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 卷第 1 章 --- Chapter 4

週一早晨上班,張曉就開始盯著財務部的大門。整個上午發現殷思康都沒有上班,心裡有種說不上來的滋味。悄悄地看了看腳下用紙袋裝好的衣服,又裝作投入到工作之中。

魂不守舍到了中午,張曉到全天候的員工餐廳選了什錦炒飯和果汁。端著餐盤找位置,腦子裡還是想著今天能不能見到他。殷紹恂帶著殷少夫也來到餐廳。他很是疑惑,平日四哥最發怵來天鴻集團,最怕被父親看見,因為父親看見他總是要訓斥幾句。要是殷祖康心情不好,多半是拿他出氣的。

「只是順路、誰想到你還沒吃飯呢」殷少夫雖然嘴裡對紹恂說著,但是眼睛卻是四處看,不知在找什麼。

「你看著點,別撞到人」殷紹恂還得幫他清開經過的人。

「不會的」少夫還是把精神放在找東西上。

果然撞到了一個人。

「啊」張曉往後一躲,杯子差點被弄灑了,幸好紹恂及時扶住杯子。

「怎麼不看路啊」驚魂未定的張曉剛想埋怨,看到肇事者是殷少夫也就收攏了火氣「殷四少、殷副理好」

「這次是我們撞了你」紹恂沒多說什麼,將杯子放回她的餐盤「該是我們道歉」

「對不起啊」殷少夫一副呆頭呆腦的樣子「我請你吃飯好了」

「謝謝,殷四少,我已經買完飯了」張曉應酬一笑。

「那一起吃」他立即改口「我們也買完飯了」

張曉不忍心拒絕他,三人找了靠窗的位置坐下。餐桌上殷少夫嘰嘰喳喳說個不停,張曉和殷紹恂都是很好的聽眾。飯吃過半,她想起可以從他們身上打聽殷思康的信息。

「今天殷總監沒有來,是請病假了嗎」她裝作不經意的問。

「二哥他……」紹恂剛要說,就被少夫搶了過來「今天我二哥他去……」

紹恂在桌下的手狠狠的掐了下少夫,然後緩緩的開口「今天我二哥有點私事」

「我還以為他病了呢,」張曉覺得這藉口很爛,又在後面加了句「最近流感很嚴重」

「對啊,對啊,你也要注意」少夫揉著自己的大腿,面上卻對張曉殷勤萬千。

知道思康不來,張曉有些失落。因為需要整理的報表很多,所以留到很晚,直到辦公室只剩下她一個人。收拾好東西,準備提著袋子回家,走到中庭等電梯。電梯門打開,她看到思康從裡面走出來,瞬間就被充滿了活力。

「殷總監,您不是今天請假了嗎」

「我回來拿些東西,你剛下班?」

「對啊」她想起手上的衣服「衣服還給您,謝謝您」

殷思康沒有接,笑著說「本來就是給你的,收下吧」

「嗯」她似乎知道自己這麼做有些越矩。

「你不是專門為還衣服等到現在的吧」他抬手看了看時間。

「不是的」張曉立刻否認「是我剛剛做完報表」

「你等我一下,我送你回家」

「不用了,不用了」她連連擺手。

「女孩子不安全,還是送你回去吧」殷思康快步刷卡進入辦公室「等我」

看著他進去,張曉獨自等在中庭,看了看袋子裡的衣服,心裡流過暖意。來到集團工作之前擔心過很多事,但能夠遇見他,真好!

電梯門又打開了,張曉被開門聲音嚇的退了幾步。殷紹雍從裡面出來,看到了張曉並沒有多說什麼,殷思康同時也從辦公室回來。

「大哥,你怎麼來了」

「找王經理核實幾個數字」他望望已經全黑的財務部辦公室「看來你們全都下班了」

「什麼問​​題,看我能不能幫到你」

「不麻煩了,既然這樣我也可以早點回去」紹雍揚了揚嘴角「不打擾你們了」

殷紹雍先離開,他們也搭下樓的電梯。張曉第一次和殷思康獨處在這麼小的空間,氣氛十分尷尬,可她又想說些什麼。

「殷總一直是這樣冷冷的?」張曉想到了這個話題,在南區分公司的時候有所耳聞殷紹雍的冷酷,但與真人相見之後,更讓她覺得他深不可測,每一個眼神​​都有著不同的意思。

「一直是這樣,你習慣就好了」

殷思康習以為常,在家中的時候殷紹雍也是說話最少的人,並不常發表自己的意見。

殷思康安全的將張曉送到小區門口,哥哥張凱在門口等她。看到妹妹是一輛寶馬車送來的,他挑了挑眉毛。

張曉也看到了自己的哥哥,不自然的對哥哥笑了笑「哥,你怎麼不打我手機」

「吃過晚飯散步」張凱思考之後說出自己的想法「張曉,希望你知道自己做什麼」

「哥,你想多了,他只是我的上司而已」張曉對哥哥燦然一笑。

殷思康送她的事情,被別人看到,她在辦公室的日子也變得難過起來。不僅女同事們有意的鼓勵,一些男同事也時不時酸她兩句。她也只好當沒有聽到,專心做自己的事情。於是她成了總是辦公室裡最後走的人,平白無故負擔了很多不是她的工作。週五下班的時候,經理讓她整理一周的數據寫出報告給她。一大堆數據不知從何下手,請教周圍同事,卻也沒人認真為她解答,因為大家都在趕著度週末。沒有辦法的她,只能自己查百度。不知不覺,辦公室又剩張曉一人,埋頭和表格數據做鬥爭。明白這是辦公室政治,自己初來乍到自然要受人欺壓。揉了揉自己的脖子,想想書裡寫的杜拉拉只是美好的願景。身為小小上班族,也只能是顧好眼前的事情。

「又在加班嗎」清朗悅耳的聲音在空​​曠的辦公室里特別響亮。

張曉抬頭看到殷思康站在門口問她。

「沒,報表還差一點」張曉急忙收拾著辦公桌,飛揚的白紙最能說明她現在的心情。

「什麼報表」他看著眼前這個眉目清秀的女孩,心中的憐惜忍不住多幾分。

「就是周一主管會議要用的」

「我來看看」殷思康熟練地操作著鍵盤,導出新的報表,認真核對每個數字。拿起桌上的簽字筆在白紙上算了幾個數,最後才點了系統裡的打印。

「這種只需要提最近三個月的數據,而且你這裡的係數算錯了」他走到打印機前把打印好的報表交到張曉手裡「以後按著這麼做就行了」

「哦,好的」張曉認真的看了一遍,將方法記在心裡。

「時間不早了,你還沒吃飯吧」時間早已經過了晚上8點。

「我不餓」

「我還沒吃晚餐,不如陪我去吧」

殷思康帶張曉來到一家高級餐廳,侍者看到他便將兩人帶到更為清靜的二樓。他體貼的向她介紹了菜單,詢問她愛吃什麼,然後為她點了一份前菜是煙熏鴨胸配焦糖蘋果,主菜是香煎鱈魚,甜點是舒芙蕾蛋糕。等上菜的時候,張曉不知要說什麼,兩人眼神的不經意的碰觸,讓想說的話留在心裡。

「剛剛烤好的蒜蓉麵包,你嚐嚐」思康將新鮮烤製的麵包推到她面前。

正當張曉準備拿起一塊的時候,殷紹雍帶著年夢涵出現在餐廳二層。思康和張曉站起來首先朝他打招呼「大哥,沒想到遇見你」

「只是隨便吃一頓晚飯」紹雍看了眼身邊的年夢涵「一起坐吧」

落座後,紹雍和思康談起了公司的事情,他們十分關注父親的機要秘書人選。原本機要秘書有三人,後來一位調去大東區分公司任高級經理,位置一直空缺。現在主要負責的是周美華的堂妹周穎和一位即將離職的資深秘書,所以現在機要秘書需要補空。潛伏在集團裡的勢力恨不得讓自己人補上去,殷祖康一直沒有表態。

「大哥看父親會從哪裡提拔機要秘書」

「畢竟是爸爸自己用的人,還要看他決定」殷紹雍舉起酒杯搖晃著杯里紅色的液體「我最近忙著整頓西南分公司,實在無暇顧及這件事情,還是你得多費心」

「最終還是得看爸爸的心意」殷思康也巧妙的回過去。

「不好意思,我去化妝間」張曉站起來朝三個人點點頭。紹雍看她一眼,嘴角微微一挑。

化妝間張曉洗完手,頭痛卻沒有來由的發作了。其實這從她車禍之後一直都有,各種檢查都做了,也沒有問題,醫生也只能解釋成精神問題。

坐在化妝間的軟蹬上,她用力按了按自己的太陽穴,感覺最近可能是太累了。

「身體不舒服嗎」嬌柔的聲音在耳邊詢問著她。睜開眼看到是年夢涵彎腰在她耳邊說,潛意識的側開一些距離「還好」

「是頭疼吧」年夢涵沒有理會她,徑自走到明亮的化妝鏡前。從白色坤包裡拿出一片藥遞給她「這是止疼藥」

張曉沒有接過去「謝謝,我已經好很多」

年夢涵臉上的笑容僵住了,略顯生硬的收回了手,將藥片扔進水池,洗乾淨手「你和我有不一樣嗎」張曉沒有說話,手放到水龍頭下,開始洗手。

「其實男人都明白自己想要什麼」年夢涵看著她,笑了。

「想要什麼」她越來越聽不懂年夢涵的話,可心裡卻也有些明白了。

吃了一頓不甚愉快的晚餐,思康開車送張曉回家。

「不舒服嗎」思康看出她的低落。

「沒有」她看向窗外。

「是年夢涵讓你不舒服」思康輕易的說出答案。張曉詫異的看向思康,他是如何看穿她想什麼的。

「吃飯時你一直看我大哥和年夢涵,不是善意的眼光,自然也就知道是什麼事情」思康說的合情合理,語氣中沒有任何波動,好似是再平常不過的一件事。

聽到他的話,她不知從哪裡升起來種失落,也深切的感覺到他們兩個人身處不同的世界。

「殷總的未婚妻知道嗎」她還是問了出來。此時她認真看著思康的每一個表情,每一個動作想從這些中分辨他和殷紹雍的不同。

「怎麼會不知道,只不過是太平常了」思康輕輕的呼出一口氣。在上流社會中,這種事情稀鬆平常,大多處都裝聾作啞。他們兄弟之間更是先知道,只不過殷紹雍最比較固定。

說完,他又補充了一句「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想法,不是每個人都會是這樣」

她靜靜的聽著,沒有說話。

 

~待續~


此步步驚心續集小說轉載於等愛的季節百度貼吧,原創作者為李綾(語法錯誤)。是另一部我個人非常喜歡的現代續。在此轉換成繁體中文分享給台灣的步步迷。若有侵犯著作權,請告知,我會馬上刪除。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我的悄悄話

曉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