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 卷第 1 章 --- Chapter 3
 

殷祖康62歲生日,二夫人郭佳兒為他舉辦熱鬧的晚宴,邀請社會名流、商界朋友前來參加。也許對殷祖康來說可以過個安寧的生日,但對天鴻集團董事長則不能。

外界能同時見到殷祖康兩位夫人同場出現,就只在每年他的生日宴。明黃色禮服的大夫人周美華伴在殷祖康身邊,大氣莊重的晚裝彰顯著她作為正妻的榮耀;郭佳兒穿著一件藍黑色絲絨長裙晚裝,胸上到領口都用金線來裝飾,絲毫不輸周美華。

前半場是周美華陪在殷祖康身邊招待賓客,後半場是郭佳兒陪在殷祖康身邊應酬。落空的時候只能和自己的夫人圈話話家常,相互吹捧攀比。

林夏身穿藍色長袖亮片禮服既不搶郭佳兒的風頭,又顯示姣好的身姿。這樣的討好,獲得了郭佳兒的讚許。這位風采十足的女明星為殷少唐掙足面子,讓他好生得意。

期初殷家對林夏並不認可,不是因為她的身份,而是她差點鬧了一出。好在後來她為殷家贏得了不少好口碑,現在殷少唐則是慶幸當初娶的是林夏。

思康帶著少夫和紹恂,招待往來的朋友。少夫是出了名的海量,生性蠻壯,什麼事情都先做後想,多年下來殷祖康沒少為他操心,哥哥弟弟們也沒少為他收拾爛攤子。

「多沒勁啊,我還是先走了」少夫四處張望著,對於這樣的宴會十分過敏,即使喝起酒也十分不痛快。

「四哥,爸爸今天生日,你是往槍口上撞嗎」紹恂及時拉住他,可少夫是頭蠻牛,撥開紹恂繼續往外走。

「紹恂說的對」思康剛剛應酬完客戶,攔下少夫。少夫是最尊敬自己二哥,從小到大他闖了禍在家裡只有找二哥才不會被責備。

「好~好~好~」少夫不耐煩的將杯子裡的酒一飲而盡「我喝酒還不成」

張曉和同事秀娟來到晚宴的飯店,手裡拿著急需殷思康簽字的文件。一身簡單的套裝讓她們成了會場最格格不入的人。門口的警衛攔下她們,登記之後還需進去核實才能入場。

殷紹雍剛剛帶著未婚妻那沛容趕到飯店,警衛和服務生立刻上去迎接。他看了一眼立在門口的兩人,秀娟立刻畢恭畢敬的朝他們問候。

「殷副總好,那小姐好」

張曉也跟著秀娟一起做,不過抬頭的時候還是忍不住白了眼殷紹雍。殷紹雍和那沛容點了點頭,隨後就被請進去,她們兩個小卒子還要在外邊等。

「要稱呼殷紹雍為殷副總,因為殷董事長現在也還是總裁,稱呼咱們的大頭殷思康是殷總監,還有董事長的末子殷紹恂就要稱呼殷副理」秀娟看張曉是新人,就多囑咐幾句「千萬不要叫錯了」

殷董、殷副總、殷總監、殷副理,還真是複雜。她腦中冒出個問題「秀娟姐,那董事長家的345怎麼叫啊」

「什麼345」秀娟楞住。

「董事長不是有6個兒子」張曉像個好奇寶寶向前輩不斷提問。

「噢」秀娟明白過來「他們很少來公司,34稱呼三少、四少,5叫殷先生就好啦」

警衛終於放行,服務人員接過她們手裡的公文包,寄存到服務處,以免不小心剮蹭到賓客。服務生帶著他們穿過場地,眼前金碧輝煌的大廳還是讓她們震撼了一下。張曉低頭抱緊文件,手裡攥著簽字筆,快速通過。

見到殷思康,也見到他身旁的少夫和紹恂,張曉和秀娟又是低頭一陣行禮問候。

「沒那麼多講究」早知二人來意,他拿走張曉手上的文件,又再次確認了一遍。乾淨勻稱的手指拿起簽字筆,快速優美的簽過自己名字。將文件交回張曉手裡,思康將她們留下來吃晚餐。見兩人猶豫,旁邊的少夫不停鼓吹「一會兒有特別火的男明星來參加,你們可以和他隨便合影」

為了美食和男明星,她們留下來吃晚餐。思康安排人專門招待她們,高級食材紛紛上桌,無限量供應。秀娟吃多了帝王蟹,肚子實在難受,匆匆去了洗手間留張曉一個人。

「口味還可以嗎」思康從外面推門進來,微笑著問。

張曉立即從座位上站起來,手來不及收回,像一隻迷路的小兔子「哦,很好吃」

「看得出來」他的眼睛看向堆滿的蟹殼,笑意更深了。

張曉立即憋紅了臉「那個……我沒吃那麼多的」

「呵」他開心的笑出來「我沒說是你一人​​吃的」

「呃」張曉的臉更紅了。

「李專員身體不舒服先回去了,如果你吃飽了我也帶你出去吧」

「啊」張曉瞪著眼睛「她也不跟我說一聲」

跟著殷思康走在酒店長廊,遠處過來了被兩人攙扶的殷少夫,其中一個是剛才見過面的殷紹恂,另外一個劍眉星目的英俊男人她就不知道了。

殷少夫已經喝的酩酊大醉,分不清方向,搖搖晃晃的就朝著張曉衝過來,大聲呵斥「站住別走,我們不醉誰都不許離開」

「四哥」殷紹恂開口攔住他「別鬧了,我們扶你去休息」

「我沒喝多」少夫開始掙紮起來「不信咱們接著來,你別管我」

大力氣的少夫掙脫了兩人,朝張曉的方向倒下,她還來不及躲開就讓殷少夫吐了一身。殷思康見狀連連對張曉抱歉,並且讓紹恂帶她找服務人員換洗。

「殷紹恂,你不許走,我還沒和你喝夠呢」殷少夫趴在地上還不肯老實,抓住紹恂的腳不肯放手。

「讓五哥陪你喝」殷紹恂想拉開他,沒想到卻被抓的更緊。

殷少夫食指放在嘴上「噓!那傢伙比我能喝,我才不帶他玩呢」

在場的人都笑了,懊惱不得言的張曉也被他逗笑出來。

「唉」思康長嘆一聲,不知道這個弟弟到底醉沒醉「昱翔,這是公司的同事張曉,那麻煩你帶她去換洗吧」

殷昱翔帶著張曉來到一間客房,先讓她洗掉身上的污物和味道。

「衣服很快會送來」殷昱翔安排好了準備出去。

「喂……你別走啊」隔著門,張曉焦急的喊著「你走了,要是飯店的人送衣服來怎麼辦,我也沒辦法開門」

「你還真有趣」昱翔自己也是剛想到這點。

張曉意識到自己的失態「不好意思,你是殷先生吧,那個……5吧」

「對,我就是那個5,直接叫我殷昱翔就行了」殷昱翔的聲音像冬日的陽光清爽溫暖「你安心換洗吧,我在外面等你」

「謝謝您,殷先……昱翔」張曉急忙改口。

飯店的人送來新套裝,還幫忙準備一套全新的化妝用品。等張曉整理好從衛生間出來,看到只有殷思康在那裡,一時之間有些困窘。

「殷總監,我到時會把衣服乾洗好了還給你」

「本來就是應送你的」他對她露出溫和的笑意「這件衣服很適合你」

張曉身上穿的是件MaxMara的細格中袖連衣裙,黑白交錯的細小格子,腰間的蝴蝶腰帶既顯得淑女又夠職業。

「謝謝」張曉感覺雙頰有點發熱。

走出迴廊,殷紹雍一個人正和他們走一個對面,殷思康站住「大哥」

殷紹雍嘴角抬了一下,算是個笑臉「思康,這是?」

「這位是公司財務部專員,張曉」

「你好」殷紹雍主動伸出手「張專員」

張曉不喜歡殷紹雍這樣似笑非笑的表情「殷總,您好」

「張曉還著急回公司送文件,我送她下樓」殷思康對殷紹雍說。殷紹雍點點頭,讓開了去路。

殷祖康的生日晚宴仍在繼續,郭佳兒的遠房堂弟郭興帶著自己妻子前來祝壽,郭佳兒笑臉迎接他們。郭佳兒和郭興算是同宗之親,因為兩家父親走得近,關係也比其他同宗的兄弟姐妹好上許多。當年郭佳兒為了愛情離家出走,也是郭興父子從中說和他們父女,有了這層關係,兩人就更像是親姐弟一樣。

「阿興,你們來了」

「姐」郭興夫婦也熱絡的打著招呼「姐夫呢」

「和幾個老朋友聊得開心」她指了指遠處「找你姐夫有事」

「沒有,只是想和他隨便聊聊」說是隨便聊聊,自己的建材公司正在競標天鴻下面的工程,希望殷祖康可以幫忙照顧。

「我可管不了你們男人之間的事情」她看了看四周「咦,景慧和景瑜沒有來嗎」

「小慧和小瑜在法國進修呢」郭興夫人笑著回答。

「哦」她應了聲,顯得有些失落。一直想讓郭興小女兒景瑜嫁給少夫,這樣借助郭興的勢力,為兒子拔得頭籌。少唐已經娶個沒權沒勢的戲子,現在也只能依靠小兒子少夫。畢竟殷紹雍的未婚妻是政商世家千金,以後的紹恂自然也差不了。在這點上,郭佳兒不得不佩服周美華,兩個兒子被她調教出眾,不像自己這兩個。

當上一輩鬥得水深火熱,殷家的兒子們似乎還處於風平浪靜的好天氣之中。沒等晚宴結束,幾個人一起逃跑,來到一家高級的PUB,伴著美女喝著美酒。

「三哥,後面萬像有不少活動,人員方面還請你多照顧」昱翔朝少唐舉起酒杯「我先乾為敬」

「這個小意思,寶潤的模特任你挑」殷少唐大方的表示。

寶潤文化是殷祖康出資為少唐和少夫創建的一家模特經紀公司,依仗殷家的勢力,已經算的上是模特界首屈一指的經紀公司。

「三哥,五哥那是為活動挑模特,又不是挑情人」殷紹恂輕笑出來。

「紹恂你還是不懂這其中的妙處」殷少唐毫不避諱,順手拿起一塊水果,餵了身旁的女孩「就像這挑紅酒,凡是遇到合心意的,總是想試一試嚐一嚐,嚐過之後才知道好不好,可酒再好也不過是調劑生活的一項樂趣」

在座的人對殷少唐的話各懷心思,林夏這時進來。華貴的禮服換成了包身的長裙,每一步都是風情萬種「少唐,你們在說什麼」

殷少唐推開身邊的女人,為林夏讓出位置「男人的經驗之談」

「不就是不願讓我聽到的」林夏深知殷少唐的性格,談論的內容也不過是錢和女人。只要能保住正牌夫人的地位,外面的事也不是她能管的,裝聾作啞是這個家裡必備的技能。

「不聽到不看到才不會生氣」殷少唐摟住林夏「何況家裡有了絕世佳釀,外面哪裡找到更好的」

任憑一個面若桃花的男子說出這番奉承話,林夏再大的怒氣也煙消雲散,嬌媚的依偎在丈夫懷裡,這一幕讓昱翔和紹恂都看傻了。

 

~待續~

 


此步步驚心續集小說轉載於等愛的季節百度貼吧,原創作者為李綾(語法錯誤)。是另一部我個人非常喜歡的現代續。在此轉換成繁體中文分享給台灣的步步迷。若有侵犯著作權,請告知,我會馬上刪除。

 

, , , , ,

曉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