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皓航風塵僕僕的趕到尹氏總部時,碧卿和嚴敏正焦急的等在大門口,時不時的張望著過往車輛。她們見到皓航的車子,立刻奔了上去。

“怎麼樣皓航?你有和家裡聯絡過嗎?他們現在怎麼樣了?”碧卿不等坐穩,一上車就急忙詢問。

“我剛和我爸聯絡過,他們說手術很成功,只是……”皓航神色黯然,眼睛裡寫滿了擔憂與悲傷。

“你要急死我們呀!”嚴敏坐在後排,但此刻整個身體都已經趴在了前排的椅背上:“只是什麼?快點說呀。”

“只是他們現在都還昏迷著,醫生說能不能醒就要看他們自己的造化了。”

“天啊,怎麼會這樣!”嚴密震驚的呼喊:“葉鳴遠真該死!”

碧卿被這個消息驚得說不出話來,但眼淚卻濕了眼眶。

“你們先別急了,我相信我哥和曉曉一定會平安度過這一劫的。”皓航雖然心情沉重,但是作為男人,他在此刻必須要堅強一些。他頓了頓,等到碧卿和嚴敏稍微平靜後繼續說道:“就當他們給自己放了個假,休息休息也好。現在我哥不在,我們幾個必須要保住他的心血,不能讓其他人趁虛而入。”

“你放心,大家一定會努力的。”碧卿握了握皓航放在方向盤上的手。

“嗯,肯定會努力。”嚴敏擦乾了眼角的淚水,擠出一個微笑:“到時候一定讓皓宸好好的犒勞咱們。”

聽了她的話,皓航會心的一笑,但是隨即心裡酸楚難耐。哥、曉曉,你們一定要撐下去,一定要醒過來。因為每一個親人和朋友都如此的關心你們,你們不可以讓大家失望!

加護病房外,大家關切的看著靜靜躺在裡邊的皓宸和張曉,心裡沉痛萬分。昨日還鮮活的兩個年輕生命,此刻身上卻插滿了管子,毫無生氣的躺在那裡。

喬惠緊緊趴在玻璃窗上,兩隻手抵著玻璃,眼淚止也止不住。二小姐,你怎麼會這麼命苦?生活的才剛剛開心些,就又遇到了這樣的遭遇!雖然我知道,你為了皇上願意付出一切,但是你知道我會心疼你嗎?知道叔叔阿姨他們會心疼你嗎?

在玻璃窗的另外一邊,還站著一個女人,正是皓宸的母親楚映藍。她淚眼婆娑,手輕輕的撫摸著玻璃,好像這樣就可以碰觸到兒子的臉龐。

“媽,”皓航走到病房門口,一眼就看到神情憔悴的母親。他立即上前擁住她,忍了一路的眼淚終於不受控制的奔湧而出:“媽您別這樣,哥他不會有事的。”

碧卿也連忙出聲安慰道:“是呀阿姨,皓宸他們不會有事的。您也要注意自己的身體呀,如果您再病了,皓宸醒來後會不安心的。”楚映藍無聲的點點頭,靠在兒子懷裡痛哭起來。

“喬惠,”碧卿看到巧慧連忙走了過去:“你來了。我還想打電話給你呢。”

“念棠打給我了,我也已經通知曉曉在北京的家人了。她嫂子快要生了,也就是明後天的事。現在曉曉在加護病房,咱們也沒辦法進去,所以我讓阿姨過兩天再來。這兩天我先來照顧她。”

“這位是?”聽到她們的對話,楚映藍走了過來,指著喬惠詢問。

“阿姨,她叫喬惠,是曉曉的表姐。”碧卿連忙介紹道:“喬惠,這位是尹總和皓航的母親,尹太太。”

“叫我藍姨吧。”楚映藍和藹的一笑,拉過喬惠的手,誠懇的說:“對不起了,皓宸沒有照顧好曉曉,反倒是曉曉為了他……我們真不知道該怎麼感謝你們才好。”

“藍姨您別這麼說,”喬惠安慰的拍了拍楚映藍的手,說道:“曉曉為了皇……為了尹總命都可以不要的,這是她自己心甘情願的。我會留在這裡照顧他們,他們一定會醒過來的。”

楚映藍點點頭,想說什麼,可是眼淚卻又掉了下來。她抬手擦了擦,說道:“你一個人怎麼照顧得過來,我和你一起吧。”

“阿姨,”站在旁邊一直默不作聲的念棠終於開口,她臉上充滿了歉意和愧疚:“我是鳴遠的女朋友,也是曉曉的好朋友。這件事是鳴遠做錯了,我願意替他來照顧曉曉和尹總。希望您可以信任我,給我這個機會。”

“事情的經過我都聽說了,”楚映藍拉起念棠的手,寬容的說:“鳴遠那孩子是做錯了,可那不是你的錯。我不怪你,還要謝謝你,如果不是有你,恐怕皓宸他,他就不在了。”

“阿姨,照顧病人很辛苦的。您這麼大年紀了,要是再累壞了,鳴遠就更罪無可恕了。我知道您只有親自照顧尹總才能放心。您可以天天過來看看,和他們說說話。但是一些需要動手的活,就讓我來做吧。就當是為了鳴遠減輕一些罪惡。”念棠誠懇的說著,眼睛裡充滿了懇求與期待。

楚映藍點了點頭,答應了她的要求。見念棠為自己的事如此傷身傷神,葉鳴遠連忙走到他們身邊,對楚映藍道:“對不起藍姨,我知道錯了。請您原諒我。”

“葉鳴遠!”皓航不待母親答話,一個箭步沖過來揪住他的衣領,揮起拳頭直接打在他的臉上。葉鳴遠猝不及防,一個跟鬥摔在地上。皓航沖上去拎起他,揮動胳膊掄起第二拳打在他的肚子上。
晧軒見狀,立刻沖上去抱住他,道:“皓航,你還嫌藍姨不夠擔心是嗎?她現在已經夠心亂了,你能不能冷靜一點!”

“如果你哥被人傷成這樣躺在裡邊,你能冷靜嗎?”皓航一邊用力的掙脫,一邊大聲喊著。

“老三是你哥哥,也是我弟弟。雖然我們不是同一個母親所生,但是我心裡同樣難受!”晧軒高聲喝道:“鳴遠做錯了,可是現在事情已經發生了,我們首先要做的是想辦法喚醒他們,而不是追究責任。”

“因為葉鳴遠是你的表弟,所以你就偏袒他是不是?你自己也說我哥是你弟弟,那麼為什麼你沒有報警?”

“我承認我不忍心,畢竟我們和鳴遠一起長大。但是你放心,我絕對不會包庇他,否則昨天我也不會沖過去阻止他的行為了。”

聽到這句話,皓航冷靜了下來。他真誠的開口道謝:“晧軒,昨天的事謝謝你。謝謝你替我救回了我哥。”

晧軒拍了拍皓航的肩膀,搖了搖頭,道:“你不用謝我,這是我必須做的。我剛說過了,皓宸也是我的弟弟。雖然平時我們不親近,但那只是立場不同罷了。你記住,血緣關係是永遠也無法斬斷的。”  

 

~待續~

===============================================================================

故事轉載於步步驚心百度貼吧,原創作者為煙波畫船_歸思,若有侵犯著作權,請告知,我會馬上刪除。

 

,

曉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