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翌日天剛剛破曉,張曉便已收拾妥當,隨著扶靈的隊伍一起回了宮。她身穿一身素白的旗裝,沒有戴旗頭。全身上下,除了四爺送過的四件首飾,她什麼都沒有戴。走進宮門望眼看去,入眼處皆是一片肅穆的白色,讓整個紫禁城籠罩在悲痛的氣氛中,令她難以喘息般的壓抑。步入養心殿,她看著眼前的一桌一椅,又看了看四爺常用的木蘭茶盞,饒是昨夜哭了整宿,眼淚還是掉了下來。她靜靜的在榻上靠了一會,待心情稍事平復,起身對著銅鏡整理好了妝容,又伸手摸了摸懷裡的東西,便移步向十四爺處走去。

“十四爺吉祥。”看著眼前意氣不再的男人,張曉心中一酸,慌忙矮身問安。

“若曦,怎麼是你?”十四爺異常驚喜,連忙扶起了她。

“這麼多年了,如今他也走了,你的心結也該放下了。”張曉看著他,幽幽的開口。

“是呀,當初的一眾兄弟,現在只剩下我和十哥了。”十四爺語氣蒼涼,他說完陡然看向張曉,問道:“如今你是什麼身份?他可否給你名分?”

張曉搖搖頭,見他激動的想說什麼,連忙擺手打斷,道:“如果我想要,即使做不了皇后,封個皇貴妃總還是可以的。是我自己求他不要冊封我的。”

“十三哥也不勸勸你,任著你胡來!”十四爺恨恨的說。

張曉莞爾一笑,道:“還記得那次和敏敏賽馬後我曾說過‘如果是十三爺斷不會說這些的’,當時你還不以為然。十四爺,你一直覺得我待十三爺不同,你可曾想過為什麼?其實自小咱們一起長大,若說見面的次數,我和你們還多些。我之所以和十三爺更親厚些,只是因為他和我是同樣的人,他能懂我。”她說完,看了看十四爺依舊憤恨的表情,心知他還在為了自己至今無名無份而不滿,於是繼續說道:“其實有些事是我和先帝的私事,我本不想說。可是我知道你也是關心我,告訴你也無妨。先帝在位的十三年裡,我幾乎日日陪在他身邊,同食同宿,宛若尋常夫妻。他住在養心殿,我就住在殿內的西暖閣;他去園子裡,我們更是夜夜共枕。這後宮之中,可有哪位主子能這般如此呢?這就是我不願接受冊封而他也默許的原因。你瞭解宮裡的規矩,有了封號自然就要回到自己宮中,想日日見面比登天還難。比起與他日夜相伴,一個皇貴妃的封號又值得了什麼?”

聽了她的話,十四爺好像癡了。他喃喃的自語道:“原來你們之間的感情竟然那麼深厚。”

“什麼?”張曉並未聽清,皺著眉詢問。

十四爺回過神來,說道:“還說你不是因為他負了八哥。”

張曉慘然一笑,道:“你信也好不信也好,與八爺在一起時我是真心的。”

“那你和四哥是……”

“其實早在和八爺開始之前,四爺對我就有所表示了。只是我一直拒絕,並未想過和他發生什麼。後來太子求婚,四爺與八爺聯手救下了我,就是從那個時候開始,我對他才親近起來。而那個時候,我早就和八爺結束了。後來的那些年又發生了很多事情,雖然我們難以得見,但是心卻越走越近,終讓我對他死心塌地了。”

“他有什麼好?”

“其餘的我不想說,也說不出。只有一樣,他是在這個紫禁城中唯一讓我感覺自己不孤單的人。他交付於我的是全然的信任,只憑這一點就足以讓我願意終身相隨了。”

“所以你才寧可冒著滿門抄斬的風險抗了旨,才寧願給太監們洗衣受苦也不願跟了我?”

張曉展顏一笑,眼神裡透著晶亮,聲音似幻似真:“一個女人,當她心中有了愛,也就有了信仰。而當心中有了信仰時,一切的苦都不再是苦了,反而會變成心裡最柔軟的部分。”

十四爺黯然的閉上了眼睛,再睜開時已然淚光閃動:“若曦,你今日找我到底所為何事?”

張曉回過神來,深深的看著他,猛然跪下說道:“十四爺,若曦有一事相求。四爺去了,我留在這裡已經沒什麼意思了。我只求在我死後,十四爺可以把我火化,找個有風的日子散去。”

十四爺大駭,指著張曉,手指不停的顫抖:“你,你,你要殉葬?”

“若曦並無名分,縱使身為皇貴妃,沒有先帝的旨意也是斷然沒有資格與他同衾而眠的,哪來的殉葬一說?先帝留有遺詔給皇上,讓他尊我重我,甚至可以讓我出宮,自行選擇在圓明園或者雍親王府終老。可是十四爺,若曦心已死,早就隨著先帝一起去了。兀自苟活世上,不過是苦上加苦,又有什麼意義呢?求十四爺看在咱們自小一起長大的情分上,成全若曦吧?”

十四爺驚痛交加,苦笑著道:“老四何德何能,竟然得你如此相待!他即使登上皇位,我也是從沒有半分羡慕的,而此刻我卻是真真的嫉妒他!”

“十四爺……”張曉淒慘的叫了一聲,不斷的磕起頭來。

十四爺連忙扶起她,道:“你要隨他去了也罷,為何偏要化骨揚灰?縱使不能與他同衾而葬,想必弘曆也是願意給你追封個諡號,讓你葬入妃陵的。”

“若曦生前都不願被那虛名捆綁,死後就更加的不情願了。況且,我不想被埋在黑漆漆的地下,不想有不好的味道,不想被蟲子咬。”

十四爺一時間哭笑不得,表情怪異異常。他瞭解若曦的性子,知道多說無益,歎了口氣,道:“若曦,不是我不想幫你,只是你也知道我現如今的處境。別說是找個有風的日子把你散去,恐怕就是,就是火化也是做不到的。”

張曉點點頭,說道:“這個我當然知道。我會去求皇上,只是一來他對我不甚瞭解,又有先帝要他尊我重我的旨意,恐怕難以成全我;二來,他新帝登基,萬一有心人借著此事,污蔑他容不下先帝身邊的宮女,將會把他至於不忠不孝的境地。我留了遺書,再有你的證言,想必就不會再有麻煩了。”

“真是難為你了,竟然連他的兒子也顧慮的如此周全。”十四爺放聲大笑,那笑聲卻充滿了淒涼。笑聲漸逝,他咬了咬牙,道:“既然這是你的心願,若曦,我成全你。”

張曉安心的一笑,掏出懷裡的信,說道:“十四爺,如果皇上來這裡,請你把這封信交給他。”她說著跪下重重的磕了三個頭,站起身道:“十四爺,咱們就此別過,兀自珍重!”她說完不顧十四爺的聲聲呼喚,轉過身堅定的走了出去。

離開了十四爺的居所,張曉擦乾了眼淚,逕自來到四爺的靈前。她看著那個碩大的“奠”字,身子晃了幾晃才勉強站住。守靈的妃嬪們知道她的身份,即使有幾個心中嫉恨她的,也不敢在此時妄生事端。張曉也不理會眾人,只是對著熹貴妃略一點頭,便直直的對著四爺的靈柩跪了下去。磕了三個頭後,她直起身定定的看著靈柩,聲音輕不可聞:“四爺,你以為你走了我還能獨自留在這裡嗎?我知道你為了我以後的生活煞費苦心,可是對不起,恐怕我要辜負你的一番心意了。縱使我們不能回去了,沒有了你,我已是生無可戀了。你別走的太快,等等我,帶著我一起走。”她說完又重重的磕了三個頭,然後在眾人費解的眼光裡,起身離開了靈堂。

 

 

~待續~

=============================================================================

故事轉載於步步驚心百度貼吧,原創作者為煙波畫船_歸思,若有侵犯著作權,請告知,我會馬上刪除。

 

, ,

曉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