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免去了離別之苦,張曉很是開心。起初她還有些擔憂,她知道四爺的大限之日,卻不知道自己的。她怕不知道哪天,離別的苦會再次降臨到他們身上。可是或許是因為生活的太過幸福平和,過了一段時間,她慢慢的竟也放下了恐懼。

天漸漸的熱了起來,荷花池裡的荷花已悄然盛開。她看著滿池輕輕淺淺的顏色,回想著她和四爺泛舟藕池的情景,不禁想起自己設計的“夏之碧荷”系列,難免又是一陣唏噓。
皓宸來到她房裡時,她正一邊寫著什麼一邊歎氣。

“怎麼了,唉聲歎氣的?”皓宸一邊問著一邊走了過去,他拿起桌上的宣紙看去,“碧卿、皓航、小敏,翔飛”幾個名字躍然眼前,“發佈會怎麼辦”幾個字被重複寫了很多遍。

“在為發佈會的事發愁嗎?”皓宸了然於心。

“嗯。”張曉點點頭:“本想著我可以先回去準備一下,現在只好等到和你一起回去了。發佈會該怎麼辦呢?時間還來得及嗎?唉!”

皓宸放下宣紙笑了笑,無奈的說:“你呀,永遠也學不會‘既來之,則安之’。早前是誰說不想一個人先回去的?現在好不容易夢想成真,又開始為了發佈會的事發愁了。”

“我不是想要回去,就是有些擔心。那些設計圖是你的心血,如果就這樣白白浪費了,多可惜呀。”

“那些設計圖是你的心血。”

“如果不是為了你,我畫那些圖紙做什麼。”

皓宸深情的注視著她,笑著說:“是,你是為了我才到尹氏來的。可是,什麼時候可以回去不是咱們可以決定的,一切只能順其自然了。”

“知道了。”張曉點了點頭,這才回過神來問道:“今兒怎麼這麼早?奏摺看完了?”

“沒有,剛看了一半不到。”皓宸苦笑著搖搖頭,頓了頓才繼續道:“若曦呀,我有事和你說。”

“怎麼了?”見他語氣有些遲疑,張曉疑惑的問:“出了什麼事嗎?”

“沒有。只是,只是如果按照歷史發展,老八他們的大限就要到了。”

張曉心裡一緊,牽動著嘴角似乎想擠出一個笑容:“這麼快呀?”

“若曦,雖然我有些後悔曾經這麼對他們,可是歷史卻不容改變。”皓宸小心翼翼的說:“我最近也很是苦惱,可是……”

“你就別為難自己了。”張曉柔聲勸慰:“你說的沒錯,縱使你有悔意,可歷史就是歷史,不可以更改。我想你心裡早就有了決斷,只是怕我難以接受。況且,當初是我委託十三爺給了他們解脫,如若不然,或許你也不會賜死他們。這樣說來,當初是我種下了因,現在這結果理應讓我來承擔。而你替我擔了罪名,我怎麼還好怪你呢?”

“你真不怪我?”皓宸難以置信的問,見到張曉微笑著搖了搖頭後,才又遲疑的開口:“還有一件事,今兒皇后來找過我,說是選秀不能再拖了。其實二年的時候就應該進行了,我知道你在意這些,正好皇阿瑪的三年守孝期未滿,我便藉故推脫了。可是你也知道,即使我不願再納新寵,但還有那些親王貝勒,他們也都到了該婚配的年紀。所以,明年的時候要進行一次選秀了。不過你放心,無論怎樣,你在我心裡都是無人能及的。”

他的表情就像是急於和心愛女子表明心跡的毛頭小子,惹得張曉不由“撲哧”一笑。她主動拉起他的手,笑意不減:“你是皇上,選秀本就是老祖宗留下的規矩,定是要遵守的。你後宮本就人數不多,子嗣又單薄,你要充盈後宮自是無可厚非的。況且,你對我的心意我全明白。縱使我心裡有幾分酸澀,但我們身處這個時代也別無他選,只要回到現代後你不是三年一選就好了。”

“說什麼呢?”看著她的神情皓宸不由得心裡一鬆:“有你一個就夠讓我頭疼了,我哪還有精力再招惹其他人。”張曉嬌嗔的白了他一眼,兩人對視片刻,不禁都笑出聲來。

“啟稟皇上,張太虛道長求見。”高無庸的聲音打破室內的溫馨。

“讓他到朕的寢殿候著。”皓宸吩咐。

“他來做什麼?”張曉眉頭緊鎖:“四爺,你還在服食那些丹藥嗎?”

“一切只為了順應歷史。”

“有件事我先前不曾經歷,所以不知道真相到底如何。雖然早就想問了,但是卻因為不太吉利一直難以啟齒。四爺,你大限之日究竟發生了什麼?”

皓宸苦笑一聲,反問道:“我的死和繼位一樣眾說紛紜,讓人難得真相。你認為哪種說法是是事實呢?”

“雖然你因為嚴整吏治、徹查貪污而得罪了不少人,但是絕非像野史傳說那樣冷血無情。況且宮裡戒備森嚴,要想刺殺行兇絕對不可能。所以我猜想,應該是因為服食丹藥引起的中毒。”

皓宸點點頭,開口道:“後世還有一種論斷,說我是死於‘心梗’。按照當日情景來看,應該如此。我記得那一日,我心裡一陣絞痛,而後發生的事我就不知道了。”

“原來如此,我就說嘛,天子的居所怎麼可能會讓刺客混跡于此。四爺,既然你當初並非死於丹藥中毒,那麼現在又何來順應歷史之說呢?就算先前不瞭解,但是現在你應該清楚這些丹藥裡邊到底都是些什麼。我看這些有害之物你還是少接觸為妙。”

“現在我自是清楚這些丹藥的害處的,本也打算不再服食。但或許正是因為曾經長期服食丹藥,才會讓身體內毒素積累,導致最終的結果。我不敢停服,深怕會因為一些細枝末節而改變歷史。如若歷史改變,後果恐怕是你我都難以承擔的。所以現在我只能按照先前的一切來,不能踏錯一步。”

“唉,苦了你了。”張曉低低的歎息一聲,心疼不已。

皓宸攬著她的肩膀,寬慰道:“你就別擔心了,再怎麼說我也會活到十三年。不會早一天死,也不會晚一天。倒是你,一定要好好調養身體,別讓我擔心。”

“我知道了。”張曉柔聲道:“你快去吧,總不好讓人等得太久。”皓宸微笑著點點頭,向門外走去。 

 

~待續~

===============================================================================

故事轉載於步步驚心百度貼吧,原創作者為煙波畫船_歸思,若有侵犯著作權,請告知,我會馬上刪除。

 

,

曉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