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海雲天。工作上的事討論完畢,大家吃起飯來。

“曉曉,你設計的手鏈真漂亮。”嚴敏由衷的讚歎:“一直覺得紅色的飾品有些俗氣,沒想到這款梅花手鏈一點都不俗。”

“謝謝。”張曉大方的接受讚美。

“你也不懂得謙虛一下呀?”皓航打趣道。

“我就是喜歡她的大方自然。”嚴敏笑著說:“比起那些聽到讚美後表面上謙虛心裡樂開花的人,曉曉的性格可愛多了。”

“沒錯。而且她真誠善良,心胸開闊,是個值得深交的朋友。”程碧卿也開口附和。

“我開玩笑呢。”皓航舉起雙手:“我投降,我可惹不起你們三個女人。”

“是惹不起碧卿吧?”嚴敏調侃著沖張曉眨了眨眼。

“碧卿才不像你這麼伶牙俐齒呢。”皓航看向翔飛:“回去管管你家嚴敏。”

皓航的話讓碧卿羞紅了臉,她低下頭不再言語。皓航見狀,不想給她太大壓力,畢竟他們現在正處於很微妙的階段,他可不想嚇跑了這個好不容易才等到的夢中情人。他轉向皓宸,問道:“哥,快到十一了,假期你怎麼安排?”

“還不知道,或許要去分公司看看。”皓宸淡淡的回答。

“啊?不是吧?我還打算和小敏去香港玩幾天呢。”翔飛“痛苦”的抱怨:“不會又要出差吧?”

“我有說過需要你一起去嗎?”皓宸依舊淡淡的語氣。

“太好了,”嚴敏拍手笑道:“我就說皓宸不會這麼剝削大家的。”

“碧卿,咱們和他們一起去吧?”皓航詢問。他很想帶著碧卿去旅行,但是現在他們的關係還沒走到那一步。和翔飛夫妻一起去,或許可以減少她的尷尬吧。

“對呀碧卿,咱們一起去吧,”不等碧卿回答,嚴敏就熱情勸說:“還有曉曉,你也一起。人多才好玩。”

“我可不去,你們四個人剛好兩兩一組,我去了就成了多餘的人了。”張曉笑著調侃,而後換上認真的語氣:“假期我想回家看看。”

“對了曉曉,你家在哪裡?”碧卿問道。

“北京呀,這個時候是北京最美的季節。”

“是嗎?那咱們就去北京吧?我一直很想去呢。正好曉曉可以給咱們做嚮導。”嚴敏立刻來了興致。

她要回北京?太好了,哥哥也要去北京分公司視察。說不定這正是哥哥的機會呢。想到這裡,皓航連忙出聲:“得了,人家曉曉是回家看父母的,就這麼幾天假,你忍心讓她和咱們在外邊亂轉呀。再說了,現在再去訂酒店肯定來不及了,下次提前計畫好再說吧。”說完還沖翔飛眨眨眼。

翔飛會意,笑著瞥了皓宸一眼,開口道:“是呀小敏,你不是還打算去迪士尼嗎?這次就依照原來計畫吧。還有皓航和碧卿,咱們四個人去香港。”

皓宸聽著他們的對話,心裡暗暗生出一絲喜悅。他知道皓航的用意,更明白自己對張曉那日益加重的情愫。或許這次的北京之行會讓他們朝著彼此邁進一大步。想到這裡,他第一次期待起假期的來臨了。

星期天上午,喬惠出去上課了,張曉慵懶的窩在沙發裡給母親打電話:“媽,嫂子最近身體怎麼樣?”

“還可以,就是吃不下什麼東西,再過一個月應該就好了。你假期回來嗎?”張母問。

“嗯,回去。我打算帶喬惠一起回去。”

“好呀,帶她回來吧。”張母說:“把她一個人留在那邊多沒意思。”

“媽,需要我帶什麼回去嗎?”

“不用了,你人回來就行了。”

張曉還想說什麼,手機響了起來。她拿起手機看了看,皓宸的名字閃爍著。她連忙接起:“喂皓宸,你先等一下。”然後對母親說:“媽,我有電話進來。有空再打給你。”

得到母親回應後,她掛斷電話,拿起手機:“皓宸,有事嗎?”

“打擾你了嗎?”皓宸禮貌的問。

“沒事,和我媽閒聊呢。你找我有事啊?”

“想給你看看我改好的木蘭項鍊圖紙,問問你有沒有時間。”

“哦,我有時間。我們在哪裡見?”張曉連忙回應道。

“那一個小時後我去接你。”

“好,一小時後見。”

放下電話,張曉立即向浴室跑去。本來今天沒計畫出去,她打算晚上再洗頭髮。可是皓宸的電話讓她立刻行動起來。打理好一切,時間剛剛好。她給喬惠留了字條,寫明要和四爺出去談事,晚一點回來。然後拿起包包走出了家門。

皓宸已經等在門口了,張曉快步跑了過去:“去哪裡?”

“先上車,”皓宸待張曉坐穩,發動了車子,說道:“去‘聽雨軒’吧。”

“‘聽雨軒?’”張曉疑惑:“什麼地方?”

“是間茶樓,昨天我陪我媽去過,環境不錯。”

“你現在喜歡喝茶了?”

“偶爾換換口味也不錯。”皓宸淡淡答道。

張曉偷偷笑了笑,正色道:“你把我的圖紙改成什麼樣了,快給我看看。”

“放心吧,總不至於面目全非。一會再看吧,就到了。”皓宸說著拐入一條幽靜的小巷,停下車:“就是這裡。”

“我真不知道在深圳還有這麼清靜的地方。”張曉跳下車,滿心歡喜的讚歎。

“進去吧。”皓宸微微一笑,率先走了進去。

他們要了一壺太平猴魁,在滿室的茶香裡,皓宸拿出了圖紙。他邊遞過去,便解釋道:“你的設計很好,項鍊墜我保持原來的樣子,只是覺得鏈子有些過於簡單。”

張曉接過圖紙看去,待看清皓宸的改動後,立刻變了臉色。正如他所說,項鍊墜沒做任何改動,還是自己畫的那朵盛開的木蘭,可是鏈子卻一改先前的樣子。她本來並沒有在鏈子上多做文章,就是極為普通的一根白金項鍊。可是眼前的圖紙上,皓宸竟把鏈子改成了她記憶深處的模樣。纖細如髮絲的幾股銀絲纏繞在一起,彼此交錯,仿若水波起伏流動。

張曉極為震驚,她不可置信的揉了揉眼睛,再次看去。是的,這分明就是四爺送給自己的那條木蘭項鍊,連銀絲的數量竟也是一模一樣的。她瞪大眼睛,呆呆的看著皓宸,眼淚一滴一滴的掉了下來。

“怎麼了,曉曉?”皓宸有些疑惑,更有些驚慌:“我的改動讓你很難接受?”

張曉沒有回答,依舊看著皓宸流淚。皓宸更加慌亂,他拿出紙巾遞了過去,焦急的說:“你別哭,有什麼想法說出來。我最怕女人哭了。”

他的話讓張曉的淚更是一發不可收拾,她索性趴在桌上,嗚嗚的哭出聲來。天啊,這到底是怎麼回事?為什麼他會想出和四爺一樣的設計來?為什麼他連害怕的東西都和四爺的一模一樣?他是四爺,他一定就是轉世了的四爺!可是為什麼上天要如此殘忍,既然把四爺還給了她,為什麼還要剝奪他的記憶?

“你要是不能接受,就用你原來的設計好了。只是,你別再哭了。”見她哭的難以抑制,皓宸坐到她身邊,輕拍她的肩膀哄勸道。

張曉驀地撲進他懷裡,環抱著他的腰,哭著說:“你是誰?你到底是誰?你為什麼會把鏈子改成這個樣子?你是四爺嗎?是嗎?”

皓宸被她的樣子嚇了一跳,隨即回抱住她。他沒有出聲,靜靜的等待張曉平復心情。就這麼相擁著良久,張曉終於平靜下來。她直起身,拉開和皓宸的距離,不好意思的說:“對不起,我失態了。”

皓宸搖搖頭,坐回自己的位子,直視著她問道:“沒有解釋”他問完頓了頓,隨即補充道:“你可以不回答,但是不要騙我。”

“對不起,這件事我不想說,可以嗎?”

“可以。”雖然有些失望,皓宸還是點點頭。

“你的改動很好,比我原來的設計要精緻很多。”張曉不敢看他的眼睛,瞄著圖紙低聲說。

“既然你認可了,下次董事會上就用這個設計。”

“好。”張曉點點頭。

隨後的很長一段時間裡,兩個人都不再說話,各自想著自己的心事,茶室裡陷入一片靜寂。

 

~待續~

=================================================================================== 

故事轉載於步步驚心百度貼吧,原創作者為煙波畫船_歸思,若有侵犯著作權,請告知,我會馬上刪除。

 

,

曉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