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雖然不能到公司上班,可是這幾天張曉的效率一點都沒被影響,甚至比在公司時效率更高。她從來不是一個躲避困難的人,在清朝時浣衣局多年的磨練早就造就了她越挫越勇的性格。況且被辭退的那天晚上,皓宸對她的信任和充滿愛惜的擁抱,給了她無窮的力量。這幾天,她充滿幹勁,馬不停蹄的進行手裡的工作。查帳查累了,就畫畫圖紙;畫圖畫累了,就翻翻帳本。

今天,她終於完成了夏之碧荷系列的全部設計,現在正趕著去皓航的公司,要碧卿幫她撰寫文字說明。她拿起包,正準備換鞋出門,手機響了起來。她看了看陌生的號碼,疑惑的接起:“喂,你好?”

“是張小姐嗎?”電話裡一個男人的聲音傳來,似曾相識,但是她卻想不起來是誰。

“嗯,我是。請問您是哪一位?”張曉禮貌的問。

“我是尹皓楠。”

“尹先生?你找我有事嗎?”張曉皺了皺眉,不解的問。

“我想和你談一談。”

“對不起,我們之間沒有什麼好談的。”張曉拒絕道:“尹先生,我現在已經被貴公司辭退,于公於私我們都沒有談話的必要了。”

“張小姐,我想和你談談關於圖紙的問題,相信你會有興趣。”皓楠不緊不慢的說:“我在公司對面的餐廳等你。”說完,便掛斷了電話。

不出皓楠所料,提起了圖紙,張曉果然改變了主意。她從包裡把要帶給的碧卿的圖紙鎖進抽屜,然後匆匆忙忙的向外跑去。

“尹先生,你想和我談什麼?”餐廳裡,張曉剛一坐下就直截了當的問。

“午餐吃了嗎?要不要先叫些東西吃?”皓楠笑著看向她。

這個笑容可以蠱惑多少人的心?如果自己不曾經歷,恐怕也會迷失在他的儒雅裡吧?這一世的他,不僅有著八爺的城府,更比八爺多了幾分陰毒。他害皓宸被停職,害自己被辭退,此刻怎麼還能裝出這樣一副關心體貼的模樣。想到這裡,張曉忍不住一陣厭惡。她冷冷的看著他,說道:“尹先生,我不是來吃飯的。你不是要找我談圖紙的事情嗎?現在可以說了。”

面對她的不友善,皓楠依舊笑著:“好,既然你著急,我們就談正事。張小姐,我很欣賞你的才華,不想埋沒你。”

“哼。”張曉冷哼一聲。

皓楠不以為意,繼續說:“雖然現在皓宸被停職了,但是只要你願意,你還是可以回到公司來的。我可以安排你繼續完成你的設計,甚至設計部主管的位子也可以讓你去坐。”

“我的設計?尹先生如何肯定那是我的設計的呢?”張曉語氣冰冷:“董事會上不是有人質疑我一直在剽竊華為的作品嗎?”

“我相信那是你的作品。”皓楠肯定的說。

“尹先生,我們並不熟悉,你也不是我的直屬上司,你怎麼會說的這麼肯定呢?”

“因為感覺。”皓楠深深的微笑,可那笑容卻只帶給張曉無盡的厭惡和寒意。

“尹先生,謝謝你的信任。”張曉嘲諷的笑著,繼續說道:“可惜,我在貴公司工作的這幾個月,比我以前在其他公司工作幾年都感覺累。我想趁現在好好休息休息,不願意再捲進任何紛爭。所以,我拒絕你。”

皓楠依然維持著笑意:“不願意捲入紛爭?張小姐,有些事不是你自己可以決定的。況且,你不是皓宸的女朋友嗎?難道你會置身事外?”

張曉暗暗一驚,雖然她和皓宸在一起的事從未刻意隱瞞,但是因為他們都是極為低調的人,所以知道的人並不多,也只有平時接觸較多的幾個人而已。他是怎麼知道的?不管怎樣,既然現在皓宸打算演戲,那麼自己必須全力配合,不能露出破綻。想到這裡,她換上一副傷心的表情,幽幽的說:“尹先生,我和尹總是有過短暫的相處。但是你覺得我還會和一個不信任自己的人在一起嗎?”

“是,我也覺得他那天在董事會上沒有顧忌你的感受。”皓楠順勢接過話,好似在為張曉委屈。

“不僅僅是沒有顧忌我的感受這麼簡單。”想起那天的事,張曉心裡一陣揪痛,戲演得也越發真實起來,她好像控制不住情緒,眼睛裡蒙上了一層霧氣。

皓楠見狀,心裡暗暗得意。他趁勢追擊,說道:“皓宸的性格並不適合你。你不要沉溺在一段錯誤的情感裡,其實在你身邊好男人很多的。”

“謝謝尹先生關心。”張曉心裡的厭惡到了極點,她不願意再面對這張虛偽的臉,拿了包起身道:“既然正事已經談完,我要走了。我想我們以後沒有必要再見面了。”

“張小姐,你可以認真考慮考慮我的提議,我是很有誠意的。”皓楠愣了愣,難得的收斂了笑容。

“我不會花時間做沒有意義的事。”張曉說完,隨即離開了餐廳。

回到家後,張曉沒了再去皓航公司的心情。她對著窗外,靜靜的發呆。八爺怎麼會變成這樣?如此的卑鄙,如此的陰暗。這還是那個自己喜歡過的八爺嗎?縱使在奪嫡的爭鬥中,他也沒陰暗至此呀!還是說,自己從來沒有真正的瞭解過八爺?是了,自己從來沒有真正瞭解過他。一開始,她就被他溫潤儒雅的外表所蒙蔽,總是願意相信他是無害的。所以總是覺得四爺登基後欺負了他。可是,四爺一直都是真實的。雖然外表清冷,但是內心卻比八爺磊落的多。

“叮咚……”門鈴聲打斷了張曉的沉思。她打開門,皓宸走了進來。

“怎麼這個時候過來?有事啊?”張曉看看時間,疑惑的問。

“嗯,送帳本過來。”皓宸放下帳本,又拿出一個包裝盒:“上次去香港買的,今天順便拿給你。”

張曉接過禮物,心裡一陣甜蜜。她小心翼翼的拆開,是一條寶石藍色的絲巾。皓宸看了看她,笑著拿過絲巾在她頸邊比了比,問道:“喜歡嗎?”

“我看不見。”張曉笑著回答,而後變了臉色。這個場景像極了四爺重新送她木蘭發簪時的情景,讓她不由得心中一酸。想到上次和皓宸的不歡而散,她用力克制著幾欲奪眶的眼淚,笑了笑說:“我相信你的眼光。”

皓宸笑了笑,剛要說話,手機響了起來。他看了看號碼,迅速接起:“喂,皓航?”一時間,他的臉色發沉,眉頭也皺了起來。“我在曉曉這裡,我們立刻過去。”他說完掛斷電話,轉頭看向在一邊緊張不已的張曉,道:“皓航說找到華為剽竊你圖紙的人了,我們現在馬上到他公司去。”

“好,”張曉點點頭,抓起包包,隨著皓宸一起跑了出去。

 

~待續~

======================================================================================

故事轉載於步步驚心百度貼吧,原創作者為煙波畫船_歸思,若有侵犯著作權,請告知,我會馬上刪除。

 

,

曉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