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皓宸躺在酒店的床上輾轉難眠,張曉也好不到哪去。好在,她身邊還有喬惠,還有一個可以陪她說話的人。此刻,喬惠就躺在她身邊,聽她訴說心裡的悽楚。

“巧慧,經過了這麼多,我原本以為再回到紫禁城時可以平靜了,沒想到還是那麼難過。他就在我身邊,可是卻讓我感覺不到欣喜。我們去了養心殿,那是我們共同生活過的地方,鑒證了我們之間所有的悲歡聚散,可是現在殿宇樓臺依然佇立巍然,而我們卻面目全非了。”

“曉曉,怎麼會是面目全非呢?尹先生就是皇上呀,而你還是你。”

“是,皓宸就是四爺,但是他沒有了過往的記憶。縱使他是四爺,也不是原來的那個四爺了。對我來說,他就是另外的一個人呀。”張曉靜靜的流淚,語氣哀怨。

“你知道他是皇上就好了啊,況且現在的他對你也很上心呢。”喬惠側身看著張曉,勸說道:“不要再鑽牛角尖了,既然你們緣分未盡,就好好的珍惜吧。”

“巧慧,有很多事我不知道該和他怎麼解釋。那段經歷我不能說,他不會相信的。可是如果不說,我就要編造一個又一個的謊言去欺騙他。這或許就是我現在的心結吧。”

“其實說出來又如何呢?這本就是你真實的經歷。信不信在皇上,可說不說就在你了。”喬惠起身下床,為張曉掖了掖被角,輕聲說道:“早些睡吧,明天你們不是還要出去嗎。”

“巧慧,還好我身邊有你。”張曉拉著喬惠的手,感激的說。

“快睡吧。”喬惠說著幫她關掉了燈,離開了她的房間。

-------------------------------------

今天的行程是雍和宮。因為皓宸住的酒店離雍和宮比較近,而那個路段又經常堵車,所以他們約好今天一早張曉來找皓宸,他們再一起散步過去。

張曉依照約定時間到了酒店門口,可是過了十分鐘還不見皓宸的身影。他是個極為守時的人,今天怎麼會遲到?難道是身體不舒服,生病了?張曉一陣緊張,撥通了他的電話。

“喂皓宸,你還沒起來?”聽著電話那端皓宸有些慵懶的聲音,張曉緊張的問:“不舒服嗎?生病了?”

“對不起,”皓宸看了看表,皺了皺眉坐起身:“我沒事,只是睡過了。你等我五分鐘,我馬上下來。”

“沒事的,你慢慢來。我等你。”張曉說完掛斷了電話。他是怎麼了?怎麼會睡過了?嚴格遵守時間是他的一個習慣,今天怎麼這麼反常?她疑惑不解,等回過神時皓宸已經出現在她的面前。

“對不起。”皓宸誠懇的道歉。

“沒關係,只是……”張曉頓了頓,繼續問道:“你怎麼會睡過了?昨晚很晚睡嗎?”

“沒什麼,昨天睡的不太安穩。我們走吧。”皓宸不想多說,輕輕攬過張曉的肩膀,兩人一起向雍和宮走去。

張曉摸了摸被他攬過的肩膀,心裡浮現出一絲甜蜜,臉上也隨之淺笑著。喬惠說的對,既然知道了皓宸就是四爺,自己又何必為難自己呢。

“你對故宮很熟悉,那雍和宮呢?也這麼熟悉嗎?”皓宸淡淡的開口問道。

他的問話讓張曉不自覺的斂去了笑容,一瞬間,她仿佛又變的遙不可及。她搖了搖頭,有些失落的說道:“不熟悉,我對那裡一點都不熟悉。那會我沒機會見識雍親王府,現在已經面目全非了。”

“雍親王府?”皓宸對她的回答有一絲不解:“不是早在乾隆年間就改成寺院了嗎?”

“哦,是呀。”張曉回過神,牽強的解釋道:“我的意思是說想看看以前還是王府時的樣子,可惜看不到了。”

“這倒是,還有圓明園,據說雍正那會常駐圓明園,可惜現在只剩斷井殘垣了。”皓宸點點頭,語氣裡不無惋惜。

聽到他提起雍正,張曉又是一陣心痛。皓宸,如果你知道自己就是那個有名的鐵血帝王,你會有怎樣的吃驚?她甩甩頭,似乎這樣就可以甩掉心裡的痛楚。可是那痛楚早已浸入她的靈魂深處,如影隨形。

“到了。”皓宸出聲提醒,拉回了沉浸在自己世界裡的張曉。她敷衍的笑了笑,隨著他一起走了進去。

雍和宮,曾經的雍親王府。張曉看著眼前的院落,幻想著曾經的模樣。那個時候,自己沒能有機會走進這座氣派的府邸,沒能親眼看一看四爺生活過的地方。這一直是埋藏在她心裡的遺憾。

還記得皇后曾經說過,當年自己為十三爺求情罰跪的時候,四爺也在雨中徹夜相伴。當時就是在這王府裡吧。可是這麼多間院子,哪裡才是他當時陪著自己淋雨的地方?

今天終於有機會來到這裡,可是現在這裡的一草一木,可還是當年的模樣?張曉幽幽的歎口氣,擦掉了滿臉的淚水。她回頭尋找皓宸的身影,卻看到他呆呆的站在殿前,仿若一尊雕像,動也不動。

“皓宸,你怎麼了?”張曉緊張的詢問,見他對自己的詢問置若罔聞,焦急的拉住他的手臂晃動起來:“皓宸,你說話呀,怎麼了?”

皓宸好像才聽到她的聲音,他緩緩的轉過頭,慢慢的抬起手指著大殿,茫然的說:“這裡,應該不是這樣的。”

“你說什麼?皓宸你說什麼?”聽了他的話,張曉既緊張又興奮,她用力的搖晃著他,聲淚俱下:“皓宸,還有呢?還有呢?”

皓宸從茫然中驚醒,他搖了搖頭:“沒什麼,幻覺罷了。大概是因為昨天沒睡好吧。”他再次回頭看了看大殿,想了想後說道:“看來我今天的狀態不太適合參觀古建築,我們換個地方吧。”

張曉心底忍不住失望,她原想再說什麼,可是看到皓宸有些發白的臉色,終是咽了回去。她想了想,問道:“這裡離北海不遠,我們去北海公園走走?”

“好,”皓宸點頭贊同,隨即與張曉離開了雍和宮。

 

~待續~

==============================================================================

故事轉載於步步驚心百度貼吧,原創作者為煙波畫船_歸思,若有侵犯著作權,請告知,我會馬上刪除。

 

,

曉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