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忙碌中的時間總是過得很快,皓宸招聘的秘書已經入職了。新秘書是個年輕的男孩子,經驗不是很豐富,但好在有很好的專業水準,做事也知道努力上進,不出半個月就已經做的風生水起。

這段時間可是累壞了張曉。白天在公司她要努力的跟著翔飛學做助理,下班後又被皓宸拖著去逛家居用品,夜裡還要時常應付某人的色心大起,直讓她大呼吃不消。

這天皓宸晚上又有應酬,下班後她一個人去了超市買東西。原來以為有錢人的應酬不過是燈紅酒綠,遇到抱怨應酬太累的人她還曾嗤之以鼻,暗自覺得人家矯情。現在去過幾次才知道,那份罪真不是誰都可以受的,不亞於在清朝時的宴會。心懷鬼胎的人們擠出虛假的笑容,對著一桌子的山珍海味味同嚼蠟,一杯又一杯的喝著烈酒,還要違心的彼此恭維,簡直就是花錢找罪受,難怪每次皓宸應酬回家後都會不停的按壓眉心。

她慢慢的逛著,挑選了一些新鮮的水果蔬菜,又拿了一些適合熬湯的材料,然後才推著滿滿一車的戰利品結帳回家。自從一次皓宸應酬回來又拉著她出去吃東西後,她就習慣在他出門應酬的時候為他準備一些吃的。有時候是一碗湯,有時候是一碗粥,總之都是軟綿溫熱的東西。每次看到皓宸一口一口的吃完,她都會覺得很溫暖。一個女人願意為男人洗手作羹湯是一種怎樣的愛呢?她願意就這樣為了他做一輩子。

她今天為他準備的是淮山粥,既滋補又好喝。大米的清香與淮山淡淡的中藥味道混合在一起,隨著熱氣的蒸騰瞬間就暖到心裡去了。她揚著嘴角,深深的吸了口氣,眼神越發的溫柔起來。

口袋裡的手機鈴聲打破了屋裡的安靜,她連忙拿出接起,念棠的聲音傳了過來:“曉曉,你有空嗎?出來陪我聊聊好嗎?”

張曉看了看表,已經快九點了。這個時間雖然不算晚,但是約出去聊天顯然已經不早了。念棠知道她現在和皓宸住在一起,這個時間約她出去顯然是有什麼事情。她想到這裡心裡一驚,慌忙問道:“怎麼了?出了什麼事嗎?”

“沒事,只是心情不好。很多話我除了你不知道還可以和誰去說。”念棠的聲音裡寫滿了悲傷。

張曉心裡又是一緊,連忙說道:“你在念久等我吧,我現在就出門。”

“咱們去彼岸吧,我不想待在念久。”念棠的聲音已經哽咽了。

“好,那就去彼岸。你別胡思亂想,好好在那裡等我,我一會就到。”張曉說完掛斷了電話。念棠這是怎麼了?前幾天才碰過面的,今天怎麼會這麼傷感?她一邊想著一邊把粥盛進保溫瓶,又準備好碗和調羹,一起放在了餐桌上。

她在皓宸工作的時候是不會打電話發資訊打擾他的,因此留言箋就變成了他們之間的小情趣。有個晚上兩個人閑來無事,各自抱著一本便簽紙寫寫畫畫,於是兩個小時後,她家的書桌上就多出了兩本韻味不同的“木蘭花便簽”。她拿出自己畫的那本撕下一頁,拿起筆寫下幾行字貼在了保溫瓶上,然後抓過包包向外跑去。

----------------------------------

彼岸咖啡。

張曉一進門就看到了伏在桌上的念棠。她孤零零的趴在那裡,身影看起來是那麼的孤單悲傷,一種說不出的蕭索情緒瞬間就溢滿了張曉的心房。她深深吸了口氣,快步走過去坐下,輕輕的撫上念棠的頭,輕聲說道:“念棠,我來了。”

念棠抬起頭,滿是淚痕的臉上說不出的蒼白,她用那雙毫無神采的眼眸看著張曉,語氣蒼涼:“曉曉,我該怎麼辦?”

“到底怎麼了?出了什麼事?距離我們上次見面不過幾天而已,你怎麼就憔悴成了這樣?”張曉握著她的手,只覺得觸手處一片冰冷。

“曉曉,我懷孕了,孩子是鳴遠的。”念棠幽幽的說。

“怎麼?那個混蛋不認帳嗎?”張曉大怒,義憤填膺的說:“他在哪裡?咱們去找他!”說著就站起身,打算拉念棠起來。

“不是的,不是的,”念棠死死抱住桌角,淚如雨下:“他沒有不認,他向我求婚了。”

“什麼?”張曉愣在那裡:“那你哭什麼?你愛了他這麼久,為他受了這麼多苦,現在終於等來了幸福,你應該開心才對!”

“你不懂,”念棠哭的更是傷心:“我們不可以結婚的,即使結婚了也不會有好下場的。你還記得我和你說過我在奈何橋邊等了三百年嗎?那個時候孟婆告訴了我因果迴圈的道理。她說鳴遠欠了我太多,所以他必須要償還。可是這輩子他根本還不清,如果我們非要結婚,他會被折壽的,而即便折了壽我們也不能相守終生。所以我不能和他結婚,只要像現在這樣彼此陪伴就好,我想要修一個圓滿的結果,等待彼此互不相欠的那天再兩廂廝守。可是誰知道我卻懷孕了,他知道後很開心,從醫院出來直接就帶著我去選戒指。我怎麼會不想嫁給他?這是我憧憬了幾百年的事呀!可是,我又怎麼能嫁給他?怎麼能忍心看著他為了償還前世所欠而折損壽命?曉曉,我該怎麼辦?這些話我不能告訴他,甚至除了你我誰都不能說。”

聽到這裡張曉心裡一動,那日孟婆的話倏地出現在腦海裡。

“如果九爺今世願意主動娶玉檀,你就幫我帶句話給那丫頭,就說月老不忍再見她受苦,願意成就她今生姻緣。”想到這裡,她一把扶住念棠的肩膀,焦急的搖晃著她問道:“你說他向你求婚了?是嗎?是他主動開口的嗎?”

念棠點點頭,臉上浮現一抹幸福的笑容,而後卻哭得更加淒慘:“是,他求婚了。我這幾天一直不舒服,他帶我去醫院檢查,醫生說我已經懷孕兩個月了。他聽了後很開心,直接帶著我去了珠寶店買戒指。我當時完全傻了,直到他拿著戒指當眾跪在我面前求婚時才清醒過來。我當時心裡好難過,只能拒絕他。他完全愣住了,根本沒想到我會拒絕,發瘋似的跑了出去。現在已經三天了,他一直沒有回來。我有心找他,可是找到他又能怎樣呢?只怕又要傷他一次。曉曉,你能明白我的心情嗎?我是多想答應他呀,可是我一想到結果就不寒而慄。我知道他受傷了,可是我卻不知道能為他做什麼。我想告訴他實話,可是他能相信嗎?這幾天我吃不下睡不著,一個人待在我們的家裡,除了哭還是哭。我知道你現在和皓宸正忙著準備婚禮,所以本不想打擾你。可是我實在是熬不下去了,這些話我只能和你說呀。”

“是他主動求婚的,”張曉似乎沒有關注念棠在說什麼,只是喃喃的重複著這句話,一瞬間眼睛亮了起來,欣喜的看向念棠:“你快別哭了,你們之間的事有轉機。”

“什麼?”念棠茫然的看著她,問道:“你說的是什麼意思?”

此刻張曉的心情已經變得大好,她拉著念棠坐下,給了她一個安慰的笑容,開口道:“我和皓宸昏迷的時候穿越回去了,但是回來的時候發生了一些事情,沒來得及告訴你和巧慧。我記得告訴過你,我也跳下了忘川河,所以也遇到了孟婆。在她送我們回來的時候讓我帶給你一句話,她說‘如果九爺今世願意主動娶玉檀,你就幫我帶句話給那丫頭,就說月老不忍再見她受苦,願意成就她今生姻緣。’所以既然他主動求婚了,你們還是可以在一起的。”

念棠傻愣愣的盯著張曉,這個消息無疑讓她驚呆了。本以為被摔進了地獄,可現在卻發現天堂就在不遠處。這種大悲大喜的心情轉化讓她失去了思考的能力。她注視著張曉遲疑的問道:“我知道那會咱們感情很好,而你和九爺又是相看兩厭。你不會是為了成全我而不顧他的死活吧?”她的眼睛眨也不眨,好像生怕錯過張曉的一絲表情。

張曉理解她的心情,也不願多做計較,搖了搖頭,迎上她的目光說道:“咱們同為女子,同樣經歷了一場超越時空的愛戀,同樣跳下了忘川河,你對九爺的感情我怎會不瞭解?所以玉檀,我不會這麼殘忍,不會騙你去傷害你用生命在愛著的人。我知道你現在的患得患失,也能體會那種絕處逢生的難以置信。好在聽到這句話的不只是我一個人,當時皓宸也在。現在我就打電話給他,讓他結束應酬後直接來這裡,到時候你可以去問問他。你這件事發生的突然,我們總不會事先商量好了,只等著來蒙你吧?”

念棠有些不好意思,囁嚅的說:“對不起呀,我不是懷疑你,只是,只是……”

“只是這件事對你來說太過驚喜,讓你不敢相信。”張曉了然的笑笑,握住她的手,繼續道:“你的感受我明白。現在我就打電話給他,你什麼都不要想了,好好平復一下心情。你現在懷著寶寶,為了他也要照顧好自己。”

“嗯,我知道。剛才我心裡憋得難受,以後不會了。”

張曉安慰的笑了笑,拿出手機剛要撥號,皓宸的電話卻剛巧打了進來。 

 

~待續~

============================================================================= 

故事轉載於步步驚心百度貼吧,原創作者為煙波畫船_歸思,若有侵犯著作權,請告知,我會馬上刪除。

 

, ,

曉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