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曉曉,我覺得他就是皇上。”喬惠下了麵條,一邊和張曉吃著一邊說。

“是嗎?我都不敢確定是不是他,你怎麼這麼肯定?”張曉疑惑的問。

“曉曉,因為他讓我害怕。”喬惠放下筷子,認真的說:“雖然那幾位爺也是主子,但是我就不怕。可是皇上是真命天子,天生就有種威嚴。那會皇上還是王爺的時候,我就很怕他。我記得你也很怕他。”

“你在皓宸身上感受到了那種威嚴是嗎?”

“沒錯,所以我才會這麼驚慌,險些叫出‘皇上’。上次十三爺送你回來時,我就沒有這樣的感覺。”

“唉!”張曉歎了口氣:“是不是又如何呢,他都不記得我了。”

“你看看你,又來了不是?”喬惠無奈的搖了搖頭:“就算他不記得你了,也還是對你很好呀。我看他就挺關心你的。”

“算了,不說這些了。巧慧,你知道嗎,現在鬥爭又開始了。”張曉坐進沙發,抱起個靠墊,把頭深深埋了起來:“我最不想看到的事又發生了。”

“你還是這麼想不開。”喬惠在她身邊坐下,扶著她的肩膀:“曉曉,或許這就是天意,是他們兄弟間註定了的事,不是你可以改變的。你就別為難自己了,有些事不是你解決的了的。”

“我知道,可是我就是不想看到他們互相殘殺。”張曉抬起頭:“巧慧,十爺現在依然對我很好,可是九爺還像原來一樣,天天忙著貪污斂財。四爺已有所覺察,準備開始徹查了。”

“那又怎樣?做了錯事就要被懲罰呀。”

“我知道,可是我一想到他們的結局就會不寒而慄。”

“你不是說現在是法制社會嗎?皇上不會殺了他們的。”

“是呀巧慧。”張曉興奮的晃著喬惠的肩膀,驚喜的說道:“巧慧,沒想到我竟然沒有你看得透徹。你說的沒錯,做了錯事就要被處罰,理應如此。而現在,四爺已經沒有了生殺大權,一切都要依照法律來辦。這樣一來,我就沒什麼好擔心的了。”

“對呀,你還是擔心擔心自己吧。”喬惠起身為張曉泡了杯茶:“你看看你,這幾天天天這麼晚休息,臉色都不好看了。”

“沒事。馬上就到十一長假了,到時候好好休息一下,把最近損失的睡眠都補回來。”張曉無所謂的說。

“對了,白天阿姨打電話問你假期要不要回家。”

“這……”張曉的臉色暗了下來,她當然想回家看望父母兄嫂,可是那裡卻是和四爺愛過的地方,她害怕承受不住“物是人非”的淒涼。沉默良久,她輕聲說:“現在還不知道公司的安排,過幾天再說吧。”

喬惠明白她的猶豫,並沒有再說什麼,只是輕輕的拍了拍她的肩膀,便轉身收拾起碗筷來。

夜已經深了,皓宸仍舊對著電腦忙碌著。張曉把木蘭花開放過程應用到設計中令他很滿意,設計的樣式也簡單大方,可是他心裡卻覺得項鍊可以設計的更精緻些。這幾天晚上,他一直研究著圖紙,終於決定了改動方案。他拿起電話,剛要撥號,看看了時間,又放了下來。太晚了,這幾天她天天頂著黑眼圈,還是不要打擾她了,讓她好好睡一覺吧。
皓宸關掉電腦,把U盤放進公事包,然後躺到了床上。或許是因為終於完成了對圖紙的改動,今晚他很快就進入了夢想。紅衣女子手持紅梅,依舊曼妙的舞動著。可是那背影看起來是那麼熟悉,像極了張曉。

星期五下班後,海雲天。

程碧卿發完今天討論用的資料後,回到自己的座位坐了下來。大家紛紛低頭翻看資料,只有李琦坐在那裡出神,心裡七上八下。自從翔飛通知她今天的會議需要帶上次的髮簪設計圖時,她就惴惴不安的。因為她知道,她沒有圖紙。她並不笨,那天到張曉辦公室吵過之後,她便想到了整個事情的來龍去脈,也明白了葉鳴鋒手裡的圖紙正是源自她的不小心。她本想找嚴敏借來圖紙影印一張,也想過實話實說,可是由於害怕皓宸會懷疑她,索性決定隱瞞一切。或許自己運氣好,還會有其他人也丟了圖紙呢。她相信只要她一口咬定,皓宸會相信她的。自己對他的感情他不是不知道,他怎麼會懷疑自己出賣他呢?況且,皓宸一直對手下很信任,他一定不會懷疑自己的。

“請大家拿出上次的圖紙。”皓宸的聲音打斷了李琦的沉思。她左右看去,只見大家都拿出圖紙,看來她的願望破滅了。

“李秘書,尹總讓大家拿圖紙呢。”許為看著兀自發愣的李琦,出聲提醒道。

皓宸聽到他的話,陡然向李琦看去。他的目光冰冷犀利,讓李琦不由自主的打了個寒顫。

“李琦?”皓宸開口,聲音冰冷。

“忘了帶。”李琦囁嚅著說。

“回去拿。”皓宸瞪著她,命令道。

“我……我……”李琦支吾著,不敢看皓宸的眼睛。

“算了,”張曉出聲解圍:“這一來一回要耗掉很多時間的。”

“即使浪費再多時間我們也會等。”皓航一改平日嘻嘻哈哈的形象,臉色陰沉了下來。

“皓航,”張曉沖他搖了搖頭,使了個眼色:“大家還要討論新的圖紙呢。”

皓宸眯起眼睛,靜靜的打量著眼前的一切。他越不說話,李琦就越緊張,站在那裡竟然有些發抖。

“皓宸,”張曉看著李琦有些不忍:“你不是說今天暫時不用那張圖紙嗎,下次用的時候李秘書不會再忘的。”

皓宸剛要開口,李琦卻激動的沖著張曉叫嚷起來:“我不用你貓哭老鼠。你做這個樣子給誰看?圖紙被我扔掉了,怎麼樣?”

“李琦,”皓宸冷冷的開口:“圖紙呢?”

“扔掉了。”李琦聲音有些顫抖:“可是我並沒有出賣你。”

“理由?”皓宸看著他,眼睛裡沒有一絲情緒。

“理由就是我看不起拿別人作品混日子的人。”李琦恨恨的瞪著張曉:“她親口承認那圖紙是她老情人設計的,你們居然還把她當成寶!”

“住口!你知道你在說什麼嗎?”皓航怒不可遏的站起身,指著李琦喝道。

“道歉。”皓宸吐出兩個字,眼睛裡依然沒有溫度。

“我說的都是事實,你不是也懷疑過嗎?那天你們在辦公室裡爭吵,你以為我沒聽到嗎?”李琦流著淚指著張曉:“這個女人給你灌了什麼迷湯,讓你這麼相信她?幾句話就打消了你的懷疑?”

“李秘書,我知道你對我不是專業設計師一直不滿,對我的能力也有所懷疑。但是我希望你可以摒除成見,公平的看待我的設計。”張曉看著李琦誠懇的說。

“張小姐,我拭目以待。”李琦擦乾眼淚,胡亂的收拾起桌上的東西,轉身跑出了海雲天。

 

~待續~

=============================================================================

故事轉載於步步驚心百度貼吧,原創作者為煙波畫船_歸思,若有侵犯著作權,請告知,我會馬上刪除。

 

,

曉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