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若教眼底無離恨,不信人間有白頭

肚子裡的孩子已經足了七個月,因為是雙生胎,肚子倒像是九個月了。每每胤禛在此,都特別心疼的看著我,反復贅述頭一胎便是雙生胎有多麼辛苦。然後又話鋒一轉的開始心疼孩子,嘟囔著說我這肚子裡兩個孩子才如別人一個孩子大,該有多虧待孩子。如此一副乖夫慈父的形象,還是不能讓我放心,我每天都沮喪傷心,即使胤禛在,也會覺得心裡空蕩蕩的。極端易怒或煩躁,對蘭心紫月她們也不如往日,每天都過多的哭泣。太醫說我憂思過重,每次都叮囑我要出去散散心,苦口婆心的告訴我,雙生胎在生產時會有多不易,保持一顆好心情對孩子的成長有多好。。。

一日,早起心中就難受,我的心也越發不安,沒有了往日的鎮靜,我一手插著腰,另一手被蘭心撫著,踏著笨拙的步子想要去御花園散步,希望能如太醫所說,有助於生產。走了一會,整個人已是疲憊不堪,將重心移向巧慧。

春天快要來了,風也是格外的柔軟,夾雜著清香在鼻端。我正享受著點滴的春意,樹木另一邊已傳來女子的細語聲“聽說這次選出的秀女雖然少,可大都是名門望族,長得也頗有韻味,皇上即位以來第一次大選秀女,果然個個都是精挑細選,閉月羞花之色啊……”距離有點遠,聽得不真切,但是我卻聽見是宮裡選了秀女。蘭心趕緊開口:“娘娘我們先回去吧,還沒有入春,風大~”我頓時明白了,原來宮中所有人都知道這事,卻單單瞞著我一人,我甩下蘭心,循著話音慢慢向前走。又有一個女子的聲音逐漸清晰“皇上是該選秀了,省得讓某人專寵,懷孕了還霸著皇上……結局肯定好不到哪。”
 

我的頭“轟”的響了一下。只覺得心神俱裂,身子也不禁往後仰,忙後退了幾步,想要穩住,支撐著自己。肚子裡的孩子好似察覺到了我的異常,不停地踢著我的肚子,我忙用手安撫,卻眼中發酸。我拼命拼命的忍住淚,可眼眸像要被水沖炸了一番。

他近日來,經常不到西暖閣,偶爾來時也是掩飾不住的疲憊,難道就是為了這事?我當時還心疼他,以為是國事繁忙。即使醜陋,我也要事實。胤禛,你背棄了這句話,你沒有做到。我心中憤怒了。我推開蘭心欲扶我的手,大聲的喊“我要去儲秀宮!”蘭心心中一驚,被我的神色嚇到了,站在原地呆呆的看著我,此時的我已經不顧一切。“儲秀宮,我要去看看這屆的秀女。”她回了回神“娘娘,我們還是先回去吧,要不然就去養心殿?”我不顧她,逕自走去。

一路上,我都在躊躇不定,我究竟要去儲秀宮幹什麼?是想證實選秀女?還是能把所有的秀女都放回家?我心中隱隱不甘,但是我卻不能不顧祖宗的家法。選秀怎樣?我又能怎樣?我為何不能跟皇后娘娘學著大度的不管一切?為何不能心平氣和的跟齊妃她們相處?為何面對選秀不能寵辱不驚?我無力的走著,一步一傷。

儲秀宮外車水馬龍,宮裡更是熱鬧非凡,裡面都是經過精挑細選才留下的秀女,她們要經過“留宮住宿”進行考察,在留宮住宿的秀女中選定數人,其餘的都撂牌子。剩下的便是充實後宮的新秀。看著這些年輕秀麗,婀娜多姿的秀女,又看了看自己碩大的肚子,還有因為懷孕而浮腫的大腿和腳。我心中如刀割一般。胤禛,這才是你的天堂吧。我想著想著,就感受到一陣陣的腹痛,感覺到孩子在我的肚子裡拼命的下降。暫態天旋地動,只覺得自己眼前一黑……
 

我一直都是迷迷糊糊的,好似被人抬回了西暖閣。我努力恢復意識,想開口說些什麼,但肚子一次又一次的痛,忍不住哼哼了聲。到最後,陣痛越來越劇烈,越來越頻繁,我的雙腿像是被人卸了下來,我的腹部好像被撕裂一般。一次次陣痛把我從昏迷的狀態拉到現實,外面隱隱約約有胤禛訓斥的聲音和焦急的責駡。我清晰的看到一個個穩婆圍繞在我的周圍讓我使勁,也模糊的聽到太醫在外屋不停地指揮。我宛如要死掉一般,疼痛無休止的折磨著我,可孩子卻沒有一點要出來的痕跡。突然,一陣撕心裂肺的痛處從小腹傳來,我再也忍不住,顧不上一切,大聲的吼著,叫著,發洩出我的疼痛,還有我今日的難過。漸漸的,我沒有了任何知覺。

“哇”的一聲,響亮的嬰兒哭聲傳來,我從無窮黑暗中驚醒,映入眼簾的是胤禛緊緊鎖著的眉頭,我定定的看著他,然後用盡全力的想要推開他,卻推不動。我側著臉,留下了一串串淚,委屈、寒心、痛苦、伴隨著喜悅。他見我醒來,眉頭舒展,輕輕地擦去我的淚,坐在我的床邊:“若曦,我們有了兩個孩子。”我想支起身子去環顧四周,卻無奈全身無力。故意忽略胤禛,顫抖的問蘭心:“我的孩子呢?”見我神色如此,胤禛一驚,然後又緩緩地笑了,“在外屋呢。”我鬆了口氣,身子動了動,卻發覺鑽心的疼痛。剛剛只顧著孩子,竟然沒有感覺到。他輕輕地托著我的額頭,小心翼翼的吻著我,“兩個孩子可累壞你了吧。”然後眸中閃出一點點光:“一個阿哥,一個格格呢~若曦,上天待我們不薄,還是我們有福氣。”
 

聽到胤禛如此說,我心中竟然泛酸。剛剛做額娘的喜悅,被選秀的事沖的毫無蹤影。外屋傳來了哭聲,好似激發了我的母性一般,我立刻起身,可稍微一動,便疼得我無法忍受,見我如此,胤禛心疼不已,忙著喊蘭心紫月:“快把阿哥格格抱進來。”我順著他的目光看去,心中撲撲騰的跳著,兩個粉妝玉砌的孩子出現在我的眼前,一個閉著眼,憨熟的睡著,一個眼睛小小的睜開,大聲的哭著。蘭心美滋滋的說:“皇上、娘娘,哭著的就是小阿哥。”

胤禛忙著起身,用手輕輕地撫著他的粉撲撲的臉蛋,“果然是男孩子愛鬧,女孩子文靜。”說完哈哈大笑,然後滿足的看著我,我正要反駁他,只見他雙手接過哭著的阿哥,不停地拍著,輕輕地哼著不知道是什麼曲子,眉眼之間都是滿滿的笑意。孩子好似感受到父親,有了安全感,竟也不再哭鬧,慢慢的睡著了。我心中無限的溫暖,這正是我所求的,有了孩子,我跟胤禛之間便沒有了遺憾。看著眼前的胤禛,燃起了一絲絲感謝,不管如何,是他讓我成為了一個完整的女人。想到選秀,我搖了搖頭,胤禛不屬於我一個人,而如今,我有了真正屬於自己的孩子,心中滿足不已。

一旁的太醫輕聲的說:“皇上,阿哥和格格是早產兒,所以個頭很小,而且體質也很薄弱,更需仔細照看才是,趁著她們熟睡,臣需要給阿哥格格做細緻觀察。”胤禛微微點了點頭,將孩子交給了蘭心,示意她們把孩子抱出去。

“娘娘本來體質孱弱,頭胎又是雙生胎,還需靜養好好休息,才不會落下病根啊!”我面無表情的點點頭,太醫也隨後離去。

聽到太醫如此之說,我心中所有的喜悅徹底消失。早產兒,個頭小,體質薄弱,這些都是我的錯。如若不是我的任性和自私,他們都還在溫暖安全的母體之中。如若不是我的固執,也不會造成今天的局面。想著想著,淚默默的流了下來。
 

見我又一次流淚,胤禛顯得慌亂無措,不停地說著:“若曦,這是怎麼了?這是開心的事啊!"見我不理他,他緊緊的握著我的手,動情的說:“若曦,我真的好幸福,我真的好感謝你。"

我甩開他的手,咬著牙,狠狠地說:“如今孩子安全出生了,你也不必假惺惺的在這裡。”

聽到我如此說,胤禛很是驚訝,“假惺惺?這是從何說起?”

他又想要握住我的手,我卻將手放進了被子裡。扭過頭,“你去忙你的秀女吧,這邊用不到皇上掛心,就讓我跟孩子自生自滅吧!”

胤禛木然的看著我“若曦,我不是故意瞞著你的。"他眉頭緊蹙著,雙眸裡蘊藏著絲絲縷縷的情緒,不安,歉意,又或者夾雜著其他什麼。“選秀是祖宗定下來的,我有心不選,也無力而為啊。"我哼了一聲,竟然把祖宗拉出來嚇我,本姑娘還就不吃這套。表面上說著自己為難,心中還不定美到哪裡去了呢。見我不肯說話,他苦笑道:“我想等到你產後再說,我怕影響到你和孩子啊。再說,這些秀女大部分做了女官,充實後宮的只有幾人。"

“是啊,只有幾人,傾國傾城,沉魚落雁的能有很多麼?”

聽我這個腔調,胤禛說:“你我之間,都有了孩子,還需如此嗎?"

我收回目光,“以後不必那麼麻煩,如果勞累了,你就隨便在哪個宮裡歇著吧,不必跑來西暖閣假惺惺的來看我,另外,這些,選不選秀女,我知道不知道,都不重要了,天下是你的,後宮也是你的。" 

我清晰的明白,自己這樣說,無非是抱著賭氣的心思去試探胤禛。卻又忍不住,覺得自己理當如此。他騰的一聲站了起來,“若曦!你一定要這麼說嗎?假惺惺?朕哪有假惺惺?”他的聲音不大,卻充滿了力量,很有震撼力。見他如此,我心中更是氣憤不平,明明是他的錯,他卻如此理直氣壯。

我也不甘示弱:“不然呢?你每天都把精力放在了新的秀女上,哪有還有精力過來?”我狠狠的盯著他。一時之間,委屈,難過都湧上心頭,我拼命的用手抓著被子,拼命的咬著下唇。

他見我如此,沉默了一會,幽幽的看著我,歎了口氣,“好了好了,難道讓孩子一出生,就看到阿瑪和額娘吵架嗎?”

他不提還好,這一提,我就覺得胤禛更是不對,我差點因為他傷害到我們的孩子。我不禁害怕,身子不由得顫抖著,眼中淚珠成串落下,吼著“這是我的孩子,跟你沒有分毫的關係,你的孩子,都在秀女那呢!!”

他見我如此不講道理,他臉色變得十分蒼白,手也捏成了拳頭,手背上青筋暴露:“馬爾泰若曦,你如今是怎麼了?如此不講理!”

“對,我是不講理,你走好了,你就不該來,也不知道我生產的時候,你是不是還在秀女那忙著呢!”

我話音剛落,胤禛就甩袖而去,一步一步,那腳步聲在我心裡擲地有聲。即將跨出門檻時,胤禛停住了,好似下了很大的決心,緩緩回過頭,看著我,“我一會下旨,晉封你為沁皇貴妃,冊封禮隨著孩子滿月一起辦吧。”我支起身子,將旁邊盛著藥的碗朝他扔去,稀裡嘩啦的聲音回蕩著,我明白,這一摔,摔得便是我跟胤禛所有的情分。可是我要這麼做。我忍受不了,他除了以前的那些沒辦法改變的妃嬪還新招了秀女。他這麼久以來的苦苦欺騙,讓我看到了他不選秀的希望,希望越大,失望越大,希望就像瓷碗一般,狠狠的碎在了地上。

我對他吼著:“不要,我什麼都不要,我現在最後悔的就是被你冊封!”胤禛聽到如此,立刻轉身,頭也不回的走了。我的淚水,隨著他的離去更加洶湧。胤禛,你要拋棄我了嗎? 

當日夜裡,不知為何,兩個孩子拼命地哭叫著,我讓蘭心紫月把他們抱在我的床前,忍著痛看著他們,我將手撫過他們的臉龐,他們卻把眼睛直勾勾的看著窗子,我輕聲歎息:“難道你們也知道阿瑪不會再過來了嗎?阿瑪不再疼你們了嗎?”

紫月連忙著說:“娘娘如何這樣說,娘娘您可是皇上心頭上的人。更何況,如今娘娘一下子有了阿哥和格格,地位更是平常人比不了的。”

我看著她,示意她閉嘴。紫月兀自閉嘴了。隨後蘭心紫月把孩子抱到了阿哥所,交給了奶娘餵奶。孩子一走,西暖閣顯得分外清淨,也加再也一絲淒涼。我笑著,難道自己把自己關在了冷宮之中嗎?原來,沒有胤禛的夜,是無比難熬的。沒了孩子,身子分外清爽,可下體的疼痛還是一陣陣的,我只好保持著一個姿勢,不再動。也許是白天太過於勞累,慢慢的睡著了。

醒來的時候,發現胤禛直直的坐在我的床邊,用手輕輕地撫著我散落的頭髮,笑著跟我說:“若曦,如今,我們是阿瑪額娘了,我們有了兩個孩子,我們是一個完整的家了。”我也拉著他的手,略帶哭腔的告訴他“胤禛,我所有的堅強任性,都是源於我害怕失去你,我害怕跟別人分享你。在我生活過的社會,一個丈夫是只能有一個妻子的。”胤禛聽完,堅定的點點頭:“好,我只有你一個人”正當我被感動的一塌糊塗時,猛然醒來,原來,原來,一切只是一場夢而已……胤禛不曾來過……
 

夢醒之後,我便再也無法入睡。

早早起來,我便吩咐蘭心紫月去把阿哥和格格抱過來。我現在已經什麼都沒有了,只剩下他們,如果不能讓我時時刻刻都看見他們,我便是無所依戀了。我仔細的向奶娘學著如何抱孩子,打發著時間。每每看到兩個孩子都如此嬌小,我內心都陷入無比的自責。我不是一個賢慧的妻子,也不是個稱職的額娘。我突然後悔將這兩個小生命帶到這個紛雜的世界。我本想著,向胤禛開口,求他不要把孩子抱到阿哥所,讓我親自撫養。昨天的事情,讓自己的打算毀滅,我與這個世界,本就格格不入,我不能再讓我的孩子也如我一般。他們是屬於這個世界的。

正當我發呆的時候,我突然聽到門被打開,我立刻顫抖了,胤禛,是你嗎?

“臣弟恭喜皇嫂了!”原來是十三爺啊,我輕輕地歎了口氣。

十三驚異:“哦?難道我也不受歡迎了嗎?”我從臉上擠出一絲微笑,想要起身。

十三忙扶著我靠在枕頭上,“十三爺怎麼來了?”

“我這不是心急麼,等不到滿月就想來看看孩子。”我點點頭,示意蘭心紫月把孩子抱到十三爺身邊。

十三一手抱了一個,我打趣:“果然不是第一次做阿瑪的人啊,抱著如此熟練。”

十三爺尷尬的笑了笑:“這兩個孩子好輕啊!”十三爺一語戳中我的淚點,我淚眼朦朧“早產,所以……”十三爺會意的點點頭。

“今日早朝,我見皇兄臉色鐵青,想必是因為孩子不足月,他心疼吧,皇兄說你心情不好,我便前來看看。”

我冷笑了一下“我沒有心情不好,只是快刀斬了亂麻,我與胤禛再無情誼。 

十三不解的看著我,過了一會,緩緩地開口:“你就是如此的倔強,明明放不下還逞強。不會累嗎?”我不願再說話,十三接著問我:“先說說你早產的原因吧。”

我歎了歎氣,把昨日白天的見聞,一股腦的告訴了十三爺,心中的憋悶也少了許多。十三爺聽完,笑道:“因為吃醋啊!”見我眉頭不展,他便收斂了笑容,“若曦,還好孩子沒有大事,不然,你是要讓皇兄自責一輩子啊!”自責?他會嗎?他自以為一切都是對的?他一直怪我不講道理!!

“他才沒有心思自責。”

“若曦,你為何如此偏執,這樣固執,為了一些不能改變的事破壞自己的幸福。如今,天下的女子,能有幾個如你一般幸福?”

是啊,在外人看來,我是這麼的幸福,高貴的封號,奢華的生活,深情的胤禛,還有剛剛出生的龍鳳胎,我如何還不滿足?我心中笑自己是產前產後憂鬱症罷了。

“若曦,你還記得入宮之前我告訴你的嗎,人要惜福,你既然又回來了,是為了更深的傷害你們的感情嗎?”

是啊,我明明是離不開他的。我明明又不惜一切代價的回來了。回到了他的身邊,我又忘了當初沒有他的滋味了。十三爺看我若有所思,輕輕地把孩子給了蘭心紫月,讓她們下去。

小聲的說“如今,皇兄尚不知道你為何早產,他一直以為是因為你身體的原因,如果知道真實的原因,估計又會遷怒於那天在背後說三道四的人。若曦,你知道嗎?那日,皇兄為了籠絡讀書人正在大殿揀選會試下第舉人,聽到高無庸說你正要分娩,便顧不得會試,拋下一切慌亂的到了西暖閣。剩下的便是我去會試。你沒有看到皇兄當時的驚慌失措,我從來沒有見過那樣的他,沒有了鎮靜,沒有了冷酷。”

聽到十三爺如此說,我的內心充滿了震撼。

“如若不是他瞞著我選秀女,我的孩子也不會早產,如今太醫都說,孩子體質很弱,容易生病。”我淚眼汪汪的看著十三爺。

十三爺歎了口氣,“若曦,你介意的,是皇兄選秀女,還是皇兄瞞著你?”

我被十三爺問的啞口無言。我捫心自問,自己究竟在意的是什麼?是他欺騙我?就算是他如實的告訴我,我難道會不生氣嗎?我的反應不會比昨天更強烈嗎?難道我介意的是他選秀女?那又如何?自他登基,這就是改變不了的事實啊。

十三見我不肯說話,他擔憂的看著我,我抿唇一笑,答非所問的問道:“這兩個孩子可還讓十三爺看著順眼?”

十三靜靜的瞅了我一會:“笑的如此苦澀,還想轉移話題,真不知道你內心到底是如何,在我面前還用強撐?”他話音剛落,我臉上的笑便落下了。他開口說:“你可知道,昨日深夜,皇兄在養心殿處理了一夜的政務,上朝時臉色鐵青,到剛剛我去看他,他還在批閱奏摺。”

我幽幽的開口,“前幾日忙著秀女的事,把政務耽誤了吧?所以……”十三看我這樣說,特別震撼,一口接著一口的吞著茶。

“選秀的事,一直是皇后娘娘在主持大局,皇兄連到場看一眼都沒有。相信你心中該明白皇兄為何如此吧?”

我面上一熱,“如今的我像不像一個妒婦?”

“你若真是妒婦倒好了,就應該使盡渾身解數把皇兄綁在身邊,可你呢?把皇兄往外推,而且只知道自己虐待自己。”見我惆悵的看著窗外,十三咬著牙說:“你明明知道無法改變現狀,可有執拗的不肯接受。這樣一來,苦的只是你和皇兄。僅僅是幾個秀女,你為何如此計較!!也不見你因為齊妃、熹妃等人如此大動干戈啊!”

十三爺加重了語氣。為何為何??因為齊妃、熹妃等人是自早就跟著胤禛的,我無力改變什麼。而如今,在我眼皮子下面去選秀,我實在是接受不了。看著十三爺,我不願再開口。因為在一個說不清的世界,過著一個說不清的人生,內心的世界又有誰能懂。。。 

十三見我這個態度,自嘲道:“如今,我倒是像當事人,而你卻一副事不關己的樣子。”我沖十三爺苦笑著,他連忙唉聲歎氣,向著正東方面不停地鞠躬:“皇兄啊皇兄,臣弟辜負了你的期望,沒有完成使命~~”雖然是非常滑稽的語調說出這話,卻在我心裡如炸彈一般。

“是胤禛讓你來的?”

“不然呢?”十三爺朝我白了一眼,“雖然皇兄沒有明說,但我卻能明白皇兄的意思。至少他碰釘子之前,我得來蹚蹚水啊~”

我心中百般滋味,想著昨日我的句句都針對著他的傷處,他也走的那麼決絕,今日又為何如此?剛剛我還納悶為何十三來看孩子,沒有帶著愛熱鬧的承歡呢。

我想了想,看著十三爺,“你能明白我內心的苦和掙扎嗎?”十三點了點頭。我慢慢開口,“從我來到胤禛身邊,到如今,已有一年了,短短一年來,貫穿著爭吵和生氣。你知道嗎?我怕,我怕不斷地摩擦會消磨我們之間的愛,毀掉一切。到時候,我們剩下的,就只是痛苦了。所以,我現在寧願放手,留下愛,足夠讓我們回憶。”

“當真不可調和了嗎?那孩子呢?怎麼辦?”十三爺一語擊中要害。我抬起頭,渴望的看著十三爺,他忙著說:“若曦,你可不要想當然的又提出什麼出宮類的鬼話。你如今的身份已經不允許你這麼想,更何況,現在有了孩子,他們可是皇族後裔,斷不可如此。”我心中僅存的一絲希望被十三爺連根拔起。

“那便留在宮中,過一日是一日吧~”十三搖著頭,大步的走了。 

不幾日,胤禛就已經下旨,將沁貴妃安然誕下龍鳳胎的喜事通告了全國,宣佈大赦天下,這對於一向嚴政的胤禛來說,更是極其不易。隨後就通告六宮,將我的沁貴妃晉封為沁皇貴妃,冊封禮同孩子的滿月一同慶祝。我也就成了幾朝後宮中唯一冊封的皇貴妃了。一時間,後宮像炸開了鍋般。

而我,便是開始了坐月子的漫漫征程。沒有想到二十一世紀的獨立女性,竟也會如此這般的擁有這麼傳統的經歷。頭上纏著紗布,整日躺在床上。連續幾日如此,我已經在床上待得腰酸背痛,卻也顧忌著太醫說的話,不敢下床。自那日十三爺走過之後,胤禛也沒有再來過。冊封之事通傳六宮之後,我本以為又會有一輪又一輪的人來賀喜。結果卻是門前冷落車馬稀,我心中不安,難道這裡真成了我的冷宮了嗎?還是六宮之人都已明白我跟胤禛鬧矛盾,而避開我呢?連日幾天,都心神不安。一日,我招手讓蘭心過來,拐彎抹角的問她。最後才弄明白,是胤禛下了旨,不讓任何人打擾我。一切事宜,等到我做完月子再說。心中稍稍安穩了一些。

一日。我正在床上半臥著,懷裡抱著小阿哥,心中琢磨著,為何胤禛還不給他們取名。一般皇子皇女出生一星期,便定好了名字,而今天是第九天了,卻還沒有任何動靜。難道是忽略我們母子三人了嗎?我輕輕的哼著:“寶貝啊~你以後只有額娘了,是額娘對不起你。”“哇”的一聲,懷裡的小阿哥揮舞著拳頭哭了起來,我輕輕的拍著他的背,他卻不停的掙扎,來回蹭著。我以為是餓了,便讓奶娘把他待下去。誰知奶娘剛一接受,便驚慌失措,口中說著:“小阿哥是病了吧,身子這麼燙”我看著孩子額頭出現了細細的汗,上手一摸,竟然如此燙,我剛剛只顧著自己的心事,忽略了沒有關著的窗子。我驚慌失措,抱著他不停的哭著,紫月蘭心立刻去請了太醫。 
 

看著眼前的太醫面色沉重的來回穿梭,我的心一點一點的提了起來,逼近了崩潰的邊緣。太醫來了不久,胤禛就神色慌忙的過來了。他看了幾眼孩子,然後盯著我,我們彼此對視著,我忍不住,淚水傾流而下。

他緊走了幾步,坐在床邊一下子抱住了我:“若曦,別怕,我在,會沒事的。”

我含淚哭訴,緊緊的抓住他:“對不起,對不起,是我不好,都是我,孩子才會生病。”

太醫急急忙忙的下跪在胤禛面前,“稟皇上、娘娘,小阿哥本就早產體質孱弱,而且現在風寒,高燒一直退不下來,孩子太小,也喂不進去藥。只怕,危險……”

他身子僵了一僵,臉上帶著傷痛,劃過一滴淚珠。他吼著:“沒用的東西,如果小阿哥有任何差池,你們都隨著去吧。”聽到太醫如此說,我更是抑制不住自己,放生大哭。胤禛扶起我,把我鬢邊的碎髮攏了攏,“沒事的,孩子肯定會沒事的。”他嘴裡不停的重複著。像是安慰我,也像是安慰自己。我心中卻是五味雜全。

聽到孩子再一次的哭起來,我不顧下身的疼痛,起來執意要到屋外看看孩子。胤禛別不過我,忙著扶我出去。我看了看太醫,“可有方子?”聽我口氣嚴厲,太醫身子顫了顫,“老臣已經煎上,只是不知小阿哥是否能喝進去。”我急怒攻心。摸著孩子的額頭,依然滾燙,不禁淚流,胤禛用手握住我,我能清晰的感受到他略微的發抖。我依稀記得以前侄子生病時,醫生的吩咐,便吩咐蘭心換盆涼水,換了一次又一次的帕子。胤禛緩緩抬著孩子的脖子和頭,我用嘴一口一口的喂著藥。
 

終於,一碗藥之後,無數盆的水,孩子漸漸恢復了正常的體溫。我卻肩膀酸痛,雙手互換揉了揉雙肩。胤禛忙著放下我的手,自己輕輕給我揉著肩膀。看著窗外,天色漸亮,不知不覺中,已經渡過了一宿,眼睛有點乾澀。凝視著胤禛,握住他的手,沙啞著說:“你去休息吧,一會就上朝了。

他搖了搖頭,“今天不早朝了,我陪著你。”心中一暖,兩人靜靜的望著彼此。他眸中的愛戀一覽無餘。想起近日發生的事,我眼中一酸,淚刷的落下,在臉上肆意橫行。他把我摟著,我趴在他肩頭,輕輕地啜泣著,他輕輕的撫著我的背,柔聲的說:“傻丫頭,這不是好好的嗎?沒事了沒事了……”

我本是輕輕地哽咽,被他這麼一說,一下子變成了號啕大哭。也許是沒見過我如此失態,他慌亂間有點手足無措,只是邊拭淚邊喊著“若曦”。他越是如此,我越是忍不住淚水。他捧起我的臉,用嘴允去我的淚,笑著說:“果然是鹹的呢,只是不知有沒有毒。”我一愣,傻傻的笑了起來。此刻,對於我來說,一切都已經不重要,重要的是孩子沒事,而他仍在我身邊。

聽到太醫放心的說孩子已經沒事後。我緊緊的貼著胤禛。他眸裡的擔心化為烏有,填滿了笑意。抱著我,寵溺的說,“我一走,你就虐待我們的孩子,看來,我每時每刻都要在你身邊了。”

我聽到他如此說,動情的抬起頭,定定的看著他:“以前的事,是我做的不夠好。

他愣了好久,才緩過來,吻著我的耳垂,細語:“一切都過去了,孩子最美麗的額娘~”我和胤禛牽著手,走到孩子床前,細細的撫摸著他,這孩子,長大的話,是會像他多一點,還是像我?他長大會是什麼樣子呢?

~待續~

========================================================

此步步驚心續集轉載於步步驚心百度貼吧,原創作者為_念念執。本人純粹因為喜歡此文,覺得作者文筆不錯,所以轉換成繁體中文分享給台灣的步步迷。若有侵犯著作權,請告知,我會馬上刪除。

 

,

曉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