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目送著承歡離開,張曉笑著看向十三爺,道:“承歡真是越大越懂事了。如果皇上知道她親力親為的服侍你,一定會很高興的。”

十三爺笑著點點頭,道:“這孩子回來府裡侍疾,本是我萬萬沒有想到的。”

“你是她阿瑪,血總是濃於水的。旁人再親近,也比不過自己的親生阿瑪。那會她湊請皇上回府裡照顧你,我還擔心你們父女疏遠。今日一見,我倒是放心多了。”

“這都是你教的好,說起來這孩子和你緣分不淺。當初若不是你,綠蕪也不能到養蜂夾道陪我,又怎會有她的出生?後來她的名字是你給取的,綠蕪走了之後又是你悉心照料她的。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如果不是從小跟在你身邊,她又從哪裡學得來這般動靜皆宜?如今她成長的如此亭亭玉立、知書達理,而且又沒有尋常女兒家的扭捏作態,我自是由心裡感激你和皇兄。”十三爺邊說邊不斷的咳嗽著:“若曦,仔細想來,我對承歡自是虧欠不少的。開始時是因為見了她難免想起綠蕪,所以倒不如不見靜心。而且我每日忙於政務,對她更是一再忽視。後來雖有心親近,但是這個女兒自小就被我疏遠,想要再親近豈是容易之事?所以這一次可以得到她的悉心照料,我心甚是欣慰。”

“好了,你先歇歇再說。”張曉滿心焦急,她遞過一盞茶,道:“先喝口茶壓一壓,有什麼話回來再說。”

十三爺就著張曉的手喝了口茶,喘息片刻,開口道:“若曦,我自知所剩時日不多了,有些話我自然是要說的。皇兄待我甚厚,自他登基以來,不僅賜予我白銀無數,更是賜給我世襲罔替的尊榮,所以府裡的事我大可放心了。我已經上書湊請皇兄,我死後由弘曉來繼承王位。我的一眾子女之中,唯一放心不下的便是承歡。其實有你和皇兄在,她比其他子女享有了更多的尊榮。只是不管怎麼說,我這個阿瑪對她總是有很多虧欠的。我本想著可以親自送她出門,給她一筆豐厚的嫁妝讓她風光大嫁,可是我現在等不到那天了。我只想請皇兄給她指門好婚事,不要讓她重蹈我和綠蕪的覆轍。”

“承歡自幼在皇上身邊長大,又是極為可人,皇上對她一直寵愛有加,甚至超出了那些嫡親的公主,遲早是要給她個和碩公主身份的。我小產之後一直沒有所出,更是把承歡看做自己的女兒一樣來疼愛。等她到了婚配年齡,我定會幫著她尋門好婚事。不求大富大貴,只求兩情相悅,廝守終老。”

“是,這就是我心中唯一所願。只是這些話本該是由當娘的來和她說,她沒有額娘,唯一親近的女眷長輩就是你。所以你要勸她,感情之事不可強求。找到一個真心敬她愛她的夫君才是她最大的幸福。況且依她的身份和皇兄對她的寵愛,定是不會委屈她的。”十三爺咳了幾聲,話鋒一轉:“若曦呀,看到現如今你和皇兄可以好好的相守我也就放心了。皇兄這個人面色過於冷硬,本就讓人難以接近。現今又高居皇位,內心難免孤寂。我走了以後,能真正和他親近的人就只有你了。你要好好待他,不要再使性子,他著實不容易呀。”

張曉再難控制眼淚,哭著點點頭,道:“你說的我都明白,你放心好了。現如今你別盡想旁的,只需靜心養病,沒事不要總說這些不吉利的話。”

十三爺微微一笑,幽幽說道:“死有何懼?是人就都要走上這一遭。更何況我死後就能和綠蕪團聚了,我何懼之有?”

他的話讓張曉心裡一驚。綠蕪不在人世的消息只有自己和四爺知道,四爺是斷不會告訴十三爺的。可是依他話裡的意思,顯然是已經知道綠蕪不在人世了,他又是從何知曉的呢?她驚疑的向他看去,卻發現他已經沉沉的睡了過去。

--------------------------

紫禁城,養心殿。

皓宸正在聚精會神的批閱眼前的奏摺,張曉不顧儀態的沖了進來。皓宸心裡一驚,慌忙起身迎了上去。張曉驀地撲進皓宸懷裡,緊緊的環抱著他的腰,嗚嗚的哭出聲來。

“怎麼了若曦?是不是十三弟不好了?”皓宸心急如焚,一邊輕拍著她的背,一邊皺著眉詢問。

“我聽承歡說他今日精神還算是好的,但是一個時辰裡總是要斷斷續續的睡上半個多時辰。不過一頓飯的功夫,他就睡過去了三四回。四爺,我看十三爺怕是不好了。”張曉哭的泣不成聲。

皓宸心裡一酸,眼中已積聚了淚水。他長歎一聲,開口道:“若曦,根據歷史記載,距離十三弟的大限之期不過幾日了。上一次我送他走的情形還歷歷在目,那感覺真好比是萬箭穿心般的痛苦。不成想,這種痛苦還要再經歷一次。他可曾跟你說過有什麼心願?”

張曉抽噎著道:“他說皇上待他甚厚,他並沒有什麼放心不下的了。只是想請皇上來日為承歡指門好婚事。”

“這個自然。且不說承歡自小在我身邊長大,就是單講我和十三弟的情分,我也會好好為承歡打算的。況且這孩子自幼失母,更是要好好疼惜。”

“對了,”聽到皓宸提起綠蕪,張曉心裡一緊。她抬起頭疑惑的問道:“四爺可曾和十三爺透露過綠蕪的死訊?”

“不曾。”皓宸皺起眉:“怎麼這麼問?難道十三弟他問起此事?”

張曉搖搖頭,幽幽說道:“他沒有問起,但是似乎已經有了答案。他和我說,他死後就能和綠蕪團聚了。我待要細問,他卻精神不濟的睡去了。醒來後我怕惹他傷心,便沒敢再提。”

“唉!”皓宸歎了口氣,攬著張曉坐下,才開口道:“十三弟雖然性格豪爽,但卻也是心思細膩之人。他和綠蕪相守十年,對她的性子自是瞭解透徹。綠蕪心地善良柔軟,倘若她尚在人世,縱使忍心拋下十三弟,卻著實狠不下心不見承歡一面。我想十三弟必是參透了這一點,才會斷定綠蕪已經不在人世的。他定是瞭解了咱們的苦心,所以才一直沒有說破的。”

“如此說來,這些年真真苦了他了。”

“是呀,委實是難為他了。”皓宸又是一聲歎息:“若曦,奔波了這麼久你也累了,先去歇著吧。”

“今兒十三爺還讓我勸你,讓你注意身子,斷不可過力。”

“我知道。但是這幾日朝事繁忙,我又想著去看看十三弟,所以只能少睡些時辰了。待這兩日忙完,我會注意的。”

“嗯,你心裡有數就好。我先回去了,你倘若乏了就回來躺一躺,別太勉強。”張曉看到皓宸點頭,才心情沉重的向西暖閣走去。  

 

~待續~

================================================================================

故事轉載於步步驚心百度貼吧,原創作者為煙波畫船_歸思,若有侵犯著作權,請告知,我會馬上刪除。

 

,

曉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