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伊洛朗醫院。

今天是週末,大家不約而同的來到醫院看望依然昏迷的皓宸和張曉。皓航帶著碧卿到來時,嚴敏和喬惠正拉了簾子幫張曉擦拭身體。碧卿放下包走了過去,拿起梳子一邊幫張曉梳頭,一邊道:“正好你們都在,等一下一起看看樣品。”

“樣品做好了?”嚴敏高興的說:“太好了,一會可要給曉曉看看。”

“嗯。”碧卿點點頭,放下手裡的梳子,又拿起床邊疊得很整齊的病號服問道:“這套是乾淨的吧?”

“是,”喬惠點點頭:“正好我們擦好了,現在換上吧。”

她們三個合力幫張曉換了乾淨的衣服,然後拉開了簾子。皓航提著一個小箱包走到皓宸和張曉的病床中間,道:“哥、曉曉,成品的樣品已經拿到了,現在我拿給你們看看。”他說完,從箱包裡拿出樣品,一件件的展示給他們兩個。

“發佈會很快就要召開了。曉曉,我早就想好了,想讓你親自在發佈會上展示這些首飾。一來,我覺得你身上有種很古典的氣質,和這些飾品很相配,一定可以完美的詮釋你的作品;二來,你是設計師,由設計師親自做模特也是個很好的噱頭。可是,你為什麼這麼不爭氣?一直睡到現在都睡不夠呢?難道你甘心讓別人來展示你的作品嗎?哥,你當初為了學珠寶設計,毅然放下多年積累的成就,一個人奔赴歐洲。現在已經到了收穫的時候,你甘願錯過最美好的時刻嗎?從小到大,我真的很崇拜你。尤其是你的意志力,真的是讓人望塵莫及。可是現在你睡了一周還不肯起來,你怎麼可以偷懶這麼久?昨天我的助理打來電話,告訴我廣告公司最近接了兩筆大單,他們忙得團團轉,希望我可以儘快回去。你也知道我為廣告公司付出了多少心血。我告訴你,我再給你三天時間,你要還是賴在床上不肯起來,我就甩手不管了。你自己看著辦啊!”他越說聲音越低,最後竟然伏在皓宸的病床前低聲嗚咽起來。

病房裡氣氛壓抑,讓人仿佛透不過氣來。楚映藍再也待不下去,捂著嘴快速的離開了病房。

保姆見狀慌忙跟了過去,擔心的問道:“太太,您沒事吧?”

楚映藍搖搖頭,吩咐道:“你通知老張備車,我要去香港。”

“您要去香港?”保姆驚訝的問:“難道您打算去黃大仙幫三少爺求籤?您不是向來不相信這些的嗎?”

“唉!”楚映藍深深的歎口氣,流著眼淚道:“我是不相信這些,現在不過是‘病急亂投醫’罷了。醫生說皓宸和曉曉現在恢復的很好,但是人腦的結構非常複雜,他們也查不出為什麼還是昏迷不醒。這裡是國內最好的醫院,有最好的設備和醫生,他們都無能為力,我還能指望誰呢?去香港找師傅幫忙算一算是我現在唯一能做的了,也算是給自己找些安慰吧。”

“太太您放心,三少爺和張小姐一定不會有事的。您別哭,我這就陪您去。”保姆在尹家做了很多年,幾乎看著皓宸長大。此刻,她也難以抑制心中的擔憂和心疼,傷心的哭了起來。

-----------------------------------

香港,黃大仙。

“大師,這是我為我兒子求來的簽,勞煩您幫忙解解看。還有,這是他的八字,您也給看一下吧。”楚映藍恭敬的遞上皓宸的八字和卦簽,忐忑的等待著大師給出的答案。

“第十一簽,武吉賣柴。”大師輕聲念出簽文,隨後喃喃道:“‘紅日當天照,光輝遍四方,西川人著錦,紅紫滿長春。’恭喜,這支簽乃大吉之卦。不知道您想問什麼?”

楚映藍面露喜色,連忙答道:“我想問健康和姻緣。”

大師點點頭,說道:“您要是問健康,這支簽正是‘久病逢醫’之兆,令公子在不久之後定會痊癒康復。至於姻緣,從簽文來看,令公子的配偶乃是前世有緣之人,冥冥中自有貴人相扶持,婚姻必定美滿。”

“大師,現在我兒子有了一個相愛甚深的女朋友,不知道他的有緣人是否就是這個女孩子?”

“這個從簽文上我不敢妄下論斷。不知道您有沒有那個女子的生辰八字?”

“這個我不大清楚。”楚映藍皺了皺眉,略一思索後吩咐站在一邊的保姆道:“你打電話給張太太,詢問一下曉曉的生辰八字。”

保姆點點頭,走到一邊打起電話。楚映藍想起皓航曾經打趣皓宸的話,連忙問道:“大師,還有一件事我想請教您。從早幾年開始,我兒子就經常夢到一個身穿古裝的女子。據說他從未在現實生活中見過夢裡的女子,不知道這個夢預示著什麼?”

“這個夢正好和簽文相呼應,他夢到的就是和他前緣甚深的女子,也就是他今生的佳偶。”

“太太,我問好了。”保姆說著把記載著張曉生辰八字的紙張放到了大師面前。

大師看了看皓宸的八字,又看了看張曉的,眯起眼掐指一算,臉色突然大變。楚映藍看的心驚膽寒,她急於弄清張曉是否就是大師所說的與皓宸有緣之人,一方面是因為她想確定張曉是否也會平安無恙,另一方面則是因為她很喜歡張曉,希望她可以成為自己的兒媳婦。所以此刻大師突然變了臉色,才讓她不禁緊張起來。

“大師,有什麼不對嗎?”她強壓著驚慌,可聲音裡還是帶著些許顫抖。

“從令公子的八字來看,他委實不是尋常之人呀。”

“不是尋常之人?”楚映藍一臉不解。

大師點點頭,說道:“他乃大富大貴之人,其餘的我就不便洩露了。不過您放心,他這一生註定了富貴相伴至終老,您無需再為他掛心了。還有這名女子,從八字來看,正是簽文中所顯示的那個人。她與令公子的緣分著實不淺,恐怕不是兩世三生這麼簡單的。不過,此刻她應該和令公子一樣,正在劫數之中呢。”

“他們此刻正在醫院裡昏迷不醒,已經一個星期了。”楚映藍歎了口氣。

“您儘管放心,這本是令公子命裡難逃的劫數。但是正是因為有這名女子挺身化解,所以一切方可逢凶化吉。他們是彼此的貴人,今後定會互相扶持、互相倚仗,風生水起。”

“多謝大師了。”楚映藍雖然半信半疑,但是求來吉兆總好過求來凶兆。她恭敬的問道:“不知需要付多少錢?”

大師微微一笑:“能為令公子解簽也是我和他的緣分,更是我的榮幸。您添些香油錢略表心意即可。”楚映藍起身微微頜首,然後帶著保姆向外走去。 

 

~待續~

===============================================================================

故事轉載於步步驚心百度貼吧,原創作者為煙波畫船_歸思,若有侵犯著作權,請告知,我會馬上刪除。

 

,

曉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