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皓宸帶著她走出書房,向左邊走了過去。

“咦?”張曉疑惑的指著相反的方向,問道:“我看那邊院落交錯,難道不是那邊嗎?”

“那邊是女眷的居所,我的臥房在這一邊。”皓宸解釋。

張曉點點頭,隨著他慢慢向前走。越過了一座寬廣的院子,在扶疏的花影掩映下,一座清幽的小院落出現在眼前。走過月亮門,整個院子便一覽無遺。院子並不大,只有一間正房和兩間廂房,其餘的大部分地方都種滿了形形色色的花木。現在正值花開時節,淡淡的花香讓整個院子很是清幽,有種遺世而立的超塵味道。張曉幾乎立刻愛上了這裡。

“你住在這麼小的院子裡?”她滿臉詫異:“我以為旁邊那座才是你的。”

皓宸但笑不語,拉著她走向正房。正房的門緊緊的關著。張曉剛要伸手推開,皓宸連忙攔住了她,調侃道:“哪有女子隨便就推開男人的房門的?”

張曉有些臉紅,低下頭沒有說話。皓宸失笑,從袖子裡拿出一方錦帕,道:“來,把眼睛蒙起來。”他說著,用錦帕蒙住了她的眼睛,隨後推開了房門。

“你做什麼呀?”張曉陷入黑暗,她的兩隻手緊抱住他的胳膊,語氣有些緊張。

“來,跟我走。”皓宸沒有回答她,而是帶著她向前走去。感覺走了很久皓宸才停下了腳步。

“好了,”他邊說邊動手解下了覆住張曉雙眼的錦帕。

突如其來的光亮讓張曉稍微有些不適,她揉了揉眼睛正要說什麼,卻被眼前的景象驚呆了。

此刻,他們正站在一個很大的案前,案上的一對龍鳳喜燭正燃燒著,跳躍著喜慶的火花。向上看去,牆上貼著一個碩大的雙喜字,那分明就是四爺的字跡。她轉身打量整個房間:圓桌上放著一個酒壺和兩隻酒杯,榻前的帷帳是用大紅色的薄紗製成的,榻上的被褥是用大紅色的錦緞製成的,在枕邊還放著一個大紅色的錦盒和一塊大紅色的喜帕。她又環顧自周,這才發現整個房間的佈置擺設根本就是女兒家的閨房模樣。

皓宸從背後抱住她,把她圈在自己的懷裡,附在她耳邊輕聲問:“喜歡嗎?”

張曉點點頭,轉過身難以置信的問:“這些都是你特意佈置的嗎?”

“嗯。當初從太子手上把你救下來,我就吩咐下人為你準備了這座院子。我知道你當時願意委身於我不過是想求得一絲安穩和清淨,所以就沒把你的房間安排在女眷居所那邊。這裡雖然小了些,但是小廚房和下人房都有,即使你不出院子,也可以生活的很自在。況且這裡緊鄰我的院落,我想來看你也方便一些。只是不成想,後來十三弟出了事,我不能再向皇阿瑪要你,只能把婚事擱置下來。那些年裡,我時常會在夜裡到這裡來坐一坐。除了定期來打掃的下人和分管花木的園丁,我不曾讓旁人踏進這裡一步。我始終為你留著這裡,期待著有一天能把你迎娶回來,給你你想要的生活。可是天不從人願,皇阿瑪竟然把你許給了十四弟,讓我們一蹉跎就是十年。”皓宸苦笑一聲,語氣鄭重起來:“好在我們緣分未盡,終於守得雲開見月明。若曦,曾經我想給你封號給你名分,而你一直在拒絕我;現在,你終於不再抗拒了,可是為了不改變歷史,我卻沒有辦法再給你。我知道你不在意這些,可是我在意。自從你拒絕十四弟那天開始,我就一直想著怎樣給你一個屬於我們的婚禮。你也知道,在宮裡這不合規矩。那天你說想來這裡看看,我就有了這個念頭。第二天,我便吩咐十三弟秘密佈置了這一切。我知道這樣做委屈了你,可是現在我實在沒有辦法做的更好,你不要……”

皓宸的話還沒來得及說完,就被張曉的吻打斷了。她熱烈的親吻著他,把心裡的感動和深情全部融入到了這個吻中。

結束了這纏綿悱惻的一吻,張曉有些害羞。她拿起榻上的喜帕,掩飾著自己的羞澀問:“這個要蓋起來嗎?”

皓宸寵溺的看著她,道:“當初雖然佈置了新房,但婚服打算迎娶你的時候再量體縫製。現在時間緊迫,又想著給你個驚喜,所以來不及準備婚服,只能用一條喜帕代表了。還有,”他說著拿起錦盒遞給她,繼續道:“你打開看看。”

張曉打開錦盒,映入眼簾的是一枚羊脂玉扳指。這枚扳指不同於尋常男子所佩戴的那一種,做的很是小巧精緻。雪白如脂的顏色,正面被雕刻成兩朵並蒂盛開的鏤空的木蘭花,讓她愛不釋手。

“我早就吩咐工匠去做了,心想著正好和你的簪子、鏈子、耳墜子湊成一套。前天才得的,今天正好派上用場。還喜歡嗎?”

“嗯,喜歡。”張曉忙不迭的點頭。

皓宸微笑著拿過扳指,為她戴在手上。然後拿起喜帕,輕輕的蓋在了她的頭上。他滿意的笑了笑,朗聲說道:“十三弟,你可以進來了。”
張曉沒想到十三爺就候在門外,她聽到開門的聲響一驚,下意識的就要掀開喜帕。十三爺連忙開口攔住她:“若曦,哪有新娘子自己掀開喜帕的道理?這可是要由皇兄掀開的。”

“若曦,我請十三弟來給咱們做個見證。”皓宸輕聲說完,向十三爺點了點頭。

十三爺充當起了司儀的角色,開口說道:“皇兄的高堂已經不在,等一下拜高堂時,你們就對著那兩張椅子拜一拜吧。”

“這些漢人的習俗你是打哪學來的?皇上怎能輕易下跪?”張曉隔著喜帕好奇的問。

“這些還是當初綠蕪告訴我的,我們成親時也曾如此拜過。”十三爺有些傷感,但隨即換上笑臉:“你們只要躬身行禮就好了。”

行禮之後,皓宸掀開了喜帕。張曉一臉嬌羞,眼波流轉美不勝收。皓宸不禁看得癡了。

十三爺見狀輕咳兩聲,道:“恭喜四哥,恭喜四嫂。合巹酒你們就自己喝吧。臣弟先行告退了。”他說完笑著走出房間,關好了房門。

皓宸起身倒了兩杯酒,遞給了張曉一杯,道:“若曦,在我心裡你是我唯一愛著的女子。雖然今天的儀式很簡單,但是代表了我的心意。”

張曉心中感動,聲音有些哽咽:“我都瞭解,謝謝你為我所做的一切。”說著,她端起酒杯,繞過皓宸的臂彎。兩人深情的注視著彼此,眼光交匯處,情意綿綿。

合巹酒已飲下,那酒裡蘊含著無盡的深情與心意,讓人不由得醉了。放下酒杯,張曉輕聲念道:“胤禛,‘綠酒一杯歌一遍,再拜陳三願:一願郎君千歲,二願妾身常健,三願如同梁上燕,歲歲長相見。’”

皓宸不禁動容,傾身吻住了她,唇齒相依間萬般柔情在兩人心中流轉。他擁著她慢慢倒在榻上,一對喜燭炙熱的燃燒著,更是把室內照耀的春光無限,旖旎萬分。

 

~待續~

============================================================================

故事轉載於步步驚心百度貼吧,原創作者為煙波畫船_歸思,若有侵犯著作權,請告知,我會馬上刪除。

 

,

曉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