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相見爭如不見,有情何似無情

沉沉的一覺醒來,映入眼簾的就是胤禛的那一雙眼眸,我急忙把自己躲在被子裡。他忙著抓我,“我都這麼看了幾刻鐘了,這會倒不好意思了~”這胤禛,一臉正經的說出如此不正經之話。

我伸出腦袋,做了個鬼臉,“盯著我看幹嘛?嫌棄我年老色衰?”

“哈哈~~我就是有那心,也萬萬不敢表現出來,你要是再一氣,我又該在門外站著了。”

遂裝出一副無比無辜的樣子。忽想起,那日十三的冷嘲熱諷,說我是大清第一個敢把皇帝往外推的妃子。面上一熱,我便坐起來,他急忙從後面抱住我,“若曦,咱說好,大年初一,不許生氣。”

我心中暗自笑,搞得誰願意每天都愛跟你生氣似的。

“我一會要到皇后宮裡,晚上也要留在那裡。”

我沉默了一會,瞥了他一眼,輕咬著下唇,想著自己已有四個月身孕,卻仍每日把胤禛留住自己這,難免惹人閒話。只是,難道讓我暢懷的把自己的男人送到別的女人那,然後再裝作無所謂?還是像皇后那樣,不管不問胤禛,只是默默的做好分內的事,裝作一副賢良淑德的樣子?我點了點頭,默默的穿上衣服,推開門:“蘭心紫月,給皇上更衣。”

平日都是我一人服侍胤禛裡裡外外,頭一次喊她們服侍更衣,兩個丫頭顯得不知所措,急忙進屋。我向外走去,大聲地說:“皇上,別忘了穿上您的情侶裝。”我怕他聽不懂,遂加了一句“穿好龍袍再去。臣妾就不去欣賞了。”最後,聽到胤禛重重的歎氣聲。我心底的酸澀向上翻湧,呆呆的走了。

胤禛離去後,蘭心紫月等人拿來了內務府送來的新衣,讓我換上。過了許久,我覺得心情平靜了好多,走到鏡子前,鏡中之人兩眼含著哀怨,心中暗暗嘲諷自己,自己早已經歷了那麼多,又何必如此非跟自己過不去呢?我心神一陣恍惚,這是我自己嗎?
 

正愣愣的看著鏡中的自己黯然落淚,卻忽聞有人推門進來。我心中莫名一慌,估摸著是胤禛又返回來了。忙走到床邊,“我不舒服,已經睡下。”屋子裡突然變得寂靜無聲,我在疑惑胤禛是不是又走了,按耐不住,走到外屋,看到胤禛雙手負於身後,我心中微酸,走到他跟前,他幾乎不可聞的歎了口氣,我收回目光:“怎麼還沒有去嗎?”

“抽了個空,便跑來了,一會還得去。”他嘴邊掛著一絲無奈,自己拿起桌上的茶壺,到了杯,拿起就準備喝,我伸手奪過,“這是涼的,去皇后宮裡喝熱的吧。”

他搖搖頭,又拿起來,喝了一口。我默默枯坐著,看不清他的眸裡的情緒。過了好久,他起身,做了讓步:“不然,若曦,你跟我一同去吧。”自古以來,哪有這個道理,皇上陪皇后,還帶著個貴妃?那我豈不成了電燈泡?“不用。”我扭頭,進了內屋。只聽他道:“我一會傳十三弟和承歡來陪你。”我正想反駁,不願大年初一讓他們為了陪我,而不能與府中家眷團聚。但是我剛想開口,就聽見了,胤禛關門出去的聲音。

僅僅過了一會,承歡便隨著十三爺風塵僕僕的趕來了。我心中更是愧疚萬分。十三爺仿佛看明白了我的心思,“本來就要帶著承歡來給皇兄賀新春的,只不過早了一點而已。”承歡拉著我,輕輕地搖了幾下,我忙收回神,低頭笑道:“怎麼了?”她努著嘴,不高興的說:“我進門,姑姑都沒看我。”然後拉著十三爺“阿瑪,我就說,姨娘給我做的這身衣服不好看,你看姑姑,都不看我。”然後不停的撒嬌。十三,樂呵呵的跟我講起這件衣服的來歷。看到他們父女從陌路到如此撒嬌開心。我的心情,好了很多。“姑姑,我去找點吃的。”我忙撫了撫她的臉,囑咐承歡:“嗯,去吧,別到處跑。”
 

十三看承歡走遠,面色變得沉靜,暗歎口氣,我坐在他的下首,等著他開口。果不其然,不會,十三便開始了:“若曦,剛剛皇兄火急火了的把我召進來,我就明白了原因。”我抬頭看著十三爺,“果然是一臉委屈的樣子啊!”

聽到十三的話,我瞪了瞪他,“還拿我開玩笑!”

“若曦,其實,你接受冊封,已經做了很好了,可我不明白,你為何總是過不去這個坎,如今,倒有點針對皇嫂了。”

針對?我若針對?又何必在屋內委屈?

“十三爺,每個人有每個人的不易。我沒有針對任何人,只是不想勉強自己罷了。”

十三爺找起來,拍著我的肩膀,“若曦,剛剛我來之前,皇兄特地見我一面。”

“哦?難得他有心。”

“若曦!”十三爺抬高了聲音,“我是該說你什麼呢!”

我是變得偏執了麼?至少我自己這麼感覺的。如何?為何?如何?為何?“皇兄他去皇后宮裡,也是不得已。她是後宮之主,如若皇兄連新年,都不在那裡,你讓皇嫂,如何統攝六宮?”我開始明白,對我來說,胤禛的恩寵,是我生存的養料,而對於她們,則關係到她們在六宮中的地位,家族的榮辱。

“十三爺,我明白了。”面帶淺笑的看著十三爺。

“若曦,我也不願你勉強,慢慢來吧。你既已是皇兄的貴妃,你便要接受他的一切。”

我在心裡苦澀的笑笑,用手輕輕摸著肚子。早就知道他身邊不只我一人,再多的榮寵,他也有自己的結髮妻子。十三爺的話,讓我明白了自己希翼的永遠不可能實現了,我早該做好準備,只是突然讓我面對那麼多她的女人又加上一個正妻,我卻仍不能坦然從容相對。 

十三爺逕自走向門外,拿了兩罐酒,“若曦,既然皇兄都肯給這個機會,我們喝一杯~”我隨手接過酒,還沒拿穩,十三爺就立刻把酒收了回去“我忘了,你現在懷有身孕,可不能把他放酒裡泡啊,不然,我就死定了。”

我也搖了搖頭,內心責怪著自己真是個不稱職的額娘,竟然把自己懷孕的事給忘了。“我又忘了……"

我歪著頭看著十三爺:“您忘了,您又忘了……你這是要幹嘛啊!”他嘿嘿的笑了兩聲,“若曦,今天皇兄跟我說,你把他的龍袍叫什麼裝來著?”

“情侶裝。”

他拍了拍腦門,“對,就是情侶裝。什麼意思啊?”這胤禛,聽到倒是清楚哈~

“那日我冊封,看著胤禛和皇后娘娘穿著龍鳳袍,便戲稱他們穿的是情侶裝。意思是差不多的衣服,很相配的意思。”說著說著,想到如此,眼淚就落了下來。

“若曦,我明白了。”

“不,你不明白,他有太多的女人,還有一個是從小便與他青梅竹馬的皇后。我沒有完整的胤禛,我有的只是一小部分,還是血淋淋的。”說到動情之處,腹部猛然疼痛。

“若曦,你怎麼了?”

“十三爺,肚子,疼。”十三爺忙著喊人去請太醫……只見到模模糊糊的所有人都在忙前忙後,我便似昏昏沉沉的睡了過去。

等到我再睜開眼時,胤禛已經在床邊苦守著。瞪著我看。我跟他對視一眼,淚水就嘩嘩的流了下來。他坐在床頭,一把抱住了我,臉上是滿滿的傷痛,可等到他低頭再看我時,卻只剩下微笑,我感受到他壓抑著內心的一切。
 

孩子……我的孩子”我緩過神,看著自己的腹部。

胤禛吻著我的臉:“若曦,孩子沒事。你的身體最為重要啊,對不起,是我害你如此的。”

“本就不怨你,是我思慮過重。”

“皇兄聽說之後,立刻就趕了過來啊!”十三爺幽幽的說。

我滿臉愧疚的看著胤禛身後站著的皇后娘娘,皇后娘娘對我莞爾一笑,然後對胤禛說,“皇上,既然沁貴妃沒事,臣妾就先走了,皇上留下吧。”

我內心笑自己,怎麼同是女人,為何她能做到毫無醋意,而我……胤禛歉意的看著她,點了點頭。皇后娘娘一走,胤禛便喊了太醫過來。言辭冷淡:“這究竟是怎麼回事,每日你向朕彙報無事,如若無事,好端端的會暈倒?”

太醫忙跪下:“臣估摸著是貴妃娘娘心中本不暢,又一時激動,供血不足,而導致暈倒。”隨後,太醫又磕了一個頭,“恭喜皇上和貴妃,經過臣近兩個月的觀察,臣斷定,貴妃娘娘腹中是雙生胎。”雙生胎?難道往日太醫口中聲稱的此胎非常胎是這個意思?

正當我琢磨著,胤禛從床邊,騰地一聲站了起來,眼裡瞬間迸發出火花,“你確定?”

“微臣確定。”

胤禛揮了揮手,讓太醫退下。然後從床上摟起我,放在他懷裡,“若曦,你聽到了嗎?雙生胎~~!!雙生胎啊!!”我被這樣的喜訊衝擊著,又看到胤禛如此高興,流下了幸福的淚水。我用手環在胤禛的脖子上。十三爺在旁不停的說:“太好了太好了,恭喜兄嫂~!!” 

不知是因為胤禛子嗣單薄,還是宮中少見雙胞胎,一時間,我懷有雙生胎的消息,在後宮前朝都是人們茶餘飯後的談資。西暖閣也成了妃嬪們爭著來的地方。胤禛雖每日都來,但我對他仍然是不冷不熱,上次因為生氣吃醋的事,差點傷到了孩子,所以我便想著讓自己心情放輕鬆,最好的辦法就是眼不見心不煩,每次胤禛都態度誠懇的留下來陪我,卻被我諸多藉口的把他推到皇后宮裡。胤禛許是不想與我計較,總是陪著笑臉,賴著不走。就連十三也說,胤禛這是把我寵上了天。

一日,我躺在西暖閣院子的椅子上,仰望著天空,讓圓月的光芒傾瀉下來,如少女垂下柔順的青絲,在我身上星星落落,我就這麼躺著,心中煩擾之事似乎遠離了我,覺得四周一切靜謐而安詳,閉上雙眼,似乎暢遊在宮外,深深吸一口氣,似乎問到了月亮的芳香。許是夜黑,蘭心沒有注意到我,正在跟一旁的宮女打趣,“現在,我們娘娘可真是宮裡的香餑餑了,就連我,也是百般被其他宮女討好。”蘭心美滋滋的說。

“是啊是啊,可是我不明白為什麼?以前各宮都那麼不待見我們,如今……”

“如今皇上子嗣單薄,咱家娘娘懷的又是雙生胎,多少宮的娘娘都想沾點喜慶呢!~”

“原來是這樣啊,如果咱娘娘再生下一對阿哥,那就更好了!”

“恩恩……”

我搖了搖頭,不願意再聽她們之間的對話。卻想到,各宮的妃嬪都陸陸續續送了賀禮過來,只有皇后娘娘似不知道一般,我質疑著,難道是上次的行為惹惱了皇后娘娘?心中不禁難受,也是,明明是一年一次的初一,明明胤禛已經在她宮裡,卻因為我…… 

若曦?發呆?”

胤禛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悄悄出現在我的身後,看見他,我腦中突然空空,好似意識被抽離一般。

“今日太醫說你懷的是雙生胎,更要格外注意,我看你每日都在這些賀喜的人中勉強自己,我……”

我把手輕輕地放在他的嘴上,示意他不要再繼續說,“如若讓孩子聽到,他們會覺得我在欺負他們阿瑪呢!”

胤禛嘶啞的笑了一聲,搖了搖頭,用下巴抵住了我的額頭,斜抱著我,我有些氣悶,怔了怔身子想離開,但是他手一緊,收斂了笑容,自嘲道:“我也只會事後道歉。”

“如何態度這麼奇怪?”

“你接連半個多月都不肯跟我多說話,就連元宵節宴會上,你都賭氣不肯看我,我怕某人又會忍不住產生出走的想法,那樣,我一下失去三個人,多虧!”我面上一熱,訕訕的朝他媚笑。

他又搖了搖頭,下頜放在我的肩頭,氣息暖暖的呵在耳邊,我心神一慌,慢慢側過頭,盯著他:“胤禛,皇后娘娘如今是否對我不滿?”

“何出此言?”他繃著臉。

我怕他以為皇后娘娘找我麻煩,立刻解釋道:“皇后娘娘一直都沒有過來,我怕上次的事……”

胤禛聽完,才釋然一笑:“別擔心,慢慢的就好了。這些,不用你操心。”

“我想著,明日早上去皇后娘娘宮中請安。"

“不要勉強自己,身子重要!”

他的手抱得緊些了,我忙隱去滿腔的愁緒,四目相對時,我唇邊蕩漾著淺笑,“你對我這麼沒信心?”他又細細的打量一會我的神色,某種那些絲絲縷縷的擔憂散去,卻掛上了絲絲縷縷的疑惑。

“那我明日就穿皇后娘娘送給我的旗裝可好?”

胤禛聽到我如此說,更是驚喜“怎樣都好!謝謝你,若曦。”胤禛,這條路,我會陪著你一直走下去的。無悔~ 

第二日一早醒來時,發現胤禛已早朝去。正欲起身,卻發現枕頭之下壓著一張紙條。打開一看,胤禛的三個大字躍然紙上“勿勉強”,頓時眼淚濕了一片。我心中暗暗的告訴自己,也不要勉強胤禛!急急忙忙梳洗,又從櫃子裡翻出了皇后娘娘送的旗裝。一向喜愛素色著裝的我,看見華麗的裝束竟有點不習慣。紫月在一旁伺候著:“娘娘不著素裝,也甚是好看呢。”一旁的蘭心也喜滋滋的說:“娘娘穿什麼都好看,只是娘娘平日裡太素了。寒冬臘月的,看著清冷。”我笑而不語。平日就不愛收拾自己,如今有了五六個月的身孕,更是沒了心思再去折騰。如此聽紫月蘭心一說,又覺得是自己怠慢了。

去坤甯宮的路上,心中忐忑不安。往日皇后娘娘待我甚好,只是自從我冊封,她便與我不再親近,我找不到原因,我不知是不是自己禮數不周,還是因為胤禛……我長長的歎了一口氣。進入坤甯宮,正巧看著皇后娘娘的貼身宮女正在為她插鳳釵,我急急忙忙上前,接過鳳釵,親自為她插上。看到皇后娘娘是九尾鳳釵,不禁想到胤禛的衣著也一切是以九為尊,而自己,卻僅僅是七尾。我心中暗暗鄙視自己,這樣吃醋,這樣的小女人情懷。

皇后娘娘見到我,顯示驚喜,然後神色變得嚴厲,指責旁邊的宮女:“秋月,怎麼能讓貴妃娘娘幫我梳妝,你站在一邊?”

我一時愕然,想著皇后如此說,也便是針對我了,心中雖然難受,卻還是陪著笑臉:“姐姐不要責怪,是我讓秋月在一邊的,不知自己插得不隨姐姐心意,妹妹有錯。”

皇后娘娘遂起身,緩緩的看著我“哦?本宮就覺得這件衣服適合你,果然穿出了韻味。”

我笑著福了福“我還得謝姐姐賜衣呢。”

“沁貴妃如今身子重,萬要注意身體,本宮這,來不來都行。”我愣了愣神,一時不知如何是好。 

場面十分尷尬,皇后娘娘喝茶,不再開口,我也不敢輕易開口。過了許久,皇后娘娘抬了抬手:“都退下吧,我與沁貴妃有話要談。”

身旁的宮女太監立刻出去,把門關上。我心中不禁嘎噔一下,不知皇后娘娘要開口說什麼。手裡緊緊的捏著杯子,裝作不緊張。

“妹妹,如今是深得聖寵,又已確定懷有雙生胎,姐姐甚是羡慕啊,也恭喜。”皇后娘娘如此客套。我心中更是沒了底。“如今我貴為皇后,卻既沒有恩寵,又沒有子嗣。你身為貴妃,如果產下孩子,皇上是會再次加封的。”我暫態明白了皇后的話,懂得了她為何對我總是冷淡、敵視。

我忙起身,握住皇后娘娘的手:“姐姐,請你明白若曦。若曦本不願冊封,只是皇上見有了孩子,才如此的。若曦沒有心要與姐姐爭什麼,對若曦來說,一切的封號只不過都是浮雲。我只願能守在皇上身邊。一家子和和睦睦的,便再無所求。”我字字句句都誠懇不已。

“若曦,我觀察你十幾年了,我自然瞭解。只是你這次突然回來,讓我心中不安啊。”

“姐姐,我只是捨不下他!”我內心難受不已。

皇后反過來握住我的手,緊緊的“若曦,不要怪我多想。我不在乎擁有什麼,只是我的一切都關係著烏拉那拉族。女人都是命苦。自從你回來,我眼看著皇上每日都開心了許多,心中還是對你感恩的。”想著這個早年喪失了唯一孩子的人,想著這個一直都深深愛著胤禛的人,想著這個為了家族犧牲自己一切的人,我心中頓生感慨。

皇后已經卸下了剛剛冷漠的一面,細心的問起我的飲食起居,在一旁仔細叮囑。能有一個如此通情達理,寬厚仁慈,又能震服後宮的皇后,也是胤禛的福氣吧。過了許久,我覺得身子乏了,便起身想要告辭。只見皇后拉著我,猶豫不決,然後緩緩開口:“若曦,今年皇上該選秀了。”聽到這句話,我心中一顫,一震,一酸,心中痛,輕輕地捂住傷口,胤禛,這是我們逃不掉的對嗎?你是高高在上的天子,本就不該被一個女子束縛。一家子和和睦睦?終歸是我,太過天真,把我們的未來想的太美好。皇后見我如此,語重心長的說:“若曦,我今日告訴你,是希望你能理解,皇上終究是皇上,身上背負著天下,必須雨露均沾、綿延子嗣。”

我重重的歎口氣,笑著說:“若曦明白的。”

“這樣便好。”

我一步一步的離開了坤甯宮,一步一步,都好似走在自己的心上。漸漸遠離,回想到皇后口中的選秀女和雨露均沾,面上的笑容一垮,心底深處隱藏的那絲苦澀又升了上來,兩行淚暫態落下,抑制不住,擯棄不了……
 

我漫無目的的走在小路上,不想回去,更不知道自己要去哪。腦子中把胤禛的種種和皇后娘娘的話攪在一起,擰成了無數個疙瘩,怎麼也想不明白。我整個人虛弱空殼,像喝過酒一般,有幾分醉意,又帶著幾分清醒。用力搖搖頭,摸著肚子,想甩開這一切,令自己清醒,在心中對自己說,不管如何,眼前的這種狀況,都要以自己的身子為重。我抬起頭,看看天上的浮雲,心中暗暗苦笑,真的好嗎?自己真的好嗎?我真的能不在乎?我呆在原地。

不知道過了多久,高無庸匆匆而來,見到我,忙著跪倒在地。“娘娘啊,奴才可找了許久,可算把您找到了,不然奴才今天就……”我心中明白,定是胤禛讓他找我,我步子一滯,雖然萬般不想再看到胤禛,但是,我明白如果自己太隨性,遭罪的定是這些奴才,我長籲一口氣,待到臉上有了一絲笑容,道:“公公請起,我一會就回去。”

我邊走邊擦自己臉上的淚,可還是止不住。胤禛,如今的我們,雖然沒有天各一方,也未生死相隔,但是,我們之間卻好似永遠無法到達對方,有著一道道無法逾越的障礙。你理解不了我的世界,我也融入不了你的生活,只能隔岸遠遠的相互觀望,盡力掩飾著各自的心事。

回到西暖閣,我走到鏡前,撫摸著自己的臉,不自覺苦笑,鏡子裡的我,失魂落魄,雙眼無神,腫的像核桃一般,這樣的自己,儼然一副黃臉婆的形象。坐下來,對著鏡子描眉,畫唇,塗腮,企圖用濃妝掩蓋自己蒼白的臉色。
 

似乎是入了夜,胤禛才到西暖閣來。我心中更是難受,本來心情不好,他又不上心陪著。肚子裡憋著一肚子的氣。往日的他都推門而入,今日卻好似害羞一樣,先敲門,我應了聲“進來吧。”卻沒有動靜,我不再理會,可不一會,又有一陣敲門聲。我心中甚是納悶,於是走到門前,為他開門。

眼前的胤禛,不再是平日的胤禛。此刻的他,一件合體的紫色鏤邊曲裾裹身,我認真一看,上衣下裳相連,左邊衣襟的前後片縫合,並將後片衣襟加長,加長後的衣襟形成三角,穿時繞至背後,再用腰帶系紮。愣了許久,方才認出了這是曲裾深衣漢服,吃驚的退後一步。

“這可是漢服?”我心中疑問萬分,自清朝統治以來,統治者為了達到削弱漢人的民族認同感,以達到統一中國的目的,而大力推行滿族髮型和滿族服裝,禁止人民穿戴漢族服飾,史稱“剃髮易服”而如今,胤禛歸為大清天子,卻如此打扮。

“若曦,趕緊換上。

他沒有回答我的問題,然後讓高無庸將一個華麗的包裹遞給我。我穿上仔細一看,是一件紫色紗衣罩身,雖然我已有五六個月身孕,但腰身寬鬆的合適,裙袖當風。見到我如此裝扮,胤禛笑意漣漣,美滋滋的看著我,

“娘子覺得如何?”我頓時才看清,原來我的衣服和胤禛的衣服顏色一樣,而且樣式相稱,更繡有木蘭。下午的難受,頓時蕩然無存。喜滋滋的看著胤禛:

“你怎麼想出這個?”

“哈哈~~是不是驚喜?”

“嗯”

“若曦,你開心便好。”

但是我仍不依不饒的問著他,他鬧不過我,慢悠悠的開口:“那日十三弟跟我講了你口中的情侶裝的意思,我便頓時明白了。”原來又是口風不緊的十三爺把那事告訴他了,他可倒好,玩起了cosplay。

“如今我們這也是情侶裝,你還需羡慕別人麼?”我羞滴滴的看著他,一掃下午的難過,踮起腳尖,吻了吻他的眉。他分外情動:“若曦,今日你去皇后那久久不歸,我生怕你又會生氣,如此可是討好你。”我不言語,胤禛,你可知道,我不願你是天子,只願你我能像平常夫妻般,哪怕男耕女織,如此便是我的夙願。只可惜,天家有無限的風光,也帶著無限的無奈…… 

第二日醒來,下意識的摸著旁邊,只覺得冰冷。自從懷孕六個月後,睡覺就變得特別沉,每每醒來後,胤禛都早已早朝了。躺著定定神,然後費力的爬起來。卻看到一旁的衣架上整齊的掛著昨日的情侶漢服,和胤禛昨日傻傻的行為,我心中更是美滋滋的。

接下來的日子,雖然我一直把選秀的事放在心上,但卻看宮中至今沒有動靜。心想著胤禛為何還沒有告知我。幾次開口欲問胤禛,可他越來越少的過來,每次過來都是滿臉的勞累,我便不再開口。心中僅存著一絲希望,也許胤禛會因為我的緣由,再次取消選秀,如此想來,心中甚是愉快,就連太醫都說,越到臨盆,我氣色越好。宮中除了皇后娘娘每日差人送來補品之外,鮮有人來。

~待續~

=====================================================

此步步驚心續集轉載於步步驚心百度貼吧,原創作者為_念念執。本人純粹因為喜歡此文,覺得作者文筆不錯,所以轉換成繁體中文分享給台灣的步步迷。若有侵犯著作權,請告知,我會馬上刪除。

 

,

曉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