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春之木蘭和冬之紅梅兩個系列得到董事會的認可,就像是一劑強心針,讓一組上下歡欣鼓舞,更是讓張曉充滿信心。

這一次二組並沒有提交相同的設計,這讓皓宸更加相信自己的判斷:上一次只是意外,並沒有任何人出賣他。他知道張曉每天晚上要幫嚴敏查帳,不想讓她太辛苦。再加上圖紙外泄的危機看似已經解除,他索性讓張曉恢復了白天在辦公室的設計工作。

此刻,張曉正趴在桌上,靜靜的描畫著。在她的筆下,一朵一朵燦爛盛開的荷花仿佛帶著水霧,吐露著芬芳。她放下筆,歪著頭審視著自己的作品,而後滿意的點點頭,在旁邊寫下四個小字:夏之碧荷。

手機鈴聲響起,她看了看閃爍著的名字,然後迅速看了看四周,隨即拿著電話走出辦公室。她來到樓梯口,見四下無人,方才按下接聽鍵:“喂,念棠。”

“曉曉,你幾點下班?我們見個面吧?”電話裡,念棠輕聲細語的說。

“怎麼了?有事啊?”

“沒有,就是想和你聊聊天。上次時間匆忙,我們也沒來得及細說。我對那時候的自己很好奇呢。”

“今晚怎麼有空,你不用陪九爺嗎?”張曉得知沒出什麼事,放鬆下來,出言調侃。

“他說有應酬,”念棠提起九爺,語氣溫柔甜蜜:“所以就放我一天假嘍。”

許為在香港談下一個大單,這兩天皓宸過去簽約,剛巧不在。難得她們兩個都有空,趁這個機會聊聊正好。想到這,張曉笑著答應下來,腳步輕快的走回了辦公室。

------------------------------

念久酒吧。

“曉曉,上次你說那時候咱們一起在御前奉茶,我想咱們的感情一定很好吧?”念棠的眼神中充滿期待。

“是,我們感情很好,我們結拜為姐妹,你一直叫我姐姐。”想起在清朝時和玉檀相互扶持的一幕幕,張曉動容的說:“在我落魄的時候,你全力相助。可惜,我卻沒能保全你。”

“你這麼說是什麼意思?我死的時候你還沒有回來,是嗎?”

“是,我眼睜睜的看著你被……”

“我只記得自己是為了九爺而死,可是卻不知道自己是怎麼死的。”念棠幽幽歎口氣,問道:“和我說說好嗎?”

“玉檀,你別問了。”張曉回憶起那噩夢般的一幕,瞬間淚流滿面:“不記得最好,相信我。”

“上次你說,你跟了皇上。是不是我為九爺辦事被皇上發現,才被他處死的?”

“是。”張曉愧疚的看著念棠:“對不起玉檀,曾經我答應過你,會努力護你周全,可是卻沒能做到,害你慘死。對不起,真的對不起。”

“你說你那會叫若曦是吧?”念棠拉著張曉的手,為她擦去眼淚,柔聲說道:“我不會怪你,也不會去怪皇上。若曦姐姐,有很多事是命裡註定的,我們誰也不能改變。皇上是一國之君,怎麼能夠容忍身邊有奸細的存在?其實在我決定為九爺辦事時,就清楚的知道,只要事情敗露,我就只有死路一條。窺探皇上的一舉一動,無疑是在覬覦皇位,被皇上處死是必然的。”

“可是你是我的妹妹呀,他不是不清楚我們之間的感情。他怎麼可以做的這麼絕情,這麼殘忍?”

“姐姐,他不僅是你的愛人,更是一國之君呀。身為皇上,他也會有他的無可奈何。”念棠頓了頓,繼續道:“姐姐,我都不怨了,你也就放下吧。對了,你既是皇上的人,那麼和九爺應該勢同水火吧?”

“是,九爺很厭惡我呢。現在應該也是。”

“我記得你說過你們現在在同一家公司?”

“嗯,”張曉點點頭,歎了口氣:“事情就是這麼離奇,現在皇上和九爺他們正在重複那時的爭鬥呢。”

“你的意思是說輪回轉世的不只我和九爺兩個?”念棠驚奇的問。

“是呀,八爺党和四爺党基本都到齊了。”張曉無奈的點頭:“真不知道他們兄弟幾個有著怎樣的恩怨,一世一世的糾纏不清。”

“姐姐,你聽我說。”念棠皺著眉,認真的看著張曉:“不管他們兄弟之間有著怎樣的恩怨,這都是他們的因果迴圈。經歷了這麼多,我早就明白了凡事有果必有因的道理。這不是我們的力量可以解決的。我嘗過那種懼怕和痛苦,想必你那會也嘗到過。所以這一次,你不要再捲進來了,就讓他們自己解決恩恩怨怨吧。”

“玉檀,你真的可以坐視不管嗎?如果我告訴你,現在我依然是皇上那邊的人,依然在和九爺對立著,你會怨恨我嗎?”

“我不會。”念棠搖了搖頭,輕聲道:“我們只是各自為了心愛的男人罷了。”

“謝謝你,玉檀。”張曉動容。

自從親眼見到玉檀被四爺處死的場景後,她心裡一直存著一個難以解開的心結,這個心結在今天終於被玉檀親手解開了。其實,她何嘗不知道玉檀說的道理,她何嘗不知道四爺不只是她一個人的四爺,更是大清朝的皇上。可是,她就是過不去心中的那道坎。她承諾了要護她周全的事情並沒有做到,她愧對玉檀。或許這才是她難以釋懷的原因吧。可是今天,這一切終於釋懷了,終於隨著玉檀的那句“不怪”而釋懷了。

“呦,這不是張小姐嗎?”葉鳴遠的聲音打斷了沉思中的張曉:“沒想到你和我女朋友認識。”

“鳴遠,你不是有應酬嗎?怎麼有空過來?”念棠連忙拉著葉鳴遠坐下,指著張曉說:“張小姐以前是念久的常客,我們偶爾會聊聊時裝美容什麼的,不過她可是很久沒來過。怎麼,你們也認識?”她說著,偷偷向張曉使了個眼色。

“原來你的男朋友就是葉先生呀?”張曉會意,陪著她演下去:“那可真是巧,葉先生是我們公司的行政部經理呢。”

“原來你也認識念棠,看來這個世界真是小。”葉鳴遠不屑的冷笑。

“好了,不打擾你們二人世界了,我先走了。”張曉對念棠笑了笑,又對葉鳴遠點點頭,拿著包包轉身離開。

“你和她很熟嗎?”葉鳴遠指著張曉的背影問。

看著葉鳴遠若有所思的表情,再回想起清朝時的一切,念棠搖了搖頭,淡淡的說:“很熟倒談不上,不過是隨口應酬的客人罷了。否則,我怎麼連她和你在一個公司上班都不知道。”

“這個女人不簡單,是我們的絆腳石。”葉鳴遠想了想,接著說:“你找機會和她多聊聊,看看能不能套出什麼消息來。”

“那也要她經常來這裡才可以呀。”念棠不想繼續這個話題,起身拉著葉鳴遠,說道:“咱們不談你公司的事了好不好?我們出去走走?”葉鳴遠看著面含嬌嗔的念棠,笑著攬著她向外走去。  

 

~待續~

==============================================================================

故事轉載於步步驚心百度貼吧,原創作者為煙波畫船_歸思,若有侵犯著作權,請告知,我會馬上刪除。

 

,

曉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