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皓宸打電話給張曉時剛剛吃完她準備給他的粥。他早已經習慣了回家時客廳裡的那盞燈和她笑著遞過來的食物,可是今天燈光依舊溫暖,只是少了她的笑臉。

他詫異的走進廚房,一眼就看到了餐桌上的保溫瓶。他坐了下來,一邊盛粥一邊揭下便簽紙看了起來:“皓宸,念棠突然找我,我們去了彼岸。你喝了粥就早點休息,不用等我了。曉曉留”

他笑了笑,慢條斯理的喝了粥,又洗過了餐具,這才拿起電話撥通了她的手機。沒想到待機鈴聲響了不到一聲電話就被接起,張曉的聲音隨即傳來:“皓宸,你應酬結束了嗎?”

“嗯,我現在在家,剛剛吃完你煮的粥。怎麼了?”

“你累不累?”

“不累,今晚約在一起的都是老客戶,不用費心應酬。”皓宸的聲音輕鬆至極:“你和念棠什麼時候聊完?我去接你。”

“我們在彼岸,如果你不累現在就過來可以嗎?”張曉的聲音有些急切。

皓宸很是疑惑,按照張曉的習慣是不會輕易答應讓他再跑一趟的,可是現在聽來,她很是急切,迫不及待的想要見到他。他微微一愣,隨即說道:“好,我現在就出門。你在那裡等我。”說完他就拿起車鑰匙向外走去。

“好,你小心開車。”張曉叮囑了一句,掛斷了電話看向念棠,推過桌上的蛋糕說道:“皓宸很快就會趕來了,到時候他會給你答案的。你幾天沒有吃東西,不顧自己也要顧及孩子。這個蛋糕很好吃,你多少吃一些,好不好?”

念棠搖搖頭,眼睛緊緊的看著彼岸的大門,等待著皓宸的身影。

張曉歎了口氣,幽幽的說:“你知道嗎,在清朝時我也有過一個孩子,可是因為我太任性最終失去了她。那種心痛是難以言明的。所以念棠,你要好好珍惜你的孩子,不要等到沒有辦法挽回了再去後悔。”

念棠終於回過神,不再凝望大門。她深深的吸了口氣,說道:“曉曉你放心,無論如何我都會好好保護孩子的。”她說著拿起叉子,努力的吃起蛋糕來。

張曉知道她是為了孩子在強吃,不由得眼睛發酸。她撇過頭悄悄拭淚,肩膀卻被一雙溫熱有力的手扶住了,皓宸擔憂的聲音立刻傳來:“怎麼了曉曉?”

張曉見到他心裡一鬆,回頭拉著他坐下,說道:“你可來了。我沒事,是念棠。”

皓宸點點頭,皺著眉看向念棠問道:“出了什麼事?這麼著急找我?”

念棠本就對皓宸有些懼怕,看到他皺起了眉頭更是驚慌,語無倫次的說:“就是想問問,也沒什麼,就是想,就是……”

皓宸搖了搖頭,轉向張曉,問道:“曉曉,念棠怎麼語無倫次的?你們出什麼事了?”

張曉知道念棠著急,也沒廢話,直接開口道:“皓宸,你還記不記得孟婆和咱們說過什麼?”

皓宸看了看她,又看了看念棠,立刻就明白了事情與葉鳴遠和念棠的感情有關。他眯著眼睛想了想,然後故意裝傻道:“孟婆和咱們說了很多,你指哪一句?”

“關於玉檀和九爺的那一句。”張曉難掩焦急,生怕皓宸是真的忘了。

“哦,那句呀,”皓宸裝出恍然大悟的神情,說道:“因為不關咱倆的事,所以我沒留意。不過,我隱約有點印象。好像是說,如果老九主動想娶玉檀,月老願意成全。是不是這個意思?”

張曉終於放了心,笑著點頭:“不錯,不錯,就是這句。”她說著看向了念棠,繼續道:“怎麼樣,我沒有騙你吧?”

念棠的眼裡瞬間充滿了神采,她難以置信的追問道:“真的嗎?你們肯定沒記錯嗎?”

張曉正要說話,皓宸卻搶先說了起來:“念棠,一直以來我並不愛多管閒事,今天想和你多說幾句,只是因為雍正多少有些虧欠玉檀。你和老九已經癡纏了幾百年,現在不說月老已經願意成全,即使不願意,你就真的捨得放棄嗎?與其這樣痛苦,為什麼不去好好相守呢?哪怕只有一天,至少也是快樂的。我一直認為,我命由我不由天!哪怕是經歷了這樣一系列離奇事件,我還是這樣以為。只要你認為值得,即使是孽緣又如何?況且,你為他所付出的一切早已經感動了天地,所以孟婆才會托我們帶話給你。不管你信與不信,你都沒辦法去求證了。倒不如勇敢一些,否則只能看著姻緣白白蹉跎。”

“是呀念棠,與其兩個人都痛苦,何不勇敢一些?”張曉拉起念棠的手,柔聲勸道:“我們不會騙你,也不忍心見你再受折磨。你回去好好想一想,我等著你的好消息。”

“還有,”皓宸開口道:“皓航一直在找鳴遠,但是他卻不願意和皓航聯絡。你帶句話給他,就說如果是男人就不要糾結在過去,該放下就放下。皓航留給他的職位還在,希望他早點入職。現在很晚了,我們送你回去吧。”念棠點點頭,心事重重的和他們一起離開了彼岸。

回程的路上,張曉一言不發。車開到樓下,皓宸把車停好,拉起了她的手:“想什麼呢?還在為念棠和鳴遠擔心?”

“嗯,”張曉點點頭,輕輕靠在皓宸肩膀上,說道:“我真希望念棠可以幸福。畢竟她是我在宮裡最好的姐妹,而且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我太幸福了,所以希望身邊的人都可以一樣的幸福。”

“其實玉檀是個很堅強的女子,至少在感情裡她比你堅強。當初她可以為了老九豁出性命,知道我已經有所察覺還在鋌而走險,這份堅定不是誰都可以做到的。你放心吧,他們會幸福的。”

“你這麼說是什麼意思?是在埋怨我對你不堅定嗎?”張曉坐直身體,氣鼓鼓的問道。

皓宸寵溺的一笑,揉了揉她的頭髮,笑道:“不,你為我也付出了很多。至少浣衣局的六年歲月不是誰都熬得過來的。或許是因為你來自現代社會,所以才會看不慣我繼位後的種種行徑。當初我不瞭解,以為這些是因為你對我的感情不夠深。不過現在我知道了,那不過是社會環境下的差異罷了。其實現在想想,那時候是真的委屈你了。讓你這樣一個接受現代教育的獨立女性接受我的三宮六院,還真不是件容易的事。這足以證明你對我的感情有多深了。”

“嗯,認識的還算深刻。”張曉故意板著臉點點頭:“暫時放過你。”

“那我要謝謝你的寬宏大量了。”皓宸配合的說道。

聽著他誇張的語調,張曉再也繃不住,依偎在他肩上,哈哈大笑起來。  

 

~待續~

============================================================================= 

故事轉載於步步驚心百度貼吧,原創作者為煙波畫船_歸思,若有侵犯著作權,請告知,我會馬上刪除。

 

, ,

曉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