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等到安漪離開,張曉微笑著看向晧軒,開口道:“念棠和我說起過,那天要不是有你在,恐怕我和皓宸就沒有那麼幸運了。謝謝你,願意幫助我們。”

晧軒認真的打量著眼前的女人,心裡一陣感慨。他一直以為,張曉會怒氣衝衝,畢竟誰都知道自己和葉鳴遠是一個團體的。葉鳴遠害的她差點沒命,她對自己應該沒什麼好臉色。如今她卻和和氣氣的開口道謝,真讓他刮目相看了。他心裡暗暗讚歎,清了清喉嚨,道:“皓宸是我弟弟,你是他女朋友,我幫忙是應該的。況且遇到這種事,即使是陌生人也不會見死不救的。”

張曉點點頭,說道:“皓宸住在對面的病房,現在正和皓航談事情。我們過去吧。”她說著起身帶著他們走了過去。

“皓宸,你恢復的怎麼樣了?”晧軒一見皓宸連忙詢問。

“我沒什麼事了,除了有些乏力,其他的都算正常。謝謝你救了我們。”皓宸淡淡的開口。

晧軒點了點頭,猶豫的開口道:“鳴遠想來和你們道歉,現在就等在樓下。不知道你們願不願意見他。”

皓宸剛要開口,病房的門就被推開了。尹玄康夫婦、喬惠和張曉的父母一起走了進來。

“爸媽,你們怎麼會和尹伯父尹伯母碰到一起呀?”張曉不解的詢問。

“你尹伯父特意去家裡接的我們,真是太麻煩他們了。”張父解釋道。

楚映藍笑著說:“我昨天聽你媽媽說要回你家去收拾收拾東西,估計昨天晚上他們住在那邊了。你家離這裡太遠,他們跑來跑去的太累了,我和你尹伯父就順便接了他們一起過來。反正我們也是要來醫院的,不麻煩。”

尹玄康附和著點點頭,看向晧軒,問道:“我們剛才上來時,好像看到了你大哥和鳴遠兄弟。他們怎麼不上來?”

“鳴遠怕皓宸不願意看到他,所以我先上來問問。”晧軒連忙回答。

“真是胡鬧!”尹玄康面色一沉,沉聲道:“現在懂得見不得人了?做了錯事就應該承受後果,你快點把他們叫上來。”

晧軒應了一聲趕忙打了電話,幾分鐘後,皓楠和鳴遠兄弟就走了進來。

鳴遠小心的環視了一下室內的眾人,最後把目光落在念棠身上。念棠對他笑了笑,鼓勵的點了點頭。鳴遠深深的吸了口氣,又看向了皓宸和張曉,開口道:“皓宸、張曉,對不起。是我喪心病狂做錯了事,害得你們差點喪命。我不敢奢求你們的諒解,現在看到你們醒來我就安心了。我願意為自己的罪行付出代價。”

皓宸盯著他看了半晌,才開口道:“葉鳴遠,你傷的不僅是我,還有曉曉。如果我輕易就原諒了你,豈不是讓她受了委屈。這件事我不能不追究,我必須給曉曉一個交代,給她的家人一個交代。”

張父張母聽了他的話都暗自點點頭,他們倒不是非要揪著葉鳴遠不依不饒。他們只是滿意皓宸的處理方法,至少在他心裡還是很尊重自家女兒的。張曉看了看皓宸,稍稍疑惑就明白了他的意思。難怪當時他不讓自己提前告訴念棠結果,原來是為了留到現在,讓他們感激自己的寬容和大度。

她低下頭,偷著甜蜜的揚了揚嘴角,才抬起頭看向葉鳴遠,開口道:“我知道你當時是沖著皓宸去的,是我自己撞到了槍口上。其實皓宸話裡的意思很清楚,他已經原諒你了,只是害怕我心裡會不舒服。你放心好了,皓宸的意思就是我的意思。如果他不計較了,我不會有任何異議。”

尹玄康被兒子女朋友的大度折服,眼睛裡一片讚賞。他滿意的點點頭,一言不發的等待著皓宸開口。

皓宸沒有說話,而是看向了張曉的父母,誠懇的說道:“伯父伯母,這次是我不好,讓曉曉受了委屈。這件事我必須要徵求一下你們的意見。”

聽了他的話,眾人的目光一下子都落到了張父的身上。張父滿意皓宸對他們的尊重,面色和藹,語氣親切:“曉曉受傷這件事不怪你,你不用太自責了。餘下的事就依著你的意思辦吧,怎樣我們都不會有意見的。”

皓宸點點頭,這才看向了葉鳴遠:“既然伯父伯母都不計較,曉曉也原諒了你,那麼這件事我就不追究了。畢竟你是我大哥二哥姨媽家的孩子,而且你的女朋友是曉曉的好朋友,看在他們的情面上我們原諒你。但是同樣的事我只能容忍這一次,如果再有下次,誰的情面都不好用了。”

他話音未落,念棠已是喜極而泣哭出聲來。這半個多月來的擔心、自責、生氣、傷心一直折磨著她,讓她背負著巨大的壓力,難以喘息。今天一切事情終於塵埃落定,得到的又是夢寐以求的結果,讓她一下子放鬆下來,渾身上下都失去了力氣。

葉鳴遠誠誠懇懇的向著皓宸和張曉鞠躬致謝,也不由自主的流下了眼淚。皓航歎了口氣,開口道:“鳴遠,雖然我很恨你傷害了我哥和我朋友,但是不管怎麼說你也是我從小玩到大的兄弟。既然他們已經原諒了你,我就不多說什麼了。尹氏你肯定是回不去了,其餘的公司也不會願意用一個有過經濟污點的人。如果你願意,可以到我的廣告公司去工作。我願意給你一個機會,因為我相信你的良知並沒有完全泯滅。”

“謝謝你,但是不用了。”葉鳴遠拒絕道:“我也知道現在自己的處境,但是我沒臉去你那裡。”

“我不是在施捨,而是因為我一直拿你當自家兄弟。你回去好好考慮考慮,想清楚了再告訴我結果吧。”

尹玄康讚賞的看著兒子,神情中滿是驕傲:“是呀鳴遠,你好好考慮一下皓航的提議吧。他們兄弟倆這是在以德報怨呀!”他說完又看向皓楠,語氣逐漸冷了下來,道:“你沒有什麼話和你弟弟說嗎?”

病房內的氣氛一下子冷了下來。張曉看了看自己的父母,開口道:“尹伯父,我傷口有些癢,想回病房換換藥。我就先過去了,大家慢慢聊吧。”她說著向皓宸點點頭,然後帶著父母和喬惠回到了自己的病房。

尹玄康看著對面緊閉的房門,欣賞之情溢於言表。他拍了拍皓宸的肩膀,道:“你眼光很好,給我們挑的這個兒媳婦既能幹又懂事,最重要的是善良體貼,懂得在娘家人面前給你大哥留臉面,給咱家留臉面。”

皓宸得意的笑了笑,然後看向了皓楠:“大哥,你什麼都不用說了。以前的是是非非都過去了,我既然可以原諒鳴遠,當然就不會再計較其他的。只希望以後咱們兄弟幾個可以齊心,好好發展公司才是最關鍵的。”

皓楠沒有說話,他拍了拍皓宸的肩膀,用力的抱了抱他。尹玄康欣慰的點了點頭,楚映藍在一旁濕了眼眶。

 

~待續~

========================================================================================

故事轉載於步步驚心百度貼吧,原創作者為煙波畫船_歸思,若有侵犯著作權,請告知,我會馬上刪除。

 

, ,

曉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