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幸福的時間總是過得很快,不知不覺中,張曉和皓宸已經在清朝生活了兩年。在這兩年中,難免會有些磕磕碰碰,但是面對失而復得的感情,張曉學會了珍惜、理解與包容。她知道,不管四爺有多愛自己,他始終是大清朝的皇上,是生活在封建禮教下的、擁有至高無上權威的男子。所以這一次,在面對他的後宮時,她坦然了很多。雖然難免會吃醋嫉妒,但是她不會再給他臉色看,不會再使性子。而關於他們兄弟之間的事,她也學著一點點的抽離,最終做到了不聞不問。

除了教承歡讀一些書,偶爾皇后也會找她在御花園裡散散步,詢問一下四爺身體狀況。其餘的大部分時間裡,皓宸在忙於國事時,她通常會給自己煮一壺太平猴魁,安安靜靜的練字。或許是因為心裡終於真正安靜下來,或許是因為終於做到了毫無顧忌的去愛他,她的字跡和他的越發相像,不再只限於神似,其中精髓竟也慢慢的得到幾分。有一日,皓宸看了她寫的一幅字後,竟有些恍惚。過了好久才感歎幸虧寫得這一手字的人是她,如若換做旁人,為了社稷安危,他恐怕非要除掉這個禍患了。

時間就這樣慢慢的流逝著,他們好似尋常夫妻一樣,在平淡中感受著相濡以沫的幸福。直到那一天的到來。

“若曦,”皓宸批閱完一天的奏摺,來到了張曉的屋內。她沒有掌燈,室內一片黑暗。皓宸輕輕的叫了一聲,沒有得到回應。他以為她已經歇下了,正打算離開,她哽咽的聲音傳進了他的耳朵:“四爺。”

她的聲音裡飽含著委屈與傷心,讓皓宸的心瞬間就揪得疼了起來。他在黑暗中尋著她的方向,焦急的問道:“若曦,你怎麼了?”

皓宸終於看到她的身影,她正蜷縮在榻上,緊靠著角落兀自垂淚。他心疼的一把攬住她,輕柔的擦拭她滿臉的淚水,問:“發生什麼事了?”

“四爺。”張曉緊緊抱住他,“哇”的哭出聲,斷斷續續的說:“快到時間了,快到時間了。”

皓宸心裡一緊,手上加大了力度,似乎想要把她揉進身體裡。過了半響,等到她的哭聲漸弱,他才開口道:“沒事的若曦,不要怕,有我在,我不會讓你有事的。”

“你知道我在說什麼?”張曉有些意外:“我自己都覺得語無倫次,你能明白我在說什麼?”

皓宸暗暗歎口氣,擠出一個笑容,道:“我知道你在說什麼。如果歷史重演,那麼再有三天,就是你離開我的時間了。”

“你記得?”張曉更加意外,瞪大了眼睛。

“我當然會記得。對於我來說,那個日子是我一生中最痛苦的一天,我怎麼能忘得掉!”

“這段日子我過的太開心了,根本忘了這件事。再加上這一次回來,我身上沒有了那些病痛,我稀裡糊塗的就忘了。直到今天菊韻說,菊韻說……”張曉越說聲音越小,後來乾脆沒了聲響。

“菊韻說什麼?”皓宸疑惑的問。

想到即將到來的分離,張曉不再害羞,答道:“菊韻說距離我上次小產已經過去了兩年多,現如今我的身體調理的很好,是時候為皇上添個皇子了。她一提醒我才恍然,原來時間已經過了這麼久。我趕忙算了算,才發現我還可以陪你三天。”她說著,眼淚又多了起來。

“別哭了,再哭就要傷身體了。”皓宸心疼的擦掉她的眼淚,擁著她說:“若曦,回去了並不代表咱們就不能再見面。你說過的,依照你上次的經驗,這裡的一年不過是現代的一天。你也不過比我早回去十天左右呀,十天很快過去的。”

“在我那裡是十天,可是在你這裡卻是十年呀。我不忍心讓你一個人過這十年。”

“上一次我以為我們永遠也沒有辦法再相見,所以那十年真的是讓我度日如年。除了批閱奏摺、處理國事之外,我做的最多的事就是思念你。”他說著歎了口氣,然後緩緩的念道:“夜寒漏永千門靜,破夢鐘聲度花影。夢想回思憶最真,那堪夢短難常親。兀坐誰教夢更添,起步休廊風動簾。可憐兩地隔吳越,此情惟付天邊月。”

聽著他念出的詩句,張曉愣住了。她呆呆的看著他,也喃喃的念道:“翻飛挺落葉初開,悵怏難禁獨倚欄。兩地西風人夢隔,一天涼雨雁聲寒。驚秋剪燭吟新句,把酒論文憶舊歡。辜負此時曾有約,桂花香好不同看。”她念著,眼淚一滴滴的順著臉頰掉了下來。

“你讀過?”皓宸有些意外,語氣有些遲疑。

“是,我讀過。上次回去後,我就查找了一切關於你的資料,當然包括你寫的詩句。我只是沒想到,這首《寒夜有懷》和這首《仲秋有懷》都是你為我而寫的。”

“這兩首詩的確是為你而寫。你走後,我每次回到養心殿都會到你住過的屋裡看一看坐一坐,每一次都期待著你可以溫婉的笑著,等著我回來。有很多次,我批閱奏摺時抬起頭,仿佛可以看到你坐在那邊靜靜的讀書。可是再仔細看去,整個殿上哪裡有你的身影?當初你在浣衣局受苦六年,我是每日每夜‘盼相逢’;可是當你走後,真真就應了晏幾道的原句‘從別後,憶相逢’。我只能懷念著和你相處時的點點滴滴,多少個午夜夢回,我夢見你重回我的身邊,可是夢醒後空留冰冷寒夜。那首《寒夜有懷》就是寫在一次夢境之後。”

張曉已是泣不成聲,她緊緊的抱住他說:“所以我才不忍心再讓你經歷一次這樣的苦楚。”

“若曦,其實我一直計算著時日,從不曾忘記。”皓宸輕輕的拍著她的肩膀:“可是我不想讓你難過,所以一直沒有提醒你。況且,這一次你身體康健,並沒有被病痛困擾。說不定這一次,我們不用承受分離之苦呢。”

“真的嗎?”張曉眼裡迸發著喜悅的神采,可是那神采瞬間就暗了下去:“可是如果我不會死,那麼要怎麼回去呢?歷史會不會改變?我們兩個最終還能不能回去?”

“這些我不知道。”皓宸搖了搖頭:“現如今我們只能靜待事態的發展。如果你在三日後會離開,我也不會再向先前那樣難過。因為我知道,我們總還會有見面的一天。如果你沒有離開,那麼好在我們還在一起,不管事情怎麼發展,我都會在。”

“嗯。”張曉點點頭,依偎在皓宸懷裡。  

 

~待續~

===============================================================================

故事轉載於步步驚心百度貼吧,原創作者為煙波畫船_歸思,若有侵犯著作權,請告知,我會馬上刪除。

 

,

曉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