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喧鬧的酒吧裡,李琦一個人坐在角落裡喝酒。她面前已經堆了三四個啤酒瓶,她依然不停的喝著。難道自己錯了?不可能,那天明明聽到了他們的爭吵,怎麼會出錯呢?她疑惑不已,仔細的回想那天的一幕。

那天是程碧卿剛入職不久的一天,她本想去挑個錯處擠走她,讓自己有機會回到皓宸身邊。可是她過去的時候,程碧卿和左翔飛都沒在辦公室。皓宸的辦公室門虛掩著,裡邊傳來他和張曉爭論的聲音。

李琦沒有離開,而是在門外偷偷的聽了起來。她透過門縫看到了圖紙,依稀就是今天的這一張。記得當時皓宸對張曉提交的圖紙很意外,並且懷疑那不是她的作品。張曉起初並不承認,直到皓宸說自己早就見過這個式樣,她才沉默不語。她還想繼續聽下去,可是門外傳來了腳步聲,這才讓她不得不離開。所以,今天看到設計圖時,她才會咬定自己見過這個設計。

那天她並沒有聽到他們後來說了些什麼,也不知道張曉是怎樣說服皓宸的,因此她本不會這麼激進,可是她就是受不了張曉那副風光無限的樣子,更受不了皓宸對她的縱容。只是,難道自己真的聽錯了嗎?還是自己看錯了,今天的圖紙根本不是那天的那張?李琦邊想邊從包裡拿出剛才討論過的圖紙,認真的研究起來。那天她離的太遠,又擔心被發現,所以根本沒看清楚那張圖,因此現在看了半天,也沒找出答案。她煩躁的把手中的圖紙團成一團,丟在了地上。

“呦,這不是李秘書嗎?怎麼一個人坐這喝悶酒?”

李琦被耳邊突然響起的聲音嚇了一跳,她抬眼看去,原來是尹晧軒。

“是尹先生呀,”她很職業的笑了笑:“你好。”

“一個人怪無聊的,和我們一起坐?”晧軒指了指旁邊。

李琦順著他的手看去,與她的位子隔了三四桌,皓楠和葉鳴遠兩兄弟正看著他們。她不想和他們扯上什麼關係,禮貌的點頭致意,然後對晧軒說:“我就不打擾你們了,我還約了朋友,先走了。”說著拿起包向外走去。看著她的背影消失,晧軒撿起被她仍在地上的紙團。他慢慢的展開,嘴角牽起一抹得意的笑。

-------------------------------------

“你在我房間幹嘛?”皓宸走進自己的房間,一邊鬆著領帶,一邊打開燈,卻被坐在黑暗裡的皓航嚇了一跳。

“你怎麼這麼快回來?”皓航看了看表,戲謔道:“沒請她喝杯咖啡什麼的?”

“我還沒問你呢,”皓宸瞪了他一眼:“下班時怎麼回事?”

“哥,我是在給你們創造機會。你們不感謝我也就算了,竟然一個比一個凶。”

“你有功夫就想想正事吧。”皓宸皺了皺眉:“李琦怎麼會懷疑圖紙不是張曉設計的呢?”

皓航收起玩鬧的神情,疑惑的答道:“我也奇怪呢。這件事張曉肯定不會說,那她是怎麼知道的?有沒有可能她也去看過展覽?”

“你覺得她會是喜歡看歷史展覽的人嗎?”皓宸反問。

“按說不會,不過也不能排除巧合的因素。”皓航拍了拍哥哥的肩膀,繼續道:“張曉生氣了?當著這麼多人的面被質疑,換誰都會生氣。”

“她誤會是我告訴李琦的。”

“哥,你相信她的解釋嗎?”皓航想了想,認真的問。

“相信。”皓宸毫不猶豫的說:“她對木蘭有著不同尋常的熱情。我們不就是因為她畫的木蘭,才決定請她過來的嗎?”

“我也覺得她說的合理。或許她和這根髮簪的設計者有過一段感情,所以才會對木蘭情有獨鍾吧。”皓航說著,不動聲色的打量起哥哥的神情。

皓宸聽了他的話,眼神暗了暗。他點燃一支煙,沉默良久才說道:“不管怎麼樣,這是一份不錯的設計圖。希望董事會上可以通過。”

他的失落並沒有逃過皓航的眼睛。他沒有追問什麼,更沒有點破,有些事要當事人自己發覺才會更美好。

---------------------------------------

張曉坐在燈下靜靜的看著自己的作品發呆。皓宸臨走時說的那句話,讓她再次陷入了對他身份的懷疑。如果說話的人是四爺,她不會意外。自從他們相約坦誠相對後,四爺從不曾懷疑過她。可是,他並不是四爺,至少不是那個愛著她的四爺。因為他與四爺相同的容貌,她從一開始就對他敞開了心扉。可是他又是為了什麼,才會無條件的相信自己呢?難道只是因為“用人不疑”嗎?

早在答應到尹氏工作的時候,她就對整套的設計成竹在胸。本來她想把木蘭髮簪放在最後再交出的,可是因為她太想弄清楚皓宸是否就是四爺,所以才迫不及待的拋出了木蘭玉簪。那是他們之間定情的信物,她希望簪子可以喚起他的回憶。

還記得他看到圖紙時的驚詫和眼中的熟悉。就在她滿心期待的時候,他卻質問她是否借鑒了別人的作品。原來,他眼中閃過的熟悉,不是因為想起了什麼,而是因為他在博物館看到過那幅畫。她有些失望,但是面對他的質疑,她不卑不亢。是,這木蘭髮簪不是她的設計,而是四爺的。但是她相信,這是四爺為她一個人設計的,他也不會介意她用這個設計來幫助三百年後的自己。

她知道皓宸在等著她的解釋,她也知道自己無從解釋。她不想編故事騙他,雖說那天他們並沒有正式約定,但是她心裡早就守護著三百年前對他的承諾,不曾遺忘。於是,她告訴他,髮簪是她朋友專門為她打造的,也不介意她拿出來公之於眾。她緊張的等待他的回答,懸著的心在聽到他說“相信”後才安然放下。

今天李琦的質問並沒有讓她生氣,她相信後面的設計會為自己證明一切。只是,李琦怎麼會知道他們之間的談話?是皓宸告訴她的嗎?這個念頭讓她心裡生出一絲酸澀,這才是讓她氣結的原因。她看的出李琦喜歡皓宸,可是如今的自己又有什麼資格嫉妒?他不是她的四爺,不是那個可以把整顆心都給她的四爺。

看著圖紙上栩栩如生的髮簪,張曉閉起眼睛,回憶著四爺為她簪在髮髻時的情景。淚流在臉頰上,涼涼的。濁骨的思念侵蝕著她,可是睜開眼睛,哪裡才能找到四爺的身影?
算了,畢竟他不是四爺,畢竟他們才相識不久。他可以給自己信任,可以在眾人面前維護,已經很難得了,這足以讓她感動了。思及此處,張曉擦乾了眼淚。她拿出紙筆,重新畫起了木蘭髮簪。

 

~待續~

========================================================================

故事轉載於步步驚心百度貼吧,原創作者為煙波畫船_歸思,若有侵犯著作權,請告知,我會馬上刪除。

 

,

曉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