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張曉和碧卿的等待是漫長的,她們這一等就從白晝等到了黑夜。在這漫長的十幾個小時裡,不僅皓航的電話依舊不被允許接通,就連皓宸也沒有了消息。終於,當錶針已經指向淩晨1點多的時候,張曉的電話響了起來。她立即接起,皓宸疲憊的聲音隨之傳來。

“曉曉,你睡了嗎?”

“還沒有。皓航怎麼樣了?到底出了什麼事?”張曉著急的追問,她看看了坐在身邊神情焦慮的碧卿,繼續說道:“碧卿也在我家裡,我們一直在等你們的消息。”

“那好,我立刻過來。咱們見面再說。”皓宸聲音暗啞,他本想掛斷電話,想了想又接著說道:“你們不要著急,雖然事情很棘手,但是我已經請示過了我爸,他會安排尹氏的律師團出面幫皓航解決問題。”

“好,我們等你。你開車小心。”張曉關心的說完,才掛斷了電話。她心裡忐忑不安,皓航到底出了什麼事?事情已經嚴重到了需要請律師團出面的程度了嗎?她看到一直急切注視自己的碧卿,勉強的擠出個微笑,安撫道:“皓宸正趕過來,我們一會就會知道真相了。”

碧卿苦澀的點點頭,繼續抱著沙發上的靠墊,默默的出神。張曉不知道該怎樣安慰她,想到在清朝時十三爺的遭遇,她心裡的不安繼續擴大著。老天,同樣的事千萬不可以再次發生在皓航身上,她無聲的乞求著,一時間室內陷入了一片寂靜。

喬惠雖然一直待在自己的房間裡,但是心裡一直也是七上八下的。因為瞭解張曉和十三爺的感情,再加上若曦離開後自己在十三爺府上生活多年,她對十三爺的事也是極為上心的。她知道如果十三爺出事,張曉一定會傷心欲絕,皇上也會悲痛難當。她害怕在清朝時的一幕再上演,害怕那樣一來張曉又會陷入新的苦楚,她自己幫不上什麼忙,所以只能暗自跪在窗前,仰望著天上的明月為皓航祈禱。

她祈禱完畢,走出了房間,看著默不作聲的張曉和碧卿,歎息著搖了搖頭。“曉曉,程小姐,你們別這樣。老天是公平的,尹先生沒做過壞事,就一定不會有事的。你們晚上就沒吃飯,這樣下去身體怎麼受得了?我去下點麵,你們好歹也吃一口。”

“巧慧,一切不會重演的,是不是?”張曉看著喬惠,淚眼婆娑的尋求安慰。

“不會的,一定不會的。”喬惠心疼的為張曉擦拭眼淚,自己卻也濕了眼眶。

門鈴聲終於響起,驚得碧卿從沙發上跳了起來。她顧不得這裡是張曉的家,慌忙的沖到門口,打開了房門:“尹總,皓航怎麼樣了?他到底出了什麼事?”

看著滿臉憂慮的碧卿,皓宸歎了口氣,面色陰沉的走到沙發邊坐下。他點了一支煙,深深的吸了一口,說道:“有人舉報皓航為了賺錢,為某一種健康食品做虛假廣告。有人因為看了這支廣告購買了這個健康食品,卻在吃完後出現了一系列副作用。現在已經立案偵查了。”

“什麼?這是根本不可能的事呀!”碧卿聽了立刻驚叫,著急的辯解道:“皓航經常和我說,他最恨那些不負責任的廣告,這也是他自己成立廣告公司的理由。”

“是呀,況且這公司是皓航的,他怎麼會因為一點蠅頭小利就置自己公司的聲譽而不顧呢?”張曉也開口說道。

“你們兩個冷靜些,”皓宸揉了揉發脹的頭,說道:“你們和我說這些沒用,我當然知道皓航的為人。現在當務之急是要查清這一切,我想是有人在故意陷害他。”

“我想見他,可以嗎?”碧卿滿懷期待的看著皓宸,希望他可以給出肯定的答覆。

“現在恐怕還不行。明天律師團會去保釋他,等他出來之後吧。”

“你放心碧卿,有尹氏集團做後盾,保釋肯定不會有問題的。”張曉拉著碧卿的手,輕聲安慰。

“尹總,你說有人故意陷害他,你覺得會是什麼人做的?”碧卿顧不得回應張曉,急切的看向皓宸。

“這個我也不知道。”皓宸緊鎖著雙眉,耐心的說道:“我首先想到的是我大哥他們,但是我覺得他們無論如何也不會這樣去害自己的家人。而且皓航的公司一直在業內處於領跑位置,難免招來同行的嫉妒,所以要說是同行故意栽贓也不無可能。這一切只有等到司法機關查清楚了。”

“那他們公司有沒有為那個健康食品做過廣告呢?”張曉提出了問題的關鍵:“他是公司的法人代表,公司出了任何事都需要他負責呀。”

“廣告是做過,”皓宸如實回答,但是看到碧卿瞬間慘白了的臉,連忙繼續道:“先聽我把話說完。皓航告訴我,這個廣告是很早以前做的。當時他和我爸媽一起去歐洲看我,並不在國內,是他的合夥人經手的一切。而且這個廣告已經停播很久了。現在這件事之所以棘手,就是因為他的合夥人已經在去年撤掉了股份並移居海外,也就是說,現在公司的事情只能由皓航一個人承擔。”

“我們必須要證明皓航沒有做過,不然做虛假廣告導致嚴重後果是會被判刑的。”張曉緊張的說。

“嗯,律師也這麼說。”皓宸點點頭,然後看向碧卿:“你不用著急,這件事還沒有這麼糟。司法機關已經去調查了,只要他們證實了皓航說的是實話,自然不會為難他。不過皓航畢竟是公司的法人代表,公開道歉和民事賠償恐怕不能避免。”

“那他公司的名譽可就毀了。”碧卿邊哭邊心痛的說著。

“只要人沒事,一切都可以重新來過。”皓宸說完,看了看表,時針已經指向了淩晨3點。他再次揉了揉眉心,說道:“很晚了,碧卿我送你回去吧。”

張曉看了看疲憊的皓宸,又看了看憔悴的碧卿,略一思索,說道:“今天太晚了,你們就別折騰了。碧卿你可以和我擠擠,皓宸就在沙發上將就一晚吧。”

碧卿心裡不安,有張曉在身邊多少可以有些安慰。她不好意思的問道:“會不會不方便?”

張曉溫柔的笑了笑,道:“你不覺得不方便就好。皓宸,你說呢?”

“我沒關係,明天一早就要趕去保釋皓航,也沒幾個小時可以睡了。況且我也睡不著的,躺躺就好。”

“那好,”張曉點點頭,對喬惠說道:“巧慧,麻煩你幫大家弄些吃的,我去拿被褥。”喬惠應了聲,向廚房走去。

“碧卿,你好歹也要吃些東西。”看著對著碗發呆的碧卿,張曉勸慰:“現在皓航最需要的就是你的支援,如果你倒下了,誰來給他力量?我知道你吃不下,但是就當是為了他,你也要逼著自己把麵吃完。”

看著張曉既擔憂又懇切的表情,碧卿心裡一陣溫暖。她擠出一個牽強的笑,然後一口一口的,努力的吃了起來。  

 

~待續~

===============================================================================

故事轉載於步步驚心百度貼吧,原創作者為煙波畫船_歸思,若有侵犯著作權,請告知,我會馬上刪除。

 

,

曉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