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曉曉!皓宸!”鳴鋒被眼前的情景嚇傻了,他聲嘶力竭呼喊出聲,而後跌坐在地上。葉鳴遠也有些發懵,雖然殺掉皓宸是他的主意,但當這一切在他眼前上演時,他還是難以招架,完全的愣在那裡。

晧軒和念棠在這個時候終於趕到了。他們看著呆愣住的兄弟倆,有些摸不著頭緒。念棠跑到葉鳴遠身邊,用力的搖晃他:“鳴遠,皓宸呢?還有曉曉呢?”她見他不說話,依舊傻愣著,又跑到了鳴鋒的身邊:“鳴鋒,皓宸和曉曉呢?你和曉曉不是一起來的嗎?她在哪裡?”

“她……”鳴鋒神情恍惚的指著山崖,喃喃說道:“掉下去了,掉下去了。”

“你是想急死我們嗎?”晧軒焦急萬分,一把拉起坐在地上的鳴鋒,大聲喝道:“把話說清楚!”

鳴鋒好像才回過神來,他一手拉住晧軒的胳膊,指著皓宸他們跌落的地方,眼含熱淚:“軒哥,曉曉替皓宸擋了一槍,然後他們兩個一起摔下去了。”

“什麼?”晧軒難以置信,他推開鳴鋒,跑到山崖邊問道:“你是說從這裡摔下去了?”

看到鳴鋒含淚點頭,晧軒探身向下看了看。在漫無邊際的黑暗中,他只感到頭皮發麻,心跌到了谷底。

“天啊!鳴遠,你到底做了什麼?”念棠傷心至極,她一個箭步跑到葉鳴遠身邊,一邊用力的推搡著他,一邊大聲斥責著:“鳴遠,你殺了他們?你不把自己逼上絕路不甘休嗎?你怎麼會這麼陰狠毒辣?那是兩條人命呀!”

“念棠,我真沒想到結果會是這樣。”葉鳴遠慌亂的解釋,他一邊比劃著一邊輪流走向三人:“我沒想到張曉會為皓宸擋子彈,而且我根本沒讓老六開槍,我只是想打他一頓解解氣的。你們相信我,你們一定要相信我!”

“不管你的想法是什麼,老六是你叫來的吧?皓宸也是你約來的吧?現在出了這樣的事你難辭其咎的。”念棠痛心疾首的說。

“好了,現在不是說這些的時候。先救人要緊。”晧軒打斷他們的話,開始安排:“我們必須儘快找到他們,然後送去醫院。”

“就憑咱們幾個要怎麼找?”鳴鋒咬了咬牙,然後看向鳴遠:“哥,依照現在的情況,咱們只能報警了。”

“不要,一報警我就完了。”鳴遠苦苦的哀求道:“你們都是我最親近的人,一定不會忍心看我坐牢的。咱們可以花錢雇人尋找,我願意出錢,出多少都可以。”

他的話說的沒錯,不管怎麼樣,此刻站在這裡的都是他最親近的人。晧軒不忍見他如此,想了想說道:“這樣吧,我給我哥打個電話,讓他安排些人過來。鳴遠,這件事是瞞不住我爸的,我必須讓他幫忙。還有老六,你打電話把你的兄弟們都召集起來,立刻趕過來搜救。念棠,我把我家私人醫生的電話給你,你負責聯絡醫生。”
見到眾人點頭,他繼續道:“鳴遠,你就祈禱上天讓他們兩個平安吧,這是你唯一的希望。”

尹皓楠接到晧軒的電話,得知他已經通知了父親,終於沒有辦法再坐視不理了。待他驅車趕到時,蓮花山上已經是沸沸揚揚了。尹玄康得知兒子出事,竟然親自到了現場。現在正焦急的在崖邊踱步,等待著消息。他看了皓楠一眼,眼神裡充滿著責備與不滿。

“爸,您別急,皓宸他們不會有事的。”皓楠訕笑著討好父親。

“自己弟弟出了事你現在才來?晧軒告訴我你的手機總是沒人接?鳴遠一直和你走得很近,他做出這樣的事來你也有不可推卸的責任。”尹玄康語氣嚴厲,他頓了頓,繼續說道:“那邊的車裡還有應急燈,你拿一個也下去找吧。”

“他們都在山下,您自己在這裡行嗎?”

“現在當務之急是找到他們!”尹玄康瞪起了眼睛,提高了音量。

“您別生氣,我這就下去。”尹皓楠不敢怠慢,拿了應急燈開始和大家一起尋找起來。

天漸漸亮了,經過大家幾個小時的搜尋,終於找到了他們的身影。念棠永遠也忘不了她看到的那一幕:他們兩個都昏迷著,流出的血已近乾涸,凝固在衣服上,讓人觸目驚心。可即便如此,皓宸還是緊緊的把張曉抱在懷裡。

鳴鋒背起張曉,念棠在後邊扶著。晧軒背起皓宸,鳴遠在後邊托著皓宸的腿。他們艱難的把昏迷的兩個人背上了山。私立醫院的救護車就停在崖邊,尹家的私人醫生秦醫生即刻為他們做了初步檢查,插上了氧氣管。

“尹先生,”秦醫生走向尹玄康,歎了口:“皓宸身體多處受傷,最嚴重的就是頭上的傷,應該是在跌下去的時候撞到了石頭。那位張小姐情況不同,雖然她身體上有因磕碰而形成的傷痕,但是頭部卻未受到任何撞擊,沒有一絲傷痕。不過,她最嚴重的傷是左肩上的槍傷。因為耽誤了救治時間,現在失血嚴重,或許會造成腦部缺氧。我已經幫她輸了血,最後的結果要等到回醫院詳細檢查後才能確定。”

“我知道了。請您務必救活他們兩個。”尹玄康與秦醫生握了握手。雖然他表面上依然可以維持堅強,但他的手已經微微的顫抖了。秦醫生拍了拍尹玄康的肩膀以示安慰,隨即上了救護車,揚長而去。

“爸,您先回去吧。”晧軒走過來扶住父親,勸慰道:“老三不會有事的。您先回去吧,藍姨還不知道這件事,您總要告訴她一聲的。”

尹玄康像是突然老了幾歲,神情憔悴。他欣慰的對晧軒點了點頭,說道:“這幾天皓航不在,皓宸那邊你就多上上心吧。”

“您放心吧,皓宸是我弟弟,我會好好照顧他的。”

“還有,通知一下張曉的家人,畢竟出了這麼大事,她又是為了皓宸才受傷的,咱們必須給人家家長一個交代。我先回去接你藍姨,一會我們一起過去。”

“我知道了。爸,您好好安慰安慰藍姨。”晧軒邊說邊扶著父親走向車子。

尹玄康離開後,眾人也各自散去。鳴鋒上了晧軒的車,把自己的車子給了鳴遠。他希望給鳴遠和念棠一個空間,讓他們好好談談。兩輛車子一前一後駛向了醫院。只留下皓楠一個人在原地,尷尬萬分。  

 

~待續~

===============================================================================

故事轉載於步步驚心百度貼吧,原創作者為煙波畫船_歸思,若有侵犯著作權,請告知,我會馬上刪除。

 

,

曉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