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坐在車裡,皓宸低頭看了看表,九點整。他掐滅了煙,推開車門,向博物館展廳走去。皓航還在假寐,聽到了車門關閉的聲音,忙不迭的起身下車追了過去。

“我說哥,你太不夠意思了。我一大早就被你拖著去開會,然後陪你來看展覽。等博物館開門等到睡著,你可好,自己走了都不叫我一聲。”皓航追上哥哥,出聲抱怨。

皓宸斜斜的看了他一眼,說:“我就是看你睡著了,才沒叫你。”

“哎,你‧‧‧”皓航無奈的搖了搖頭,他再有一身能說會道的本領,遇到了自家哥哥就是施展不出來,每次都只能無奈的歎氣。皓宸笑著拍了拍他的肩膀,走進了展廳。

這兩兄弟都有著很好的素養,這與家庭壞境和母親的教育是分不開的。他們知道在什麼場合該做什麼不該做什麼,因此進了展廳後,他們就沒有再說過一句話,而是分頭欣賞自己喜歡的展品。

皓宸看的很仔細,他一件件的看過去,時不時拿出筆記本記錄著什麼。終於,他在一幅畫前站住了腳步。這是一幅遊園圖,畫面裡的每一個人都是神色輕鬆,笑意盈盈。看看旁邊的文字介紹,上邊寫著此圖繪於清雍正四年,傳說是由當時最好的畫師根據雍正皇帝口述當日情景而完成的作品。皓宸邊看邊在腦中搜素著歷史知識:這畫面裡的眾人如此和諧,想必是九王奪嫡發生之前的事吧。

他的目光一一掠過眾人,最終停在了畫中唯一一個女人的身上。畫面中的女人站在一個面容俊朗的男人身後,低目垂眉,好像剛剛把茶盞遞給男子,手還沒來及收回。她的裝扮簡單低調,看上去應該是個宮女。可是在她的頭上,卻非常顯眼的插著一根簪子。透過畫面,雖然看不出簪子的質地,但是他就是直覺的認為,那絕非是一根普通的簪子。他仔細的看了很久,然後拿出筆,在筆記本上畫下了簪子。畫著畫著,他突然停下了筆,腦海中竟然浮現出了那天遇到的奇怪女人。當時那個女人好像就是站在這裡,剛剛看完這幅畫,然後就哭著看向自己。難道,她是個皇族後裔?不然怎麼會看這樣一幅畫看的淚流滿面?說不出原因,皓宸就是有一種感覺,那個女人和這幅畫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繫。

“哥,想什麼呢?”皓航輕輕推了哥哥一下,壓低了聲音繼續說:“我都叫了你好幾聲了。”

皓宸回過神來,搖了搖頭,指了指門外。皓航會意的點了點頭,隨著皓宸一起走了出去。

------------------------------------------------

在喬惠的思維裡,有兩件事是讓她很難接受的:一是女人怎麼可以不穿裙子,只穿著褲子就到處跑;二是身體髮膚受之父母,沒有國喪怎麼可以減掉頭發。張曉費勁了唇舌,最終與喬惠各讓一步:喬惠答應張曉去剪頭髮,張曉答應喬惠穿裙子。

在喬惠痛惜的眼光和悲慘的叫聲中,髮型師的剪刀上下飛舞。一個小時後,張曉滿意的看著喬惠原來過腰的長髮變成了及肩的中長髮。看著喬惠哭喪著的臉,她連忙哄勸道:“這樣多好看,比原來漂亮多了呢。”

“真的?”喬惠的眼睛亮了亮,轉瞬間指著鏡子裡的自己,好像要哭出聲來:“這樣披頭散髮的成何體統呀?”

“好了,好了。你別又發神經了!”張曉看了看周圍詫異的眼光,拉過喬惠小聲說道:“在這裡只有這樣才正常,你原先梳的髮髻才會讓人家覺得‘成何體統’。看,我不也是這樣披頭散髮的嗎?”

喬惠看了看張曉有些淩亂的頭髮,無奈的歎了口氣:“唉,也只能這樣了。再怎麼說,我的頭髮也好過你的,至少還算是整齊的。”

“是,是,是。”看到喬惠一臉認命的樣子,張曉趕忙應是,拉著她走出了美髮店。

帶喬惠買衣服可比剪頭發難多了。雖然喬惠要穿裙子,可是她要的裙子可不是那麼好找的。在現在這個時代,女人們不管自己多大年紀,不顧自己什麼身材,穿裙子都是秉著“越短越好”的原則,這可就苦了張曉。她帶著喬惠穿大街走小巷,不管是林立在繁華街頭的高檔百貨商場,還是隱藏在街頭巷尾的個性小店,都沒找到一條符合喬惠要求的裙子。好不容易淘到了一條牛仔裙,長度是夠了,可喬惠偏偏又嫌裙子太緊,穿上後曲線畢露。

“巧慧呀,你殺了我吧。我從來沒有一次逛街逛的這麼痛苦!”張曉大喇喇的坐在花壇邊,一邊捶著酸疼的腿一邊哀呼。

“可是,這裡的裙子根本就沒辦法穿呀。要不就短的蓋不住腳,要不就透的可以看到肉。這根本不能穿嘛。”喬惠委屈的抱怨。

“算了,這條街上還有兩家店,我們再去看看,但願有適合你的吧。買完了咱們就可以去吃大餐了。”張曉無奈的站起身,拉著喬惠繼續前進。

“謝天謝地!”張曉推開最後一家小店的門,在看到滿屋子掛著的服裝後興奮的叫了起來。這是一家以經營民族服飾為主的小店,除了頗具特色的各民族服裝外,貨架上還放著幾條飄逸的長裙。張曉如獲至寶,讓店主有些莫名其妙。

“小姐,請問您需要些什麼?”店主客氣的問。

“哦,我這個表姐剛從鄉下過來,有些保守,穿不慣短裙。”張曉邊拉過喬惠邊說:“你幫她搭配幾身衣服吧。”

店主點了點頭,打量了喬惠一會,邊低頭尋找起來。她再抬起頭時,手裡已經拿了好幾套衣服。她遞給喬惠,鼓勵的說:“這位小姐身上有些古典氣質,試試這幾件,看看喜不喜歡。”

張曉看著有些為難的喬惠,心中明白她不會穿,便不理會店主目光,拉著她走進了更衣室。半個小時後,當她們離開那家小店時,手裡多了幾個紙袋。

 

~待續~

=========================================================================

故事轉載於步步驚心百度貼吧,原創作者為煙波畫船_歸思,若有侵犯著作權,請告知,我會馬上刪除。

 

 

,

曉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