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才一出門,皓航的電話就響了起來。他看了看,隨手接起:“哥,你怎麼搞的?我們都談完了,你還沒過來?”

“你在車裡等我。”皓宸淡淡的交待,隨即掛斷了電話。

“喂?喂?”皓航對著電話叫了兩聲,然後疑惑的自言自語:“他怎麼知道咱們已經出來了?”

“什麼?”張曉沒聽清楚,眯著眼睛詢問。

“沒什麼,我哥讓咱們在車裡等他,也不知道他在搞什麼。”皓航搖搖頭,無奈的說。

他們剛上車不久,皓宸就拉開車門走了上來。讓他們驚訝的是,在皓宸身後,赫然出現了尹玄康的身影。

“爸,您怎麼也來了?”皓航看著坐進車裡的父親,驚疑的問。

“董事……哦,尹董事長好。”張曉更是驚詫,囁嚅著問好。她本來想稱呼他為董事長,想到自己已經被辭退,只好改口稱呼“尹董事長”。

尹玄康沒有說話,他臉色陰沉,寫滿了怒氣。

“其實在你們來之前,我和爸就到了。就坐在你們隔壁桌,因為屏風擋著,所以你們沒發現。”皓宸看著疑惑不解的兩人,開口解釋。

“爸,那我們剛才的談話您都聽到了?”皓航興奮的問著,還偷偷的對哥哥豎起了大拇指。

“嗯。”尹玄康淡淡的嗯了一聲。

“那個,既然你們有事要談,我就不打擾了。”看著車裡的氣氛,張曉尷尬的說:“我先回去了,尹董事長再見。”

“張小姐,你等等。”尹玄康終於開口:“等這件事過後,你還是回來上班吧。”

張曉沒想到尹玄康開口就是這句,驚的愣在那裡。過了好久,才小心翼翼的出聲問道:“您的意思是說相信我了?”

“希望你還可以繼續幫助皓宸。”尹玄康答非所問。

果然是老狐狸,張曉心中暗自思量。明明是該道歉的事,他卻顧左右而言他;明明是想讓自己繼續為公司賣命,卻拉出皓宸做擋箭牌。

“不知道張小姐的意思如何?”見她許久未作回應,尹玄康忍不住開口詢問。

張曉立刻回過神來,擠出一個很職業化的微笑:“謝謝董事長的信任,我願意回來。”

尹玄康點點頭,臉上的陰沉少了幾分。他淡淡的對兩個兒子說:“皓宸、皓航,這件事我要先仔細想一想,你們先別輕舉妄動。”

“您放心吧。”皓宸兄弟異口同聲。

“好了,皓宸你送張小姐回去吧,皓航你送我回家。”尹玄康說完閉上眼睛思索起來。

“董事長再見。”張曉禮貌的打過招呼,和皓宸一起下了車。

“皓宸,你怎麼會想到把董事長請來的?”張曉崇拜的看著皓宸追問。

“我解釋的再多,都不如讓爸親耳聽到真相。”皓宸一手扶著方向盤,一手握住了張曉的手。

“這倒是。”張曉點點頭,然後突然緊張的問:“董事長不會認為咱們是在找人演戲吧?”

“你以為我爸可以把公司做到今天的規模靠的是什麼?”皓宸斜睨了她一眼,正色說道:“我覺得我爸心裡一直有數,只不過在當時的情況下他只能做出那樣的決定。不然今天他就不會推掉應酬,和我一起到茶樓來了。”

“你說,那個楚揚會不會反悔呀?”張曉有些擔心。

“你們沒能留下證據不代表我也沒有。”皓宸的眼裡閃過一絲得意:“他的話就是證據。”

“你錄音了?”張曉瞪大了眼睛。

“嗯,本來我也沒想過錄音,是我爸交代的。”皓宸臉上突然有些冷意,他淡淡的說:“我想我爸是想好好清理清理董事會了。”

“我看你們尹氏的董事會是該好好弄弄乾淨了,烏煙瘴氣的。”張曉撇撇嘴,厭惡的說。

看著她充滿孩子氣的可愛表情,這麼多天來,皓宸第一次從心裡發出了開心的笑。

------------------------------

結束了一天的工作,此刻李琦正躺在沙發上,一邊做著面膜,一邊幻想未來的生活。真沒想到,這麼快就可以除掉張曉這個眼中釘,這讓她充滿了喜悅。雖然皓宸付出的代價也不小,但是她相信皓宸會奪回屬於他的一切,他的皓宸就有這個能力。況且,皓宸是尹氏的少爺,董事長還能真的為難他不成?等皓宸回到公司,她就去求他把自己調回他身邊。這樣一來,她的幸福就指日可待了。

“鈴……”一陣急促的電話鈴聲打斷了她的美夢,她不悅的坐起身,拿起了手機,尹皓軒的名字不停的閃爍著。她皺了皺眉,把電話扔到一邊。可是那該死的鈴聲還是執著的響個不停。她無奈,只能厭煩的接聽起來:“喂?”

“李琦,最近老三那邊有什麼動靜?”尹皓軒懶得廢話,直奔主題。

“我正想找你們呢。”李琦索性實話實說:“張曉被董事長掃地出門了,我的目的已經達到了。我想我們沒有合作的必要了。”

“李琦,我們替你辦了這麼大的一件事,你總該還個人情給我們吧?”尹皓軒早就猜到李琦的打算,不緊不慢的說。

“還個人情?你們想想清楚,你們擠走了皓宸,這個人情還不夠嗎?”李琦沒好氣的問。

“話不能這麼說,”尹皓軒輕聲笑著說:“我哥讓我給你帶句話,他說謝謝你的幫助。不過,要是被老三知道了你做過的一切,恐怕他也保不住你。”

“你?尹皓軒你這是什麼意思?”李琦驚恐交加,聲音有些顫抖。

“沒什麼意思,我只是幫我哥帶句話而已。”尹皓軒得意的說。

“皓宸不會相信的,你們也沒有證據。”

“老三相不相信我不知道,但是證據嗎?呵呵,”尹皓軒冷笑一聲,繼續道:“李琦,你應該知道有種東西叫錄音筆,也應該知道有種東西叫錄影機。”

“你們……你們什麼時候錄得像?我怎麼不知道?你少危言聳聽了。”李琦故作鎮靜,可是手卻不聽使喚的抖了起來。

別忘了我們每次見面的地點可都是在念久酒吧,我記得我們有告訴過你,那裡是鳴遠女朋友的地盤。”

“你們到底想怎麼樣?”李琦驚怒交加,聲嘶力竭的叫了起來。

“不要激動,我們也沒想怎麼樣。”尹皓軒掩飾不住聲音裡的得意:“我哥說只要你再做一件事,就會徹底結束我們之間的合作。”

“說話算話?”李琦恨恨的問。

“那是當然。”

“好,我答應。”李琦緊緊咬著牙,答應下尹皓軒的條件。

“那我們就等你的消息了。對了,如果那消息太沒有營養,我們可不會照單全收。”尹皓軒說完便掛斷了電話。

李琦的心瘋狂的跳著,好像就要從嘴裡跳出來一樣。她頹然的滑坐到地上,全身止不住的顫抖起來。  

 

~待續~

======================================================================================

故事轉載於步步驚心百度貼吧,原創作者為煙波畫船_歸思,若有侵犯著作權,請告知,我會馬上刪除。

 

,

曉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