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尹氏集團深圳總公司。

兩週一次的例會上,銷售總監許為剛剛完成業績彙報,眾人準備進入下一個環節。

葉鳴鋒收到晧軒的眼色後,偷偷的看向皓楠。在看到他輕微的點頭肯定後,朗聲說道:“姨夫,我完成了一張有關‘中國風’的設計圖,想請大家提些意見。”

“鳴鋒就是能幹,”周董事讚歎:“那就快讓我們看看吧。”

葉鳴鋒打開投影機,設計圖出現在眾人面前。皓宸看了過去,只悄一眼,心就驚了起來。他不動聲色的看向皓航,皓航也皺起眉頭回望著他。

“不錯呀,這簪子倒真是古香古色。”周董不住點頭,轉了轉眼珠,繼續道:“皓宸,你也把你們的圖紙放上來吧。不比較怎麼能分出高下呢。”

聽了他的話,翔飛有些遲疑。他還沒從驚疑中回過神來,躊躇著向皓宸看去。皓宸收斂了目光,低頭略一思索,便看向翔飛點了點頭。

翔飛剛一打開圖紙,眾人便七嘴八舌的議論起來。

“一組的設計圖除了顏色之外竟然和二組的一模一樣,”陸董事的聲音有些誇張:“從什麼時候開始的,設計部的兩個組水準竟然差不多了?”

“這明顯的就是抄襲呀。只是不知道是一組抄襲了二組,還是……”周董事開口道。

“大家靜一靜,”尹玄康制止了眾人的議論:“這是怎麼回事?”

“姨夫,這的確是我設計的。”葉鳴鋒先發制人。

“是呀,我相信他有這個水準。他可是咱們尹氏的首席設計師。”陸董事附和。

皓宸對著翔飛耳語幾句,翔飛立刻離開了會議室。

“皓宸,這是怎麼回事?”尹玄康見兒子不說話,語氣威嚴了起來。

“爸,我讓翔飛去找這款髮簪的設計師了。等她來了,自會給大家一個交待。”

聽了皓宸的話,葉鳴鋒有些緊張,他心虛的看向晧軒,這一切沒有逃過尹玄康的眼睛。

一陣敲門聲過後,左翔飛帶著張曉走了進來。他禮貌的指著張曉介紹道:“這是尹總特聘的設計師張曉,是這根髮簪的設計者。”

“張小姐以前在哪高就?”周董事輕蔑的問。他早就聽說皓宸找了一個會計師來設計珠寶,有心給張曉一個下馬威。

“周董事,我們現在要討論的是這張設計圖到底是誰的作品,不要把時間浪費在沒有意義的事上。”皓航連忙出口解圍。

“怎麼會是沒有意義的事?也許只要弄清楚張小姐以前是幹什麼的,答案就不言而喻了。”周董事並不打算放過這個機會,咄咄逼人。

“我並非專業設計師。”張曉投給皓航一個“放心”的眼神,從容的說道:“只是那又如何?誰說非專業人員就不能有好的設計了?”

“張小姐說的好。”高董事看到張曉不慌不忙的神情,由衷的讚賞。

張曉回給他一個禮貌的微笑,然後朗聲問道:“請問是哪位設計師說這是他的作品?”

葉鳴鋒聽到問話,兩條腿有些哆嗦。他並不只是害怕事情會穿幫,最讓他覺得頭疼的是,眼前的女孩竟然是上次在餐廳把哥哥罵的啞口無言的人。

見到葉鳴鋒半天沒有應聲,晧軒恨鐵不成鋼的指著他說:“就是那位。尹氏首席設計師,設計二組組長葉鳴鋒先生。”

張曉循聲望去,臉上的表情突然僵掉。十四爺,他怎麼也會在這裡?像是想到什麼,張曉連忙順著他手指的方向看去,果然見到了十爺的臉龐。她來不及細想,眼神在眾人間穿梭,果然又看到了八爺的笑臉。天啊,這究竟是怎麼回事?難道他們就是皓航說過的異母兄弟?難道她又要捲入他們兄弟間的爭鬥嗎?她的心被哀傷包裹,眼前模糊了起來。

“張曉,不舒服嗎?”皓宸低沉的聲音在她耳畔響起。她抬眼看去,皓宸的表情雖然一如既往的清冷,但眼神裡充滿了擔心。那眼神和四爺的是那麼相像,像的讓她分不清。以前自己為了八爺他們,傷四爺傷的太深了,這一次她絕不可以再像原來一樣。她深深的吸了口氣,給了皓宸一個安撫的微笑,然後看向了葉鳴鋒:“葉先生,雖然我不是學設計的,但是我知道,一個作品的創作不是畫一幅圖這麼簡單。請問葉先生的創作靈感來自哪裡?”

葉鳴鋒被問的啞口無言,他支吾了半天,才答道:“就是看到一些古裝劇,看到裡邊的女人都帶著花才有的靈感。”

“在古代,女子簪花大多以牡丹、芍藥、桃花為主,請問葉先生為什麼選擇了木蘭?”

見葉鳴鋒被問住,皓楠悠悠哉哉的開口解圍:“既然張小姐說這是你的作品,那麼我想問問張小姐的靈感從何而來?”

張曉面對著這和記憶中一樣的儒雅笑臉,暗暗咬了咬嘴唇。她提醒自己不可以心軟,於是走到翔飛身邊遞過去一張U盤。翔飛看到皓宸點頭,隨即播放起來。大螢幕上出現了一副怒放的木蘭圖,正是張曉在彼岸隨手完成的那一副。

張曉指著木蘭圖說道:“這是我還在做會計的時候隨手完成的一幅畫,就畫在我的工作記錄中。這個筆記本現在在我家裡,相信大家可以根據這幅畫在筆記本中的位置推斷出完成的時間。”

她說著示意翔飛播放下一個檔,自己卻並沒有回頭去看。她面對著眾人侃侃而談:“這幅應該是上一幅畫的完成版本,是我回家後仿照筆記本上的草圖畫的一幅水墨畫。而這幅畫就是這次設計的原型。”

眾人看著那幅畫,都不住在心裡讚歎起來。張曉環顧著大家的表情,遙指著木蘭簪設計圖,繼續說道:“其實很少有人把飾品雕琢成木蘭的樣式的。而我從小喜歡詩詞歌賦,對《離騷》更是情有獨鍾。而在《離騷》中,有段落描寫作詞人‘只願身披木蘭’,暗喻木蘭絕非世俗穿戴。我就是受了這些影響,才會設計出‘木蘭系列’。”

“你的意思是說除了這根髮簪,你還畫了其他的設計圖?”尹玄康問道。

“是的董事長,”張曉恭敬的回答:“還有其他不同首飾,但是都是以木蘭為原型,所以才可以稱為‘木蘭系列’。只不過其他的設計還只是草圖,並沒有完成。”

“那你為什麼選擇白色呢?”尹玄康點點頭,指著圖紙問道。

“雖然青玉的淡綠色也很漂亮,但是羊脂玉的白,更能表現出木蘭清雅脫俗的神韻。”

張曉回答完尹玄康的問題,看了看不敢抬頭的葉鳴鋒和尹皓軒,又看了看沉默不語的尹皓楠,心中不由想起在清朝的往事來。那和十爺青梅竹馬的感情,和八爺短暫卻也浪漫的初戀,還有十四爺在她最後時光裡給予的陪伴,一幕幕出現在她眼前。她有些不忍,轉頭看了看皓宸,默默的在心裡說了聲抱歉。然後她斂去了逼人的氣勢,看向葉鳴鋒,輕聲道:“不知道葉先生是不是也看過南山博物館的展覽?其實我最初的靈感就是來源於那裡的一幅古畫。”

張曉此言一出,皓楠兄弟都向她投來了不解的目光。今天的交手本來已分勝負,可她最後的這句話卻給了葉鳴鋒一個極為舒服的臺階,為他找了一個再好不過的藉口。她為什麼要幫助他們,她不是皓宸那邊的人嗎?

皓航的眼光在皓宸和張曉的臉上徘徊片刻,最終深深的鎖定在張曉臉上。雖然他不明白她這麼做的理由,但是她的胸襟和善良讓他深深折服!

 

~待續~

================================================================================

故事轉載於步步驚心百度貼吧,原創作者為煙波畫船_歸思,若有侵犯著作權,請告知,我會馬上刪除。

 

,

曉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