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伊洛朗醫院。

董事會結束後,皓航迫不及待的帶著碧卿來到醫院,看望已經昏迷了幾天的哥哥和張曉。皓宸和張曉安靜的躺在那裡,雖然依舊沉睡,但是兩人的表情都是異常的安穩。

“碧卿,他們就像是睡著了,是不是?”皓航拿著毛巾,輕輕的替哥哥擦拭著臉頰。

“皓航,你不是說過,就當現在是他們給自己放的一個長假嗎?我們就讓他們好好休息一陣子,然後才可以更好的工作呀。”碧卿眼含熱淚,強顏歡笑的寬慰著他。

“是呀,曉曉會醒的,皓宸也會醒的。”張母動容,輕拍著皓航的肩膀安慰。

皓航甩甩頭,像是要甩掉即將流下的淚水。而後,他努力的擠出個笑容,換上輕快的語氣,說道:“哥、曉曉,我告訴你們,曉曉的設計我已經提交到董事會了。你們猜結果怎麼樣?我告訴你們,她的設計順利的通過了!曉曉,你可真行!第一次做珠寶設計,就能被尹氏這樣一個業內領軍公司採用,而且還定為主打款式,你太厲害了!你醒了之後,可要請客哦。哥,我真的很佩服你的眼光,你果然沒看錯人。不過哥,你不能再貪睡了。你把這麼大的攤子丟給我,自己卻在這裡偷懶,這可不是你的作風。況且,我還有自己的公司呢,我可沒時間一直這樣幫你,你睡差不多就起來吧。”

他說著頓了頓,深深的吸了口氣,抑制住心裡的酸楚,繼續說道:“爸已經吩咐工廠那邊做成品樣品了,等樣品做好了,我會帶過來給你們看。到時候,你們可要起來了。
對了曉曉,你最後一個系列的設計還沒有告訴我和碧卿你的故事,這要讓我們怎麼去寫文字說明、製作相應的動漫呢?你也不想自己的作品有遺憾吧?如果你們再不醒來,我就自由發揮了。到時候我要是把這個系列的首飾戴到‘鐘無鹽’身上,你可不要怪我哦。”
皓航說這番話時雖然裝得語氣輕快,內容也讓人忍俊,但是在場的人無一不心酸難忍,大家都抑制不住,落下淚來。

--------------------------

尹氏總部,尹皓楠辦公室。

皓楠站在落地窗前,手裡夾著一支雪茄,靜靜的對著窗外出神。董事會上,父親看他的那個眼神一直出現在他眼前,久久縈繞,揮之不去。

那個眼神很複雜,有意外、有痛心、更有一絲失望。曾幾何時,父親看他的目光是那樣的柔和,透露著欣賞、贊同與欣慰。每當他接觸到父親的眼光,他的心裡總是會充滿感動和力量。可是今天,為什麼那個眼神會讓自己覺得如此的疏離,如此的畏懼?

依照今天董事會的情勢來看,父親心裡的天平已然向皓宸傾斜。難道在父親心中,已經決定把公司交給皓宸了嗎?從父親手裡接過尹氏並將它發展壯大是他多年來的心願。在他眼裡,接過尹氏代表的不僅是接過權力、金錢和地位,更重要的是一併接過了父親的肯定和男人的尊嚴。

還有晧軒的態度,也讓他氣憤不已。雖然晧軒埋怨他沒有盡力勸阻鳴遠,可是總不至於當眾和自己唱反調。從小,晧軒就對自己崇拜不已。可以說,在晧軒心裡,自己就像是他的一個偶像,他總是無條件的支持他、信任他。可是今天,晧軒怎麼可以在這麼關鍵的時候毫不掩飾的“倒戈”了呢?

難道,自己真的要輸了嗎?就此輸掉權力、金錢和地位,輸掉在父親心裡的位置?輸掉弟弟對自己的敬愛與景仰?可是,皓宸真的比自己優秀嗎?他能做到的事自己也能做到,唯一不同的,就是皓宸擁有了張曉這員福將。現在,張曉的設計已經通過董事會決議,自己已經回天無力。可是,如果她的設計不能做成成品,事情會不會有轉機呢?現在唯一的辦法,就是“魚死網破”了。現在張曉躺在醫院裡,只要可以毀掉圖紙,那麼皓宸和他又會回到最初的起點了。他現在需要的只是時間,只要再給他一點時間,他相信自己有能力力挽狂瀾。想到這裡,他熄掉雪茄,轉身坐到辦公桌前,拿起電話撥通了周董事的號碼。

離開醫院,皓航送碧卿回到公司,只是簡單的交待了她一些事項,便立刻驅車趕往了工廠。既然父親已經同意將圖紙做成成品了,他就一刻也不想等待。成品樣品是非常重要的。發佈會將是它的第一次亮相,它代表了尹氏的實力與品位,它更是新季產品銷售的基礎,它將成為全場媒體的焦點。所以雖然現在的他很忙,但是他還是想要親自監工,力求把成品做到完美,最大程度的體現出張曉的設計理念和其中蘊含的深厚感情。

車子快速的奔跑在路上,他的手機響了起來。他拿起來看了看,卻沒有號碼顯示。他皺了皺眉,還是按下藍牙按鈕,接通了電話。

“喂,你好。我是尹皓航,請問你是哪位?”皓航客氣的詢問。

“你好,尹先生。你不用管我是誰,我的一個朋友委託我打這通電話給你。”電話裡傳來一個陌生的聲音:“他說‘士兵要衝鋒陷陣,千萬不能丟了槍。’”

“什麼意思?”皓航來不及細想,下意識的詢問。

“我朋友說尹先生是聰明人,一定可以理解他的意思。”

“請問你朋友是哪一位?”皓航若有所思。

“尹先生,話已帶到,我先掛電話了。再見。”

“喂?喂?”聽著聽筒裡傳來的盲音,皓航的眉頭皺在了一起。“士兵要衝鋒陷陣,千萬不能丟了槍。”他喃喃的重複著這句話,反復的思索著其中的玄機。突然他眼前一亮,下意識的側頭看了看放在副駕駛位子上的圖紙影本,恍然大悟道:“原來是提醒我放好圖紙。”

車子還在向前行駛著,皓航努力的思索著。難道有人要打圖紙的主意?會是誰呢?周董事和陸董事?應該不會。他們雖然是皓楠的人,但是畢竟是公司的股東。這個時候圖紙丟失會給公司造成很大損失,這對他們來說沒有任何好處,他們不會蠢到這個地步。難道是皓楠?可是再怎麼說公司都是自家的,他總不至於不顧自己家族事業的利益。那會是誰呢?另外,打這通匿名電話的人又會是誰呢?他為什麼會幫哥哥呢?可是他為什麼又不願意透露真實身份呢?

皓航越想腦子越亂,他索性不再去思索。不管怎樣,既然得到了這個消息,還是防備最重要。他拿起電話,撥通了碧卿的號碼:“碧卿,你把曉曉的全部設計圖複印三份,然後把原圖存到銀行的保險箱裡。複印好的圖紙你讓嚴敏保存一份,送到醫院交給喬惠一份,送去我公司交給我助理一份。這件事最好別讓其他人知道,現在就去辦。”

“怎麼了皓航?難道這個時候了,他們還打算盜用曉曉的設計嗎?”碧卿不解的問。

“一兩句話解釋不清,我回來再和你說。你現在先按我說的去做吧。”

“好,我知道了。”碧卿放下電話,隨即走向裡間辦公室的保險箱。

 

~待續~

============================================================================

故事轉載於步步驚心百度貼吧,原創作者為煙波畫船_歸思,若有侵犯著作權,請告知,我會馬上刪除。

 

,

曉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