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悠揚的古樂作為背景,輕柔的灑遍整個會場。

大螢幕上“花開四季——夏之碧荷”幾個字緩緩閃現,停留了大約半分鐘後又漸漸的散去。而後畫面變得詩情畫意起來。接天荷葉漫天蓋地的鋪將開來,一朵朵淡粉色的荷花怒放著,好一派夏日風光。扁舟一葉,飄蕩在荷花叢中,在陽光的照耀下,水面閃耀著點點波光。小船上,身著清宮服飾的年輕男女相對而坐。男子執著雙漿慢慢的劃動著小船,目光卻落在女子的臉上,深情無限。女子用手帕微微的遮擋著面容,偷偷的瞄著男子,無限嬌羞。

畫面一轉,大螢幕上依次出現幾款項鍊墜的照片。模特們款步走上展臺,或嫵媚或冷豔,或清純或嬌羞,展示著身上佩戴的飾品。此刻張曉的聲音幽幽傳來:“大家現在看到的就是我為夏之碧荷系列設計的幾款項鍊墜。這個系列全部採用西瓜碧璽為主原料,雕琢成荷葉荷花的式樣。碧璽色澤晶透,用西瓜碧璽特有的綠色和粉色來詮釋荷葉與荷花,很適合夏日主題。”

隨著她的講解結束,模特們優雅的摘下身上佩戴的飾品,小心翼翼的放到了一邊寫有“夏之碧荷”幾個字的展示架上,然後慢慢的走向了後臺。

大螢幕上畫面一轉,“花開四季——秋之藝菊”幾個躍然眼前。字體漸落,新的模特慢慢走了上來。而大螢幕的畫面也變得明亮起來。秋高氣爽之日,花園裡菊花盛開。微微的秋風之中,一片片金黃淺白淡然的盛開著。依舊是剛剛出現過的女子,一手執著剪刀,一手挎著竹籃,正在專心致志的採花。一陣破空之聲傳來,半空中一支白羽箭呼嘯而至。或許是被嚇住了,女子仰頭定定的看著箭羽,忘記了躲避。千鈞一髮之際,從遠處狂奔過來一名男子,輕輕推開女子,然後擁著她跌坐在地上。在他的左胸前,箭身還在搖晃著,血已經點點滲出了。

張曉的聲音適時響起:“此刻模特們展示的就是秋之藝菊系列。在這個系列中,我分別設計了一款胸針、一款項鍊和一款戒指。這幾款設計全部採用墨玉為主料,雕琢成菊花的式樣。很多人都覺得菊花只是寄託哀思的花,用來作為裝飾品不大吉利。可事實上菊花卻有著很好的寓意。它可以代表長壽、高潔、吉祥和無限真情。自古以來,因為它開在寒冷的深秋而又寓意高潔,從而受到很多文人墨客的讚頌。”

隨著她的講解,大螢幕上展現出一張張飾品的細節照片。一朵朵菊花或含苞或怒放,形態各異生動逼真。會場裡的來賓嘖嘖稱奇,大家低聲的議論起來。模特們摘掉首飾放在展臺上,“秋之藝菊”的展架立刻散發出柔和的光芒。

皓航繼續切換視頻畫面,“花開四季——冬之紅梅”幾個字後,大螢幕上雪花飛揚,紅梅傲雪,赫然就是張曉剛剛跳舞時的背景畫面。模特們白衣似雪,把身上的飾品襯托的越發耀眼奪目。

張曉開口講解道:“現在展示在大家面前的是冬之紅梅系列。梅花乃花中四君子之一,不畏嚴寒獨自傲然盛開,其堅韌不拔的意志一直廣受大家喜愛。這個系列的設計以珊瑚為主原料,紅珊瑚象徵梅花,白珊瑚象徵雪花,色澤簡單卻對比強烈,有如皚皚白雪中怒放紅梅,讓人過目不忘。在這個系列中,我個人最喜歡的是一款腰鏈。雖然式樣簡單,但是卻是件百搭的單品。無論是系在晚禮服外還是牛仔褲上,都不會顯得突兀,各有各的感覺各有各的味道。我想輕熟女會很難抗拒這個誘惑。”

她的話音才落,模特們已經完成了展示,放好了飾品。大螢幕也定格在紅梅腰鏈的照片上。她撫了撫頭髮又拉了拉衣角,然後深深的吸了口氣,向皓航看去。皓航正好也看向她,安撫的笑了笑,隨後揮拳做了個加油的手勢。張曉微微一笑,輕輕的點了點頭,做好了上場的準備。皓航隨即切換視頻,按下了播放鍵。

大螢幕上“花開四季——春之木蘭”幾個字滾動播放著,一次又一次的出現在眾人眼前。此刻在座的的都是商界名流,他們已經看出了不一樣,明白即將展示的就是這次尹氏新品的重中之重了,立刻聚精會神的盯著展臺,眼睛眨都不眨一下。尹氏內部的一些員工知道最後的展示將由設計師張曉親自完成,他們也聽說過這個設計師和尹皓宸副總的一些傳言,此刻都睜大了眼睛,好奇的等待著看看這個幸運女孩的面目。更有幾個心懷嫉妒的,則暗暗的期盼她能出個醜。而皓宸他們幾個現在的心情就很不一樣了。張曉是和他們一起努力了這麼久的“戰友”,更是他們的朋友,所以此刻他們既期待又緊張,都在祈禱著她可以圓滿的完成展示,不禁搓著雙手屏息凝神起來。

大螢幕上的字體終於散去,故宮的畫面出現在眾人面前。隨著一道道宮門的開啟,那對年輕的男女再次出現在畫面中。一會是暖閣中的守望相守,一會是御花園中的相擁而泣;一會是粗裙布衣下的脈脈深情,一會是錦緞綾羅下的淚眼相對。場景不停的轉換著,把人們帶入了遙遠的宮廷生活之中。

就在大家流連在畫面中的時候,張曉的聲音由遠及近的傳入眾人耳中。大家立即隨著聲音看去,燈光越發的昏暗了,朦朧之中只見一個清宮女子步履輕盈的走向展臺中間。一束追光燈從她的頭頂灑落,映照的她好似身處仙境一般。

她身穿一身淡紫色的宮裝,在燈光的照耀下,衣服折射出淡淡的光澤,映襯的她越發華貴雍容。她腳上那雙清宮花盆底鞋大概有十釐米高,隨著她每一步的行走都發出清脆的聲響。或許是穿這樣的鞋子需要特別的行走方式,她每走一步都顯得婀娜多愁韻味十足。她緩緩走到展臺中間,雙手在腰間交疊,雙膝微微彎曲,略一垂首端端正正的行了一禮。

皓宸抑制著去扶她起身的衝動,雙眼貪婪的注視著她。她梳的髮髻很簡單,就像是當年在浣衣局時的模樣。因為要突出髮簪,她並沒有佩戴其餘的飾品,在那黑亮的髮髻上,只有木蘭玉簪皎潔生輝。她的妝容很淡,肌膚乾淨清透。多年宮中生活歷練,早就把她打造成了名副其實的大家閨秀。她很是端莊沉穩,耳邊的木蘭耳環並沒有因為走動、行禮而顫動,只是靜靜的垂在頰邊,更是把她的臉頰映得柔和溫婉。向下看去,紫衣上靜靜的躺著那串木蘭項鍊。因為距離有些遠,再加上鏈子很細,在燈光的照射下,她的頸邊看不到鏈子的蹤跡,只見點點銀光閃耀,讓木蘭項墜越發的凸顯出來。

皓宸見多了宮中釵環緊繞的女子,毫無疑問,此刻張曉的打扮放在宮中是略顯寒酸的。可是他卻沒有辦法否認,即使是這略顯寒酸的打扮還是深深的打動了他。她本就是個淡淡的女子,如玉如菊。可在那淡淡之後,卻掩藏著她堅韌的意志和柔和的光芒。明豔逼人或許可以讓人印象深刻,但雅致淡然才可以如絲絲涓流,讓人欲罷不能。他目不轉睛的看著她,不由得癡了。 

 

~待續~

========================================================================================

故事轉載於步步驚心百度貼吧,原創作者為煙波畫船_歸思,若有侵犯著作權,請告知,我會馬上刪除。

 

, ,

曉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