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養心殿西暖閣。

一早起來,張曉便收拾妥當坐在窗前發呆,只等著皓宸下朝後一起前往怡親王府,去見十三爺最後一面。今天是歷史記載的十三爺駕鶴西去之日,從昨晚上開始,皓宸和她已經沉浸在悲痛之中,兩個人幾乎一夜無眠。直到現在,皓宸的話還一直在她耳邊縈繞不去。他說,如果自己不是皇上,此刻定是早早趕去了十三爺身邊,寸步不離了。奈何天家規矩森嚴,他如果為了陪伴十三爺而不朝,必會引起朝野上下議論紛紛,憑白的累了十三爺的名聲。人人都道天子富貴,可是又有幾人能體會天子的無奈?天家並非無情,只是天家不敢有情。所以即使他心裡再悲痛,也只能在人前遮遮掩掩,時間久了竟練就了一張冷硬的面具。彼時,皓宸雙目飄向遠方,眼神茫然空幽沒有焦距,整張臉好似籠罩在一片迷蒙霧氣之中,越發顯得孤寂。

“皇上駕到。”高無庸尖細的聲音傳來,張曉驀地一驚,連忙起身迎了上去。

“若曦,咱們即刻動身。十三弟府裡傳來消息,他恐怕不好了。”皓宸滿臉哀容,聲音有些顫抖,說完後立即轉身向外走去。張曉心裡痛楚,又怕皓宸見了更是痛心,只能強忍著淚疾步隨著他一起前去。

一路上兩人相對無語,車內氣氛壓抑的讓人透不過氣來。好在馬車跑的飛快,不大工夫便已到達十三爺府邸。挑簾望去,十三爺的嫡福晉已經率領全府上下跪在門前迎駕了。皓宸下了馬車沒有理會眾人,只是大步的向裡走去。張曉見狀向怡親王福晉點點頭,示意大家平身,而後快步的跟了上去。

行至十三爺房門前,承歡突然從門內飛奔而出,一下跪倒在皓宸面前,抱著他的腿哭的很是淒慘:“皇伯伯……請皇伯伯恕承歡接駕來遲,此刻承歡委實不願離開阿瑪半步。”

“快起來。”皓宸躬身拉起承歡,憐愛的撫了撫她的頭:“你阿瑪情況如何?”

“阿瑪他……阿瑪他留著一口氣,只為了再見皇伯伯一面。”承歡哭的已是泣不成聲。

皓宸強忍著淚,回頭看了看已經跟了過來的十三爺內眷,開口吩咐道:“若曦,你一同進來,其他人就候在門外吧。倘若十三弟想要見誰,朕自會差人通傳。”他說完不待眾人回話,便攜了承歡快速向裡走去。

十三爺躺在榻上,面容慘白雙目緊閉,已經到了油盡燈枯之時。他聽見動靜,緩緩的睜開眼,看向皓宸,聲音微弱:“皇兄,臣弟不能給您請安了。”

“十三弟,都到了這個時候你還在意這些虛禮做什麼?”皓宸邊說邊在他身邊坐下。

十三爺努力的抬了抬手,可是卻沒有半點力氣。皓宸心下頓生蒼涼,他一把握住十三爺的手,勉強的擠出個笑。

“四哥,你我兄弟四十余載,有兄如你,是十三的福氣。如今我已無力再輔佐四哥,以後那千斤重擔只能讓四哥一人去扛了。”

“十三弟,四哥愧對於你。要不是為了我,你何以……”

“四哥,”十三爺打斷了他的話:“十三自小被人輕視,若不是有四哥愛護,又豈能有今日的榮耀?如果四哥真心當十三是弟弟,就不要再掛心此事,否則十三就是走也走得不安寧。”

皓宸閉起眼點點頭,再睜開時已是滿眶淚水。十三爺吃力的轉了轉頭,看向張曉。張曉立刻走到榻前。她拼命的想擠出個笑容,卻難忍滿腹傷痛淚流滿面。十三爺伸出另外一隻手,她趕忙握住,輕聲問道:“十三爺,有什麼話想對我說?”

十三爺看了看她,又把目光轉向皓宸,而後艱難的把他們的手拉到一起,說道:“若曦,以後你要替我好好陪著四哥。早前我和你說了這麼多,只希望你可以在使性子前想一想,不要任性妄為。你們是有福之人,不比我和綠蕪。你們一定不要辜負了老天給的緣分。”

“你放心吧,”張曉哭著點頭:“我一定會好好跟在四爺身邊的。”

十三爺努力的一笑,然後看向承歡。張曉見狀趕忙起身讓出位置,承歡即刻撲了過來,催人心肝的叫了聲“阿瑪”後,就伏在十三爺身上嚶嚶的哭了起來。

“承歡別哭了。”十三爺愛憐的撫摸著承歡的頭,說道:“好孩子,阿瑪走了以後你要好好的孝順你皇伯伯和你姑姑。沒有他們,就沒有你。你千萬不要倚仗著他們的寵愛肆意妄為。”他說著咳嗽了幾聲,待氣息稍稍平穩才又指著軟枕繼續道:“雖然你不會吹笛子,但是阿瑪還是想把笛子留給你。這只笛子跟了我很多年,現在留給你做個念想。以後你看到阿瑪的笛子和額娘的箏,就可以想到我們。”

承歡點點頭,伸手取出軟枕下的笛子。觸手之處尚有一絲溫度,免不了又是一陣失聲痛哭。

十三爺輕輕一歎,看向皓宸說:“四哥,我想讓弘曉進來。”

皓宸點點頭,朗聲吩咐道:“高無庸,傳弘曉。”

話音未落,弘曉已經推開門疾步走了過來。他走到榻前五六步的位置停下想要行禮,皓宸連忙止住道:“你阿瑪有事吩咐,快過來。”

弘曉點頭應是,走至榻前跪了下來,含淚輕聲說道:“阿瑪,您吩咐吧,兒子聽著呢。”

十三爺正色看向弘曉,道:“弘曉,皇恩浩蕩,賜給阿瑪世襲罔替的尊榮。現如今,阿瑪已經奏明聖上,將怡親王的王位傳給你。以後你不僅要撐起整個王府,更要做到恭敬賢良,一心效忠皇上。切記要有所為有所不為,萬不可恃寵而驕丟了怡親王府的臉,更不可做出愧對皇上、愧對祖宗、愧對大清之事。”

“阿瑪請放心,兒子記住了。日後當全力為皇上效忠,為大清效忠。”弘曉哭著伏下身,額頭緊貼著地面。

十三爺微微的點點頭,吩咐兒子退下。他深深的舒了口氣看向皓宸,眼神裡充滿了不捨:“四哥,十三要先走一步了。你好生保重,來世咱們再為兄弟。”

皓宸的心有如被萬馬奔騰之力拉扯,疼的說不出話來。他的淚潸然而下,用盡全力的回握著十三爺的手,不停的重複著:“十三弟,咱們來世再為兄弟,再為兄弟……”

十三爺像是終於了卻了心事,慢慢的閉上了眼睛。他嘴角微微上揚,眼角卻已滑下一顆晶瑩的淚珠。他的喘息聲由重漸弱,終於氣息全無,頭輕輕的歪向一邊,整張臉說不出的平和安詳。

承歡淒厲的喚了一聲“阿瑪”,隨即雙膝下跪,嚎啕出聲。門外等候的眾人聞聲全都嗚嗚的哭了起來。張曉愣愣的看著眼前的一切,愣愣的聽著不絕於耳的哭聲,過了好半響才整了整衣衫,鄭重的跪了下去。一時間,從第一次與他相遇、到第一次與他把酒言歡;從他玩笑間幫自己解圍,到他被幽禁前的肺腑之言;從他殿上的英勇應劫,到新皇登基後的再次相見;從他失去綠蕪後的消極傷心,到他苦口婆心的勸慰自己珍惜幸福……這一幕幕不斷的交織上演,啃噬著她的心。她慢慢的伏下身,重重的磕了個頭,喃喃的道:“十三爺,得友如你是若曦此生的幸運。我們緣分未盡,來世定會再相見。”她抬起頭,只感覺整個人渾渾噩噩,仿佛被抽離了所有的力氣,癱軟在地上。

 

~待續~

======================================================================================

故事轉載於步步驚心百度貼吧,原創作者為煙波畫船_歸思,若有侵犯著作權,請告知,我會馬上刪除。

 

, ,

曉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