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她輕步走進館中,看著這些對於她來說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東西,瞬間濕了眼眶。抑制住心裡的洶湧,她一件件看過去,驀地,一幅畫吸引住了她的眼光。她的手不由自主的伸了過去,似乎能感受到畫裡人物的體溫,輕柔的不敢觸碰。

畫中的景象在她腦海裡變得清晰起來,那被她捉弄得連連灌茶的男子,正一臉寵溺的看著她。她一一望去,在那個夜夜入她夢來的男子身後,站著一個巧笑倩兮的女子。她頭上插著的木蘭玉簪,不正是他送她的定情之物嗎?一時間,張曉百感交集。自己日夜尋找的答案就這樣出現在眼前,那讓她痛楚的思念原來都是真實的。她喃喃低語著:“原來我真的存在過,真的存在過。”一遍又一遍,混合著眼淚,訴說著無盡的欣慰。

她沉浸在自己的思緒裡,難以自拔。一陣清晰的腳步傳來,讓她的心莫名的疼了起來。身後一陣熟悉的氣息襲來,她不可置信的轉過了頭。那是一個男人的背影,站在那裡,兀自看著展品。似乎是感受到了她的目光,男人慢慢的回過頭,驚訝的對上張曉滿是淚水的臉龐。淚,不受控制的潸然而下,成串成串的順著臉頰跌落在地。她顧不得去擦,定定的看著男人那出現過千百次的面容。男人探究的看著她,而後低頭想了想,便走了過來。他尷尬的笑了笑,禮貌的詢問道:“我們認識嗎?”他的話音未落,張曉哭的更凶。明明就是這張臉,明明就是這個聲音,曾經無數次深情脈脈的訴說情懷,而今天他卻不認得我!

心疼的更加厲害,那痛侵蝕著她,讓她說不出話來。男人看著她的反應,更加無措起來。他摸了摸口袋,似乎是想找出紙巾給她擦擦眼淚,可是摸遍全身也沒找到。他被眼前的女人弄得有些莫名其妙,本想著借送紙巾來減少些尷尬,可是這會卻更加尷尬起來。他只好打消了繼續看展覽的念頭,快步向外走去。

張曉看著他的背影,慢慢的摘下眼鏡。朦朧間,她好像看到他回頭,可是最終還是離開了。罷了,既然他已經不認識我了,就說明我們緣分已盡了吧。或許四爺還在恨著我,所以才會忘了我。既然我們都已得到重生,不如就把前塵過往恩恩怨怨都放下,這或許對誰都好。

--------------------------------------------

“哥,你怎麼出來了?我不過是停個車的功夫,你就看完展覽了?”皓航走進博物館,幾乎和哥哥撞個滿懷。

“沒有,”皓宸一邊向外走,一邊搖了搖頭:“博物館裡人多,不適合參觀。展期還有幾天,我們可以換個時間再來。”

“我說什麼了?今天就不該來。你才回來,晚上家裡還有宴會,根本就不適合來看展覽。是你不聽勸,看到了展覽的廣告,就非要進去看。結果怎麼樣?還不是白來?”皓航一副“不聽老人言”的模樣。

“嗯,”皓宸低低的應了一聲,開門走上了車。只是在車子駛離博物館的時候,不由自主的回了回頭。

“不過哥,話說回來,你就這麼肯定爸會安排你分管設計部?要是他還是讓你分管銷售,你著急找靈感不是白費功夫嗎?”

“我既然學了設計回來,而且爸也最重視珠寶公司,應該會安排我到設計部的。況且,”皓宸頓了頓,繼續說道:“不管是哪個部門,都是咱家的公司。在哪個部門都要盡力做好。即使我不在設計部,有了好的設計同樣可以幫到公司,這是理所應該的。”

“哦,我知道了。”皓航點了點頭,說:“那就等有空的時候,我們再來看一次展覽吧。這個展覽對我的廣告公司也有幫助呢。”

“嗯。”皓宸贊許的點了點頭,便陷入了沉默。

博物館裡的那個女孩真的很奇怪,從看到自己開始,就一直不停的哭。如果他不是一直潔身自好,難免會以為這是自己欠下的一段風流債。只是,看女孩的神情,他們應該是認識的,而且一定有著剪不斷的糾葛。可是,自己確定不認識她。那麼,一切似乎只有一個可能了,那就是女孩認錯人了。想到這裡,皓宸一陣輕鬆,他很快就把博物館裡的一幕拋置腦後。開始琢磨起晚宴上應對董事們的對策。

 

~待續~

====================================================================

故事轉載於步步驚心百度貼吧,原創作者為煙波畫船_歸思,若有侵犯著作權,請告知,我會馬上刪除。

 

 

,

曉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