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結束了在海雲天的例會,皓航和碧卿先行離開,浪漫的二人世界去了。張曉謝絕了嚴敏送她回家的好意,打算一個人走回去。

夜晚的深圳有些涼意,張曉抱著胳膊搓了搓。她剛剛放下胳膊,一件西裝外套便罩了上來。她嚇了一跳,回頭看去,皓宸正站在她身後,深深的注視著她。

“沒開車嗎?”張曉輕聲詢問。

“皓航開走了,他車送去維護了。”皓宸淡淡的回答,而後幫張曉拉了拉外套,說:“走吧,我送你回去。”

一路上兩人一直沉默不語,氣氛尷尬的讓張曉想逃離。終於走到了張曉樓下,她脫下披在身上的外套,遞給皓宸,低聲說道:“謝謝你送我回來,也謝謝你的衣服。”

“沒有解釋?”皓宸並沒有接,他定定的看著她,聲音暗啞。

“對不起。”張曉說著把外套搭在他的肩上,轉身想要離開。

皓宸突然拉住她,而後一個用力把她拉入懷中,隨即低頭尋找起她的嘴唇。張曉用力的推拒著,可是哪裡敵得過他的力量,終於她放棄了掙扎,可是牙齒卻狠狠的咬上了他的唇。皓宸吃痛,隨即離開了她。他手裡並沒有放鬆,仍然緊緊的拉著她,眼神鎖在她臉上,深邃堅定。

張曉愣在那裡,過了好久,伸手撫上他被咬破的嘴唇,顫聲問道:“疼嗎?”

皓宸沒有說話,拉下她的手,隨即又吻了上去。這一次他的動作很輕柔,蘊含著訴說不盡的柔情。良久後,皓宸結束了這個吻,把張曉擁在懷裡,在她耳邊低聲說:“希望這一次,你不要再叫錯我的名字。”

張曉用力的抱著他,再抬起頭時已是淚流滿面。

“皓宸,”她輕聲呼喚,而後哀求的看著他:“你願意聽我的故事嗎?”

“你終於願意說了嗎?”皓宸反問,不等她回答又說道:“我一直等著你告訴我。”

“你會相信我嗎?不管我說什麼你都會相信嗎?”

“我會的。”皓宸點點頭:“也希望你能相信我。”

“那好,我們說好了,不管發生什麼,我們要一直坦誠以對,相信彼此,可以嗎?”張曉仰著頭看他,眼神裡充滿期待。

“可以。”皓宸點頭。

“如果遇到不想說的事,也要坦誠告訴彼此,不可以說謊話欺騙對方,可以嗎?”

“好,我答應你。”

看到皓宸點頭,張曉像是下了很大決心。她擦了擦眼淚,拉住他的手,說:“跟我上來吧,我的故事很長,只怕一時半刻說不完呢。”

皓宸伸出手,替她擦拭乾淨殘留的淚水,隨著她走上樓去。

張曉只打開了牆角的一盞地燈,客廳被暖暖的籠罩在一片暈黃之中。太平猴魁隨著水氣的蒸騰,散發著淡淡的蘭香。

“皓宸,你相信‘輪回之說’嗎?”張曉一邊倒茶,一邊幽幽的問道。

皓宸愣了愣,思索片刻,回答道:“原本不信,但是現在不確定。”

“活在現在社會裡的人,受的都是唯物主義教育,不相信這些怪力亂神的說法是正常的。”張曉把茶輕輕放在皓宸面前,繼續說道:“原本我也不相信,直到我遇到了你。”

“遇到了我?”皓宸不解。

“是,遇到了你。還記得我們的第一次見面嗎?在南山博物館裡,當我見到你的時候,我真的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你的那張臉分明和他的一模一樣。”

“我記得那次你很奇怪,看著我一直流淚,好像我們之間有著牽扯不清的恩怨。”皓宸回憶道:“而我,確定自己是第一次見到你。”

“在我身上發生了很多匪夷所思的事。”張曉拿起一個靠墊,把頭靠在上邊:“我出了車禍,昏迷了二十幾天,你見到我時,我剛剛痊癒出院。而在我昏迷的那些日子裡,我穿越了。”

“穿越了?”皓宸很吃驚,聲音也大了起來:“就是現在女孩子們很喜歡看的那種小說?”

“是,就好像小說裡寫的那樣,我穿越到了清朝康熙年間。”

“清朝?康熙年間?”皓宸不可置信的睜大了眼睛。

“很難相信吧?有時候連我自己都懷疑這一切是否真實的存在過。”張曉苦笑一聲,繼續道:“我在清朝生活了二十幾年,從八貝勒的妻妹,變成了康熙爺的奉茶宮女,最後以十四王爺側福晉的身份走完了在清朝的一生。”

“我難道是十四王爺的轉世?”皓宸聯想起張曉過去對自己的種種,推測道。

“不,你不是十四王爺的轉世,你是四爺。”

“四爺?康熙的第四個兒子,雍正?難道我是雍正?”皓宸驚呼。

“是的,你就是雍正皇帝,更是我的四爺。”張曉微微的笑著,可是那笑容裡不見一絲暖意,只有說不清的淒涼:“還記得那天在北海我叫錯了你嗎?其實,我叫的就是你,只不過是前世的你罷了。”

“是,你當時叫的就是四爺。還有上次在茶樓,你抱著我哭,不停的問我是誰。那次你也叫了四爺。可是你憑什麼斷定我就是四爺?只因為我們長的一樣?”

“當然不是。”張曉搖搖頭:“除了相同的容貌,還有太多太多的細節。否則,我也不會斷定你就是四爺。姑且不說你們的性格相似,處事作風相似,真正讓我斷定你是四爺的有兩件事。”

“哪兩件?”皓宸拿起支煙,想想又放了下來。

“沒關係,我不介意的。”張曉見狀,把煙遞了過去,待到皓宸點燃,繼續說道:“一次是在茶樓,一次是在我北京的家裡。”

“是,我記得這兩次你的情緒都很激動。”皓宸點點頭,等待張曉解釋。

“你知道嗎,你改動後的木蘭項鍊,和當初四爺送我的那條一模一樣。”

“四爺送過你一條一樣的項鍊?”皓宸驚訝,隨後吃驚的問:“難道你所說的那個為你設計首飾的朋友就是四爺?”

“是的,就是四爺。髮簪、項鍊還有耳環,都是當年四爺送給我的。我本來改掉了項鍊的設計,可是當我看到你的改動後,你知道我有多吃驚嗎?除了四爺,又有誰知道項鍊原本的摸樣呢?在那個時候,我就確認了你就是四爺。然後,在我家裡,我看到了你和我一樣的字跡,我就更加肯定了你的身份。”

“我們的字跡怎麼會相同?”皓宸不解。

“因為那本是四爺的字跡,是我耗盡了十幾年的心血,才模仿來的。”

“四爺也送過紅梅手鏈給你嗎?”想到伴隨自己多年的夢境,皓宸趕忙問道。

“沒有,”張曉搖搖頭,問道:“對了,上次你看到皓航設計的動漫為什麼會這麼激動?”

“因為你讓皓航設計的動漫和我夢裡的場景一模一樣。而那個夢,已經伴隨了我很多年。”

“怎麼會這樣?”張曉吃驚的問。

皓宸皺了皺眉,道:“我自己也不知道。開始時,我看不清那個紅衣女人的臉。直到最近,我突然看到了。而那個女人,就是你。曉曉,你有沒有身著紅衣跳過舞?”

“我沒有。”張曉說完睜大了眼睛,恍然道:“應該是敏敏。四爺見敏敏跳過。”

“敏敏?”

“是,她是蒙古王爺的女兒,我們在塞外行圍時與她結識。她愛上了十三爺,可是卻沒有得到回應。為了讓十三爺可以永遠的記住她,我為她設計編排了這段舞蹈。她跳舞的時候,四爺也在場。興許就是因為這個,你才會一直夢到吧。”

皓宸搖搖頭,正要開口,開門聲打斷了兩人,喬惠走了進來。

“曉曉我回來了。”喬惠高聲說著,待看到坐在一邊的皓宸時,立即驚慌失措起來:“皇……皇……,哦,尹先生也在。”

“巧慧,你不用緊張。”張曉起身拉著喬惠走過來,淡淡的說:“我已經把我的經歷告訴皓宸了。”

“啊?哦,”喬惠依然難以平靜,矮身請安:“奴才見過皇上,皇上吉祥。”

“難道她也和你一樣?”皓宸震驚的看著喬惠:“也去過清朝?”

“她不是去過清朝,是從清朝而來。”張曉說著拉起喬惠,對她說道:“不是早說過這裡不講究這些嗎?怎麼見到他又忘了?”

“在皇上面前我哪敢放肆呀。”喬惠苦著臉。

“好了,你坐下吧。正好可以一起聊聊。”張曉拉著喬惠在身邊坐下,無奈喬惠就是害怕,倏地站了起來:“奴……我還是先下去好了。如果你們有什麼吩咐,再叫我。”說著弓著身一步一步後退,直到退致門邊,才直起身子轉身離開。

張曉看著她,無奈的搖了搖頭:“她就是怕你。”

“他怕的是皇上,”皓宸淡淡的糾正,而後問道:“你說她是從清朝而來?”

“嗯,”張曉點點頭,回答:“她是我媽請來照顧我的,沒想到這麼巧,竟然是我在清朝時的丫頭。她的經歷也很離奇,摔下了山,醒來後就發現自己來到了這裡。”

“那還有別人嗎?還有人和我們的經歷相似嗎?”

“其實不只是你,十三爺、八爺、九爺、十爺還有十四爺都轉世了。巧的是,你們這一世還是兄弟,還在為了權力而爭鬥著。”

“什麼?那誰是誰呀?”皓宸太過吃驚,語無倫次的問。

張曉明白他的意思,慢慢的解釋道:“皓航是十三爺,你大哥是八爺,你二哥是十四爺,葉鳴遠是九爺,鳴鋒是十爺。”

“天啊,這太讓人難以接受了。”皓宸撫了撫額頭,低聲感歎,然後問道:“他們也都沒有記憶嗎?”

“是,都沒有。但是每個人都和前世的性格相似。九爺還是那麼的貪財,十爺還是那麼的憨厚。”張曉笑了笑,然後正色解釋道:“我與十爺一直交好,所以上次在董事會上才會忍不住幫他解圍。”

“原來是這樣。”皓宸點點頭,繼而疑惑的問道:“既然你和四爺有情,為什麼卻成了十四爺的福晉?清史裡對你有記載嗎?”

聽到他的問話,張曉臉色暗了下來。過了很久,她才幽幽開口:“因為我看不慣四爺繼位後的鐵血作風,而且四爺難以接受我曾經與八爺的一段情,所以我選擇了離開。而十四爺是唯一可以帶我離開紫禁城的人,所以我嫁給了十四爺。至於史書裡面不會有關於我的記載。因為我既未接受四爺的冊封,也未與十四爺行大婚之禮。唯一能證明我在清朝存在過的證據,就是南山博物館裡的那幅古畫。那個頭戴木蘭髮簪的奉茶宮女就是我。”

“你真的可以肯定我就是四爺?”皓宸嚴肅的看著張曉,等待她的回答。

“是,我肯定。而且巧慧也有這樣的感覺。”張曉堅定的點了點頭,然後又問道:“你相信我所說的這一切嗎?”

“我相信。”皓宸沒有絲毫猶豫,點頭答道。

“為什麼?”張曉有些意外,這段經歷太離奇,她不明白皓宸為什麼這麼輕易就相信了她。

“因為我們說好的,要信任對方,不欺騙對方。而‘相信不能相信的’才是真正的信任。”皓宸說完,隨即補充道:“況且,我也有一些難以解釋的經歷。”

“什麼經歷?”張曉眼睛充滿神采:“除了那個夢,你還有其他奇怪的經歷嗎?”

“說是經歷也談不上。”皓宸又點燃一支煙,眉頭微微蹙起:“還記得去雍和宮的那天早上嗎?我睡過了頭,直到你的電話把我叫醒。”

“是呀,我也覺得奇怪,這不像是你。”張曉點點頭。

“那天夜裡我一直做夢。我夢到一個男人,穿著龍袍。他站在紫禁城的城牆上,一隻手在背後握著自己的辮梢,看著一輛奔跑的馬車流淚。”

“你夢到的是四爺,他就很喜歡握著自己的小辮子。”張曉說完,便迫不及待的追問:“還有呢?還有什麼不同尋常的事?”

“還有就是那天在雍和宮,我雖然是第一次去那裡,但是莫名的就感到熟悉。我看著滿殿的神佛,眼前竟然浮現出另外的景象。”皓宸皺著眉,陷入回憶:“我好像看到了一個大廳,佈置的古色古香,裡邊擺放著八仙椅。就好像是客廳的樣子。我不知道是怎麼回事,以為出現了幻覺。可是這幻覺太過真實,直到離開雍和宮後,那幅景象才消失。”

“怪不得你當時突然要走,原來是因為這個。”張曉歎了口氣:“雍和宮是你當皇上以前的府邸,你住了那麼久,當然會覺得熟悉。”

“或許是吧。”皓宸點點頭,繼續道:“那天夜裡,我又連續做了一夜的夢。這回夢裡看到的仍然是站在皇城裡流淚的那個男人,只不過這一次,他站在一個院子裡,淋著雨歎息。”

“皓宸,你真的就是我的四爺。”張曉喜極而泣,撲到皓宸懷裡。

皓宸擁著她,輕輕拍了拍,問道:“如果我不能找回前世的記憶,你會傷心嗎?”

他的這句話還有另一重含義,他本想問她“如果我不是四爺,你還會愛我嗎?”可是此刻他卻沒了往日的魄力,竟然不敢直接問出口。

聰慧如張曉怎會不明白他的顧慮,她仰起頭看他,唇邊漾起一抹微笑,柔聲道:“皓宸,我感激上蒼把你帶回我的身邊。我不敢苛求太多,知道你是四爺,知道你仍然鍾情於我已經足夠了。至於那些記憶,可以擁有固然是好的,即使你永遠也想不起來,我也不會怪你。”

皓宸點點頭,繼續問道:“你在清朝時叫什麼名字?”

“瑪爾泰若曦。”張曉輕聲回答:“你都叫我若曦的。”

“對不起曉曉,現在我不想叫你若曦。”皓宸眼神裡有一絲歉意,但還是堅定的說:“我愛上的是張曉,是現在的你。希望你也可以把前世的我和現在的我分開。”

“我不知道自己可不可以做得到。”張曉眼神暗了暗,歉意的說:“我不想騙你,但是我會努力。”

皓宸點點頭,扶著張曉的頭把她擁在懷裡。夜已經很深了,桌上的茶也變得冰冷。透過門縫,看著幽暗的燈光下溫暖相擁的兩個人,喬惠流下了感動欣慰的淚水。

 

~待續~

================================================================================

故事轉載於步步驚心百度貼吧,原創作者為煙波畫船_歸思,若有侵犯著作權,請告知,我會馬上刪除。

 

,

曉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