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夜已經很深了,可是張曉和喬惠卻都了無睡意。她們靜靜的坐在黑暗裡,誰也沒有說話。過了很久,喬惠打破了沉默,問出了心中的疑惑。

“二小姐,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呀?他們明明就是那幾位爺,可是卻不認識咱們。”

“他們應該是轉世了吧。雖然有著和原來一樣的容貌,卻不是原來的人了,所以不會留著前世的記憶。”

“那我為什麼就記得呢?二小姐不也記得嗎?”喬惠不解。

“巧慧,我們不一樣,我們是穿越,所以還會帶著原來的記憶。他們可是走過奈何橋,喝過孟婆湯的。”

“啊?真的有奈何橋和孟婆湯呀?”

“原本我也不相信,可是想想我們的經歷,要不信也難。”張曉歎了口氣:“還記得我和你說過,遇到四爺的事嗎?現在我肯定,他也是轉世了。所以才會不記得我。”

“二小姐,別想了。”聽到張曉提起四爺,喬惠趕忙安慰道:“許是你和皇上緣分未盡呢,不然怎麼這輩子還能遇到?”

“真不知道我和他們是怎樣的緣分,這樣牽扯不清!”張曉再次歎了口氣,拍了拍喬惠的手,故作輕鬆:“我不會亂想了。老天的安排自是有他的用意。既來之,則安之!他們要來,我也阻止不了,靜觀其變吧。我困了,睡覺吧。”

喬惠“嗯”了一聲便躺回到沙發上,不再言語。一時間室內恢復寂靜,只有兩人不斷翻身的聲音。

時針已經指向了淩晨。

尹皓宸點燃了一支煙,看著筆記本上畫著的木蘭髮簪思索著。自從看了展覽,他更堅定了自己的想法:這一季尹氏珠寶設計的主打要走中國古風的路線。

下午從博物館出來,他曾和皓航探討過。當時皓航曾經疑惑,為什麼他剛從歐洲回來,卻選擇了古老的中國文化。皓宸當時指著筆記本上畫著的木蘭髮簪,只說是這次展覽給了他靈感。他不是有意隱瞞弟弟,可在他心裡,還有一個難以啟齒的理由,那便是自小就跟著他的夢境。

記得第一次夢到那個女子時,他有些害怕,畢竟夢裡出現一個不曾相識的古裝女子是件很奇怪的事。可是隨著一次次的夢裡相會,他發覺自己漸漸的不再排斥。離開國內後,他沒有再夢到那個女子。起初還有些不適應,後來才漸漸習慣。可即便四年未曾夢過,他卻不曾遺忘。他是個理智的人,不相信所謂的宿命安排、姻緣天定,可是對夢裡的女子,他卻有著一絲期待,希望自己可以找到一個像她一般的女人為妻子。正是這個原因,讓他在面對歐洲很多女人的示愛時始終無動於衷。

這次回國,紅衣女子又重回了他的夢中。他雖然疑惑,卻也有著不自覺的竊喜。他本就因為夢中景象,想好了設計的主題,所以才會去看展覽,為的就是更好的抓住古典飾品的神韻。沒想到天從人願,讓他看到了木蘭髮簪。說不出原因,他就是喜歡上了那根看上去很平常的髮簪。直到現在,剛剛看到畫中髮簪時內心的悸動還可以清晰的體會。於是,這更堅定了他的想法。他一直相信,一個好的設計師,只有在擁有可以觸動心底、引發激情的構想時,才會創造出有靈魂的作品。他能夠深切的體會到自己靈魂被觸碰時發出的聲響,他堅信這一次他會交出令人滿意的作品。

感覺手上的煙有些燙手,皓宸這才回過神來。他熄滅了煙,隨手拿起翔飛傳真過來的名單。那份名單寫的簡明扼要,每個名字的後邊清楚的寫著年齡、畢業院校和代表作品,有的還附有設計圖的影本。他滿意的點了點頭,認真的看下去。

葉鳴鋒作為設計二組的組長是很稱職的,雖然他是皓楠陣營裡的人,對自己有些排斥,但是還是有些才華的。近兩年來,他設計出的東西很受一些貴婦的推崇。只是他的設計更習慣走高端路線,所用材質幾乎全為鑽石,風格又偏歐美,不適合做自己的主題。

由於二組風頭強勁,一組就有些被冷落。但是根據左翔飛搜集的資料來看,在一組有三個人還是很有潛力的。資料中附帶著他們的設計圖,都是上一季的作品,最終沒被公司採用。皓宸仔細看了看,他們的基本功很扎實,也有很好的創新意識。或許因為年輕,他們所設計的樣式顯得很清新活潑,或許更能引起年輕人的共鳴。星期一回公司後要找他們談一談,如果資料準確無誤,他們幾個倒是可以參與自己這次的設計。思及此處,他拿筆圈下了他們的名字。

抬頭看了看表,時針指向了一點。明早還要陪母親去喝茶,是時候該睡了。皓宸熄滅了燈,起身上床。很快室內就傳來了他平穩的呼吸聲,只是誰也不知道,今夜他的夢中,紅衣女子依舊輕身曼舞,只是在她的頭上,多了一根木蘭髮簪。

 

~待續~

============================================================================

故事轉載於步步驚心百度貼吧,原創作者為煙波畫船_歸思,若有侵犯著作權,請告知,我會馬上刪除。

 

,

曉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