我頭上取走的那個簪子,抬起手,顫顫的把簪子插在我的頭髮上,雙唇緊閉,好似要將所有的憤慨都憋在內心。看他這麼抑制自己的情緒,我心中如被人撕裂一般。我一把抓住他的手,不讓他把簪子插在我頭上,理直氣壯的問“為何如此?”

他笑著說:“你們之間的事,我是外人。”他的話,如同冰窖出來的一般,沒有絲毫溫度。他的笑,也讓我恐懼。我心中漸漸被一個想法覆蓋,顧不上一切,問著:“胤禛,不要為難十四爺。”

他甩開我的手,低啞地說:“你不關心我今日穿的什麼?你也不關心我現在心情如何?你只關心你的十四爺?”他的話中,略含著挑釁“原來,我做的再好,在你心裡,都不如別人什麼都不做,對嗎?若曦?你回答我啊!”

他近似乎失控,卻抑制著自己的聲音,不知是為了孩子,還是不願意讓任何人知道我和他之間的問題。我抓住他的手,放在我的胸口,只覺得胸口陣陣冰凍,我一字一句的說著:“胤禛,你知道的,我的人,我的心,都是屬於你的。”

他反過來,將我的手放在他胸前:“那你又知不知道,我的心,有多痛?”他的話,讓我的心徹底冰凍。“若曦,我還記得,那個美好的冬日,你帶著我的髮簪,前來問我,願不願意娶你。那時候,我寧願相信你是出自真心。可我真的好想問問你,如果我拒絕了,你是不是帶著這個髮簪,用同樣的方法,去問十四弟?”

我正要回答,我正要否定,我正要解釋,他卻釋然一笑:“不用告訴我,我寧願不知道答案,你不知道朕為你做的一切也就罷了,還一次次這麼傷朕。”

他轉過頭,歎口氣,要走。我明白,對於我們,冷靜一段時間,會是更好的處理方法。只是十四爺,我擔心著:“胤禛,願得一人心,白首不相離。如果你因為我,而對十四爺做什麼,那我們之間……”

他大笑著:“若曦,拿感情要脅朕,你很在行嗎?”說著,便頭也不回的走了。留下我一人,在原地,癱坐著。 

這次,我徹夜未眠。我明白,如今的我,該給這件事,一個完美的解釋。只是,這件事,是我如何都解釋不了的。只有等時間慢慢平息一切。

第二天一早,齊妃娘娘、熹妃娘娘和其他妃嬪便聲勢浩蕩的來到了西暖閣,我聽到了通傳,連忙洗漱著裝,即使心中再憋悶委屈,我也不願,讓她們看到如此的我。帶著後宮招牌式的笑容,我來到大廳。

“妹妹,氣色真好。”熹妃娘娘見到我親切的說。我對她報以一笑。

“怎麼不穿昨天的衣服了?該穿的時候不穿,當著那麼多人,不該穿的時候又穿,真是……”後面的字,齊妃活生生的咽了下去。

熹妃娘娘忙著打圓場:“妹妹昨天的衣服,實在是讓姐姐們都羡慕,”然後又看了眼齊妃“我們今日來,是特地給皇貴妃道喜的。”

“是啊是啊,道喜。”齊妃娘娘一開口,我就知道,她不會說出什麼好聽的話的,“我帶著一干妹妹們,來給你道喜,因為你,大封六宮,這剛進宮的秀女一個個也都封了貴人呢。”

我聽完這話,臉上再也掛不住任何笑容。身子晃了晃,旁邊的蘭心紫月忙著扶我。齊妃更是得意的說:“皇貴妃這是照顧阿哥格格才如此心力憔悴吧。哎……”她掃了眼四周“你看這剛入宮的李貴人,跟妹妹一樣好福氣,她今天也神色憔悴,難怪,昨晚皇上那麼晚召幸她……”召幸?這個詞對我來說如晴天霹靂般,難道昨日胤禛從我這走後……想到這裡,我心中如被重物壓著一般,呼吸不了。

看著眼前齊妃囂張的氣焰,我忍不住怒火:“難道齊妃娘娘忘了,當日喜鵲因為探聽皇上的起居而被杖斃的事嗎?”齊妃一聽,臉色瞬間煞白。顧不得請安,就自行離去了。我看著她離開的背影,狠狠的在心裡說著,最好不要再過來!熹妃見我如此,也安慰了幾句,便離去了。只剩我一個人,在大廳,癡傻的坐著…… 

陽光透過窗子,滲進來的暖意,怎麼也抵擋不住,我內心的冰凍。空氣中飄蕩著的不再是氧氣,而是滿滿的憂傷。我們,是不是完成了灰姑娘和王子的相聚,然後童話就開始幻化成泡沫?我們都曾勇敢而堅毅,只是,在與人間世事的對峙中,我們從來都不是贏家。我不知道,昨夜的胤禛是不是出於氣憤。但是,已經不重要了。他知道我的軟處,也知道,如何做才能讓我傷的最深。想到這裡,我的心碎成了千般。胤禛,你怎麼忍心這般傷我?

我每日,便是抱著在繈褓中日漸長大的弘軒和雲起,細數著他們點點滴滴的變化。我唯一剩下的,完全屬於我的,便只有他們。我內心的糾結,自從那日,已經過去了一星期,每每看到弘軒那張與他越發相似的臉,我內心都湧起對他的相思,可是心中的氣憤,卻久久散之不去。我如此的相思,卻不知他是否沉浸在女人鄉裡。我嘲弄著自己。也罷,我還有弘軒,這個小小的胤禛。弘軒不知為何,每日夜裡夜夜哭鬧,非得摟著不停地轉,他才會稍稍入睡。我心裡默默的說:“就知道折磨你額娘……”然後心中又是難過,難道這麼小的孩子,就失去了阿瑪的愛嗎?總是想起跟胤禛一起守護孩子的點點滴滴,胤禛,回憶是多麼折磨人的東西,它還要折磨我多久我才能忘記你?

每日我還是按時的吃著湯藥,最後耐煩,索性不吃了。太醫連忙趕來,跪倒在地,我淡淡的說著:“本宮都已經過了坐月子了,為何還要繼續吃湯藥?”

太醫忙著回答:“娘娘,您就吃吧,這是皇上特地吩咐,您的身體要多補補。”胤禛?這真的是你的吩咐嗎?那你為何從來不願意再涉足西暖閣?

見我半信半疑,太醫繼續說著:“娘娘,雖然不知道您心結何在?可是您得顧及著自己的身體和皇上啊!”

“太醫,你搞錯了,這般話,你該給天天得寵的李貴人說。”我說完心中就開始後悔,我怎麼如何明顯的表現出自己的醋意?太醫低著頭回話:“娘娘,自皇上登基,就是老臣給您把的脈啊,一直以來,皇上對您的身體,比對自己還是關心,就是上次您分娩,皇上給微臣的口諭也是保大人啊。”

這句話觸動了我,想起那日蘭心隨口提到,胤禛在房外守護時的焦急和不安,還有穩婆從產房出去時,胤禛第一句開口問的,便是我的平安。我擺了擺手,讓太醫退下了。自覺的喝著湯藥,竟不如以前那般苦澀……

~待續~

====================================================================== 

此步步驚心續集轉載於步步驚心百度貼吧,原創作者為_念念執。本人純粹因為喜歡此文,覺得作者文筆不錯,所以轉換成繁體中文分享給台灣的步步迷。若有侵犯著作權,請告知,我會馬上刪除。

,

曉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