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平靜如水的日子總是過得悄無聲息的,幾經寒暑,轉瞬間雍正八年已致。自從開了春,皓宸和張曉的心都變得沉重起來,因為他們知道,距離十三爺的大限之日已經屈指可數了。張曉本想著多見十三爺幾面,可是無奈十三爺的身子是每況愈下。縱使皓宸遣去了朝中最好的御醫,卻也是回天乏術了。

這一日午後,張曉正坐在窗前默默出神,皓宸悄無聲息的來到了她房內。他揉了揉酸脹的眉心,悵然而歎:“如今十三弟的身子是越發的沉重了。這幾年有他在身邊,著實替我排憂不少。現在一連數月他抱病不能上朝,我越發覺得那個位子是高處不勝寒。我總想著,若不是當年十三弟挺身代我受過,在陰冷潮濕的養蜂夾道幽禁十年,現在身子總不至於變成這樣。他年紀比我輕,現在正值壯年,可眼看著就要離我而去了。若曦,我欠他太多了。”

“四爺,你別這樣說。”張曉起身倒了盞茶,柔聲說道:“記得當年十三爺和我說過,那個時候他孤苦無依,受盡了那些勢力之人的白眼。若不是有你悉心呵護,縱然不會有如今的他。他代你受過,是成就了他對你的‘義’;你登基後對他的封賞重用,則成就了你對他的‘情’。世人都說自古天家無情,可是你和他卻一起成就了‘兄友弟恭’的佳話。況且‘士為知己者死’,十三爺願意挺身替你受過,是因為他從心裡敬著你、愛著你,而且可以真正瞭解你的內心所想。現如今,他不僅把你看做皇上,還把你看做他的四哥和知己。”

“所以我才會如此之痛。”皓宸閉起眼睛,聲音軟弱無力:“他可以說是賭上一生為我,可是我給了他些什麼?除了十年幽禁,無非是一些身外之物罷了。偏偏他還一心替我著想,這麼多年來賞給他的銀子他都好好的封存著。說是萬一哪天國家有難來不及籌集銀兩,他即可解燃眉之急。有弟如此,是我的幸運,更是大清的幸運。”

“十三爺性情灑脫,又很是正直仗義,這些東西他不看重的。他看重的只是四爺待他的這片心意。”張曉說完頓了頓才又繼續道:“四爺,我想去怡親王府走一趟。我與十三爺一直交好,總該再去見上一面。眼下他的身子已經禁不起奔波,只能我去看看他了。”

“嗯,我也正有此打算。”皓宸點點頭,眼睛裡浮上一層水氣:“今兒太醫來回話,說是這幾日他的身子日漸沉重了。我本想去看看他,可是你也知道,沒有他在我的壓力陡然加重了幾分,這幾日實在是分身乏術。你先替我去看看他,告訴他安心靜養,過幾日我再去看他。”

“我知道了。我這就動身。”

“嗯。”皓宸點點頭,起身準備離開。走到門口時,又轉過頭來道:“若曦,其實你我心中都明白,十三弟的時日已經不多了。所以這次你不必趕在晚膳前回來,只要趕在宮門下鑰前回來即可。”他說完拉著自己的辮梢,步履沉重的走了出去。

---------------------------

怡親王府。

看著靜靜睡在榻上面容憔悴的十三爺,張曉忍不住一陣心酸。纏綿病榻多時,讓他的臉頰已經深深的凹陷下去了,再難尋到曾經那瀟灑倜儻的神采。

“若曦,你幾時來的?怎麼沒人叫醒我?”十三爺悠悠轉醒,掙扎著想要起身。

“你躺著就好,你我之間又何必拘禮。”張曉溫柔一笑:“病人最重休息,我也不急著回去,等一等有什麼關係呢。見你睡得沉穩就沒讓他們吵醒你。”

“皇兄最近好嗎?國事繁忙,我現在又無力替他分擔,要讓他勞逸結合,斷不可過力傷身。”

“你也清楚皇上的性子,一旦處理起國事來就不分晝夜了。不過,我會試著規勸他的。倒是你,現在只要安心靜養,朝中之事待日後再想也不遲。”

“若曦,你不用安慰我。我自己的身子自己知道,恐怕這一次已是無力回天了。我這一生,有皇兄這樣重情重義的兄長、有你這樣無關風月的至交好友、還有,還有綠蕪那樣的癡情紅顏,已經是死而無憾了。只是我以後再無力為皇兄分憂,這千斤重擔只能壓在他一人肩上了。”

“你們兄弟兩個可真是的。”張曉心中感動與悲愴交織,她努力的咽下眼淚,擠出個微笑:“你在擔心他日後負擔過重,他則是責怪自己累你至此。”

“這話怎麼說?”

“他說若不是當日你代他受過,現如今身體也不會變成這樣。”

“皇兄可真是,這麼久的事了他還不能放下。當日皇兄遭人陷害,況且事出突然,在那個情形之下,這是我唯一的選擇。姑且不論當時朝中形勢,只從皇兄自小對我的情分來講,我出來承擔也是責無旁貸的。若曦,你回去替我轉告皇兄,讓他切勿再糾結此事,這全都是十三對四哥的情義。”

“這些話你留著自己跟他說。”張曉吸了吸鼻子,控制著幾欲滑落的眼淚:“他讓我告訴你,這幾日朝事繁忙,他實難脫身。過幾日他自會前來看你,你只管安心養病即可。”

十三爺低歎一聲,輕輕的點了點頭。若曦剛要再開口,一陣輕微的敲門聲響起。隨後一個甜甜的聲音低低傳來:“姑姑,我是承歡。阿瑪可是醒了?”

張曉看向十三爺,只見他臉上溢出了一絲笑意。她淡淡一笑,朗聲道:“承歡,你阿瑪醒了。你進來吧。”

門被輕輕的推開了,承歡端著一碗湯藥款步走了進來。她微笑著對張曉行了禮,又連忙看向十三爺,福了福道:“阿瑪吉祥。阿瑪,該吃藥了。”

張曉見狀連忙起身,她和承歡一起扶著十三爺坐起身,然後退到一邊。她看著承歡熟練的替十三爺掖好錦帕,一勺一勺的給十三爺餵藥,心裡生出無限的寬慰。原本承歡在宮裡長大,對四爺的感情遠超過了對自己的阿瑪。年前承歡主動奏請回王府侍疾,她還曾擔心他們父女會心有隔閡。如今看到十三爺的笑意和承歡熟練的動作,想必這段日子承歡都是親力親為,從未假手於人。這對十三爺來說倒是極大的安慰。

“阿瑪,今天女兒吩咐膳房準備了很多新鮮的蔬菜和粥。正好姑姑也在,您就當是為了陪著姑姑,多少進一些可好?”服侍十三爺喝過藥,承歡一邊細心的替他擦拭嘴角一邊輕聲的詢問。

“是呀,皇上特意吩咐我可以在你這裡留膳,只要在宮門下鑰前回去即可。你就陪著我進一些,也別枉費了承歡的一番心血。”

“嗯,好。”十三爺點點頭,對承歡說:“你吩咐膳房去準備吧。我和你姑姑還有事要談。”

“是,女兒知道了。”承歡點點頭,轉向張曉道:“那姑姑就陪阿瑪好好聊聊。今天見了姑姑,阿瑪的精神好了很多呢。”

“嗯,你先去吧。”張曉慈愛的笑了笑:“許久未見,姑姑也很是想你。待會和我們一起用膳。”承歡點點頭,又恭敬的行了禮,然後靜靜的退了出去。

 

~待續~

================================================================================

故事轉載於步步驚心百度貼吧,原創作者為煙波畫船_歸思,若有侵犯著作權,請告知,我會馬上刪除。

 

,

曉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