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皓宸去赴約了,張曉本想看看秋之藝菊系列還有哪裡需要改動,可是對著圖紙眼前浮現的都是皓宸臨走時的那個笑容。她坐立難安,乾脆起身在房間裡一圈一圈的走了起來。她越想越後悔,真的不該讓皓宸一個人去赴約。這麼晚了,又約在山裡,況且葉鳴遠又是那樣的一個人。現在他被皓宸逼到了窮途末路,如果他狗急跳牆做出傷害皓宸的事來怎麼辦?她越想越怕,給皓宸打起了電話。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皓宸已經接近了山區,手機已經出了服務區,不能接通了。就在她心急如焚的時候,念棠的電話打了進來。

“念棠?”張曉直覺的認為這個時候念棠打來電話肯定和晚上的事有關,她不假思索的問:“你找我是不是因為葉鳴遠和皓宸的事?”

念棠有些意外,愣了愣問道:“你知道?”

“皓宸接到葉鳴遠電話時我就在旁邊。”張曉如實回答:“我有些擔心。”

“曉曉,我打給你就是為了這件事。”念棠焦急的說:“鳴遠是我男朋友,我不想他一錯再錯無法回頭。他今天約皓宸出去恐怕會對他不利,你趕緊阻止皓宸赴約吧。”

“可是皓宸已經過去了。”念棠的話證實了張曉的猜測,她急得流下眼淚:“我現在聯絡不到皓宸,怎麼辦呢?”

“你別哭。”念棠也焦急萬分,她想了想,接著說道:“雖然我去過那間別墅,但是卻不記得路。你聯絡一下鳴鋒,他知道別墅的具體位置。我聯絡一下楠哥,平時鳴遠很聽楠哥的話,或許他會有辦法。”

“好,我們保持聯絡。”張曉掛斷電話,一邊向外跑一邊找出了鳴鋒的號碼撥了過去。

“鳴鋒,我是張曉。你知不知道你哥蓮花山別墅的具體位置?”剛一聽到鳴鋒的聲音,張曉就劈裡啪啦的問道。

鳴鋒被她弄得莫名其妙,他愣了好一會才反應過來,疑惑的問:“曉曉,你問我哥的別墅幹什麼?”

“你哥約了皓宸在蓮花山的別墅見面,念棠剛剛打電話給我,說你哥要對皓宸不利。你快點告訴我別墅的具體位置呀。”

“你現在在哪裡?”鳴鋒又驚又急。

“我在家門口,想打車先過去。可是他們一聽我要去蓮花山都拒載。”張曉著急的說。

“這個時候去山裡肯定不好叫車。你別急,我這就過去,直接帶你去我哥別墅。”鳴鋒邊說邊抓起車鑰匙向外跑。

“好,那你快點,我怕晚了皓宸會……”張曉說不下去,頓了頓才又開口道:“我繼續打車,萬一有人願意去呢。你也快點趕過來,咱們電話聯繫吧。”

“我已經出門了,你別著急。一會見。”鳴鋒說完隨即掛斷電話,全速開車前進。

----------------------------

“哥,我剛接到念棠電話,她說鳴遠恐怕要對付老三了。”晧軒急匆匆的闖進皓楠房間,焦急之情溢於言表。

“哦?她聽誰說的?鳴遠告訴她的嗎?”皓楠不緊不慢的放下手裡的紅酒杯,悠悠哉哉的問。

“哥,鳴遠的性格咱們都清楚,現在老三把他逼到了牆角,他可是什麼事都做得出來的。”晧軒急得要死,他一把搶過皓楠手中的酒杯,繼續道:“不管怎麼說,老三也是咱的親弟弟,難道咱們要眼看著他有危險而置之不理嗎?”

“我沒有說不理呀,”皓楠依舊慢悠悠的說:“只是這個消息可靠嗎?”

“哥,鳴遠平時最聽你的話,你打個電話勸勸他也好。念棠說他約了老三去山上的別墅,而且還叫了老六過去。老六是什麼人你也清楚,萬一他們傷害了皓宸,一切都沒辦法挽回了。”

“等我想想。”皓楠不顧急得火燒眉毛的弟弟,靜靜的思索起來。

“哥,你到底還要想什麼?有什麼事比人命還重要?”晧軒第一次對哥哥產生了強烈的不滿:“你要想就想吧,我自己過去。不管怎麼說,我都不能讓鳴遠傷害老三。”他說完,風一樣的跑了出去。

皓楠看著他的身影,內心掙扎起來。晧軒說的沒錯,怎麼說皓宸也是自己同父異母的弟弟,血緣關係是永遠也斬不斷的。況且楚映藍一直對他們兄弟兩個很好,那種關心絕對是出於真心的關愛,並非做戲給誰看。可是,現在的局面正是自己的一個機會。如果皓宸就此倒下了,公司的繼承人除了自己就別無他選了。依照現在的情形來看,父親應該是偏愛皓宸的。這個千載難逢的機會一旦錯過,想要再找可就難了。難道自己真的願意把尹氏拱手相讓嗎?算了,還是讓皓宸自求多福吧!自古成王敗寇,只要能贏得最後的勝利,又有誰還會記得過程是怎樣的腥風血雨呢?況且晧軒已經趕過去了,相信鳴鋒也不會袖手旁觀。有他們在,應該可以勸住鳴遠了。一切的一切就要看皓宸的造化了,如果上天註定他難逃此劫,自己去與不去又有什麼不同呢?想到這裡,他打定主意不去勸阻鳴遠。他重新斟滿了酒,走到陽臺上欣賞夜景,故意把手機留在房間裡。

 

~待續~

=======================================================================================

故事轉載於步步驚心百度貼吧,原創作者為煙波畫船_歸思,若有侵犯著作權,請告知,我會馬上刪除。

 

,

曉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