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雍正十三年。

春意正濃,園子裡姹紫嫣紅,百花爭相吐豔,一派旖旎風光。可張曉卻無心觀賞,心事重重的坐在涼亭裡對著滿園春色發呆。已經是雍正十三年的春天了,再有半年的時間就到了雍正皇帝的大限之日了。雖說依照經驗,在這裡辭世後還可以回到現代繼續生活,可是這種離奇的事誰又說的准呢?萬一這次他們回不去了,或者回去之後沒有了記憶,他們要怎麼辦呢?“唉!”她深深的歎口氣,心情沉重異常。

“姑姑,姑姑!”

承歡哭喊著跑來,打斷了她的沉思。她驀地一驚,心突突的跳起來。待想到離雍正皇帝駕崩之日還有半年時間,她才舒了口氣,開口問道:“怎麼了承歡?”

“姑姑,您幫我去和皇伯伯求求情,承歡不想嫁,不想嫁。”

原來是這件事,張曉放下心來。昨日夜裡皓宸已和她說過,是時候該操辦承歡的婚事了。想必剛剛他已經賜了婚,這才引來承歡的痛哭不已。她拉著承歡坐下,輕聲問道:“你皇伯伯給你指婚了?”

“嗯,”承歡點點頭:“姑姑,承歡不想嫁,想留在您和皇伯伯身邊,一輩子伺候你們。”

“傻孩子,說什麼傻話呢?”張曉莞爾一笑:“自古以來‘女大當嫁’,況且你早就過了婚配的年紀。要不是姑姑私心,早兩年你就已經嫁了。”

“誰說女子一定要嫁人?姑姑不也是一直未嫁嗎?”

“姑姑和你怎麼一樣呢?你是金枝玉葉,豈能終生不嫁?”張曉溫柔的幫她擦拭著眼淚:“況且你一直生活在姑姑身邊,你心裡是清楚的。雖然你皇伯伯並未給姑姑封號,但其實姑姑早就嫁了你皇伯伯呀,又怎能說是一直未嫁呢?”

“姑姑,近年來皇伯伯身子越來越不好了,承歡想留在皇伯伯身邊照顧他。”

“好孩子,難為你有這片孝心了。其實在你小的時候,姑姑也曾有孕,後來因為意外孩子沒有了。至此以後,姑姑越發拿你當親生女兒疼愛,所以才一直不捨得把你嫁出去。可是現如今你已經這個年紀了,再也不能耽誤了。你皇伯伯把你指給了誰?可是蒙古伊爾根覺羅的大王子?”

“正是。”承歡小聲的回答。

“這是門極佳的親事,姑姑是贊同的。不僅是我,就連你的阿瑪和額娘也是贊同的。”

“我的阿瑪和額娘?”承歡詫異的看著張曉,眼睛裡充滿了迷茫。

“是的,你的阿瑪和額娘。”張曉點點頭,目光越過承歡,仿佛落到了遙遠的蒙古草原。她神情柔和,聲音好像是在囈語:“伊爾根覺羅大王子的母妃和姑姑是好姐妹,和你阿瑪也是好朋友。你嫁過去,她一定會像姑姑這樣疼愛你的,你阿瑪和額娘泉下有知也會很安慰的。”

“她和我阿瑪也是朋友?”承歡欲言又止:“是很好的朋友嗎?”

“人小鬼大。”張曉笑了笑,想了想才繼續道:“你也不小了,這些事和你說說也無妨。那個時候我們也就像你一樣的年紀,你阿瑪丰姿俊逸能文能武,京城裡有很多女子都芳心暗許。有一年你阿瑪隨著你皇爺爺到塞外行圍,遇到了敏敏格格,也就是伊爾根覺羅大王子的母妃。敏敏格格對你阿瑪一見傾心,只可惜落花有意流水無情……”

承歡聽的入迷了,她托著腮歪著頭問道:“是因為我額娘嗎?”

“其實也不完全是,更多的是因為敏敏格格不是你阿瑪喜歡的類型。況且那個時候你額娘只是在默默的愛著你阿瑪,你阿瑪自己也糊裡糊塗呢。你阿瑪是個君子,更是個不可多得的磊落之人。他不想耽誤了敏敏格格,所以委婉的拒絕了她。再加上為了政局考慮,你皇爺爺就為敏敏格格和伊爾根覺羅的佐鷹王子指了婚。後來敏敏格格有了身孕,她和我約定,等我有了孩子,我們就結為姻親。姑姑膝下無子,你就如同我的女兒,再加上她和你阿瑪的情分,你嫁過去一定不會受委屈的。”

“姑姑,其實承歡知道,皇伯伯為我指的婚事一定是最好的。我並不是想要抗旨傷了皇伯伯的心,我只是捨不得你們,我……”

“承歡,朕知道你孝順,但是孝順有很多種方式的。”皓宸不知何時走了進來,打斷了承歡的話:“父母之愛子,必將為之計深遠。雖然你非朕親生女兒,但是在朕心裡你比任何一個女兒都親。只有為你安排好以後的生活,朕才可以真正放心,才可以坦然的去見你阿瑪。你自幼跟在朕身邊,要你遠嫁朕也不捨得。可是承歡呀,雖然敏敏和你阿瑪和你姑姑交好,但是凡事都有萬一。現在朕還在,你嫁過去之後萬一受了什麼委屈,朕還可以替你做主。你要記住,你是大清國的和碩公主,在你的背後有整個大清替你撐腰。現在你皇伯伯已經老了,也剩不下多少時間了,所以要儘快為你做好打算。”

“皇伯伯,承歡不讓您說這些不吉利的話。”承歡哭著撲進皓宸懷裡:“您春秋正盛,就再讓承歡陪您幾年再嫁吧。”

張曉在一邊聽的心碎難忍,她見皓宸也是淚流滿面,連忙拉過承歡哄勸道:“承歡,你看你皇伯伯多傷心呀,你快別哭了。你先回去靜一靜,好好想想我們的苦心。你只要記住,我們都是為了你好,你以後一定會明白的。”

承歡眼見事情毫無轉圜餘地,狠狠的一跺腳,哭著跑了出去。

皓宸深深的歎息一聲,喃喃低語:“我又何嘗捨得她?可是我是真的沒有時間了,但願她不會怪我狠心。”

張曉走到他身邊,輕輕的環抱著他,柔聲勸道:“我會慢慢開解她的。她是個懂事的孩子,會明白你的心的。”

皓宸把頭深深埋在張曉懷裡,疲憊的說道:“先不管她了,這事由不得她任性。我明天就會傳旨下去,讓內務府著手為她準備嫁妝。這事你多上點心,等到把她送出閣以後,我也就了無牽掛了。況且我知道最近你心裡不舒服,有點事忙你也可以少點胡思亂想。”

“我看我怕是永遠也學不來你的‘既來之,則安之’了。”張曉自嘲的搖搖頭,歎了口氣才又繼續道:“你放心吧,我會替承歡打理好一切的。”

皓宸直起身,輕撫著張曉的臉頰,欣慰的說道:“這一世好在有你陪著我,否則此刻我真真正正就是孤家寡人了。”

張曉的臉在他手上輕輕蹭著,溫柔的笑著說:“這一世我一定會陪你走到最後。不僅這一世,我們還有來世。”

聽了她的話皓宸露出一個燦爛至極的笑容。他們微笑著凝視著彼此,雖然無聲,但兩顆心緊緊的貼在一起,緊的沒有分毫距離。  

 

~待續~

=============================================================================

故事轉載於步步驚心百度貼吧,原創作者為煙波畫船_歸思,若有侵犯著作權,請告知,我會馬上刪除。

 

, ,

曉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